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澜对话】中共芯片大跃进遭遇美国大封堵

人气 2887

【大纪元2022年09月2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林澜对话

今天焦点:芯片大跃进2.0卷土重来,中芯7纳米芯片成绝响?美国遮中共“军事之眼”,中共“东数西算”歇菜?中共大跃进VS美国大封堵,谁能赢?中美皆全力加速,决战在即。

一场没有硝烟的科技大战,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习近平要“集中力量办大事”美国封堵芯片

9月6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深改委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的意见”。习近平称,要发挥中共“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所谓优势,强化党对重大科技创新的领导,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等等。

说到关键核心技术,芯片显然是其中的要角。北京当局曾投资1000亿美元,举国体制发展中国半导体业,野心勃勃要成为世界霸主,解决被美国与西方技术卡脖子的问题,但是力量集中了,钱也花了,大事不但没办成,脖子却被卡得越来越紧了。

就在8月31日,美国芯片设计商英伟达表示,美国政府已下令其停止向中国(包括香港)出口二款用于人工智能运算的顶级芯片:A100和H100,H100是英伟达今年宣布的旗舰芯片,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之一。另一家美国芯片公司超微(AMD)同时也宣布,收到美国商务部的最新出口许可规定,禁止向中国出口MI250人工智慧芯片。

大陆媒体报导说,接到禁令后,超微暂停了对中国区所有数据中心GPU卡MI 100和MI 200的发货,而且还统计了中国区所有MI 100的已发货量,以及MI 200已发货客户的清单和发货明细。

英伟达方面也暂停发货,并通知了中国客户,腾讯、百度、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等都确认收到了通知。不过,英伟达事后又说,美国政府提供了某些缓解措施,比如授权其明年3月底前继续向中国出口某些芯片。但是大陆媒体推测,目前美国政府还只属于预沟通,后续可能会出台更明确的制裁。

其实早在2015年,英伟达和英特尔就被禁止出售芯片给中国的 4 个超级电脑中心,美国商务部明文指出,中共的超级电脑天河一号及天河二号,被用于“核子爆炸活动”。它们内部的配置几乎都是英特尔的至强处理器,天河一号里面也使用了英伟达的芯片。

而这一次,封杀力度之大,几乎中国所有经营公共云和先进AI训练模组的业者都被覆盖、冲击。阿里巴巴和腾讯过去都销售由英伟达芯片驱动的云服务,微信的搜索效率由英伟达的GPU提供计算能力。联想和浪潮集团也都是英伟达的客户,英伟达甚至还帮助过中国的一些监控公司训练图像识别算法。大陆媒体形容,这次断供,真的是卡住了中共的脖子。

那麽中共就没办法向其它厂家购买了吗?根据Jon Peddie Research的数据,2021年四季度,在全球独立GPU市场,英伟达份额高达81%,其余19%则被超微拿下。同样,在面向数据中心的高端独立GPU市场,也几乎是由英伟达和超微两家垄断。

有分析说,目前中国国产企业与英伟达、超微这些大厂的技术差距超过10年。而美国在超算和智能计算领域的断供,打乱了中共正在启动的所谓“东数西算”的战略。

中共计划让军队2027年实现全面智能化

至于封杀原因,美国政府表示,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因为这些顶级芯片或相关产品有落入中共军方手中的风险。

美国“安全和新兴技术中心(CSET)”今年6月份发布一份简报,分析中共军队和国防企业2020年的24份采购合同,发现中共军方正在下订单、购买由美国公司设计、在台湾和韩国制造的人工智能芯片。在能从中共军方公开采购记录中找到的97款人工智能芯片中,几乎所有芯片都是由英伟达以及被超微收购的赛灵思,还有英特尔设计的。

中共计划让军队2027年实现全面“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智能化”就要依赖于人工智能芯片。比如,英伟达、超微的这些人工智能芯片,在军事应用上,可以搜索卫星图像,以识别武器或基地,可过滤用于情报收集目的的数字通信,也可用于军队为炸弹、模拟建模和设计武器等。

同时,这些顶级芯片提供的大数据处理,也被中共用来对中国百姓进行监控。

2017年9月26日,英伟达在北京召开的一场会议上,该公司创始人、CEO黄仁勋表示,中国一系列人脸识别、人工智慧和数据采集的新老公司,都采用了基于英伟达产品的方案。被媒体点名的包括阿里巴巴、华为、大华、海康威视、商汤科技等。其中大华、海康、商汤等公司,都因帮助中共监控百姓、迫害人权而遭到美国制裁。

公开信息显示,中共对能够高速处理图像的芯片,需求量极大。截至2019年,中共“天网”系统在各地,设有约2亿个监控摄像头,其中重庆、深圳及上海的摄像头数量,列全球城市的前3名。哈萨克人权领袖赛尔克坚曾对自由亚洲表示,在新疆,监控摄像头甚至进入少数民族家庭,人脸识别技术几乎用在新疆再教育营的所有的过程中。

所以这次,美国封堵中共获得顶级芯片的渠道,国际社会和中国民众的权益,应该会间接受益。

中共“弯道超车”惯用的手段就是偷

中共这个“弯道超车”,可能现在基本上是一个笑话了,美国限制的设备、芯片、技术、软件硬件,现在越来越广、越来越深入。就是说应该是美国开始意识到,就是说之前的那种限制可能还不够,不足以完全阻止中共在这方面,来偷窃美国的技术,或者说所谓来超车。那现在要真正阻止中共追赶美国的话,美国只能提高这个限制的规模。中美这种高技术领域这种不见硝烟的战斗,现在实际上是越来越白热化了。

中共不愿坐以待毙,四处出击,企图突围。日前,加拿大半导体IP供应商Alpha-wave宣布,完成对美国OpenFive公司的收购案,就引起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等多位参议员的反对。因为,中国的“智路资本”持有买家Alphawave 10%的股份,双方已在2021年达成协议,同意将 Alpha-wave 的知识产权(IP)许可给中国公司。也就是说,中共一再强调弯道超车、走捷径,其中一个手段就是收买人才,买断公司,或通过所谓的合作,借此躲过美国的制裁和禁令,拿到垂涎三尺的西方核心技术。

还有一个惯用的手段就是偷。最近半导体市场沸沸扬扬热议的,就是中芯国际疑似窃取台积电的技术。根据外媒爆料,作为中国最大的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已悄悄掌握了7奈米制程技术,一年来持续出货7奈米芯片,给一家加密货币挖矿机公司,这家公司虽然注册在加拿大,但注册名单里的董事都是中国人,引起外界怀疑。

而且诡异的是,中共央视、新华网、《环球时报》等官媒,竟然不再大肆吹嘘所谓重大突破,对传闻中的中芯7奈米芯片完全没有报导,悄然无声。反而是国际社会对此密切关注。

加拿大一家“逆向工程科技”分析公司TechInsights的研究人员,对中芯芯片进行逆向工程后发现,这项制程技术,几乎就是台积电7奈米制程的翻版(a close copy of TSMC)。

中芯国际联合执行长、芯片制造专家梁孟松,曾在台积电任职17年,担任过资深研发处长。2020年12月,梁孟松在一封广为流传的辞职信中写道,他曾带领2000人的工程团队,在中芯国际完成7奈米技术的开发。他表示,该公司可能会在2021年4月开始试生产。

很多媒体将各方线索汇总起来,质疑中芯7奈米芯片涉嫌抄袭台积电的设计,台积电有可能对中芯第3次提起侵权告诉。早在2002年和2006年,台积电就曾两次提告中芯抄袭技术,双方在2009年达成和解,中芯当时是把部分股权作为赔偿、给了台积电。

这次中芯再次被质疑偷窃、抄袭造出7奈米芯片,有分析认为,这说明美国截至目前的制裁,还存在着漏洞。

漏洞,一个就是说中共充分利用了美国这样一个自由社会,这样一个方便,(美国)很多东西都是开放的,它还可以通过它自己可以控制的、操控的、引诱的那些中国的科学家、技术人员,然后它甚至可以利用它对南韩和台湾的一些影响。

因为我们知道整个芯片产业,国际上4个最主要的国家就是美国、日本、韩国和台湾,而美国虽然在极力地防堵,但是实际上有些比如韩国的一些芯片公司,他们可能不愿意马上就放弃中国市场,或者不愿意放弃跟中国的合作,而台湾也有一些公司也是这样。

它实际上都是在中美之间,寻求一种平衡,所以中共会利用,经济手段、外交手段、间谍手段,全方位在寻求突破。

但是它现在越来越陷入困境。中芯国际,它是不是也造出了7纳米?它可能可以抄袭做出来几个样品,对吧?但实际上芯片产业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你如何能够大规模地生产,有足够的良品率,充分降低产品的成本,真正达到商业目的,并且在可靠性和其它性能方面,得出了保障。这个中共实际上它现在是做不到的。现在美国在技术上,再进一步地限制的话,实际上就会把这个漏洞给堵上了。

美国要求芯片供应商确保用户不是中共军方

林澜:美国要求芯片供应商要审核,确保“最终用户”不是中共军方用户。这是否存在漏洞?

谢教授:对,因为我们知道,中共自己就倡导军民两用。

比如中国很多所谓的“民用”的公司比方华为这样的公司,它说它是民间企业,但是全中国人都知道它不是民间企业,而是政府在暗地里操控。

所以这个芯片只要到了中国,都会最后到了中共手里。

林澜:您认为美国会修补这个漏洞吗?因为它影响到很多芯片企业庞大的利益,而芯片企业可能会采取游说等各种方式,来影响政府决策。您对这个漏洞被修补乐观吗?

谢教授:不是太乐观。有一些(美国)企业他确实是不那么在意,他为了他的市场份额,他为了他的利润他会绕开、避开美国政府的规范。以前有美国军火相关的公司,因为私自向俄国、中国出口军用的设备,受到了美国政府的惩罚,但实际上没有办法完全阻止。

所以你可以说,这是自由社会的一个漏洞,在面对这样一个专制的、可以动用国家资源来偷窃、强抢、胁迫,确实显得有点软弱无力,那美国现在也只能就是说亡羊补牢,慢慢补。但是我想最后,中共可能是永远赶不上的。

因为实际上它是一直在处在一种抄袭仿冒,来追赶的阶段,对吧?因为实际上,真正的美国的生命力、和美国强大的源泉,是在它不断地创新的能力。他现在只是限制现阶段的这些技术,但实际上在限制的同时,美国业界已经在开发,更新的、更好的技术了。

美国和盟国针对中共伎俩 正多方位做出防范

回到战场的另一边,美国和盟国针对中共的伎俩,正多方位做出防范。8月18号,英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香港“超橙控股”收购英国EDA“芯片设计软件”厂商Pulsic。香港超橙,成立还不到一年,母公司是南京谱芯软件,据多家香港与大陆媒体爆料,这次收购背后的真正金主,可能是上海“芯片技术企业”合见工业软件集团,这是一家有中共政府“基金持股”的企业。

而英国Pulsic的智慧产权和技术、所制造的芯片,可以用在民用或军用供应链中。外界判断,美国日前才下重手,管制用于3奈米以下的EDA软件出口到中国,所以中共想绕道英国,取得EDA软件的智慧产权和技术,不料吃了闭门羹,

而且这已是英国最近第2次阻挡中资并购英国企业。7月20号,英国挡下了北京“无限视觉科技”对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几项视觉感知技术的收购。

美国双管齐下,对内严格管制美国的芯片技术与原料出口到中国;对外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重组国际供应链,并邀请日本、韩国和台湾这三个半导体大国,一起组建“芯片四强”联盟,集中力量生产高端芯片,不言而喻,就是要截断中共取得高端芯片的来源。

韩国外长最近也宣布,韩国将出席由美国领导的芯片四方联盟(Chip 4)的初步会议, 这说明,虽然中国是韩国芯片的最大市场,但曾经犹豫不决的韩国,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美国这边。事实上,今年上半年韩国出口到中国的半导体设备,已经暴减50%。

几乎同一时段,美国与荷兰政府合作,准备禁止荷兰的芯片制造设备大厂艾司摩尔(ASML)向中国公司出售所有深紫外光DUV光刻机。

其实自2019年底以后,在美国的禁令下,ASML已经不再把最先进的极紫外光EUV光刻机卖给中共了,但这一次美国试图扩大禁令,连DUV设备也纳入封杀范围。如果美国游说成功,拓宽禁运范围,那么以后,类似于中芯国际抄袭台积电,用DUV设备偷偷造出7奈米芯片的情况或许就难以出现了。对于中共“2025计划”来说,是一个噩耗。

不仅如此,美国日前推出的《芯片和科学法案》,除了提供资金扶持美国本土芯片外,还规定得到补助的企业,十年内不得在中国建置新厂,或扩充先进制程产能。另外美国媒体报导,美国商务部继限制出口10纳米以下先进半导体设备给中芯国际后,又发出通知,禁止美国设备商出口14奈米以下的半导体设备给中方;可见美国政府封杀中共芯片的决心。

这些似乎还不够,8月15日开始,又有新的四项技术被列入美国的出口管制名单,分别是:氧化镓、金刚石、电子设计软件EDA,以及压力增益燃烧(PGC)技术。

其中,氧化镓和金刚石,是第四代半导体材料,可以在高低温、超高电压、强辐射等极端环境下保持稳定。是制造适用于通信、军工、航空航天等领域芯片的重要基础材料,所以被中共视为抢占战略高地的关键,以及在新兴产业的主战场。

金刚石被业界认为是下一代高功率、高频、高温及低功率损耗电子元件最有希望的材料,被誉为“终极半导体”。美国洛克希德公司(Lockheed Corporation)导弹和太空部门,已采用金刚石薄膜来制造导弹的红外线接收窗口。美国能源部国家实验室认为,金刚石晶圆,也是未来美国解决当前全球电路整合问题的唯一选择。

知道了这两种半导体材料的重要性,也就不难理解美国为何要管制出口了。不过有意思的是,全球的镓金属储量约为23万吨,中国就占了约19万吨。而中国金刚石的单晶产量更是占了全球总产量的90%以上。那麽为什么北京还会受制于制裁呢?

大陆媒体称,是因为中国企业只能出口镓的初级产品,而氧化镓、高纯镓、砷化镓等深加工高端产品,都依赖进口。在金刚石核心产品领域,中共也面临同样的尴尬处境。

另一个被美国出口管制的,是压力增益燃烧(PGC)技术,它能提高燃气涡轮发动机10%以上的效率,在陆地和航空航天领域具有广泛的应用潜力,包括火箭和超高音速导弹系统等。2020年,美国国家科学院曾把压力增益燃烧等技术列入先进燃气轮机十大优先研究领域。

而外界讨论最多的,还是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EDA的禁令。

今年8月,美国商务部也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出口14nm制程的EDA软件及生产设备。EDA是指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是电路设计过程中的必需工具,全球所有的芯片设计公司都离不开EDA工具。

甚至被称为“芯片之母”,没有EDA几乎无法制造芯片。业内人士曾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设计一款5纳米芯片产品,使用全球顶尖的EDA软件,大约成本可以控制在4000万美元左右,但如果没有EDA软件支持,成本可能高达77亿美元,差距200倍左右。

美国联合盟友从外部堵死、削弱对中共的芯片供应链

《华盛顿邮报》去年4月报导,中国空气动力学研究与发展中心(CARDC)使用了一台超级计算机,测试高超音速导弹。芯片是用美国的EDA软件设计工具,交付台积电制造。

EDA技术的核心掌握在西方几个主要企业手里,美国新思科技(Synopsys)、美国楷登电子(Cadence)和德国西门子(Siemens EDA)这三家企业,在全球 EDA 的市占率达 到77.7%。而大陆有近2000家芯片设计厂,有四分之三都是国外EDA软件厂商包办的,大陆媒体称,如果美国全面禁止了EDA,最严重的情况下,中国至少一半的业者都会倒闭。

纵观美国的这一系列组合拳,不难看出,美国一方面联合盟友从外部堵死、削弱对中共的芯片供应链,另一方面直接截断中共的技术来源与设备来源,让中共买不到、也造不出高端芯片。

而在美国禁令下,中共在高端芯片方面,设计卡死在5纳米,制造卡死在7纳米,由此更加拉开中美在高速运算、人工智能等高科技方面的距离。

美国当然要维持住它的领先地位。这个不光是美国技术界、企业界是这样,政治界、军事界、其实所有的领域。连那个美国的奥林匹克运动员都是这样做,所有的人都在这样做,现在美国不能接受中共的做法,是中共靠所谓弯道超车,是靠着偷窃或者强迫技术转移。

不尊重智慧财产权,是靠着不文明的,就好像运动员,他要靠着吃药来赶上世界第一选手,这个就是不公正的。你只要是按照这个国际的规则,公平的比赛,不吃药、不偷窃、不抄袭、尊重产权,该付专利费的时候,你付专利费。那你如果能赶上来,那也很好。那美国只会把它作为一个,让自己更快的发展的一个动力,这就是自由竞争。

面对围追堵截,中共官媒不断叫骂,称美国对中方不公,但同时,中共内部也不太平,芯片界官场接连地震,那些曾经扬言要“改变世界芯片格局”的中国半导体大佬们,已经接连被中纪委抓去调查了。

投资2,000亿元 大基金沦为贪腐温床

有传闻说,习近平在7月初问了一句:“集成电路8年投资2,000亿元,为啥还被卡脖子?”随后,相关负责人就一一被抓了。

中共举国造芯,2014年6月与国开金融、华芯投资、紫光通信等国企合资,设立大基金一期,规模达1400亿人民币,2019年10月设立大基金二期,规模达2000亿人民币。

这股芯片大跃进的狂潮,到2020年达到高峰。商业查询平台《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1月1日至10月27日,全国新增集成电路相关企业超过5.8万家。

但如今8年过去,当初风光入场的明星芯片项目多以烂尾收场,留下一地鸡毛。目前中国芯片产业仍然与美国相差两代半以上。中国近年进口商品名单上,芯片的金额常常高居榜首,2020年中国进口芯片3000亿美元,2021年进口芯片4400亿美元。媒体估算,中国的芯片自给率只有26.6%。关键的光刻机国产替代率仅1%,涂胶显影机5%,其它设备,绝大部分国产替代率都在10%以下。

8年巨额投资、运动式的大国造芯,结果中国芯片不但没能弯道超车,反而挖出了不少贪腐大案。

当局的“反贪行动”从去年11月开始,先是大基金旗下“华芯投资”前总裁高松涛被调查,直到今年7月,曾发下狂语,要买台积电的紫光集团前董事长赵伟国失联,紫光前任与现任总裁等一众高官被调查。

近期被查的还有华芯投资前总裁路军、深圳子基金鸿泰基金合伙人王文忠、大基金掌舵人丁文武、华芯“投资部”副总杨征帆等人。值得注意的是,工信部部长肖亚庆,也因涉嫌违纪违法被抓,由于他是习近平的亲信,落马消息震惊各界。

这些行业巨头与官员,都是对芯片政策和投资负责的关键人物。虽然当局并未透露调查的确切原因,但外界认为,应该与中国半导体业进展停滞,相关人等涉嫌中饱私囊有关。

例如,紫光集团就是中共极力扶植的半导体企业,第一财经报导说,大基金曾经在2016年投资湖北紫芯以及长江存储,总投资近300亿元人民币,“大基金”二期成立后,也在持续投资紫光展锐。但紫光最终却以烂尾收场,甚至在去年破产重组。

大基金最初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壮大中国芯片供应链,降低对台、韩、美等国的依赖,却沦为贪腐的温床。

腐败不是中国发展芯片的最大障碍。但腐败反映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国这个体制实际上才是真正发展芯片的障碍。按理说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实际上也不缺乏,对吧?在美国很多芯片产业,都有很多来自中国、台湾的、印度这些人来主持的。但是中国因为(中共)体制的问题,导致了腐败的发生。不光是在芯片研究上的腐败,在政治上的腐败、经济上腐败,权钱交易。

中共体制扼杀中国人民的创造性

这个是跟中共专制体制有关系的,这个体制扼杀了中国人民的创造性和自由企业制度。你要想开发芯片或下一代的芯片你必须有一个完全开放、自由、鼓励竞争,保护产权这样一个环境才可以。

中国连一个最基本的知识产权的保护都做不到,连私有产权的保护都做不到你更何况谈到智慧产权的问题。所以中国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制度的问题,所以反腐根本不能解决。

官僚的限制,对自由的钳制,甚至连中国的研究人员,他要想轻松地上一下互联网,去了解到国际最先进的动向都做不到。你怎么可能指望?这就是另一次的“大跃进”。

对上次的芯片大跃进的失败,现在可能还没有吸取教训,现在马上又开始下一个了,那真是非常可悲。

中共日前声称,发展半导体,要同时在反制封锁、与芯片反腐双线作战,说明它意识到了内外交困的处境,却还是不甘心、不死心。

就像我们开头所说的,9月6日,习近平又提出了所谓的新型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发展核心技术,一场芯片大跃进的闹剧是否将重演?让我们拭目以待。

《林岚对话》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与苹果实力差距大 华为新机发布会不再提芯片
白宫:对美企在华投资芯片产业感担忧
谢金河:芯片战已开打 美中产业加速脱钩
中国逾三千家芯片公司倒闭 IC产量暴跌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重大立功留命?傅政华刑超薄周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方菲访谈】斯考森:FBI突袭搜查是否违宪?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