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钥】风水师为人寻得一吉地 梦中被示警

作者:泰源整理
“住场好不如肚肠好,坟地好不如心地好。”真否应验呢?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818
【字号】    
   标签: tags: ,

风水”受到许多人重视,视为聚福的一把人生之钥。有很多家族重视墓葬风水,还托风水师找寻好穴地。而南宋学者倪思父(齐斋先生)有一说:“住场好不如肚肠好,坟地好不如心地好。”真否应验呢?

清朝时期,六合县这个地方有个人请了风水师仰思忠,替他父亲寻找一个好风水的穴地。他父亲生前是六合县的县令。

仰思忠四处奔波勘察了许久,终于找到一块吉地。说也怪,他正想点地穴时,忽然倾盆大雨下个不停。他只好匆匆下山,想等他日放晴再行前往。当晚,仰思忠做了一个梦。

一位老人来到面前,问他:“你今日找到的那块地好吗?”
仰思忠回答说:“的确是块难得的吉地。”

老人听了,就说:“这块地千万不能给那个人。因为那个人的父亲生前担任考官时,曾收贿出卖了三个举人名额,理当受阴间的报应。如果让他的父亲葬在这个佳穴,使他的子孙获得荣显,这不符合天意!”

仰思忠醒来,只觉得梦境真实,但解不了梦中谜。
他思前想后,第二天他就去拜访一个人。

他来到县府,登门拜访六合县县令林克正。仰思忠跟他打听:“冒昧请见,想请问前任大令(尊称县令)生前为官的风评如何?”

林县令转告他一些风评:“听说他在担任县令之前曾担任过考官,在县令任上不久就过世了。这里乡人普遍对他的风评很差,传说他担任考官时,大通关节,收入大把大把的贿赂。”

仰思忠听了,战战兢兢,不敢马虎对待梦中老人的示警。于是就找了一个借口向那人推掉了帮他父亲找吉穴的事。然后,他就离开了六合。

两三年过去了,一天仰思忠偶遇一位来自六合乡的人,就好奇地打听某大令安葬在何处?

乡人回答说:“某大令的家人因为和地方土豪争坟地,意外致死,官司缠讼不休,家业凋落,某大令到现在还未入土。”

一抔黄土未得 (Pixabay)

下面再讲一个“风水师昧着良心占前辈坟地”的事,报应是如何发生的呢?

明朝重臣袁文荣(袁炜)是嘉靖十七年(1538年)探花,官至光禄大夫、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傅、户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卒赠少师,谥号文荣。

袁文荣的父亲清崖先生,是位贫寒之士。祖父,曾祖父死后未得安葬,叔伯兄弟们没有一个愿意承担此事,清崖先生就用教馆所积蓄的钱,买地营葬。叔伯兄弟中又有人以坟地不好,时日不合,将不利于某房后代为借口,勾结起来对他挑剔、作弄。清崖先生非常气愤,将家族中一百多人召集起来。祭完家庙,他握香向天祷告:“假如祖父、高祖之葬,有不利于后代子孙的,由我一人承担,与其他各房无关!”众人这才住口,听由他安排。

落葬后三年,清崖先生便生下袁文荣公。文荣公面色纯黑,脖颈以下却纯白如雪,相传是乌龙转世,后来官至大学士。

后来,袁文荣公死后,儿子袁陛升准备葬父,被那些风水之说迷惑了。常州有个风水先生姓黄,是有名的阴阳家。当时,公卿大夫,敬之如神。黄某性情古怪,袁陛升来请他,他故意摆出狂放高傲的架子,抬高身价,不给足千两银子,就不到相府去。

后来,黄某终于去了相府,又是摔碗砸盘,又是拆屋拆帐的,嫌吃得不好,住得不好。袁陛升迷信他,不敢得罪他,处处顺着他,委屈求全。

当时,慈谿有个侍郎,安葬在西山南坡,子孙衰弱不振。黄某游说袁陛升买下这一块地气聚合的坟地。他们二人前去勘察度量,并与侍郎家人写下字据,才从西山回来。回到家时已经二更了。

进了相府,却见大堂上烛光明亮,文荣公头戴乌纱帽,身穿红官袍,高坐在堂上,身旁有两个小僮侍奉,这情形就跟他生时一模一样。

袁陛升等人见状,大吃一惊,慌忙伏跪地上。
只听得文荣公骂道:“某某侍郎,是我翰林前辈。你听信黄奴才的指使,竟想抢夺侍郎的坟地。当年,你祖父葬曾祖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如今你葬我,又是什么居心?”袁陛升不敢回答。

文荣公怒眼转向黄某,叱骂道:“你这贱奴才,用荣华富贵的谎话骗取钱财,叫人行恶,比起那些娼妓、戏子献媚于人以获取钱财,更为下流!”文荣公命令左右侍从唾黄某的脸。袁陛升与黄某二人屏住呼吸,不敢出声。随后,文荣公站起身,满堂烛火全熄,什么也看不见了。

第二天,袁陛升面如土色,焚烧了买地文契,将那块地还给侍郎家。而黄某被吐唾沫的部位,都布满白蚁,遍布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从脖子咬到胸前,让他撢也撢不掉。过了些时日,他身上的白蚁全都变成虱子。黄某直到死,凡他坐过,躺过的地方,虱子都成堆成把。正如宋人倪思父所说:“住场好不如肚肠好,坟地好不如心地好。”@*#

资料来源:《北东园笔录》、《子不语》

─点阅【人生之钥】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