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

标签:

【大纪元2月16日讯】几个月来,失去自由的中国良心公民,越来越多,软禁的软禁,失踪的失踪,拘留的拘留,逮捕的逮捕,判刑的判刑。为了最基本的生存权之一,即为了居住权而依法上访维权的叶国柱等等被判刑;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深圳马少方先生、北京赵昕先生的下落;李国涛、戴学武等仍然被软禁在家里;张林先生还没有走出拘留所,就遭到刑事拘留,蚌埠市警察局的阴暗的牢房,挡住了他那振聋发聩的正义怒吼;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刘贤斌、胡石根、颜均、王金波等等,还被关押在黑牢里面,过着外界无法了解内情的非人生活;华南基督教会创始人龚大力(圣亮),遭到诬陷,被以强奸罪名先判处死刑,后判处无期徒刑;数千百法轮功修炼者在劳教所受苦受难;还有比失去自由损失更大的﹐那就是失去生命﹐陕西的一个煤炭矿井刚刚发生过瓦斯爆炸,总是迟到的中共领导刚刚慰问过受难者亲属,昨天又传来了东北噩耗,辽宁的孙家湾煤矿发生瓦斯爆炸,已经有几十个人死亡,几十个人受伤,近两百个井下矿工生死不明,据说去年一年,中国大陆死于瓦斯爆炸的真正人数应该是两万人左右。

一时间,受到政治迫害的家庭,受到宗教迫害的家庭,因为行使正常公民权利而受到迫害的家庭,妻子们和孩子们的悲戚声,有良知国民的叹息声,勇敢者的抗议声,受难矿工家属的痛哭声,等等,交织于中华大地,这个养活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大地,承受了中华生民无数的眼泪,到处都是弱势群体、受迫害群体的悲鸣和惨痛的哭声。

苍天也倍感伤心,大运河畔,它已经流了两天的眼泪。绵绵细雨,满眼烟雾,似乎是大自然对受害者和受难者的同情表示。

我们敬佩坚强,厌恶软弱。由于我们听到的痛苦的哭声太多太多,我们的心面临破碎。我们真的希望我们的汉族能够象穆斯林那个群体一样坚强、节制,能够将痛苦深深压住,以一种超人的平静,对待自己亲人的危难。

这里我们必须简单介绍云南沙甸事件中的穆斯林的坚强表现。那是一九七五年七月二十九凌晨三点开始,到八月四日,当时统治云南的匪帮,动用了包括炮团、防化连在内十三个团正规军兵力,血洗这个穆斯林聚居的村庄。七天八夜的血战,穆斯林遭到屠杀的人数九百左右,有几岁的孩子,有古稀之年的老者,有还没有进过洞房的年轻男女。大屠杀的真正原因不过是那里的穆斯林,行使自己的宗教信仰的权利,为了做礼拜,打开遭到封锁的清真寺大门。

那是一场叫人悲痛欲绝的惨剧。惊人的奇迹是,这样血腥的屠杀之后,沙甸的穆斯林们,在埋葬自己的亲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掉过眼泪。

可是今天我们在汉族人群中,到处听到号哭。中华民族真的是一个好哭的民族吗?这个民族在自己的神话中,有过英勇豪迈的烈士夸父,有过大胆补天的女娲,有过填海的精卫,有过失明后还继续战斗的刑天。那个时代的华夏民族,是个坚强的民族,他们有着穆斯林一样的坚韧顽强。但是,到了秦朝之后,越来越庞大严密的极权主义体制,将华夏民族蹂躏得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缺少自我节制的能力,无论悲伤还是欢乐,都容易陷在无度之中。

看看吧,专制主义的毒性是多么强大凶猛,一个原本万分坚强、自律、节制的华夏民族,被它摧残得经常痛苦不已,失声痛哭!甚至连苍天也一起垂泪,为不幸的华夏良民而悲哀!@

二00五年二月十五日夜(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相关新闻
小说:海棠诗社(8)
小说:海棠诗社(9)
杨天水:严寒下的欢欣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秦鹏直播】9成美国人厌恶中共 台欲惩中港贪官
【珍言真语】香港台开播 郑敬基:撑港人拒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