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杀人不见血的酷刑“被旅游”

人气 1370

【大纪元2023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陈光诚撰文/唐云舒编译)中共“两会”3月初召开,高官们聚集一堂讨论政策问题。一如外界预期,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再次被任命为党魁、开始了第三任期。

和两会的大阵仗场面并行的是“敏感日”行动,即“维稳”机构强制异议人士“旅游”,让他们没办法唱反调(即讲真话),以免损害中共政权的“光辉”形象。

在中国,人们用“被旅游”一词来表达对当局此举的厌倦和无奈,因为在这种被动状态下,自愿旅游时的那种愉悦、精神焕发的感觉荡然无存。这是中共政权在过去10年中日臻完善的一个离奇的整人手段,专门用于对付那些被当局盯上,但暂时又不便关入监狱的特殊人群。

每到“敏感日”前夕,活动人士就会被送到一些无法预知、可能离家很远的地区,而且有政府人员和警察陪同。当局此举的唯一目的,就是使这些有独立思想的人士无法给党精心编排的公开“表演”制造杂音。对于那些陪同的政府人员而言,这却是真正可以旅游观光的假期,而且是免费的。

对著名人权活动者胡佳而言,这种“被旅游”可以用“残酷”一词来形容。在去年秋季(10月16日至22日)中共二十大期间,胡佳被迫离家、无法照顾病重的母亲冯娟。等他回来时,母亲因缺乏护理而出现内脏感染,最终在12月离世。然而,祸不单行,在大家为冯娟的病情焦急和担忧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胡佳的父亲胡承林也得了重病。胡承林最后确诊为胰腺癌晚期,于今年1月份住院治疗。

在2008年12月17日的萨哈罗夫奖颁奖仪式上,时任欧洲议会议长汉斯-格特‧珀特林(Hans-Gert Potterin)与胡佳的照片合影。(Dominique Faget/AFP/Getty Images)

3月4日,也就是今年中共“两会”召开当天,胡承林的生命显然已经快走到尽头。但胡佳却被带离北京、到了一个未知地点,据报导说是山东省的某个地方。直到3月8日,胡佳才得以回家和奄奄一息的父亲见面。3月9日,胡承林离开了人世。

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连续失去母亲和父亲的伤痛,已经令人难以承受了。而活生生地被从重病亲人的身边带走、让其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医院里(等死),这是个什么心情,大家可以想像得到。这种非人道的放逐行为,会让失去亲人的痛苦和自责倍增。

但中共政权不会管异议人士的死活,实际上,它就是要让人痛苦,你越不想离开家人,它就越要把你们分开。对中共而言,(异议人士的)亲人生命垂危,正是对其进行残酷精神折磨的好时机。中共的用意十分明确,它就是要给你造成永久伤害。还有什么手段能比掐断亲情这一无形纽带更容易达到目的呢?禁止异议人士在亲人生命的最后时刻陪伴在旁,是一种酷刑,对中共政权而言更好用,因为它杀人不见血。

胡佳和他过世父亲的遭遇,勾起我对自己(悲伤)往事的回忆。我也经历过在中共强迫分离之下,失去亲人的痛苦。

我的二哥在医院濒临死亡时,我和妻子、女儿及母亲正被软禁在家,大批人员在外面看守。中共就是这么进行隔离的。我们甚至不知道二哥得了胃癌。我母亲苦苦哀求,希望能见二哥一面,我们还不顾众多暴徒的阻挡,想冲出院子。我最终没能出去,没能最后摸一下二哥的脸(因为我双目失明)。我母亲被带到了医院,但那时候二哥已经离世了。母亲回来的时候伤心欲绝。但那些看守我们的人铁石心肠,他们把她连推带搡地带进屋,怕村民们听到她的嚎哭声、知道他们干的坏事。

胡佳每年有二百多天被软禁在家。中共政权不许他在父亲生命中的最后一刻陪伴在旁,这种残忍的事情,不是一个在联合国及其它组织中有影响力的政府能够做得出来的,只有野蛮人才做得出来。

中共意在摧毁人性中最核心的品质——善。不要被“两会”上的豪言壮语及当局用于迫害、避重就轻的说法所迷惑。

作者简介:

陈光诚是中国著名的盲人维权律师,曾遭中共软禁多年,于2012年5月成功逃离中国、抵达美国。他于2021年成为美国公民,现在是华盛顿特区天主教大学的访问学者、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高级顾问。

原文:Coming Out of the Two Sessions, the CCP Only Cares for One Thing—Itself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两会前夕 鲍彤被噤声 异议人士被旅游
六四将届 异议人士被旅游 禁接境外电话
二十大前郭于华作品遭清华下架 高瑜面临被旅游
魏永良二十大前“被旅游”警方称为查旧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