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朝颖:五四运动与文化危机的反思

石朝颖(比利时鲁汶大学哲学博士)

人气 41
标签: ,

【大纪元5月3日讯】一、缘起

每年到了五月四日时,人们都会想到这个对现代中国或华人文化影响深远的运动。不过在今天21世纪的年代里,我们再次来反思它的意义时,似乎有许多问题值得我们再思考。也就是那些造成我们“文化危机”的问题在那里?这就是本短文的写作缘起。

二、五四运动的哲学反思

这里的“反思”有两层意义:“反”并不是反对的反,而是“往返”的返字,也可以说是一种“回归”(Reduction),回到“古典中国的传统”,但同时也回到“西方哲学”的源头,来看看东方与西方文化的问题在哪里?

我们虽然是生活在以现代西方科技商业为主导的“现代社会”里,但古老的中华文明传统思想:易经哲学、孔孟思想、老庄哲学、佛家修炼精神,以及宋明理学…还是在影响着我们。在面对现代实证科学的思潮时,或许能提供我们一些反思的机会。

五四运动给廿世纪初的中国或华人社会,带来了两种西方现代文化的主流:“民主”与“科学”。其中民主在台湾的华人社会里,已经逐渐发展成重视人权的公民社会。反之,在中国大陆的中央集权共产国家,离五四运动时提倡的民主反倒差了一大段的距离。

现在来谈五四运动引进的另一个现代西方的思想,叫科学或所谓的实证科学,或叫实证主义(Positivism),指的是十九世纪工业革命时期的一种哲学思潮。首先由圣‧西蒙(Saint-Simon, 1760-1825)提出,后来由法国思想家奥古斯特‧孔德(Auguste Comte, 1798-1857)做了更明确的诠释。但实证主义的先驱,至少可以追溯到法兰西斯‧培根(Franceis Bacon, 1561-1626)和17, 18世纪的英国经验主义(Empiricism)。

“实证”(Positive)一词,在这里意指被给予的或被规定的,一旦被证实即被接受;并且不可做更进一步的解释。这个词告诫人们,不要企图像“神学”或“形上学”那样,超出实证的观察世界,去寻求“第一个”或“最终的目的”。一切的人类知识都已包含在所谓“科学”的范围内。

透过胡适等留学海外的知识份子,五四运动引进的这种实证科学,把所有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传统文化,都扣上“落后”或所谓“迷信”的大帽子。认为是“科学”对立的事物,就可以大打出手。所以有所谓的“打倒孔家店”或“把线装书扔到毛坑里”的口号。

(A)“打倒孔家店”就是指以“儒家”孔子为主导的“礼乐古典文化”都成了打倒的对象,摧毁了中华文明悠久而典雅的神传文化。

(B)“把线装书扔到毛坑里”,也就是指把古典的“四书”、“五经”或老子的“道德经”以及佛家的“佛经”中提倡的“人伦道德”的传统观念,也一齐推翻掉了…

三、我们的“文化危机”在哪里?

(A)西方人的“文化危机”在哪里?

记得当我在欧洲比利时鲁汶大学攻读哲学博士时,就对“现象学”的创见者:胡赛尔(Husserl, 1859-1938)的晚年重要著作《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现象学》一书深感兴趣。

胡塞尔认为当代欧洲人的文化危机,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由于在文艺复兴时期,欧洲人的主体性,通过所谓的新的哲学观念,特别是指近代哲学之父笛卡尔(Descartes, 1596-1650)的哲学而被确立下来。

但在另一方面,文艺复兴时期所产生的物理主义,例如伽利略对自然的“数理”化,抽掉一切精神的东西,以及一切在人生活中,所附属的传统文化特性,所导致的“客观主义”,为欧洲的“人性”被“异化”或“变异”,埋下了“危机”的祸根。

接下来的18、19世纪所产生的实证主义、二元论、怀疑论…等思潮,对欧洲人性的危机,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因此,也使得维护伦道德传统的基督教信仰,以及古典理性哲学的传统,日益暗淡下来。

(B)我们的“文化危机”在那里?

我们的危机其实也正因为五四运动以来,所引进的西方的“实证科学”以及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所带来的文化危机:传统宗教信仰的危机,以及“道德价值沦丧”的危机…

换句话说,我们的“文化危机”,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现代教育问题的危机。现代只重视经济利益,或所谓“科学发展”的教育,已使得学校教育似乎倾向把学生训练成“经济或科学生活中的机器人”,而不是把我们教成有“完整人格”的人。

我们的教育似乎也把人塑造成一种“商品化的人格”。那么,我们要如何来反思这种“危机”呢?也许重新提倡“美育教育”,似乎是一条比较可行之路。

四、美育教育的反思

所谓美育教育,也可以说是一种“艺术教育”。因为“艺术”是我们生活经验的一种“直接呈现方式”,所以艺术教育比较能接近我们的内在“完整人格”的重建。

艺术教育也可以说是一种“人格再统合”的教育。也就是说,把我们已经被分裂的“商品化的人格”,再次的用“艺术教育”把它统合起来,使它成为一种“完整的人格”。

事实上,这也就是一种“教育现象学”的“还原”(Reduction)工作,也就是把我们在成长过程中,被变异的人,再次透过“真、善、忍、美、圣”的教育来唤醒,而“回归”到我们本来就“完整的人格”上。

这次在世界巡回演出的“神韵艺术团”,似乎提醒我们中华文明的“神传文化”,也可以通过艺术的表演方式,使我们再次的回归到我们每个人的“天真本性”中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笔锋】臧山:谨防自我的“思维暴力”(上)
邓小平秘录:反扑致赵紫阳路线成梦幻
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4)
新唐人焦点速递 (粤语):中共两会闭幕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澳洲造核艇日本划红线 习再喊备战
吴明德:中共通过发债券卷走香港库房资金
【新闻大家谈】美英澳组小军事联盟 习严重误判?
【拍案惊奇】华尔街大佬进京救火?许家印两出路
【马克时空】中共军事威胁扩大 台湾将购入哪些新武器?
【未解之谜】偿还业债 转世变成了动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