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德国从“绿能先锋”惨变为“绿能孤儿”

人气 1114

【大纪元2022年01月06日讯】如今的世界很奇幻,美国拜登政府与民主党的极端进步派正想倾美国之力,大举借债学习绿能先锋德国,而德国却从“绿能先锋成了绿能孤儿”,欧盟委员会准备将德国决意抛弃的核能天然气列入2021年最后几个小时提出的“绿色投资项目”计划。而德国虽然极力反对核能,但估计恐怕无效,因此,极有必要谈谈德国最近的绿能麻烦。

德国绿能:今年麻烦特别多

我曾写过一篇《德国经验:绿色能源“正能量”难抵“负能量”》,这“负能量”就是因为绿能的主体——风能、太阳能供应极不稳定,发电成本极高,十年绿能政策下来,最大的 “赢家”是大工业与高耗能用户,居民和小型工商业用户需要支付的税费与附加比例更高,可达总体电费的75%。更让人悲观的是电费上涨看不到尽头。

从2021年入冬以来,欧美的绿色能源就开始进入分裂的奇幻状态:

一方面,美欧主导的第26届世界气候峰会正在极力展现“绿色能源”的宏图,并想采用各种方式说服几个能源消耗大国例如中俄印巴将绿能目标再推高,有点类似毛泽东当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那状态;另一方面,欧盟实际上已暗暗在筹划推出“绿色投资项目”计划,核心就是扩大绿能范围,将核能天然气等纳入绿色能源。与此同时,法国正在将业已关闭的核电站陆续启动,支援电力短缺的友邦,以帮助德国人度过寒冬。德国为此花费不菲,除了电费之外,还得支付排污费用。

欧盟新绿计划惊破德国绿能梦

英国退欧之后,欧盟内部的德法双头格局已经形成。随着德国的绿色能源政策陷入困境,一些经济实力不如德国的欧盟小国更是负担不了昂贵的电费,近一年多以来,针对哪些燃料真正符合可持续标准的问题,欧盟成员国一直存在分歧。德国、奥地利、卢森堡等国表态反对核能;捷克、芬兰,以及国内71%电力来自核能的法国,则主张在逐步淘汰燃煤的过程中,核能是不可或缺的替代能源。

德国在欧盟内部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加上以环保为主要诉求的绿党成为新政府的三鼎足之一,  刚刚宣布德国进入淘汰核电的倒计时状态,在 2021年最后一天关闭了剩余6座核电站中的3座,宣布2022年底将全面淘汰核电。德国新政府一位发言人表示,“对于德国政府来说,天然气在逐步淘汰燃煤的过程中是一种重要的替代能源”,“在核能问题上的立场保持不变,即核能不能被视为是一种可持续能源”。

欧盟委员会却反其道而行之,在德国宣布关闭三座核电站的同一天,悄悄向成员国分发了“绿色投资项目”计划新提案的文本,该提案将核能、天然气纳入绿能范围,所有核电厂相关投资案只要具备安全处置放射性废料的计划、资金和场所,并在2045年前取得建造许可证,即可标记为“绿色”投资标志。

德国的反对能否起作用?恐怕不能,据美国Politico报道称,反对核能的欧盟成员国达不到所需的多数(至少20个成员国、覆盖65%的人口),欧洲议会也不太可能有多数成员反对欧委会这一提案。更何况,2022年恰逢法国做欧盟的轮值主席,正摩拳擦掌地要好好履行主席职能,估计会力促这个方案通过。

德国的绿色能源政策账本

德国这本绿能政策帐,旁人看着都肉痛:十年前,德国核电站电力供应占到全德电力供应量的四分之一,但就在短短十年间,德国却“挥刀自宫”,关闭了全国大部分的核电站,损失1.7万亿欧元(约人民币10万亿元),如今甚至还因为电力供应不足,不得不从法国围绕德国边境修建的一圈核电站高价买电,成为名副其实的冤大头。剩余的三座核能站拆毁,每座还需要投入11亿欧元。事到如今,德国为什么还要坚持障碍重重、代价高昂的绿色能源政策呢?原因有二:

一是意识形态问题。作为二战的战败国,德国要跟一起与军事和武器相关的东西做切割,哪怕是民用的核电站,在德国人眼里也是“魔鬼”,极端的原教旨主义的“绿色”理念成为德国人在国际社会上展示和平进步的主要形式,反核能一直是德国左派的政治标配。

二是德国的碳排放额度交易计划已经推出,正敞开口袋准备装钱。1997年,全球100多个国家签署了《京都议定书》,该议定书第17主题规定,碳排放交易是一个可交易的配额制度。德国十年前实行绿能政策之时,就指望碳排放额度交易能够成为德国今后的经济支柱。2021年1月1日,德国成功启动国家碳排放交易系统,固定价格为25欧元,涵盖所有不受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监管的燃料排放(主要是供暖和道路运输领域)。未来几年,德国的固定价格将持续上涨,2022年30欧元,2023年35欧元、2024年45欧元、2025年55欧元,2026年,配额将在55~65欧元的价格区间内拍卖。

这些排放来自如取暖油、天然气、汽油和柴油等。一些燃料(如煤炭、废弃物)将在2023年逐步被囊括其中。如果将核能、天然气纳入欧盟的新绿色能源计划,德国的碳排放收益将大为减少。

基于上述两大原因,德国会竭尽全力,反对欧盟通过新的绿色能源计划。但德国如果失去欧盟支持,未来将成为“绿能孤儿”,不想花钱买罪受的其他欧洲国家可不想奉陪。

德国绿色能源政策,法俄两国成最大受益者

德国除了宣布2022年完全弃核,还计划在2038年前关闭所有煤电厂。根据德国能源与水经济协会BDEW的数据,2021年上半年,德国电力结构中占比最高的是可再生能源发电(41.4%),其次是褐煤发电(17.8%),然后是天然气发电(16.7%),核电(11.7%),硬煤发电(8.4%)。弃核又退煤后,按目前的数据来看,这个缺口占比高达37.9%。但理想很高尚,现实却骨感,到了严冬,德国依靠的太阳能和风能等新型能源开始变得不稳定,仗着手里有银子,德国还可以高价跟法国购买核电。

法国经济正陷入低迷,前一向与中国签订了一个向中国供应猪肉的合同都欢庆了一番,如今又多了一个向德国供电的财源,当然高兴。德国废除核电,法国可没废除,55.1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共建设了56座核反应堆,71%的电靠核能提供。

2021年11月联合国第26届气候峰会召开之时,能源危机正在席卷全球,欧盟一些国家首当其冲。这些国家本来就是能源消耗大国,一逢能源短缺,纷纷出手抢购,导致全球能源价格的暴涨。欧洲能源危机愈演愈烈,供需不匹配导致价格飙升,天然气批发价格涨至2021年初的五六倍,其中大部分由俄罗斯供应,急缺天然气供暖的德国政界怒斥这是“俄罗斯实施天然气勒索”,而其他诸如石油、煤炭、电力等价格也是一路狂飙,面对这高不可攀的价格,许多付不起钱的用户恐怕只能在寒冬中硬捱了。

从19世纪中期以来,德国人对世界有三大贡献:共产之父马克思,其思想至今仍然指引着美国BLM的前进方向,在美国左派中颇有市场;两次世界大战,其中希特勒的种族优劣论至今仍有市场,只不过争论双方各取所需,妄加解释以污名对方;大重置理论的倡导者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 )也是德国人,大重置的两大抓手是绿色能源与疫苗证,如今德国从绿能先锋沦为绿能孤儿,不知这位施瓦布先生如何重施妙手,让大重置再度回春?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培育风电海工专才 高科大训练基地启用
美众院抗共立法遇阻 专栏作家吁国会合作
加州汽油价持续上涨 原因多
何清涟:2021的世界年度词:极变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近平卧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机
【秦鹏直播】要官员剥离海外资产 习意欲何为?
【探索时分】共军鹰击21打航母 美日需要担心?
【时事军事】俄军与M777第一次对话 就尝到滋味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微视频】粮价涨多少?美国争论中国关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