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罗夫塔斯:破除中共虚假叙述

人气 2635

【大纪元2022年06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制片人杰森‧罗夫塔斯谈动画纪录片《长春》,该片回顾了在中共国家电视台插播事件后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逮捕和迫害行动。

杰森‧罗夫塔斯:“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们不能相信国家的叙事,但问题是,你能相信什么,不能相信什么?宣传到了什么程度?”

纪录片旁白:在一个谎言无处不在的时代,当说出真相可能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时,这样做值得吗?

罗夫塔斯:“有一本关于当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传记,其中提到他(在插播事件)当晚亲自给长春打电话,实质上是下令对那些参与者进行迫害。”

今天我将采访皮博迪奖获奖制片人杰森‧罗夫塔斯(Jason Loftus),他是新影片《长春》的导演,该影片讲述了一群人设法实现了难以想像的目标——骇入中国国家电视网进行插播的故事,他们由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罗夫塔斯:“这在中国是史无前例的,从没有一个群体利用中国境内国家控制的媒体电视进行过插播。”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杨杰凯:杰森‧罗夫塔斯,欢迎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罗夫塔斯:谢谢你的邀请,杨!

史无前例 一个群体利用中共控制的电视插播

杨杰凯:杰森,祝贺你完成了一部精彩非凡的、不可思议的电影。《长春》刚刚在Hot Docs(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赢得了观众奖,这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纪录片电影节之一。你触及了很多人从未听说过的一段中国历史,一个在中国史无前例的事件,一群人骇进了国家电视网络,插播了一条突破国家宣传的信息。请跟我说一说。

罗夫塔斯:好的,这是个非凡的故事,我们很幸运地发现了它。《长春》是一部动画纪录片,记述了在中国东北长春市一群法轮功修炼者进入国家电视网络进行插播。他们因自己的信仰而受到迫害,并且承受着国家对其修炼的大量诋毁抹黑。他们竭尽全力来传播真相,但是他们觉得,无法真正实现揭露真相,除非利用国家电视频道本身进行插播。他们带着家用DVD播放器爬上电线杆,试图将信号插入国家电视频道。

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故事,正如你所说,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在中国以外很少有人知道。我想,部分原因是这一事件的严重后果,参与的个人被集体逮捕。想要找到任何参与其中的人,以了解真正发生的事情,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我们非常幸运地遇到了一个人。几年前,我正在制作一款功夫视频游戏,其中包含很多手绘漫画艺术。我们了解到,这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住在纽约,名字叫大雄,他曾为《星球大战》漫画和《正义联盟》画过画,还与金庸合作过,后者是一位主要的中文武侠小说家。大雄不仅有这些惊人的插图技巧,还有文化背景。所以,当我们在开发这款功夫视频游戏时,就把他带到了多伦多。

在与他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他为何不得不离开中国的非凡故事,以及他与这个戏剧性的国家电视插播案的关联。我们就觉得,他那富于感染力的插图能力、结合这个真正令人震惊的故事,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通过动画来探索一个关于人权的故事,经由一个与事件有联系的艺术家的镜头。

这在中国是史无前例的,从没有一个群体利用中国境内国家控制的媒体电视进行过插播。这无疑给中共当局带来了冲击。有一本关于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传记(《江泽民其人》),其中提到他当晚亲自给长春打电话,实质上是下令对那些参与人进行迫害。

破除中共谎言 法轮功学员艰难告诉人们真相

杨杰凯:法轮功学员在这方面做得非常、非常有创意。这叫做向民众讲清真相,可以这么讲。其实,你展示了他们很多不同的(讲真相)方法,其中主要方式之一是放氦气球,在上面悬挂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然后,当人们打爆气球时,所有这些传单就都飞出来,四处散落。这似乎是一个绝妙的主意。请讲讲这些不同的方法,以及为什么需要这些创意。

罗夫塔斯:是啊,这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出现的,因中共当局开始镇压法轮功。这里要为可能不熟悉的观众介绍一些背景:法轮功于1992年出现在中国,是根植于中国传统的佛家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包括动作舒缓的类似瑜伽的修炼功法,是当时席卷中国的气功热的一部分。但是法轮功在所有各种气功功法中变得特别受欢迎。据估计,当时有数千万人,甚至一亿人在修炼。

从那时起,它让共产党的一些领导人感到不安,因为,一方面,它在共产党官方控制之外运作。另一方面,因为法轮功坚持传统的精神信条,这些信条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盛行,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已被共产党连根拔起。因此,在这方面存在着一些矛盾。在禁止法轮功之后,所有中共媒体都在大肆诬蔑法轮功。突然间,法轮功从一种自由修炼的功法变成了邪恶和危险的东西,需要被铲除以维持社会秩序。

那些修炼法轮功并从中获得身心健康的人中,有许多人仍然想继续修炼,不愿意遵从中共当局的叙事。但由于所有的沟通渠道基本上都被中共当局控制,他们被迫转向地下出版物,进行秘密行动,类似:在夜间散发传单;他们用油漆涂写:“媒体在撒谎;法轮大法好!”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反驳政府的宣传,表示:“我们不是中共当局所抹黑的那样。”因此,你会在公共场所看到用油漆书写的信息。当时,他们制作了VCD,基本上是视频CD-ROM,不完全是高科技的东西,但他们会面对面地分发。

他们遇到的挑战之一是要及时戳穿当局的谎言,而当局垄断了所有的通信渠道,他们已经告诉所有人,说你又邪恶又危险,如果你做任何事情来传播法轮功的信息,那么你就是反对中国,反对当局。人们甚至可能不会花时间来听你说明你的情况。他们甚至可能不会接受你的光盘,反而更可能向警察举报以逮捕你。

因此,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这些人很难成功。形势所迫,他们想到:“我们需要想得更大胆一些,是啊,我们一直很有创意,但是由于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不断地在监狱和劳改营进进出出,代价真的很高。”由于当局的压制无所不在,他们感到作用非常有限。这就是导致这个接管国家电视网进行插播的伟大想法的背景。

但是事后,镇压之锤如此之重地砸了下来。根据人权组织的估计,有数千人因此被捕。人们不禁要问,“这么做值得吗?”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观众了解这个过程的每一个阶段:在镇压之前,在镇压期间,在整个插播过程之中,以及结局。我想让观众站在他人的角度,看看是什么让他们这样做,以及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听之任之迫害 侵犯人权行为迅速扩大蔓延

杨杰凯:很多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规模的镇压,而且你刚才描述的情况,甚至成了现实。

罗夫塔斯:是的,不幸的是,它仍在继续。有些人仍然被关在监狱里,或者说,我们今天仍然无法找到20年前发生的(插播)事件中关于他们的信息。今天仍有一些(修炼法轮功的)人被拘留、逮捕和迫害。奥运会前又有一次大抓捕,更多的人被拘留。当局担心他们可能会抗议,或制造场面,或引起人们对正在进行的迫害的关注,因此他们出于这种恐惧而先发制人地抓人。这种情况今天仍在继续发生着。在中国的劳教所和拘留所里,仍然有很多人因为信仰法轮功而受到迫害。

我们看到,中共几十年来针对法轮功采取的一些(镇压)手段也应用到了其它团体,即大规模拘留和胁迫他们放弃信仰。我们看到对维吾尔族人采取了同样的策略。有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可靠报告,与目前摘取维吾尔族和中国其它少数民族器官的报告相似。因此,我们看到了针对其它群体使用这些策略的反响,但(中共)对法轮功本身的迫害今天仍在继续。

杨杰凯: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的副专员不久前在本节目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人们对活摘取器官视而不见,而实际上,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可信的指控。后来,似乎也对维吾尔族人实施了这种行为。这让我想起一句话:一旦你听之任之,下一个问题就要来临了。

罗夫塔斯:昨晚主持问答的来自“人权观察”的一位代表(王亚秋)在推特上说,许多西方人现在突然对中国感到担忧,因为上海处于非常严重的封城状态,他们说,“哦,不要啊,在上海,这个我们曾经挚爱的美丽城市。”

我理解她所表达的情绪是,“嗯,假如你一直在关注的话,同样的事情,即你现在在上海看到的剥夺自由的情况,在整个中国一直普遍存在着,只不过发生在你在中国做生意时不会去的地方,它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们忽视它有一段时间了,现在突然间,它影响了我们的个人利益,但它一直都是存在的。

破除中共“虚假叙述” 了解真相不再参与

杨杰凯:让我们回到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甘愿冒一切风险(实施插播)?而且他们真的做到了。

罗夫塔斯:是啊,这个城市的名字让我很有感触。在你制作一部电影时,你会采访很多人,会做大量的研究。显然,这也涉及到艺术方面。所以,你在创造概念,你在尝试一些东西,那里包含着非常多的想法。然后,某些东西会一直伴随着你,显示自己就是电影的元素。震撼我的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是这个城市的名字。如果你把“长春”按字面翻译成英文,意思就是“永恒的春天”。我在这里有点泄露了一些剧情,但是我们这部电影的片名正是来自这一灵感。

它让我深受震撼。当我采访证人时,这个城市的名字与相关人员的品格产生了共鸣。尽管他们经历了一切,一切损失,一切痛苦,所冒的一切风险,他们依旧满怀希望。这并不像是说:他们努力过,但是最终没有结束政府的迫害,甚至某些人没有活下来,所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他们不是那种感觉,而是仍然怀有真诚的希望感。它使我不由得想到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这种希望从何而来,为什么他们仍然怀有这种希望?”

然后,再深入挖掘,你会发现,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虚假叙述是如此重要。任何地方的暴行,情况都是如此。假如,本不会发生一个国家去入侵另一个国家,如果不是很多人都认为这样做正确,他们接受了某种叙述;本不会看到针对某个少数民族或其他团体的广泛的人权侵犯行为,除非他们接受叙述认为这些人是“另类”的,有缺陷,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活该受虐待。可见,在为虐待和暴行辩护方面,叙述是如此重要。

尽管就个人而言,这些人可能承受了巨大的迫害,但是与此同时,目睹了这一插播的人们,估计人数达几十万,再也无法以以往的方式观看国家的宣传,他们不太可能去参与或者支持迫害运动了,虽然他们不一定有勇气公开反对,他们可能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参与。因此,这会慢慢地对法轮功和其他团体的整体人权状况产生巨大的影响。

置身在外容易审视 身处其中判断非常难

梅花是中国诗歌中使用的一个象征,中文叫“梅花”。这种花的寓意是,它在冬季开花,尽管当时天气仍然很冷,条件很恶劣。因此,你看到,在中国诗歌中它经常被用来描绘面对苦难时的坚强和毅力,或者彰显一些希望和美好未来等元素。

当我审视这些人所经历的一切,我看到,尽管形势仍然很恶劣,即使在这次电视插播事件之后,迫害仍在继续,人们继续被杀害、被监禁、被酷刑折磨,但出现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迹象,这朵小花绽放了,这让人们对美好的未来有了一些希望,那时法轮功会得到尊重,而不是被仇恨。“永恒的春天”意味着,对抗这种迫害的毅力,无论后果如何。

杨杰凯: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们可能会想,“难道人们不知道这都是宣传吗?”例如说,很多人都聚在一起看晚间新闻。事实上,插播者就是选在那个时候进行插播的,因为他们知道会有很多人观看。为什么人们每天晚上和家人坐在一起,看他们本应该知道是国家宣传的节目呢?

罗夫塔斯:得益于我们置身事外带来的优势,这是个我们在美国可以思考的问题。当我们审视另一个封闭的社会,在那里他们除了当局批准的信息之外没有机会获得其它信息。我们有这种距离(的优势可)对其进行观察,可以很容易地认识到某些事情没有道理。

但是如果你身处其中,判断就非常、非常难。大多数人确实知道他们不能相信国家的叙述,但问题是,你可以相信什么,你不可以相信什么?宣传到了什么程度?很少有人能够接触到真正的真相,因为中共有一个制造信息和控制叙述的国家媒体。

采访天安门自焚现场CNN记者 “国家叙述”瞬间崩解

我制作的上一部电影几乎是在制作这部《长春》的中期完成的。《长春》花了五年多的时间才完成,因为要做所有的动画,还有我们团队的规模较小。在这期间,我制作了另一部相关的电影,名叫《别问问题》(Ask No Questions)。
(《别问问题》的画面:

画外音:我们总会听到,假新闻,但是我遇到了一个人,他挑战了我的观念,让我知道捏造可以走多远。

画外音:我觉得必须重新审视(天安门)自焚事件,并调查陈的说法,他说自焚事件是伪造的。

发言人5:他们的真实身份不太可能被证实。

发言人6:我拿出相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个人着火了。

发言人7:你为鱼肉,人为刀俎,他们随时可以杀了你。

发言人9:我认为中国政府对该事件的说法完全不合情理。

发言人10:我心中涌现出几个问题,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出于政治原因而导演的。

发言人12:你甚至无法想像,民众会被折磨致死。

发言人13:一旦你承认你的政府参与了杀害无辜者的阴谋,你将不得不面对的是,自己的无助。)

罗夫塔斯:我们审视了官方媒体的虚假信息。电影(《别问问题》)讲的是陈瑞昌的个人经历,他曾在中国四大国营电视网之一的广东电视台总编室工作。这个人被监禁,遭受酷刑,被强迫连续八天观看国家宣传,直到电视的扬声器坏了。这是一场“发条橙”式的洗脑,仅仅是因为他拒绝接受国家对自焚事件的叙述,这是国家对法轮功发动虚假宣传的一个关键事件。中共宣称,天安门广场的人自焚是因修炼法轮功。这是导致公众反对法轮功的一个关键事件。

在我们与他相处时,我们了解到虚假信息的传播范围之广,我们深入研究了这个事件。我们采访了当时在广场上的CNN记者,与其他个人和证人进行了交谈,国家叙述很快就分崩离析了。但是,真相是非常难弄清楚的。要确定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不真实的,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这就是宣传工作的一部分。宣传不需要做到无可辩驳,而只需要把水搅浑,足以让你无法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大有可能去诋毁一个目标群体,从而认定他们不值得你同情,也许不值得你为他们挺身而出。如果官方媒体能做到这一点,那就足够了。他们不在乎你不相信国家媒体,只在乎你不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

在中国的家人受威胁 制作的游戏被下架

我给你举个例子,我的妻子玛莎‧罗夫塔斯,也是我的电影制作伙伴,她来自长春,也就是艺术家大雄的故乡,也是本片故事的发生地。玛莎是中国一位中层政府官员的女儿,与法轮功群体没有任何联系。她对发生的这些事一无所知,所以她很震惊。此外,她从中国出来时也不知道(六四)坦克人。他们被教导要记住一些英雄战士的名字,他们曾保卫国家,参加平息暴动——本质是一些试图推翻国家的叛乱,这就是他们被教导的内容。他们不知道在天安门广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许多其它事情,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她来到海外以后,我妻子玛莎有能力把这里未经审查的真实信息与她在中国学到的东西进行比较,然后做出自己的决定。但是,对于在中国国内的人来说,即使是非常聪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因没法这样做,也不宜指责他们,说:“你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可能对什么都不相信。但是,你要不信任所有的东西吗?归根结底,你必须要有一些基础,在此基础上立足,才能了解这个世界。

杨杰凯:你的妻子是中国人,想必在中国也有家人。即,你有家人在中国,你担心吗?

罗夫塔斯:是的,我一开始就提到,我是在制作一款名为“书雁传奇”的功夫视频游戏期间遇到大雄的。这款游戏将由腾讯出版,腾讯是中国的一家主要媒体公司,也是国际游戏领域的巨头玩家。就在我们推出游戏的过程中,我也在制作这两部电影。我们做了一些采访,我想,人们或多或少都知道我们的这些项目的目的。在我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们的游戏就从店面上消失了,就在发布的过程中。在我最终联系到我们在腾讯的代表时,我被告知中国政府已经联系了他们。

尽管这款游戏已经通过了中国政府两个不同部委的审查办公室的批准,但是当局告诉腾讯他们必须与我的公司断绝关系,而腾讯也立即答应了。我被告知,“你是不是在做一些不符合中国政府方向的事情?”与此同时,我妻子在中国东北的家人开始接到中共公安局的电话,说“我们知道你们在海外做什么。”我想,这有点像一种隐晦的威胁。

人们看待这些事情的角度,很容易从个人出发,问“这个代价值得吗?”后来,你意识到长期以来,有这么多人在审视这些事情时,做着同样的精打细算。如果我们都同样地因循下去,那么我们要何去何从呢?对我来说,在与冒了比我多得多的风险、忍受了这么多痛苦,还仍然想要讲述他们故事的这些人相处之后,我无法让自己不坚持下去,讲述他们的故事。这很重要。

杨杰凯:观众如何能看到这部电影?

罗夫塔斯:就在我们此刻访谈的时候,在接下来的四个星期里,我们将在美国各地举办六场电影节放映。人们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看到放映日期。

我们也将参加一些问答活动。我们将在好莱坞,参加“与电影共舞”电影节,在好莱坞的中国剧院放映,所以我们很期待在那里与观众见面。

杨杰凯:网址是什么?

罗夫塔斯:网址是Eternalspringfilm.com

杨杰凯:杰森‧罗夫塔斯,很高兴采访你!

罗夫塔斯:谢谢你,杨,我很高兴。

杨杰凯:谢谢大家观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对杰森‧罗夫塔斯的采访。我是节目主持人杨杰凯。

您刚刚观看的是本期《美国思想领袖》的删节版,要想观看完整版,请访问EpochTV,网址是epochtv.com,你还可以在Roku电视、苹果电视、火电视等其它电视平台上找到它。◇

《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汉森:俄乌战中的信息战(上)
【思想领袖】汉森:俄乌战与“新世界秩序”
【思想领袖】疫情封锁是灾难性失败
【思想领袖】如何促大公司放弃觉醒意识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迅猛龙 让中共海军寿命按小时计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