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ads叫阵 未来会有左右之分的“推特”吗?

人气 597

【大纪元2023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Meta旗下的新社交媒体平台“Threads”在推出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突破了1亿的注册用户量。这个主打文字对话的应用程式是推特(Twitter)的劲敌,它一经上线,就走上了与推特去审查做法背道而驰的道路,试图吸引对推特新制感到不满的用户。它的推出无疑会加剧社媒上左右阵营的分裂和交锋,并为两位老板马斯克与扎克伯格之间的竞争增添色彩。

自7月5日推出以来,到7月7日(上周五),Threads应用程序的下载量就达到7,000万;到9日(上周日),Threads的注册量就达到了1亿,成为苹果商店下载排名第一的免费应用程式。与此同时,推特的流量似乎正在下降。

Threads的母公司也是脸书(Facebook)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Threads定位为推特的替代品。

Threads的界面像简化版推特,用户可以按赞、评论或分享帖文,也可以沿用Instagram的个人档案资料。与推特不同的是,Threads没有主题标签功能。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去年收购推特后,就逐渐取消了该平台之前审查保守派言论的政策和做法,这一新制度令曾经在推特上的很多左派人士不满。Threads试图取代推特成为这些媒体、官员和名人的首选社群平台。

在Threads推出的当天,推特已经致函扎克伯格,指责Threads“非法盗用推特的商业秘密和其它知识产权”,是推特的“山寨货”(copycat)。

而在上线的第一天,Threads就开始对保守派人物进行言论审查。试用后,一些新用户对其算法和缺乏关键功能等问题表达了不满。

上线第一天就开始审查

在Threads平台运营的第一天,当有用户试图关注美国前总统川普的大儿子——小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 Jr.)的账户“donaldtrumpjr”时,就会先收到一条警告信息:

“你确定要关注donaldtrumpjr吗?该账户多次发布虚假信息,这些信息已经过我们的独立事实核查人员的审查或违反了我们的社区准则。”

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报导认为,这是Threads对小唐纳德‧川普进行了言论审查,也显示出Threads从推出就带有其特有的政治偏见。

该报导提到,这种警告消息甚至都没有出现在为Threads应用程序提供支持的Instagram上,这意味着责任完全在于Threads本身。

美国左派政治人物的领军者之一、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也加入了Threads,他的言论并没有受到审查。布莱巴特新闻网报导指,纽森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宗教自由,因为他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对室内礼拜实施了禁令。

布莱巴特新闻网表示,Threads的创建是受到左派“创作者和公众人物”的压力推动的,因为一位脸书高管在对内部员工的一次评论中说,公司“已经听到创作者和公众人物的声音,他们有兴趣拥有一个稳健运行的平台”。

该报导认为,脸书提到的“稳健运行”一词可能是要加强对保守派言论审查的委婉说法。Threads平台的创建就是对马斯克去年年底接管推特平台后取消对保守派言论审查的回应。

马斯克不仅公开制止了推特继续代表政治左派去审查其用户的做法,在某些情况下,马斯克还会让推特上的左派遵守他们自己的标准,也就是说,不要“双重标准”,这都让曾经拥抱推特的左派人士非常不满。

接管推特后,马斯克还恢复了一些著名的保守派人士(包括前总统川普)的推特账户,这也导致许多左派名人退出推特,转向推特的竞争对手。

到目前为止,其它的替代平台还没有一个能够达到可以和推特抗衡的水平,那些平台在一些左派用户中很受欢迎,但一直难以吸引更多样化的用户群。

Meta推出的Threads似乎要和推特有得一拼。但是推特的前信任和安全运营主管亚历山德拉‧波普肯(Alexandra Popken)对美联社表示,“毫无疑问”,那些困扰其它社交媒体平台的内容审核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会影响到Threads”。

推特指责Threads作弊

推特的代表律师亚历克斯‧斯皮罗(Alex Spiro)在7月5日(上周三)致扎克伯格的一封信中,指控Meta雇用前推特员工创建推特的“山寨版”——Threads,从而非法使用了推特的商业机密和其它知识产权,并威胁要对Threads采取法律行动。

在关于可能对Threads或Meta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时,马斯克发推文说:“竞争很好,作弊则不然。”

Threads反驳了推特的指控,Meta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7月6日(上周四)在Threads上发帖回应说:“Threads工程团队中没有人是推特的前员工。”

Instagram首席执行官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表示,Threads无意取代推特。

他说:“我们的目标是为Instagram上从未真正拥抱推特的社区以及推特(和其它平台)上对愤怒的对话场所——但不是整个推特——不感兴趣的社区,创建一个公共广场。”

法律专家则表示,还有很多事情尚不清楚。叶史瓦大学(Yeshiva University)卡多佐法学院(Cardozo Law School)专门研究知识产权的副教授雅各布‧诺蒂-维克多 (Jacob Noti-Victor)告诉美联社说,目前“这还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诺蒂-维克多认为,尽管Threads和推特有相似之处,但是“仅仅创建一个涉及文本的社交媒体平台的想法肯定不会成为商业秘密”。

硅谷的高科技公司经常受到竞争对手的产品的启发而生产新的产品或服务。推特的前高管波普肯对美联社说:“这个行业有着互相借鉴想法的悠久历史。”

里士满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法学院法学教授卡尔‧托比亚斯(Carl Tobias)对美联社表示,如果推特提起诉讼,可能会提出更具体的指控和文件。

Meta也有模仿竞争对手以开发新的应用程序的记录,不过许多这些应用程序在启动后都维持不久就被关闭,但是Threads来势汹汹,似乎有可能成为推特的强大竞争对手。

网络安全公司Cloudfare的跟踪数据显示,在Threads平台启动后,推特的流量似乎一直在下降。

但是推特也没有示弱,马斯克在7月8日(上周六)发推文说:“Threads只是Instagram减去了图片,这毫无意义,因为‘thirst(注:试图获得其他人的关注和赞美的)图片是人们使用那个(Instagram)应用程序的主要原因。”

推特的首席执行官琳达‧亚卡里诺(Linda Yaccarino)也在Threads推出后说:“我们经常被模仿,但推特社区永远无法被复制。”

她说,在推特上“每个人的声音都很重要”,“无论你来这里是为了观看历史的发展、发现世界各地的实时信息、分享你的观点,还是了解他人,在推特上你都可以是真实的。你创建了推特社区。”

新用户反馈:不满假账户和算法问题

Threads的未来会是如何目前还不明了,左派人士既表示欢迎它的推出,也指出了其令人不满的地方。

CatalystCampaigns.com的创始人斯科特‧古德斯坦(Scott Goodstein)7月10日在《国会山报》上发表专栏文章《我们原本希望有一个更好的社交平台现在反倒被悬在一根线头(Thread)上。”

古德斯坦曾担任巴拉克‧奥巴马2008年总统竞选活动的外部网络总监,并负责监督竞选活动的社交媒体平台和移动技术。他还曾是极左派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2016年竞选活动首席数字策略师。

他在欢迎Threads的出现后,抱怨说:“在使用Threads的第一天之后,我就已经遇到了困扰推特(一个明显类似的平台)多年的问题——已经有伪造个人资料的账户和机器人在关注我的账户。”

古德斯坦呼吁国会通过完善1996年《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来“清理这些(凌乱的)线头”,“并迫使这些强大的公司对其行为承担责任”。

《福布斯》(Forbes)7月10日也刊登一篇文章,讲述一位经验丰富的记者和社交媒体用户保罗‧塔西(Paul Tassi)分享的他使用Threads的体验。他说:“自从上周 Meta推出Threads以来,我决定尝试一个实验,一周内我不会发推文,而是只在Threads上发帖。”

然后,塔西表示,经过最初的兴奋,他最后还是返回了推特,因为他不确定自己在Threads上的未来会怎样。

塔西对Threads平台的算法和缺乏关键功能感到不满,并质疑Threads是否有取代推特的能力。

他解释说:“我的意思是,Meta试图培养出一个‘积极正面的推特’,通过用无趣的名人和有影响力的内容以及窃取的推特表情包向你的讯息来源(feed)发送垃圾邮件,并用其算法扭曲你的讯息来源,这样让你不会看到任何被认为可能会让你‘不愉快’的东西。”

塔西还指出,Threads平台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从Instagram移植一批有影响力的人和名人只会导致(Threads)文本形式的平庸。Instagram成为这些人的主要社交媒体媒介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些人对看到照片和迷人的红地毯活动如饥似渴”,但是把这些内容变成文本形式就没有意义了。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美促欧洲行动 切断中共供应俄战争渠道
川普封口费案 陪审团审议进入第二天
【新闻大破解】中共环台军演虚大于实 美有后招
五角大楼德州开设弹药工厂 月产3万枚炮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