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宫伐木的传说

文/杜若
梁章钜认为龙宫伐木,前后事均有明确的佐证。因而认为高僧动用神通,从古井运木,修造佛殿,理亦可信矣。(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0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清朝时期,有一伙人进入深山伐木,待他们离去后不久,民间发生了洪水。由于有人撞见了这些人的奇特来历,因此民间留下了“龙宫伐木”的传说。

有一年,清朝官员梁章钜途经杭州时,曾在净慈寺中小憩。梁君的儿辈以为古井运木是民间传说,不足为信,甚是可疑。

寺僧说:“相传宋朝嘉定年间,道济大师因为建造净慈殿,所需要的大梁栋木都是从这口井中运出。由于殿材已经足够,所以后到的一根大木,仍然留在了井里。”对这桩前朝往事,僧人言之凿凿。梁君相信佛力无边,自然会有一些出乎意料之事,不可以常理来揣测。继而他列举了不少事例。

明朝官员何孟春(1474年─1536年,燕泉)著作的《余东序录》记载,大明永乐四年(1406年),明成祖下诏修建帝京宫殿,工部尚书宋礼(1358年─1422年)承命取材于蜀地,于马湖得到不少大木。

一天,这些大木忽然自行,所过之处声吼如雷,巨石为开,木材丝毫没有受到损害。这件事传到帝都后,明成祖下诏封其山为神木山,并修建祠堂祭享。

嘉庆六年(1801年,辛酉年),梁章钜在北京度过了夏天。这一年,京畿发生大水,顺天府属三河等县,水高数丈,有大木直立在水中,顺水而行,木头的顶端与水平,且顶端上时常有光。夜里看上去,犹如明灯,或有龟鱼之类蹲在上面。

民间传说,这是龙造宫殿取木的缘故。乡里的父老有知道此事者,说到凡是出自于平谷县深山的木材,或十多年,或二十多年辄取一次,那年必会发生大水。

也有一位老妇说,幼年时她家有个亲戚住北山下。有一天,来了六七人,看上去像是木工。夜里这几人到村中投宿,但没有人愿意肯让他们留宿。这几人转而来到老妇的亲戚家。亲戚见他们可怜,于是同意让他们留宿。

等到天明,客人还没有起来,那名亲戚隔窗一看,竟然看到一群鱼鳖躺在地上,当即心中大吃一惊,急忙离开。他站得远远地,大喊道:“太阳升得很高了。”不一会儿,这些客人全都出来了,还是昨天的容貌。他们离开之前,留下一物放置在檐间,作为答谢,并嘱咐他千万不要移动。后来,这个村庄发生了大水,村里的民宅都遭到水淹,唯独老妇的亲戚家安然无恙。

道光三年(1823年,癸未)夏,下雨成灾。直隶上百个州县,全都被大水所淹。水灾发生前的三月间,有十三人,穿着青衣,幞袜襦裤都是一色,腰里插着斧锯,经过平谷西门外饭铺,每个人都是吃素馒头。他们对店主说,刚从山里伐木回来。这伙人与嘉庆六年经过该店的那些人外貌相像。众人感到惶恐和震惊,害怕又要发生水灾了。众人的担心还是到来了,那年夏天还是发生了水灾。

通过这些事例,梁章钜认为龙宫伐木,前后事均有明确的佐证。因而认为高僧动用神通,从古井运木,修造佛殿,理亦可信矣。

事据《归田琐记》卷七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韩信率领三万精兵北上讨伐赵国,于井陉口(今河北井陉县北部)摆下被视为“兵家大忌”的背水阵,击败了二十万赵军,打下了楚汉相争中最为精彩的一战。在兵仙韩信离世后,“背水阵”成了神话,三国时期的大将徐晃、马谡都曾试图仿效此经典战役,但最后都大败而归。
  • 功名,人之所尚;富贵,人之所求。然而功名富贵并非凭空产生,它也有自身的来处。《富室珍言》以简短的小故事,道出了功名富贵缘由。
  • 清朝年间,杭州城内发生了一场严重的火灾,几千户房屋惨遭祝融。大火燃烧时,人们眼睁睁地看着金甲神挥旗指挥,大火烧到某处后,居然自己“转身”离开了。看着眼前奇异的景象,百姓们议论纷纷……
  • 明朝时期,浙江桐庐县有一则酒井的传说……
  • 孟良与焦赞是杨延昭底下的二位大将,他们原本是山大王,以好勇斗狠著称,但都投靠于杨延昭旗下,一同抗辽,名闻河北。焦、孟二人常常一起出战,成语中比喻感情深厚,形影不离的“焦孟不离”就是出自于他们二人的故事。
  • 明朝时期,有一位从事外交事务的官员,名叫阮章。他因儿子早夭,哀伤痛哭,致使眼睛失明……
  • 尹瑶仙出身贫寒,“心同莲叶,不践陈泥”,却与富家千金长得非常相似。二人同学诗书,同工刺绣。富家待之恩重如山。尽管两家贫富悬殊,但二人相处融洽,是难得的闺中蜜友。
  • 在这些简短的小故事中,人生仕途,甚至细微到吃几张饼,夫人的封诰等事,都在梦境的示现中,得到了清晰的提示。不得不感叹,官运仕途,夫妻伉俪皆是前定。在这个世上,今生所遇之事,所遇之人都并非偶然,均是冥冥中的安排呢。
  • 聂君是金陵的豪门公子,有一年携带了四位翻译环游世界。巨轮行至太平洋时,他被飓风大浪卷走,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并且遇见了在人间时结识的西方美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