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拓:中国疫情井喷 坊间流传三大疑点

人气 4454

【大纪元2022年12月30日讯】中国大陆近期中共病毒感染人数暴增。但官方每日通报的感染和病亡人数和社会面表现差距甚大。前所未有的井喷式感染状况,从三个方面反映了此次疫情突然爆发的可疑之处。其中集中死亡的社会名流和权贵群体疑点最重。

疑点之一:权贵名流集中死亡 是否与器官“特供”有关?

12月8日中共宣布“放开”管控后,感染人数出人意料的爆炸式增长。截至27日,现任、退休的中共高官、两院院士、各界名流突然大批集中染疫和快速病亡,震惊朝野。

去世的高官名人中有:曾宣讲江泽民所谓“三个代表”三百多场的原中共国家体委副主任刘吉(正部级),原中共总参谋长粟裕的秘书鞠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胡钧、江西省政协前主席朱治宏、中共历史学家刘统、中共“战斗英雄”张富清、经济学家曹凤岐、清华大学教授吴冠英、重质油加工专家林世雄、北京外经贸大学教授薛荣久、建筑学家栗德祥、中共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柳鸣九和张振鶤、法学家王作富等。

去世的中共两院院士有蒋华良、张友尚、卢强、赵伊君、张国成、汤鸿霄、 赵梓森、黄克智、顾真安、龙驭球、李文华、关桥、李庆忠、关肇邺。

此外,医学界、演艺圈、体育界、媒体的名人也大批病亡。

上述死亡者多为中共党员或中共的积极追随者。

蹊跷的是,官媒对这些名流和权贵病亡报导多称“因病医治无效”,但不提具体病因,尤其对其是否染疫讳莫如深。

大陆高官和名流拥有大量优质医疗保健资源,属于中共独有的享受特供群体,比普通民众生命和健康保障高出很多。因此他们的集中去世引发某种猜测。

法广2019年9月17日曾报导,有一条中共军队(301)总医院的微信广告称,2005年已启动“981首长健康工程”,延寿目标为150岁。并称该“保健工作”已做了60年,形成了集预防、医疗、保健、康复、疗养于一体,以防癌、防心血管疾病、抗衰老、慢性病管理、器官功能再生、健康生活方式为重点,中华养生与西方医疗技术相结合的“独特体系”。

301自夸,这个医疗体系“全球第一”,中共领导人的平均寿命普遍高于西方发达国家领导人。但广告次日被屏蔽。

301广告中“器官功能再生”被列为“保健”项目,让人联想到多年来不断被曝光失踪的法轮功修炼者、少数族裔等被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12月16日去世的北京协和医院原胸心外科主任李泽坚,即2006年明慧网《北京地区医院器官移植的部分调查线索》一文提到的参与活摘器官者。

如果死亡的权贵名流接受过器官“特供”,他们迅速过世又和移植器官有什么关联呢?

日本东京大学医学博士郑杰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与普通人群相比,器官移植接受者感染的发生率更高,免疫功能较正常人群显着低下,更容易被病毒侵入。他们需要终生服用免疫抑制剂,而且病人往往合并有其他慢性病,一旦感染,更容易发展成危重症,而且医治难度非常大。

郑杰进一步解释说,细菌、真菌、病毒是器官移植者术后感染的主要病原体。移植受者对真菌的感染表现不典型,有可能不发热或只是轻微低热,或早期仅表现为腹泻等消化道症状,呼吸道感染症状不明显,不容易被发现,一旦加重,便会危及生命。

郑杰认为,目前中国国内的病毒有较强的传染性。被传染后出现干咳,说明病毒已经开始侵犯肺部;出现气喘,说明病毒较广泛地侵犯了肺部,并开始影响肺部的通气-交换功能。

“对于移植接受者,”郑杰说,“尤其是肺移植早期接受者,往往服用唑类药品预防真菌感染,一旦罹患新冠肺炎,需要合并用药,而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对肝功能有严重的损害。”

12月11日新浪财经发表经济观察报的文章提到,浙大二院副院长、肺移植中心主任陈静瑜夸耀:中国2021年的肺移植总量相比2020年增长了51%,这个数字是全世界都没有的,受中共病毒疫情的影响,全球器官移植总量降了10%,但无锡市去年的肺移植总量是176例,全球第一。

陈静瑜承认,病毒传染性很强。器官移植病人需要终身服用抗排异反应的药物,所以他们的免疫能力处于相对低位,假如免疫能力太强,身体就排异了,但太低又会有感染风险。

陈静瑜因涉嫌“活摘器官”罪行,早已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出追查令。

疑点之二:是否被投毒?

与中国大面积感染相对应的是,当局指令“应阳尽阳”。近期网上曝出的两件事引发热议。

据搜狐网报导,12月24日晚,有北京市民发贴说,他儿子用抗原试剂测自来水,结果显示两条杠,他再测一次得出同样结果,于是他怀疑自来水阳性了。

随后北京市自来水集团回应称,“自来水阳了”系不实信息,抗原检测试纸条不是用来测自来水的,将水倒入测试液中,会破坏测试液成分,其结果不具备参考性,即使测出来的是“阳性”结果,也没有任何现实意义。

但上述所谓“辟谣”的说法被推特用户高伐林推翻,他发文说:一位朋友给我发来照片,并说: 我用Made In China的抗原试剂和纽约市自来水做测试,15分钟后结果显示阴性,证明自来水不会破坏测试液成分。

此外,北京、河北、四川、陕西、河南、安徽、山东、广东、上海的诸多民众在微信发帖说,其所在地发现飞机播撒不明白粉。之后当地大量民众检测出阳性。

因报导“铁链女”被6省警察追踪而逃离中国的媒体人赵兰健发推“投毒:全国都在转发飞机”,他说,现在微信里面都在传飞机投毒,是各地都有发现了。

虽然此事引爆了舆论,但至今官方没有回应。

自媒体人方伟说,按照中共不惜一切代价达到自己目的的一贯做法,这次为了全民尽快达到奥米克戎免疫峰值,尽快度过清零造成的灾难,投毒这个事不能说它做不出来,不然全国突然爆发疫情就没法解释。

疑点之三:青壮年集中去世 是否与国产疫苗有关?

近期中共病毒在中国大范围爆发后,公开信息显示,北京、河北等地大量死者还出现“白肺”的症状,其中有不少是青壮年。

12月10日之后,诸多中青年名人染疫去世。40岁的新京剧创始人、兰新剧团团长储兰兰12月18日病亡。其徒弟称“惊悉她因某流行性肺炎并发症香消玉殒”。

先后去世的还有40岁的中共党员、中山大学医学院副教授江志强;54岁的导演王景光;59岁的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周涛;66岁的北京长城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68岁的中共党员、报告文学作家李鸣生。

身强体壮的中青年也集中去世,是否和注射的国产疫苗无效或有严重副作用有关?官方和科兴、国药等药企都否认。

而《人民日报》四川分社前社长林治波12月21日深夜发文痛斥:“卡塔尔世界杯,观众密集,不戴口罩,没事;阿根廷队夺冠,举国欢庆,不戴口罩,没事;俄罗斯忙于乌克兰战事,疫苗核酸都不做,口罩也不戴,没事;唯独中国,刚刚放开就全民传染,而且所有变异毒株全部、迅速进入,这是为什么?不感到奇怪吗?”

林治波说,如果疫苗管用,哪怕管用一点点,病毒何至于如此泛滥?疫苗的作用就是预防感染,既然不能预防感染,打疫苗管什么用?至于防重症、防死亡的说法,相当于说防不住子弹,可以防炮弹,可以防核弹,不是可笑吗?哪里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你们的说法?

上述文章发出数小时后即遭当局屏蔽。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病毒”与中共解体
【十字路口】中共最高层染疫?民众避疫有解方
1天5名中共院士病亡 包括吹捧双黄连的蒋华良
秦时:瘟疫剑指中共 谁是高危人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