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利用精神病院折磨异见人士

人气 971

【大纪元2022年09月1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家敦撰文/信宇编译)中共政权正在国内各个精神病监狱里折磨和残害批评者、上访者、活动家、持不同政见者和宗教信徒等,而这些行为不受其名下的“刑事司法”系统任何限制。这种现象受到外界社会的强烈关注。总部设在西班牙马德里的非政府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上个月发布报告指出,中共这种“野蛮的做法”,目前仍然大行其道。

这份公开报告题为“被麻醉和被拘留:中共的精神病监狱系统”(Drugged and Detained: China’s Psychiatric Prisons),详细介绍了中共警察和政府人员如何将中国公民送入警察管理的所谓“安康”系统,“进行不必要的非自愿住院治疗”。这个臭名昭著的“安康”系统设立于20世纪80年代。

这份报告融合了来自英国的国际人权议题研究人员罗宾‧芒罗(Robin Munro)的研究成果。芒罗著有《危险的头脑:当今中共的政治精神病学及其在毛泽东时代的渊源》(Dangerous Minds: Political Psychiatry in China Today and Its Origins in the Mao Era, 2002)一书,以及《中共的司法精神病学及其政治操控》(Judicial Psychiatry in China and Its Political Abuse, 2000)一文,被誉为这个领域的开创性研究者。

安康,本义为安全与健康,而在这个所谓的“安康”系统中,被拘留者被强行绑在床上,被灌满药物,接受电击治疗,并与自己的粪便日常作伴。

这份非政府人权组织报告指出:“有些人被折磨了好几年”。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在获释后往往只能勉强维持生活。被释放的人往往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被再次送入精神病监狱。一名妇女甚至被关了20次。研究员尹芝(Chi Yin,音译)和杰罗姆‧科恩(Jerome Cohen)在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外交家》(The Diplomat)期刊上刊文指出,一些中国人被关了一辈子。

前苏联率先采用了在精神病院中摧残人的技术,而毛泽东政权在掌权约十年后继承了这些做法。正如芒罗在《危险的头脑》一书中所指出的,“中共最早的政治性精神病诊断的例子”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

迫于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中共政权在2012年和2013年相继颁布了《精神卫生法》和《刑事诉讼法》(修订版),在法律层面要求对强制性精神病治疗进行医疗评估,并对警察主动把人送入精神病院的行为进行司法审查。

而“保护卫士”人权报告审查了中共2015年至2021年的99起案件,并称这些例子“只是冰山一角”。这些证人证言报告是由一个中国组织首次记录的。

由于中共政权经常无视自己炮制的《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程序,它甚至觉得没有必要向外界公布将异议人士和其他个人送入精神病监狱的法律理由。毕竟,这个专制已经拥有了压制和震慑反对者的足够手段。

“保护卫士”人权报告指出,使用精神病监狱的做法会给政权的反对者带来污名。

这个报告指出,“他们被污名化了,并以‘精神病’这个虚假标签与他人区别对待。”

这个“安康”系统似乎还基于中共一贯鼓吹的乐观极权主义观念,即精神病医疗可以驯服人的意志。

华盛顿特区法轮大法协会发言人林晓旭(Sean Lin)博士接受盖特斯通研究院采访时指出,中共政权从迫害法轮功宗教团体的第一天起,就专注于对个人的“科学改造”,宣称广大宗教信仰者是精神有问题,需要接受改造。

中共医务人员对众多的法轮大法学员施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故意给他们服用过量的药物,采用极端强度的电针,并残酷地强迫他们进食。林晓旭博士也是一名微生物学家,曾在位于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the Walter Reed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的病毒疾病分部担任实验室主任,他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这些治疗的伤害要超过身体层面的折磨。

林晓旭博士认为,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层层伤害,包括身体消瘦、内脏衰竭、器官腐烂、脑血栓、心脏疼痛、瘫痪、精神错乱、失忆、失明和死亡等。

林晓旭博士的报告指出,“安康”系统残害了众多法轮功学员,而且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部门,现已解散)和中共其它政权机构经常强迫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进入官方设立的精神病监狱。

“司法改革并没有起到应有作用。”“保护卫士”人权报告一针见血地指出。

这个非政府人权组织报告公开呼吁中共政权,“立即采取措施,停止对精神病学的政治操控。”对此,我深表赞同。

这个人权组织还敦促中共政权“紧急审查其在治疗精神病患者方面的国际法责任,并尽快修订现行法律,提高医疗部门对此类法律的理解,以防止此类虐待事件再次发生”。

“医疗部门的理解”?“保护卫士”发布的这份人权报告堪称完美,而这项建议是为数不多的瑕疵之一。

这份报告提出这个建议,似乎认为可怕的精神虐待行为之所以持续存在,是因为中国医生不理解中共法律中的各项禁止规定。

这种观点天真得令人难以置信。

在中共之下,针对精神病学的政治操控已经持续了七十年。中共政权已经多次改革了其复杂的组织结构和在精神病监狱中摧残人的种种方法,但唯一不变的是其对普通民众生命的破坏仍在继续。

“保护卫士”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中共本质上是残害人性的。结束中共对精神病学的政治操控以及该党的其它可怕罪行的唯一方法,就是尽快结束中共对中国的专制统治。

作者简介:

章家敦(Gordon G. Chang)是美国知名智库盖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杰出高级研究员兼咨询委员会委员,著有《中共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书。请关注章家敦个人网站:GordonChang.com和推特账号:@GordonGChang。

本文:China Is Torturing Critics in Psychiatric Hospitals原刊于刊登于美国盖特斯通研究院(Gatestone Institute),授权英文《大纪元时报》转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十一临近中共疯狂打压 异见人士频失联
大陆媒体人:中共把镇压异见人士机制移到香港
异见人士陈云飞遭噤声 中共流氓手段八次逼迁
在海外遭中共威胁 异见人士向欧盟发声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