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佛罗伦斯推出难得一见的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

奠定文艺复兴的雕刻大师 多那太罗的艺术创新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 翻译/陈遇
多那太罗的赤陶圣母像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中展出。(Ela Bialkowska/OKNO Studio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3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16世纪艺术史学家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曾在他的经典著作《艺苑名人传》中给予多那太罗极高的赞誉,并说工匠们都应当追寻他的艺术境界。多那太罗的全名是多那托‧迪‧尼科罗‧迪‧贝托‧巴蒂(Donato di Niccolò di Betto Bardi),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刻家建筑师

多那太罗与他的艺术家友人们共同在佛罗伦萨奠定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包含画家马萨乔(Masaccio),以及两位建筑师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Filippo di Ser Brunellesco)和莱昂‧巴蒂斯塔‧阿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

多那太罗的作品至今仍令人望尘莫及。他是一名非常多产的艺术家,要完整描述他的作品已经是相当困难的事了,若要再将他广泛深远的影响呈现出来,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感谢意大利佛罗伦斯的斯特罗齐宫(Palazzo Strozzi)和巴杰罗美术馆(Museo Nazionale Del Bargello)主办单位的努力,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推出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Donatello: The Renaissance),让艺术爱好者有机会深度了解这位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

展览从世界各地逾50间知名博物馆和艺术中心借出了约130件雕刻、绘画和手稿。其中几件展品相当罕见,甚至还将佛罗伦萨圣老楞佐圣殿(San Lorenzo Basilica)旧圣器室的铜制门直接搬到了展场当中,这是这扇门建成以来首次离开圣老楞佐圣殿。

尽管展览值得探索的部分数不胜数,在以下的几件关键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多那太罗在艺术上的重大创新。

在石头上作画

收藏于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的作品《达德利‧麦当娜》(Dudley Madonna)即是一个经典例子,展现了多那太罗的浅平浮雕技术。浅平浮雕在意大利原文中含有“Stiacciato”这个字,含有扁平化之意,这种浅浮雕技术使用相当浅的刻痕制造出同样立体的效果,几乎像是绘画一样。

照片中左边第三件为多那太罗的作品《达德利‧麦当娜》(Dudley Madonna),又名《圣母子》(Virgin and Child),约1440年。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伦敦。这件经典作品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Donatello: The Renaissance)中展出。(Ela Bialkowska/OKNO Studio提供)

受到一座古墓碑上的女子雕刻所启发,多那太罗在一个简单无框的背景上雕刻出圣母的全身像,这样为了私人用途刻在大理石上的圣母全身像是当时的首例。从侧身的轮廓中,可以看到她将圣婴抱在怀中,充满着母亲的慈爱,但她的目光却暗示着她已经知道他将为人类受难。

复兴古代的赤陶像

古罗马作家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曾在他的著作《自然史》(Naturalis Historia)中,描述古代的人们如何使用赤陶创作艺术品。受到这种材料的启发,多那太罗和布鲁内莱斯基也使用了赤陶制作人像。

多那太罗偏好使用赤陶来制作私人祷告所用的圣母像,一些这样的作品也在展览中展出。

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展出多那太罗的赤陶圣母。多那太罗和他的建筑师朋友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复兴了古代的赤陶艺术,这项艺术在中世纪几乎已经失传了。(Ela Bialkowska/OKNO Studio提供)

多那太罗的这些小型作品不同于他在佛罗伦萨大教堂圆顶上的“约书亚”赤陶雕像。这些大雕像超过16英尺高,曾作为所有圆顶扶壁雕像的黄金标准。多那太罗曾受托制作一座“约书亚像”来取代他的大理石“大卫像”,因为后者的高度不到6英尺,不适合用作圆顶雕像。新的“约书亚像”矗立在圆顶上,在经历了长达两世纪的风霜雨露后永远消失于世。

新的透视法

多那太罗在替西恩那的洗礼堂(Baptistery in Siena)创作的《希律王的盛宴》(The Feast of Herod)中,塑造了一个出色的故事场景。自1427年一直到今天,这件镀铜的作品才首次从该教堂的洗礼池取下,和另外两件镀铜的人物像《希望》(Hope)、《信心》(Faith)一同修复后在展览中展出。

刚修复完成的多那太罗镀铜人物像《信心》(Faith,图中间)和《希望》(Hope,图右)展出于佛罗伦萨的斯特罗齐宫。(Ela Bialkowska/OKNO Studio提供)
多那太罗的作品《希律王的盛宴》(The Feast of Herod),1423年–1427年。圣若翰洗者洗礼堂(Baptistery of San Giovanni)洗礼池,西恩那,意大利。这件作品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中展出。(Ela Bialkowska/OKNO Studio提供)

在《希律王的盛宴》这件作品中,多那太罗使用了布鲁内莱斯基发明的新透视方法来强调场景的张力和戏剧效果,以一系列像分镜脚本一样的方盒子呈现出来。当施洗约翰被处决时,紧张的氛围贯穿全场,每一位人物的震惊、恐惧和厌恶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多那太罗赋予每一个角色独特的个性、姿势和情绪,这和当时盛行的国际哥德风格(the International Gothic style)——崇尚优雅、理想化的人物和平面化的视觉效果——相比之下是相当大胆的尝试。

他也使用透视技巧来确保作品从所有角度观看都是准确的。多那太罗的铜制《胜利的大卫像》(David Victorious)放置在高6英尺又6英寸的基座上,是值得一看的经典大作。这座雕像原本的基座在16世纪就消失了,尽管展场内无法设置和原先高度相同的基座,但访客仍能以接近多那太罗原先设想的方式观看这件作品。

多那太罗的作品《胜利的大卫像》(David Victorious),约1435—1440年。部分镀铜;61英寸x25 5/8英寸x23 5/8英寸。这座雕像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中展出。(Ela Bialkowska/OKNO Studio提供)

人性气息

作为近代雕塑之父,多那太罗留下了无数经典作品,然而其中最可贵的却是刻画出人性。他创造了栩栩如生的雕像,充满动态、活力与情感——这在当时都是前所未见的。

多那太罗在各种材料的运用上都有创新,像是石材、木头、大理石、铜像、粉饰灰泥、赤陶、陶瓷、纸浆、玻璃浆和压花铜等。尽管他有了许多新的发明,为艺术家们提供了新的创作方式,他总会回到过去寻找灵感:追寻古希腊罗马到中世纪的艺术家们,像是乔托(Giotto)。

多那太罗的作品影响遍及意大利各地,从托斯卡那地区、以威尼斯为中心的威内托,马尔凯再到罗马和那不勒斯,在他之前只有乔托达到这么深远的影响。

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斯特罗齐宫和巴杰罗美术馆展出至7月31日。更多资讯请参阅这里

展览策展人为比萨高等师范学校的中世纪艺术史教授弗朗切斯科‧卡格利奥蒂(Francesco Caglioti)。

这场展览于佛罗伦萨展出后,将巡回至德国柏林的国家博物馆和英国伦敦的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各巡回展览内容将依照出借展品而有些微差异。

原文Celebrating Donatello: The Master’s Mas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构成一幅画面就像自己去组织一部交响乐队,演奏出谐和又带有变化的曲目。 如何把画面构成的基本原则——秩序、平衡、完整——带进画里,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师带路了。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