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烧药与兴奋剂的滥用

Henry G.Bieler,M.D./着 梁惠明/译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孩童疾病的医药治疗约可分为两大类:退烧药及兴奋剂。在使用退烧药方面,阿斯匹灵是首选,它是石碳酸类。百多年前,混有石碳酸的糖块已被引为减除痛苦、减轻头痛或退烧之用。

阿斯匹灵是德国化学家的高级合成品,是酚(石碳酸)类的衍生物,具有酚的所有化学性质,但没有石碳酸那致命的效果。服用阿斯匹灵后,检查小便便可知酚的存在。

酚(阿斯匹灵)可以麻木神经末梢,因而遮盖了痛楚,而头痛、疲倦或任何不适的症状也就消失。它同样可以部分地阻塞甲状腺及肾上腺功能而减低体温,但酚衍生物会干扰肝及肝细胞的正常功能,因此,应用阿斯匹灵,只是尝试招来另一魔鬼以赶走原有的魔鬼(病的毒素)。

小孩的发烧是令母亲惊怕的病征,究竟发烧的功用是什么呢?它是有害的过程吗?需要压抑或担忧它吗?或者它是体内尝试燃烧毒物的努力,以帮助快速除去这些毒物呢?

在儿童的疾病中,发烧由肝脏开始。在一个很强健、茁壮和内分泌腺功能正常的小孩身上,它的毒素常为肝脏所消耗,他不会感到任何的疼痛或不适,他只有发烧。

如果小心触诊肝部位,可感觉那器官的温度提高了。事实上,舌下温度在40.5℃之下时,肝的温度会高达43.3℃。

如果肝脏不能完全氧化毒素,便有部分逸入血流中,于是在内分泌腺的作用下,毒物便由黏膜找寻替代的出路。这可能在上呼吸道,形成了流行性感冒、鼻窦炎、咽喉炎、扁桃腺炎、甚至成为肺炎,或者并发的支气管炎。经过这些过程,肝的全部能力便用来中和疾病的毒废物,这由发烧得以证明。

肝脏忙于排毒而不宜再受消化食物的干扰,只要没有进食时,这压力便得以解除。当除毒之火在燃烧时,大自然并不需要食物,因此动物及很多小孩在生病时都拒绝进食。

禁食不只可降低体温、除去痛苦并方便排除毒物,而且还可减低肝的负担,以防止严重的并发症,如中耳毛病、乳突炎和脑膜炎等。

积聚了半世纪的行医经验,使我知道禁食(可吃碎冰,稀果汁或稀菜汁)在体温回复正常后应继续24小时。有一个值得记忆的好法则是如果没有进食,用物理方法或用灌肠剂可以在24小时内清除脏器内毒素,血液则要三天,而肝要五天。

人们恐惧发热是因为误解了它,它其实是大自然用以帮助我们的方式;它绝不会有伤害,也不会有严重的副作用,所以不应该用药或食物来压抑它。

我见过不少病例由流行性感冒演变到肺炎,只因那焦急的祖母坚持要以鸡汤或麦片糊给小孩力量。当然这两种都是只含蛋白质与淀粉的液体,而肝脏所不能处理的就是这些。

第二类孩童疾病治疗法就是用兴奋剂,这是一种化学物的鞭子,用以加强甲状腺及肾上腺的功能。早期,被誉为小儿科之父的亚伯拉罕‧贾可比(Abraham Jacobi),他每天都给有肺炎的小孩喝0.5公升威士忌酒,这是他所用的主要兴奋剂。

如今的磺胺剂、各种抗生素和类固醇都是常用的腺体的鞭子。它们的副作用很大,令人难以置信,甚至比贾可比所用的酒更为有害。至少身体还能够很快的燃烧及排除酒精,而以兴奋剂刺激精疲力尽的身体无疑与鞭策倦马工作一样,均是不智之举。相反地,应将它放牧于草地上,让它休息进食(在那里它可吃到清净、高维生素的食物),给予回复体力的机会。

医药方面并无任何神机及捷径。大自然的工作方式是缓慢的,有顺序的,如同树的成长一样;人们意图加速此过程反而常会引起悲惨的结局。

食物是最好的医药》远流出版社提供◇(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