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

扬帆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2日讯】“现在警察还看着你们吗?”我问妈妈。
“不像春节那几天那么严了,要不我和你爸怎么出得来。”妈妈说。

“我说呢,”我笑了一下,“咱们家附近的那些功友还好么?”

“还好。”妈妈说,“最近我们商量着要一起去天安门请愿呢。”

“嗯,”我抿着嘴沉吟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盯着日内瓦的人权会。明慧网上说这次美国和欧盟都会谴责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不过我觉得中共一向在投票的时候收买小国家的支持,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到时候看。这几天去天安门抗议的人也很多,不过据我所知,政府根本不听我们在说什么,凡是去请愿的一律抓走。”

“我们也知道这个情况,”妈妈说,“咱们家附近有几个功友几乎天天去那边看。我听他们说天安门那儿的外地功友可多了。”

“便衣和警察也都很多,”爸爸接过话来说。

“如果你们要是去请愿呢……”我想了一会儿说,“政府肯定是不会听的,最多也就是让游客能看到你们。让最多人看到的办法就是打横幅。”

“前几天,我们用黄布做了几块,等回家我给你看看,”妈妈说。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事情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中共这些喉舌给我们造了很多谣,也确实骗了好多人。如果它因为我们请愿就把错误改正过来,当然对谁都更好,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容易。最近这一个多月,我在国外不太忙,上网看了许多国内看不到的消息,也想了很多事情。我觉得啊,有个重要原因使得中国的当权者不敢改正错误。”

我给爸爸妈妈的茶杯里倒满了茶,继续说道:“一个政府要执政就必须有民意基础。象欧美国家这样的民选政府,他的民意基础来自选票;中国古代皇帝执政的民意基础来自老百姓都相信‘君权神授’。中共本身是个无神论的政党,也没有选票支持,所以刚才说的两个民意来源它都没有。江XX拉拢民意的办法就是一方面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宣扬它有多么伟大光荣正确,跟着它才能奔小康,才能过好日子,好多人从小儿就听这种宣传,听多了就信以为真了;另外,它有暴力机器,可以把提出质疑的人抓起来。换句话说,它的执政合法性来自于它宣扬自己‘伟光正’,它怎么可能主动公开认错儿呢?”

服务小姐把我们点的菜放在一个大托盘上端过来,我沉默了一会儿。

等小姐走后,我继续说道:“江XX天天儿在报纸电视上吹自己,用共产党自己的话说就叫搞‘个人崇拜’。它既然伪装成一个‘英明领袖’,就算真犯了错误,也死不承认的,或者抓谁当替罪羊。但是他把自己的退路封死了,刚刚开始镇压,他就迫不及待地在亚太经合会上亲自给各国元首散发诋毁法轮功的小册子,完全暴露了他就是这场镇压的始作俑者。”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妈妈说,“我们不过就是去表达一下心里话。”

“但是打横幅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向世人证实法轮功不是政府说的那样,而是一个很好的信仰吗?”我抿了一下嘴,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周围有许多同事、还有亲朋好友也都被这种谎言宣传蒙蔽了,我倒是觉得当务之急是赶紧让他们都明白过来。他们和我们接触得多,对我们是什么样的人都很清楚,自然更相信我们的话。如果所有的人都不再相信政府对我们的诬蔑,那政府不管怎么说,也都是白说。否则我们如果都被抓起来了,谁跟他们讲真相呢?”

“你是不知道,”妈妈说,“自从去年7.20以后,我这心里就一直象压着块儿石头一样。我是觉得到天安门打横幅是最直接了。”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等会儿,”张剑接过话来说,“刚才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最后你说的‘真善忍’怎么好像是一种道德上的要求,不是我们想像的一个什么数学公式。
  • 飞机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加德满都机场没有供飞机停靠的廊桥,需要步行到他们的候机楼。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气温稍微有些凉,站在机场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喜马拉雅山群峰耸峙,山顶上都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 吉普车奔行在狭窄而颠簸的公路上。这是我们到达尼泊尔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代理说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把我们拉到了附近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峰上。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