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中共图谋中亚地区却未展现领导力

人气 2697

【大纪元2022年09月18日讯】习近平出访中亚的行程匆匆结束了。俄罗斯衰落之际,中共很想趁人之危,争夺中亚地区的老大地位;然而,中共领导人宣称的48小时内近30场外交活动,并未展现出应有的领导力

中共外长王毅称,习近平出访选择中亚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是以上合‘朋友圈’破解美对华‘包围圈’的战略之举”。这一说法违背了上合组织的宣言,即“反对通过集团化、意识形态化和对抗性思维解决国际和地区问题”。

中亚各国不大可能跟随中共对抗美国、北约及其盟友,王毅的说法应该令各国对中共抱有更大的戒心,更不会愿意充当中共的小弟。

中共抢先分割俄国势力范围太心急

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战场上失利,中共马上从支持俄罗斯的立场上后退,俄乌战争最终的结局尚难预料,中共却急迫地要抢夺俄罗斯的势力范围。

中共是变色龙。1949年中共靠内战夺权后,拒绝了美国的橄榄枝,一面倒向了前苏联;1950年替斯大林在朝鲜半岛开打代理人战争,与联合国军为敌。十几年后,中苏关系破裂、剑拔弩张;1970年初,中共不得不投向美国。

冷战结束后,中共把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失地正式割让给俄罗斯,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主要的武器系统技术也来自俄罗斯。为了对抗美国、争霸世界,中共不断升级与俄罗斯的关系,几个月前还宣称“无上限”。

眼看俄罗斯落败,中共又变了;不再支持俄罗斯,还迅速要抢夺俄罗斯周边的势力范围。

中共企图以疫谋霸未能得逞,中共的扩张正遭遇美国和西方的抵制、围堵。中共无力与西方对抗,却试图从自己的盟友身上开刀、扩张势力范围。

中亚各国正在寻求安全生存的途径,中共不会是唯一的选项,中共领导人此次出访,也没有展现出领导力

中亚地区及周边国家地图。(谷歌地图)

走马灯式的外交会晤有多大意义?

9月14日下午,习近平抵达哈萨克斯坦访问,当晚又赶到乌兹别克斯坦访问。9月15日上午,习近平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会谈,下午密集会见各国领导人。

中共若想搞定中亚,势必要先搞定中亚人口最多的这两个国家,习近平半日访问哈萨克斯坦、半日访问乌兹别克斯坦,只把欢迎仪式、会谈、接受勋章、宴会走了一遍过场,并不能深入交流。

有限的时间内,习近平连续与各国领导人会面,除了寒暄就是念稿。最后半天的上合峰会,每个人念稿一圈,基本就到时间了。中共党媒拚命宣传此次访问的成果,但实在缺料,不得不又拿被短暂访问的两个国家说事。

9月16日午夜,习近平一行迅速回到北京,大概十分担心内部出问题,中共宣称48小时内近30场外交活动,与各国领导人的会面太过匆忙。9月17日凌晨3点29分,新华社发出综述文章,《习近平主席的上合组织撒马尔罕峰会时间》 ,实际只是罗列了日程安排、节选了对话稿。

9月15日下午,习近平会见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塔吉克总统拉赫蒙、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蒙古国总统呼日勒苏赫、白俄罗斯共和国总统卢卡申科,还有中俄蒙三方会谈。

9月16日上午,习近平会见了巴基斯坦总理夏巴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伊朗总统莱希。9月16日下午习近平参加上合组织峰会后,没有出席晚宴,直接回国了。

习近平担心二十大前出变故,未能出现在上合峰会后的非正式场合,如何能带领一帮小弟反美、反西方?即便只是寒暄、念稿、长途旅行,习近平本人估计也累得够呛,随行侍奉的人更别提了。

普京临走之前,按西方惯例安排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提问,包括敏感的俄乌战争,还有与习近平的会晤。普京为俄乌战争进行了辩解,并称与习近平的会谈没什么特别重要的。

中共领导人一如既往地回避了媒体,免去了回答问题的尴尬,但也失去了向外界展示领导力的机会。上合组织成员应该不会承认中共是“老大”,声明中强调“平等”、“互相尊重”。

2022年9月16日,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上合组织峰会上。(Sergei Bobylyov/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硬充“老大”

9月17日清晨4点38分,新华社又发出文章,《沧海横流领航向,丝路古道焕新机——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谈习近平主席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撒马尔罕峰会并对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称习近平“疫情发生后首次出访选择中亚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是以上合‘朋友圈’破解美对华‘包围圈’的战略之举”。

普京和中亚国家首脑都称,上合组织是一个区域性的组织,中共却偏要夸大,甚至被中共当作了对抗美国和西方的组织。然而,刚刚通过的上合组织《宣言》重申,“反对通过集团化、意识形态化和对抗性思维解决国际和地区问题”。

中共生硬地把自己宣传成上合组织的“老大”,把中亚国家视为小弟,与俄罗斯之间开始生分。王毅献媚说,彰显习近平的“强大自信和非凡影响力”,中共“国际地位和影响力进一步增强”。

这样肉麻的吹捧,估计是王毅拉开架势、准备接替杨洁篪的位置,要在二十大上进入政治局。不过,王毅没有总结出什么重要的多边合作内容,仅着重介绍了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最高礼遇和最高规格”接待了习近平;最后他还学着习近平谈二十大。

此次上合组织峰会,更多只是对话,会后《宣言》主要是意向和原则性的表述,没有多少实质合作内容;中共提出为各国培训2000名警察,倒是引发了国际关注。《宣言》称,“成员国认为,中亚是上合组织的‘核心区’,支援地区国家为确保和平繁荣、实现可持续发展、建立睦邻友好互信空间所作的努力”。由此可见,各国忧虑地区和平,关心本国经济发展,并不想成为大国的附庸。

王毅谈不出外交成果,只能再捧习近平,称“立足中亚周边,面向亚欧大陆,总揽全球变局,是习近平外交思想的又一次成功实践和生动体现”;还称十八大以来10年间,在习近平为核心领导下,对外工作“取得了开创性、历史性成就”;要“更加紧密团结”在习近平周围,开创新时代“外交新局面”。

王毅宣布习近平即将连任,还暗示自己也能晋升;谁要说自己搞砸了一系列外交,就等于说习近平的外交思想、决策错误。中共可以自行吹捧,但各国的态度却非中共所愿。

2022年9月16日,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上合组织峰会上。(Sergei Bobylyov/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相关国家的反应不一

俄罗斯是此次峰会的最大失意者,普京没有得到习近平支持俄乌战争的承诺。克里姆林宫知道,中共很可能落井下石,把手伸向俄罗斯周边;普京也与各国领导人频繁会面,但此时各国都会谨慎。

印度2017年加入上合组织,当然不是支持中共,而是不想在中亚问题上置身事外,印度不可能不关注国土北方的安全问题。莫迪与普京会面,但没有与习近平会面,他不会让中共当“老大”。

土耳其临近中亚,是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习近平会见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但仅称双方是“战略合作关系”,并非“战略伙伴”。土耳其总统官方网站没有与习近平会面的内容,只有一条短消息,称在乌兹别克斯坦出席上合组织会议的埃尔多安总统参观了哈兹拉特希兹尔清真寺。埃尔多安9月17日抵达纽约参加第77届联合国大会的消息,被放在网站最主要的位置。

二十大前,中共领导人选择去了中亚,应该不准备亲自出席联合国大会,却妄谈国际影响力;中共号称坚持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体系,却忽视联合国一年一度的会议。

愿意给中共捧场的是白俄罗斯,习近平和白俄罗斯卢卡申科会面,并宣布双方建立“全天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比中俄关系甚至还高了一点。白俄罗斯与西方敌对,眼看俄罗斯要落败,赶紧与中共靠拢。中共也想把手伸向俄罗斯西部。

伊朗成为上合组织的新成员,习近平会见了伊朗总统莱希。伊方声明称,“不会以任何方式屈服于美国的霸凌行径”;但习近平仅称,“中方将继续建设性参与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恢复履约谈判”,没有提及美国。

伊朗的声明没有提及台湾,也没提“一个中国政策”。新华社代替伊朗总统莱希说,“伊方坚信”,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将有力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但也没有提及台湾和“一个中国政策”。

2022年9月15日晚,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右)迎接到访的习近平,米尔济约耶夫没有戴口罩。(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官网)

中亚另一大国乌兹别克斯坦关注安全

习近平访问前,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称“世界各地持续不断的武装冲突破坏了贸易和投资的稳定性”;“各大国际和地区组织帮助各国弥合分歧”;“确保地区安全、促进多边合作”理念已成为上合组织发展的秘诀;上合组织始终遵循“和平、合作、发展”原则。他强调,乌中“发挥双方经济互补优势,实现利益最大化”;“共同致力于维护和平、地区安全”。

乌兹别克斯坦希望更多向中共出口,也期望中共更多投资,但不大可能充当中共的小弟去反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迎接、会见习近平时,没有像哈萨克斯坦总统那样戴口罩,应该未接受中共提出的特殊要求。

乌兹别克斯坦是世界第二大棉花出口国,中国是第一大棉花买家。中共也投资乌兹别克斯坦的石油产业,是乌兹别克斯坦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国。俄罗斯是乌兹别克斯坦最大贸易伙伴;哈萨克斯坦、土耳其列第三、四位;韩国列第五位,也是乌兹别克斯坦第三大进口伙伴;乌兹别克斯坦是韩国在中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乌兹别克斯坦有近20万韩裔公民。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口约3200万,约占中亚地区人口的一半;2022年GDP估计约730亿美元,人均GDP约2,071美元,位列世界第131位。乌兹别克斯坦至少有10%的劳动力主要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工作。

中共若搞不定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就别想控制中亚地区。

此次上合峰会的《宣言》称,“建立由阿富汗社会各民族、宗教和政治力量代表参与的包容性政府十分重要”。

中共支持的塔利班政权,仍然难以得到周边各国的认可,是中共试图控制中亚的另一大障碍。

结语

9月16,白宫安全发言人柯比说,“(中俄)这两个国家不像是最好的朋友”;“他们显然有关系,但这并不是建立在大量相互信任和信心的基础上的”;“实际上更是一种权宜的伙伴关系,而不是类似于美国在世界各地的那种联盟和伙伴关系。”

柯比一语道破天机。

习近平在峰会上发言称,今年以来,“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程度稳住了经济社会发展基本盘”。

中亚国家是否能从中国得到更大的市场机会,是否能获得更多投资,尚存疑问。中亚国家多信仰宗教,应该知道中共的无神论,如何与中共打交道,值得三思。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习普会后中共变低调 分析:习对俄政策在变
习近平缺席上合峰会领袖晚宴 舆论翻车
普习参加上合峰会 成员国就俄乌战立场分歧
白宫:中俄非战略结盟 更似权宜伙伴关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重大立功留命?傅政华刑超薄周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方菲访谈】斯考森:FBI突袭搜查是否违宪?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