【名家專欄】毛陰魂不散 批判性種族論武裝學校

人氣 739

【大紀元2021年04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lex Newman撰文/原泉編譯)上個月,加州臭名昭著的「族裔研究」(ethnic studies)課程成為全國頭條新聞,因為該課程建議孩子們,給阿茲特克(Aztec,註:存在於14世紀至16世紀的墨西哥古文明)的食人肉和以活人為祭品的眾神唱讚歌。早在這之前,被暗中武器化的「種族」和「種族主義」已經接管了美國的公立學校體系。

以「種族」來達到對美國人民分而治之的種族主義努力,都是打著通過「種族主義的視角」來審視一切、並反擊「結構性」或「系統性」種族主義的幌子,這就是所謂的「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英文簡稱CRT。

你可以把這個理論想像成愚蠢的偽知識分子的官樣文章,目的是儘可能地激起種族仇恨、怨恨、分裂和衝突。

就像邪教領袖一樣,CRT中不斷增長的高薪「專家」軍團,希望公眾相信,這是一種複雜而神祕的「流行病」,只有高薪的「專家」才能理解。但CRT背後的現實其實很簡單。

前提基本上是這樣的:所有「白人」都是擁有權力和特權的種族主義壓迫者,而所有非白人都是被壓迫的受害者。

由此產生了一個愚蠢的前提,即美國是一個令人厭惡的「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國家,必須被「反殖民化」和瓦解。而研究表明,美國是世界上最不存在種族主義的國家之一。

事實上,任何由主要是歐洲血統的民族或國家建立的機構都是邪惡的,必須被摧毀。任何膚色不夠黑的人都必須為他們的集體罪行懺悔。

如果這一切聽起來很邪惡和很不正常,好吧——它就是這樣。

不幸的是,CRT現在是美國各地公立學校、易受影響的年輕受害者,被灌輸的必不可少的內容。

正如其支持者所宣稱的那樣,CRT的目標並不是真正打擊種族主義。

《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警告說,事實上,多項研究表明,「多元化培訓」(diversity training)——CRT的一個分支——旨在將邪教的觀點付諸實踐,「可能會引發偏見或反彈」。

「實際上,許多參與者事後報告了對其他群體更多的敵意。」報告表示。

愚昧之極!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兒童:當他們受到種族分裂和極端種族主義的疲勞轟炸時,他們不僅會開始思考種族問題,還會開始憎恨那些據稱與他們發生衝突的其他「群體」中的人。

而這正是問題的關鍵。在蘇聯,就像幾十年前的馬克思一樣,極權主義者用「階級」來劃分人民,在「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製造不和。

毛澤東在共產中國製造並利用了類似的不和。

在美國,窮人的物質生活比許多國家的富人還要好,「階級矛盾」的說法蒼白無力。

於是,像在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德國一樣,來自國外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分子,以及本土的顛覆者都把「種族」作為主要的缺點來利用。

它在美國的表面之下已經蠢蠢欲動了好幾年,甚至幾十年。但近幾個月來,隨著越來越多的由稅收資助的CRT灌輸的極端例子,引發了家長和普通人的憤怒,這一問題在全國範圍內爆發了出來。

在美國,這種仇恨的意識形態背後有著悠久的歷史。

本系列的第六部分探討了馬克思主義的「法蘭克福學派」及其「批判理論」陰謀對美國文化的巨大影響,特別是在政府控制的教育體系中。CRT就是這種致命武器的產物,並適應了美國的環境。

謊言的很大一部分取決於教給孩子們的虛假歷史,比如幾乎被普遍否定的「1619項目」(1619 Project)和被戳穿由共產主義者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所寫的戰鬥文章,這在本系列的第17部分有記載。

最終的結果是災難。

在學校宣傳CRT 由稅收資助

自然,所有「種族」的成年人,只要有基本的批判性思維能力、常識和對歷史的基本了解,就能看穿CRT的宣傳。

但是每週在公立學校上五天課的孩子們呢?他們很容易成為受害者。畢竟,父母告訴他們要聽老師的話。

這就是為什麼CRT背後的勢力如此集中對兒童下手。

CRT和種族販子在實踐中是什麼樣子的呢?

以加利福尼亞州為例,3月18日州教育委員會最新通過的「族裔研究示範課程」建議,孩子們在聖歌中尋求異教徒阿茲特克神的幫助,以獲得「革命精神」。「聖歌有一個明確的含義:取代基督教的上帝,據說這是白人至上主義壓迫的延伸。」(批判性種族理論監督人)克里斯托弗·魯福(Christopher F. Rufo)寫道。

洛杉磯聯合學區(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是全美第二大學區,該學區已經表示,從2023年開始,「族裔研究」課程被列為必修課,合格才能畢業。整個州最終都會跟進。而始於加州的癌症通常會蔓延到全國。

據報導,在美國最富裕的地區之一,硅谷的庫比蒂諾聯合學區(Cupertino Union School District),三年級的學生被要求「解構」他們的種族、性別、宗教、家庭結構和性別認同。

之後,他們被要求製作一張「身分地圖」,並根據自己各種「身分」的「交集」所獲得的「權力和特權」進行排名。

「一個身體健全、異性戀、長相英俊、說英語的順性別(Cisgender)白人男性,比一個黑人變性女性享有更多的特權。」在如何理解該結果的例子中,學校提供了相關材料。

(cisgender,註:順性別是跨性別的反義詞,是為了和跨性別者區分所創造出來的詞彙。通常是用來形容對自己的生理特徵和生理性別完全接受,甚至喜愛的人,也可以指順應自己的生理性別的意思。)

簡而言之,在這種扭曲的世界觀下,你的膚色使你要麼成為資產階級那樣的被毀滅的壓迫者,要麼像無產階級那樣成為一個必須消滅別人的受害者。

這種瘋狂的事情也在「紅」州各地上演。

例如,北卡羅來納州最大的學區韋克縣(Wake County)發起了一場運動,旨在根除「教育空間的白人意識」(whiteness in educational spaces)。根據魯福的說法,作為運動的一部分,老師們被要求「破壞白人意識」和「凌駕於家庭之上」。

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2017年,憤怒的家長在羅金漢縣(Rockingham County)教育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上,得知有老師強迫歐洲裔的孩子站在教室前面為他們的「白人特權」道歉後,大發雷霆。

近年來,在愛荷華州艾姆斯和美國各地的城鎮,「黑人的命也是命行動週」(Black Lives Matter of Action Week)一直在兜售「多元化和全球化」、「破壞西方核心家庭」、「肯定跨性別、同性戀和集體價值」等口號。

為了了解這種馬克思主義理念在學校的兜售者有多麼咄咄逼人,想想3月中旬的新聞報導,公立學校的老師們密謀「滲透」反對灌輸的家長團體,利用「黑客」搞亂他們的通訊,甚至「公開揭露這些人」的言論。

共產中國的類似伎倆

這些伎倆的受害者在經歷了由這些策略產生的恐怖之後,清楚地認識到了同樣的陰謀。

中國著名流亡人士莉利·唐·威廉姆斯(Lily Tang Williams,中文名「唐百合」)在毛主席的政權下長大,最終逃到了美國。她還記得,在毛時代,偽裝成「公立學校」的兒童灌輸中心所使用的那些手段。

她在談到向學校裡的孩子們兜售CRT時說:「這是在我們的國家製造仇恨、內疚和分裂」,「是激進左翼用來分裂和征服的工具。」

威廉姆斯在毛澤東統治時期長大,經歷了整整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她對今天美國發生的事情敲響了警鐘。

威廉姆斯說:「我告訴你,這種種族主義理論不過是把公民分成『被壓迫者』和『壓迫者』兩個階級的策略,我以前也聽說過這類東西。」最近,威廉姆斯就這個問題在新罕布什爾州立法機構作證。

她告訴《大紀元時報》,毛政權的「破四舊」指的是,這個大規模屠殺(中國人民)的中共暴君破除中國「舊思想、舊文化、舊習慣和舊風俗」的運動。

「他和他的政權用政治身分把人們分成十類,紅五類和黑五類。」她解釋說,「紅五類包括貧下中農、工人、革命軍人、革命幹部和革命烈士。黑五類是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和右派分子(主要是知識分子)的子女。」

每一個「黑五類」的家庭成員都被認為是有罪的,僅僅因為他們出身的家庭,而且據說是「生來就是黑」。

「毛澤東敦促紅衛兵公開羞辱黑五類,高舉拳頭批鬥,讓他們做自我批評、懺悔和告發自己,否則就會被打、關在房間裡寫自己的『黑材料』,為家人或自己道歉,被送進勞改農場做苦工。」威廉姆斯繼續說,一些年輕的家庭成員為了逃避羞辱和牽連,不惜一切代價,包括向中共舉報自己的親屬。

威廉姆斯說:「由於那些殺人的政策,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在文化大革命中死去。」她和其他業內人士一起擔任「美國家長參與教育組織」(USPIE)的顧問委員會成員。

「今天在美國發生的CRT,在我們的學校、在我們的工作場所和政府機構,讓我想起了文革期間發生的事情。」她補充道。

對兒童有害

專家說,CRT的瘋狂行為除了對社會有破壞性外,還會傷害各種類型的兒童。

「告訴人們,尤其是兒童和青少年(他們不相信自己是種族主義者,甚至可能非常鄙視種族主義),他們無法阻止自己成為種族主義者,這是一種可怕的、完全有害的心理。」早期兒童心理和教育中心的臨床心理學博士加里·湯普森(Gary Thompson)解釋道。

湯普森補充說:「在心理上,覺醒至上(Woke Supremacy)和白人至上一樣具有破壞性。」湯普森恰好是一名美國黑人。

湯普森告訴《大紀元時報》,現在很多公立學校從二、三年級起,就開始教孩子們「白人意識是邪惡的代名詞,警察有計劃地追殺和蓄意謀殺黑人,以及其它所有這類充滿鬥爭意識的政治信念,他們把這些信念當作無可爭議的事實來教。」

如何反擊

全國各地的家長都在爭相反擊,保護自己的孩子。

湯普森也是美國家長參與教育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他說,他的個人觀點是,普通家長試圖將CRT從孩子的公立學校中剔除是「徒勞的」。

「如果CRT不符合你的家庭價值觀,那麼離開公立學校對家長來說可能是一個可行的選擇。」他說。隨著公立學校入學人數持續下降,美國人的這種情緒日益高漲。

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回應CRT的宣傳,去年有數百萬家長將孩子帶離公立學校,選擇在家上學和上私立學校。

遺憾的是,CRT的瘋狂已經不僅僅局限於公立學校了。就連許多「覺醒的」精英學校和自稱「基督教」的學校也在趕時髦,所以家長們必須盡職盡責。

無視美國著名的黑人基督教領袖,例如沃迪·鮑查姆(Voddie Baucham)牧師和主教E.W.傑克遜(E.W.Jackson)的呼籲,許多自由派教會和神學院也紛紛投入其中。

一些批評者認為,用納稅人的錢給兒童灌輸CRT是違法的。

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FER)執行總監吳文淵(Wenyuan Wu)多年來一直在加州和其它地方進行抗爭。她認為在課堂灌輸CRT是「非法和違憲的」。

「在學校灌輸CRT,是以種族分裂和受害者與壓迫者的社會二分法為前提,從根本上違反了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該修正案保障法律的平等保護,1964年《民權法》第六章/第七章,加州憲法的平等對待原則和大量的反歧視法律。」她警告說。

在佛羅里達州,高層官員正在採取行動。實際上,該州共和黨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剛剛承諾,CRT的意識形態不會出現在佛州的公立學校。

德桑蒂斯說:「讓我明確一點,在我們的教室裡,沒有批判性種族理論之類的東西,教孩子們憎恨自己的國家,憎恨彼此,不值得紅州納稅人花一分錢。」

「他們試圖讓人們基於種族來看待彼此,我想做的恰恰相反,我基於個人而非種族來對待人們」,他補充道,「我想以人品待人。」

但是,當然,分裂人民是目的,而不是無意的副作用,不斷呼籲「白人至上」只是為了轉移注意力,迫使批評者保持沉默。

這可能是最大的風險。

CRT的領導人和近似邪教的信徒,幾乎把極左分子和馬克思主義者憎恨的東西都貼上了「白人至上」的標籤:《美國憲法》、基督教、數學、法治、守時、個人主義、西方文明、核心家庭、客觀真理等等。

沒有人是安全的。

成年人基本上認識到了CRT的邪惡和愚蠢。然而,美國的孩子們和其它國家的孩子們一樣,在犯下可怕的暴行之前,就被灌輸仇恨父母和同胞的思想,他們對此並不知情。

父母應該保護自己的孩子,從而保護這個國家和它的自由。

原文:Echoes of Mao: Weaponizing Schools With ‘Critical Race Theor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是一位屢獲殊榮的國際記者、教育家、作家和顧問,他是《教育者的罪行:烏托邦人是如何利用公立學校毀掉美國的孩子》(Crimes of the Educators: How Utopians Are Using Government Schools to Destroy America’s Children)一書的共同作者。他還擔任「自由前哨媒體」(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首席執行官,並為美國和國外的各種出版物撰稿。

本文是作者「美國教育研究」的系列文章的第19部分。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教育歧途 極權主義和變性人
【名家專欄】烏托邦式「教育」現雛形(一)
【名家專欄】烏托邦式「教育」現雛形(二)
【名家專欄】極權教育將在美國學校現身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