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对大陆社会良知的考验

--评大陆出版《中国农民调查》

标签:

【大纪元2月24日讯】不久前,大陆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农民调查》的新书,引起不小的震动。书的电子版很快就在海外华文网上被刊载,得到批评中共政权的知识份子高度评价。在大陆方面,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媒体,也对该书进行了各种报导和评论。最近,中央电视台专栏节目”面对面”的主持人王志,对书的两为作者,陈桂棣、春桃夫妇作了一个采访节目。王志和他的专栏”面对面”,是一个在大陆精英及各个阶层中都颇有影响的专栏。一本新书的出版,在朝野和海内外,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说明《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确实不同寻常。

那么,这本书的不寻常之处究竟是什么呢?当然,首先是书的作者给读者讲述的大陆农民的非同寻常的悲惨遭遇。用两位作者自己的话来说,他们为写此书,在调查的过程中”看到了你想像不到的贫穷,想像不到的罪恶,想像不到的苦难,想像不到的无奈,想像不到的抗争,想像不到的沉默,想像不到的感动,和想像不到的悲壮”。

既然书名为”调查”,两位作者强调的是,他们讲的故事都以确凿的事实为据。正是这一点,使书中农民的遭遇具有格外的震撼力。农民对书的作者说,这些年”‘大包干’留给我们的好处早就一点一点被掏光了!”,以至许多农户又回到了”徒有四壁”的家境。现金之拮据,使种菜人连一角钱一斤的白菜,也舍不得自己吃。忙了一年,有的农户只剩下5元钱过年。这种极度的贫穷,必然导致农村基层极度紧张的官民关系。作者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是1993年2月21日发生在安徽利辛县的一起惨案。这一天,受过中学教育的青年农民丁作明被乡派出所的执法人员活活打死,而背后的原因就是他向上级政府报告了村干部对农民横征暴敛的事实。丁作明年轻的生命,虽然引起了大陆高层对农民负担问题的关注,但后来发生的事实证明,丁作明一条命,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更多的农民在反抗大陆农村”恶治”的抗争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即便如此,共产党对农民承诺多年的公平社会,依然是遥遥无望。

在读到一个又一个悲惨故事的时候,我不断地想到同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这些骇人听闻的事情,竟然是如此之不为人所知。就拿两位作者来说,他们不仅自己出身于农村,而且长期关注农民的境遇。但是,正如他们所承认的,就连他们自己也被调查的所见所闻震惊。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事实上,作者在书中对此给出了答案,那就是中共的地方官员,对掩盖今日大陆农村的真相,作了大量系统的努力。然而,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答案,尽管我相信,两位作者说的是他们的心里话。

大陆众多农民的悲惨境遇之所以不为大陆城市和精英阶层所知,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大陆的农村官员如何善于隐瞒实情,而是大陆的主流精英们不敢也不想知道农村的真情。每天,大陆都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带着他们的冤屈到北京上访,只要把他们的故事如实地记录和公布,很多农村的黑暗就会告之天下,何须烦劳陈桂棣、春桃两位勇敢的知识份子,冒着相当大的风险去作两年多的农村调查呢?

话虽如此,陈桂棣和春桃写作《中国农民调查》,尤其是此书竟然能在大陆正式出版,还是具有不寻常的意义。这本书的出版使大陆的主流精英难以继续在农民问题上自欺欺人,从而考验着大陆的精英阶层乃至整个社会的良知。

我同意这样一种观点,良知不是一种价值观,而是一种能力。一个社会,特别是她的精英阶层能保留多少良知,对这个社会的未来关系重大。可以这样说,当今所有发达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他们的经济远不如大陆今天这样”发达”的时候,他们的社会,尤其是他们的精英,就比今天大陆精英更有能力关注和改善社会底层的境遇。这就是说,如果《中国农民调查》的出版,最后只是证明,无论知情与否,大陆精英阶层对苦难中的农民的遭遇都无动于衷,那末,大陆社会的明天将是十分暗淡的。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中共的“一号文件”解决得了农村问题吗?
中国大陆农民血泪故事触目惊心
讨论:《中国农民调查》引起大陆关注
抢农民票 
 扁连桃园过招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中共军机不打自伤 台海难得安静
【思想领袖】基辛: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