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社媒热传《国际歌》第一节 让北京心难安

人气 1837

【大纪元2022年04月07日讯】为了达到中共最高层所谓的“社会面清零”的要求,发生疫情的所有地方当局均采取了极为严厉的封控措施,就连一直推行精准防控、主张“防控疫情是为了使人心安”的上海,在染疫人数持续攀升的情况下,也被迫改变政策,且改由中南海高层直接指挥清零,上海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停摆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各地频频发生民众吃菜难、看病难、生活陷入困顿等次生灾难,甚至有病患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有人因无法生存下去而跳楼,武汉如此,西安如此,长春如此,上海也是如此,还有很多城市、乡镇同样是如此。

面对当局层层加码的封控措施,各级政府部门的不作为、乱作为,以及由此造成的诸多民生灾难,很多中国人实在是忍无可忍:示威抗议者时有发生,微博微信中吐槽、批评当局乱政、乱象的屡见不鲜,甚至出现了“打倒CCP(中共)”的字样,这无不在向外界传递中共民心已经丧失到何等地步。虽然这些文字、视频被很快删除,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中共删贴的速度永远赶不上国人发帖的速度,。

还有4月4日,网传一段视频,称上海莱顿小城、保利叶小区居委会让居民唱红歌作秀,甚至列出红歌名单,结果业主并不配合,在演唱时间,有业主高声谩骂居委会。随即有网民称骂人的视频是假的,不过其他网民说,无论真假,让唱红歌并不合时宜。“怎么了,唱红歌才是扯淡,你天天唱能吃饱吗?”“噪音扰民还法不责众喽,换我连居委会带这帮傻缺一起骂。”

事实上,这两年多各地发生疫情以来,包括北京多地都出现了要求居民集体唱红歌的场景。这说明中共当局是相当不自信,随时随地都要给老百姓洗脑,害怕民众的觉醒和反抗。只是自身的悲惨情况,还有多少人真的相信红歌中说的“共产党好”呢?更多地是认清中共体制和其自身的邪恶吧。

而近日应该还有一件事让北京当局心难安,那就是大陆城镇几乎人人皆有的微信的视频中,突然热传《国际歌》,反复播放吟唱的是第一小节:“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有网友称,他一天内居然刷到了五次,有以前歌手演唱的,有集体合唱的,有个人跟着录音唱的,而有些视频无论是点赞还是转发,都达到几千乃至上万个。

照理说,国人大唱《国际歌》不应该让北京当局心不安,因为在1949年后,中共文艺团体出国演出时,常常是先唱歌颂毛的《东方红》,最后唱否定君权凌驾于人民之上的《国际歌》。不过,对于两者间的自相矛盾,即先唱罢毛“是人民大救星”,接着又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自己救自己”,中共不知是没有察觉还是不觉是什么大问题,几十年从不觉尴尬。

而许多国人不知道的是,中文版《国际歌》的歌词只有原法文的一半,且表达也有出入。当年,法国诗人鲍狄埃创作了一首诗, 诗的题目就叫 L’internationale,中文直译名“英特纳雄耐尔”,后译作《国际歌》。最初,鲍狄埃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歌曲《马赛曲》的曲调吟唱这首诗,所以《国际歌》也被视为革命歌曲,在人民进行示威游行时都会用各种语言演唱。

目前,中文版《国际歌》只有三节歌词,是照搬苏联的结果,而原版作品,却有六节歌词。未列入中文版本的第三、四、五节歌词如下:

(第三节)国家在压迫,法律在欺骗,赋税把倒楣人敲榨,富人不承担任何义务。穷人的权利是句空话,仰人鼻息的苦恼受够了,平等要讲另外的法律,没有义务就没有权利。它说,同样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

(第四节)那些矿山和铁道的大王们,骑在人头上令人心惊,除了劫掠劳动果实,他们可曾干过别的事情?众人创造的一切都落进了这些家伙们坚固的保险箱。人们宣布归还他们的一切,只希望享有他们所应享。

(第五节)大王们用梦想麻醉我们,对自己人讲和平,对暴君要作战,要在军队中间鼓动罢工。朝空中挥舞枪托,把队伍解散。如果他们,那些吃人野兽,坚持要我们去当兵,他们很快会明白我们的子弹,属于我们自己的将军……

显然,《国际歌》的歌词表达了人们对平等和自由的渴望,即反对专制,拥护共和制度,保护私有财产,认为人民才应该是任何天下的主人,并应有无尚的权利去选举自己的政府,去监督自己的政府。

直到 1888 年,《国际歌》才被谱成现在的曲调。俄国十月政变后,《国际歌》曾是苏联政府的代国歌,但歌词为了政治需要,内容已被篡改。反抗专制暴君等内容当然不会被共产党告诉人民。而苏共和中共断章取义采用其第一、第二、第六节,以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但却不告诉人们应该建设怎样的国家。无疑,如果与原歌词对照,共产党国家里的一切邪恶的东西正是真正的《国际歌》所反对的。

虽然笔者推断,微信视频中演唱或者转发《国际歌》的很多人未必知晓缺失的三段歌词,但在中共暴政的压榨下,忍无可忍的他们选择借用广为人知的第一段,来表达自己的心声,那就是被中共奴役、受苦的中国人,要起来,要为真理、为自身的命运而斗争。

这股在民间发起的浪潮,如果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广,足以让中共心慌和恐惧,很难说不被封杀,因为此前南方就有一些地方出台了一条“新规定”,凡有打工者参加的集会和活动,一律不准播放和演奏《国际歌》。这无疑表明中共对民众的觉醒和抗议是非常恐惧的,而在当下疫情中,面对因封控生活难以为继而在网络上传播《国际歌》,以表达对中共的不满和抗议的国人,北京当局若“封”上加“封”,只会激起更多的怒火。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反对学校封控措施 山东硕士研究生遭开除
孙春兰喊社会面清零 上海即传异地隔离3万人
【一线采访】上海方舱混乱 抢物资画面曝光
【一线采访】上海男子曝隔离点惨况
最热视频
【微视频】中国四大银行拟抛售美元对抗美加息
【秦鹏直播】蓬佩奥吓坏中南海?马斯克买推特
【新闻看点】乌下令不与普京谈判 中共风向突变?
【十字路口】马斯克调停战火 核武危机能解?
【远见快评】建议俄乌谈判 马斯克掀大风波
【财商天下】英债汇市场险崩 减税计划急转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