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六中全会三大悬念一个核心

人气 7316

【大纪元2021年09月10日讯】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11月将在北京召开,有放风称将推出其党史上第三个历史决议。对于这是一份怎样的决议,目前释放的信息混乱,至少有三大悬念,但不离一个核心。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8月最后一天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宣布六中全会的主要议程是重点研究全面总结中共百年的所谓“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问题”。

按说这早应该在“七一”中共百年党庆总结过了,为何再来总结?况且连洗白毛泽东、抬高习思想的新版中共党史也已一锤定音出炉。唯一可能就是将有重磅决议要出现。

有多个亲共背景网站近日放风称,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呼之欲出。

中共前两个“历史决议”,分别是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其中1945年由毛泽东主导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在延安整风的背景下形成的,当时毛藉对党内高级干部清洗行动,在1943年3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中出任主席,正式掌控中共最高权力。之后毛便提出要检讨1928年以来的中共党史,主要打击左倾的王明为首的国际派。1945年的六中全会决议就是对刚被毛批倒的“王明路线”的否定。

而1981年邓小平主导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也是全盘否定党内过去政治路线,是邓小平为首的老干部在斗赢了以时任中央主席华国锋为首的所谓“凡是派”之后,对毛泽东文革路线的否定,由此确立邓小平在党内无人可敌的地位。

对于今年11月的中央全会可能出现的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目前已形成三大悬念。

悬念一:习近平会不会全盘否定中共既有路线?

台湾中央社引述分析认为,习近平若要藉这次六中全会作出第三份历史决议,就不可能像前两份决议般,全盘否定中共既有路线,特别是自邓小平以来的改革开放路线。

其理由是,习近平曾明确提出“改革开放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主张,中共此时不会推出否定式的决议。否则,习近平不但将招致党内非议,且形同否定自己,乃至于中共全党的执政正当性。

习的“两个不能否定”,其实暴露了中共理论自相矛盾:毛泽东与邓小平不同时期路线的自我冲突,事关邓理论和毛思想本身背道而驰。

“两个不能否定”是习于2013年1月5日在中央党校作报告时正式提出。其时习近平登台刚刚一年,反腐的旗号对民间有一定吸引力。由于习的父亲习仲勋在前三十年遭到毛泽东的打压和迫害,习的两个不能否定论,开始让对他抱存一点政治改革希望的人失望。

中共前三十年有土改、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饿死几千万,更有残忍的文化大革命;后三十年之初邓小平汲取文革教训开启经济改革,把中国推向世界,本质上都一样,都是维护中共政权不倒。而习两个三十年不否定的底牌,就是不许妄议,杜绝动摇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的一切可能。近年官方报导习近平的讲话,则把那些怀疑和探寻历史真相叫做“历史虚无”。

故此,笔者也认为,本次六中全会,习不但不会允许做“否定过去路线”的决议,反过来要肯定中共建党百年的整体成就,并重点包装自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台以来的政绩,就和新版中共党史一样,文革和毛泽东的罪过被淡化,习近平执政内容独占四分之一。

据港媒《明报》报导,如今大陆毛左及自由派支持者,都对六中全会可能的决议有所期待。其中,毛左希望新决议能对改革开放重新评价,“纠正邓路线偏差”;自由派则希望在维持否定文革的基础上,对六四事件等历史公案做出公允结论。

但就像习不会否定自己说过的“两个不能否定”一样,在“两个不能否定”基础上,毛左和自由派的这些期待应该都会落空。

从近期中共官方不同发声看,习近平自身也可能会陷于左右冲突中。

比如在官方大动作打压民企,整治多个行业及高调提出“共同富裕”,要搞“三次分配”后,已引发体制内质疑声音。而在毛左写手的李光满在自媒体发的文章8月29日突然被各大党媒网站集体转发,声称中共“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后,国内外舆论认为中国要来“二次文革”了。

在一片争议声中,向来为党“叼盘”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9月2日罕见发文批评李光满“误判和误导”。之后中共副总理刘鹤和党媒《人民日报》均强调官方对民营经济、对外开放态度不变。同样来自官方的左、右不同的声音令人怀疑到底是内讧还是唱双簧?

悬念二:中共六中全会真的有第三份历史决议吗?

据《明报》认为,1945年的决议从酝酿到通过逾4年;而1981年的决议,也有一年半之久。如今距离十九届六中全会仅剩下2个月,要推出第三个历史决议,恐非易事。

但中央社引述分析指出,前两个历史决议是在否定党内过去路线,党内对此存在明显分歧。如今习近平被全党定为一尊,且“既不否定过去,也要肯定今上”,便没有长时间酝酿以化解分歧的必要。而习近平2018年初推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也是短时间推出。如果他执意要推动决议,不需要时间酝酿。

至于这届六中全会一旦作出历史决议的形式及层级,有不同看法。《明报》指,届时全会可能以“决议”或“决定”形式,而非新的“历史决议”。但中央社报导则认为,不能完全否定届时推出“历史决议”的可能。

笔者认为,既然中共这次大动作要以一次全会对其党百年所作所为全面总结,按照习的风格,的确可能做出不寻常举动,直接出“历史决议”,但决议的内容和效应未必如外界预测,比如所谓三分断代。

悬念三:六中全会正式断代毛、邓、习?

大外宣《多维》近日连续发文宣称,“以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三分断代的概念将正式写入中共历史”。

外界此前原有分析认为,习近平会超越邓,比肩毛泽东,比如在中共二十大恢复党主席职务,为终身执政铺路。

习近平在2016年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上被确立为新一代领导核心,并继而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习近平思想被写入党章。资历远不及毛泽东的习近平,敢于推出层级超越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名字比照“毛泽东思想”的“习近平思想”,似乎预示了习近平要抛开邓小平,并不想作三分断代。

由于前两个历史决议都是否定过去路线,从而分别确立了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核心地位,成为进入毛泽东时代和进入邓小平时代的标志性文件。如果六中全会真有第三个历史决议,习近平应该不会透过否定邓小平和延续到江、胡的路线获得权威,而会像他提出“两个不能否定”一样,避免触碰路线冲突难题,无需断代,而是务实固权,实际上达到比肩毛泽东的地位。对习而言,只有超越毛邓冲突,他才能形成中共党史上前所未有的权威。

一个核心:习近平内斗中保权

根据此前中共政治局会议公报指,总结其党的百年所谓“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是做到坚决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等的需要,因此,强化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才是六中全会的核心所在。

中共政治局宣称六中全会的议题是保习核心的需要,不排除党内对于再次抬高习的地位还有诸多杂音,由此令六中全会看起来很虚的议题变得高度敏感。

中共的重大会议历来是内斗关键节点,就像前两次历史决议是中共内斗的产物一样,如果十九届六中全会真有一次历史性决议,这次全会将掀起高层权斗新高潮。

习近平当局近年一再强调要保“政治安全”,潜台词就是保政权安全,而中共的政权安全的重中之重是党中央安全,核心却是习近平自己的安全。

而如今中共政权已危机四伏。自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定于一尊”后,中共面临外部巨大压力及内部诸多问题。习近平一直担忧中共内部不满和反习势力借着外部环境的恶化蠢蠢欲动。

故此,六中全会显然不可能超越习所说的“两个互不否定”,核心的问题其实还是要解决不能否定习的核心地位的问题。如果六中全会要出炉涉及进一步提升习地位的历史决议,应该在今年北戴河会议已争吵和妥协过,所谓“共同富裕”抢钱计划,就是党内封口之举。开一次中央全会,其实只是检阅中央成员是否忠于习的过程,当然,这种忠诚仍然是表面的。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横河观点】习近平学毛邓?陷入自相矛盾
习讲话泄党内有奇谈怪论 挑战“习核心”
中共六中全会即将召开 有哪些关注点?
【新闻看点】六中或有历史决议 习要回毛时代?
最热视频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况发表讲话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微视频】赌王周焯华被查 揭红电影洗脑又洗钱
【拍案惊奇】Omicron可怕3特质 钟南山趁机带货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