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朝穎:五四運動與文化危機的反思

石朝穎(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人氣 41
標籤: ,

【大紀元5月3日訊】一、緣起

每年到了五月四日時,人們都會想到這個對現代中國或華人文化影響深遠的運動。不過在今天21世紀的年代裡,我們再次來反思它的意義時,似乎有許多問題值得我們再思考。也就是那些造成我們「文化危機」的問題在那裡?這就是本短文的寫作緣起。

二、五四運動的哲學反思

這裡的「反思」有兩層意義:「反」並不是反對的反,而是「往返」的返字,也可以說是一種「回歸」(Reduction),回到「古典中國的傳統」,但同時也回到「西方哲學」的源頭,來看看東方與西方文化的問題在哪裡?

我們雖然是生活在以現代西方科技商業為主導的「現代社會」裡,但古老的中華文明傳統思想:易經哲學、孔孟思想、老莊哲學、佛家修煉精神,以及宋明理學…還是在影響著我們。在面對現代實證科學的思潮時,或許能提供我們一些反思的機會。

五四運動給廿世紀初的中國或華人社會,帶來了兩種西方現代文化的主流:「民主」與「科學」。其中民主在台灣的華人社會裡,已經逐漸發展成重視人權的公民社會。反之,在中國大陸的中央集權共產國家,離五四運動時提倡的民主反倒差了一大段的距離。

現在來談五四運動引進的另一個現代西方的思想,叫科學或所謂的實證科學,或叫實證主義(Positivism),指的是十九世紀工業革命時期的一種哲學思潮。首先由聖‧西蒙(Saint-Simon, 1760-1825)提出,後來由法國思想家奧古斯特‧孔德(Auguste Comte, 1798-1857)做了更明確的詮釋。但實證主義的先驅,至少可以追溯到法蘭西斯‧培根(Franceis Bacon, 1561-1626)和17, 18世紀的英國經驗主義(Empiricism)。

「實證」(Positive)一詞,在這裡意指被給予的或被規定的,一旦被證實即被接受;並且不可做更進一步的解釋。這個詞告誡人們,不要企圖像「神學」或「形上學」那樣,超出實證的觀察世界,去尋求「第一個」或「最終的目的」。一切的人類知識都已包含在所謂「科學」的範圍內。

透過胡適等留學海外的知識份子,五四運動引進的這種實證科學,把所有不能用科學解釋的傳統文化,都扣上「落後」或所謂「迷信」的大帽子。認為是「科學」對立的事物,就可以大打出手。所以有所謂的「打倒孔家店」或「把線裝書扔到毛坑裡」的口號。

(A)「打倒孔家店」就是指以「儒家」孔子為主導的「禮樂古典文化」都成了打倒的對象,摧毀了中華文明悠久而典雅的神傳文化。

(B)「把線裝書扔到毛坑裡」,也就是指把古典的「四書」、「五經」或老子的「道德經」以及佛家的「佛經」中提倡的「人倫道德」的傳統觀念,也一齊推翻掉了…

三、我們的「文化危機」在哪裡?

(A)西方人的「文化危機」在哪裡?

記得當我在歐洲比利時魯汶大學攻讀哲學博士時,就對「現象學」的創見者:胡賽爾(Husserl, 1859-1938)的晚年重要著作《歐洲科學的危機與超越現象學》一書深感興趣。

胡塞爾認為當代歐洲人的文化危機,可以追溯到「文藝復興」時期。由於在文藝復興時期,歐洲人的主體性,通過所謂的新的哲學觀念,特別是指近代哲學之父笛卡爾(Descartes, 1596-1650)的哲學而被確立下來。

但在另一方面,文藝復興時期所產生的物理主義,例如伽利略對自然的「數理」化,抽掉一切精神的東西,以及一切在人生活中,所附屬的傳統文化特性,所導致的「客觀主義」,為歐洲的「人性」被「異化」或「變異」,埋下了「危機」的禍根。

接下來的18、19世紀所產生的實證主義、二元論、懷疑論…等思潮,對歐洲人性的危機,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因此,也使得維護倫道德傳統的基督教信仰,以及古典理性哲學的傳統,日益暗淡下來。

(B)我們的「文化危機」在那裡?

我們的危機其實也正因為五四運動以來,所引進的西方的「實證科學」以及馬克思的「唯物史觀」,所帶來的文化危機:傳統宗教信仰的危機,以及「道德價值淪喪」的危機…

換句話說,我們的「文化危機」,也可以看成是一種現代教育問題的危機。現代只重視經濟利益,或所謂「科學發展」的教育,已使得學校教育似乎傾向把學生訓練成「經濟或科學生活中的機器人」,而不是把我們教成有「完整人格」的人。

我們的教育似乎也把人塑造成一種「商品化的人格」。那麼,我們要如何來反思這種「危機」呢?也許重新提倡「美育教育」,似乎是一條比較可行之路。

四、美育教育的反思

所謂美育教育,也可以說是一種「藝術教育」。因為「藝術」是我們生活經驗的一種「直接呈現方式」,所以藝術教育比較能接近我們的內在「完整人格」的重建。

藝術教育也可以說是一種「人格再統合」的教育。也就是說,把我們已經被分裂的「商品化的人格」,再次的用「藝術教育」把它統合起來,使它成為一種「完整的人格」。

事實上,這也就是一種「教育現象學」的「還原」(Reduction)工作,也就是把我們在成長過程中,被變異的人,再次透過「真、善、忍、美、聖」的教育來喚醒,而「回歸」到我們本來就「完整的人格」上。

這次在世界巡迴演出的「神韻藝術團」,似乎提醒我們中華文明的「神傳文化」,也可以通過藝術的表演方式,使我們再次的回歸到我們每個人的「天真本性」中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筆鋒】臧山:謹防自我的「思維暴力」(上)
鄧小平祕錄:反撲致趙紫陽路線成夢幻
九死一生——我的「右派」歷程(4)
新唐人焦點速遞 (粵語):中共兩會閉幕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A-10攻擊機:雖然醜但很凶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十字路口】災民怒轟黨官 中共奧運場上怪象多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有冇搞錯】香港的「世界級笑話」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