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GDP成长、薪资没涨? 因出口品价跌 内需消费涨

台湾大概在2002年“生产品价格”大大衰退,但是“消费品价格”却不断上升。(杨子霆提供)
人气: 7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世勋台湾台北报导)为什么台湾的国内生产毛额(GDP)成长,薪资却没跟着涨?以往许多人都认为是财富分配不均,但经济学者研究发现,根本原因在于近二十年来,台湾经济仰赖“资通讯产业”出口,但这些产品价格在全球竞争下越来越低,而大众消费的民生用品,却因原物料价格越来越贵,造成“实质薪资”成长大幅落后“实质GDP”成长。

图为新台币示意图。
图为新台币示意图。(中央社)
为什么台湾的GDP成长,薪资却没有跟着涨?图为新台币示意。
为什么台湾的GDP成长,薪资却没有跟着涨?图为新台币示意。(王嘉益/大纪元)

中研院经济研究所附研究员杨子霆在2018年的论文〈经济成长薪资停滞?初探台湾实质薪资与劳动生产力成长脱钩之成因〉中,研究台湾的生产力持续成长,但实质薪资却出现停滞的原因。

中研院经济研究所附研究员杨子霆。(大纪元)

“实质GDP”与“实质薪资”不同

杨子霆解释,“实质GDP”与“实质薪资”是不同概念,实质GDP衡量的是国内“生产数量”,实质薪资则是衡量“购买力”,代表劳工薪资所能换取的“消费”数量。

这两个经济变数在计算过程中,是除以不同的价格指数进行物价调整──“GDP 平减指数”与“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前者代表的是“生产品价格”,后者代表的是“消费品价格”。

杨子霆研究发现,台湾大概在2002年“生产品价格”大大衰退,但是“消费品价格”却不断上升。

探究背后的原因发现,台湾产业结构在1990年代开始从轻工业转向资通讯产业,1998年,资通讯产业占工业产出的比重约16%,2014年已提升到42%;但资通讯产业由于国际竞争激烈,产品价格在这段期间跌了50%,这可能是台湾出口产品价格下跌的重要因素,杨子霆说:“看起来账面上生产出非常多东西,可是都是价格比较低廉的产品。”

也就是说,过去20年来台湾生产力虽然增加,但生产的产品越来越低价,另一方面,2002年因油价飙涨,带动原物料价格上升,民生消费物价越来越高。

中国加入WTO 使台产品价跌

除了上述原因,杨子霆还指出,这跟中国2002年加入世贸组织(WTO)也有关系。中国变成世界工厂,许多生产成本高的东西都移到中国生产,世界的产能大增,导致原物料需求大增,原物料价格因此变高,间接提高台湾进口原物料的价格,消费物价也因此提高。

另一方面,中国也着重资通讯产业发展,与台湾主要出口产业重叠,但中国劳力成本低,在削价竞争下导致台湾的产品价格下降。

如此一来,台湾卖的东西价格变低,难怪实质薪资不会成长,而民众买的产品价格却变高,导致“物价涨,薪资却没长”的反差感大增。

美中贸易战 台湾从中受益

这情况到2018年美中贸易战开打后有所好转,近来杨子霆的另一个研究发现,2018年美国开始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后,中国对美出口大减20%~30%;相反的,台湾对美出口成长10%~20%。美中贸易战改变了以往美中台三角贸易结构,以往这个模式是:台湾生产中间财,出口到中国做最后加工,再从中国将成品出口到美国;美中贸易战后,台商或外资对台投资增加,对台湾劳动市场有正面影响。

不过,主计总处2月公布2021年全年受雇员工薪资统计,每人每月经常性薪资平均4万3,211元,较前一年增加1.93%。但若剔除物价因素,实质经常性薪资则是负成长,是近5年来首见,近10年第三次倒退。

对此,杨子霆推测,其中一个原因是疫情对服务业造成很大冲击,加上通膨较往年严重,但台湾制造业的实质薪资还是上升,因为受惠于美中贸易战以及台湾疫情相对轻微、没有停工,两类产业在去年表现差异很大。

韩国也有类似情况 但服务业很强

而韩国的产业发展轨迹与台湾类似,也着重在资通讯产业,也出现实质薪资的成长落后实质GDP成长的现象,然而,韩国实质薪资的成长却没有落后实质GDP成长太多,原因在于韩国的服务业经济表现很强。

杨子霆表示,虽然韩国人口是台湾的两倍多,内需市场较大是韩国服务业的先天优势,但韩国服务业强大的外销能力,又进一步拉开与台湾的差距。

杨子霆分析,韩国的服务业,无论是生产力或薪资都明显成长,也许跟医疗、教育、影视与观光产业外销有关,像韩剧早前就已销售到全亚洲,现在是能销售全世界;另外,像医疗服务业能招揽外国人到韩国,进行医美服务;教育服务业开放外国学校在韩国设立分校,吸引外国人来就读等等,这些都值得台湾学习。

扩大台湾服务业贸易是关键

要如何改进台湾低薪的情况?杨子霆表示,除了产业转型、加强发展附加价值高的产业外,如何扩大台湾的服务业贸易也是重点,像是吸引外国观光客来台消费,或有条件开放更多外国人来消费医疗服务;此外,台湾教育法规的限制非常严格,国外大学没办法在台设立分校,所以国外资金没办法流入,提升教育服务品质。

若松绑管制,开放多元人才移居台湾,或许有机会替台湾带来新机会。杨子霆举例,台湾由于少子化与高龄化,需要许多人力从事长照,但由于政府严格管制移工来台数量与工资,在本国人不愿做的情况下,造成从业劳力不足,一方面,有长照需求的家庭(通常较弱势)请不到人;另一方面,劳动力不足也限制长照产业发展。

假如政府能松绑移工管制,让更多人来台工作也能带来消费、扩大内需,对台湾服务业有正面影响。而且未必会对本国劳工薪资有负面影响,因为当产业发展起来,本国劳工可从事管理职,薪资或许比直接做基层照服工作还好。◇

图为劳工示意图。(中央社)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