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宽兴:决策官员也应为厦门PX买单

杨宽兴

人气 3
标签: , ,

【大纪元1月6日讯】虽然尚无正式的新闻报导,但厦门PX项目的搬迁似乎已成定局,有消息称,在包括福建省委全体常委参加的省政府会议上,福建省最高层做出了厦门PX项目停建、搬迁至漳州市的古雷半岛的决定。至此,关于厦门PX项目的纷争宣告结束,由6.1“散步”所承载的民众力量终于得以显现,在今天的中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厦门PX项目的里程碑意义是毋庸置疑的,它是民间社会以公开的“非法”游行示威对抗官权的少有的一次胜利,而厦门人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以公民的参与精神表达对公共决策的态度,从其组织模式到社会联动方式,都值得关注中国未来的人认真回顾,并加以研究。

香港《大公报》的报导称,在福建省高层做出项目搬迁的决定之后,厦门市政府当天即与PX项目的投资人——来自台湾的陈由豪达成初步意向,厦门市愿意承担搬迁所带来的经济损失。

在一片欢呼声中,人们似乎来不及思考更多,更不可能精确地计算出项目搬迁的费用,不过,将投资规模108亿,并且早已开工建设的PX项目搬迁到外地,这本身就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在我等小民看来,那笔搬迁费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笔钱由谁来出?当然是厦门市财政。这就等于说是由全体厦门人来出。当然,厦门人宁可出这一笔钱,也不愿意与PX项目这样一个巨大的污染源为邻。但是,厦门人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来承担这笔惩罚性的巨额费用?

我们知道,厦门PX项目早在2004年就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2005年7月,其环境影响报告书获得国家环保总局审批通过,项目于2006年11月开工建设,两年多时间里,并未遭遇任何有效阻力,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厦门地方政府将原本划定的工业用地大量用于建设商住房,加重了化工项目与市民生活的矛盾,显示出项目决策过程的混乱无序。综观这一决策过程,无论是国家发改委、福建省发改委,还是厦门市政府,都没有认真审查该项目对于人口密集城市厦门的环境风险,致使项目在民众并不知情的前提下就开工建设,即使在中科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赵玉芬等人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反对议案后,厦门主要领导人仍在小型会议上表示“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要抓紧速度干”,这使得项目未能及早停工,大大增加了搬迁的成本。事实上,早在2006年11月底,赵玉芬就联合其他五位中科院院士写信给厦门市领导,力陈 PX项目不可以在厦门投产。当时企业还处于建厂房的时期,尚未投产,搬迁带来的损失不会很大。

遗憾的是,自2006年11月至2007年6月1日,PX项目一直在“抓紧速度干”,甚至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即使在6月份之后,项目建设也没有完全停下来,这种抓紧速度干的目的,显然是希望造成既成事实,迫使民众接受,现在看来,那时候每一天的抓紧速度,带给厦门人的,都是一建一拆一搬的加倍损失。如今,面对这样的损失,不知赵玉芬心头是否会有一种无可奈何的苦涩!

作为科学家,赵玉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告诉官员,近在咫尺的PX项目是危险的,但是,执政党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在厦门官员眼里,显然比不上不顾死活的GDP更有号召力,有时候,在权力看来科学是一钱不值的,这时候,除了民主的力量,确实再没有什么能阻止权力的脚步。作为五四运动的主要吁求,今天,德先生和赛先生在厦门又成了一对难兄难弟,6.1“散步”过后,李义强等市民遭受了显然不公正的对待,这是厦门PX事件不可被忘记的一页。

好在厦门有连岳这样的意见领袖,有坚持不懈的勇敢市民,他们用坚韧、理性的抗争,终于摘去了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问题是,厦门人付出的成本是不是太高了呢?不错,我们可以将PX的搬迁视为“政府与市民的共同学习和成长”,但是,自始至终市民并没有做错什么,损失是由罔顾科学的政府决策造成的,作为决策者的官员(包括在6.1散步之后仍为PX项目辩护的厦门市环保局官员)是否应该为“政府的成长”付出应有的代价?如果不付出代价,政府真地能够成长吗?在我看来,既然民众必须以经济上的损失为厦门PX买单,决策官员就应该用官位来买单。

我不是厦门人,无须承担项目搬迁的成本,但面对巨额的搬迁费用——这本可以避免发生的费用——我希望不要再有人以“交学费”为借口替政府官员辩解。凭什么要市民为官员的无知和颟顸“交学费”?要“学习”,完全可以先把官位辞掉,自己交钱去学好了再回来!

如果厦门市的官员可以享用这种无代价的“学费”,对其它地方的官员会是一种负面激励。为官不只需要清廉,也需要有相应的决策能力,所以,除了腐败应该下台之外,官员同样也要为错误决策承担代价,尤其是那些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错误决策。

尽管这只是常识,看上去却似乎有点得寸进尺的味道,在中国现实政治状况下,厦门人的胜利已经是个奇迹,政府少有地表现出了妥协和开明态度,民众还应该提出更多要求吗?

问题是,厦门人已经用自己的脚步证明他们不是封建王朝的顺民,而是具有权利意识的公民,是养活了政府官员的纳税人,PX项目的搬迁不是政府对市民的恩赐,而是各种力量博奕的结果,厦门人既然有力量搬走威胁生命安全的PX项目,当然也就有问责政府的权利。作为无过错者,如果需要他们吞下PX项目建设和搬迁的苦果,为政府和官员的错误决策全数买单,而那些胡乱决策的部门无须承担任何损失,胡乱决策的官员继续心安理得地坐在官位上,甚至连向民众道歉的姿态都不肯做一下,对厦门人来说,这是不公平的,而对厦门以外的中国公民来说,这种无须为错误承担责任的决策机制,与PX项目一样,是安放在我们身边的巨大的安全隐患,随时可能给我们致命的伤害。

————————–
原载《议报》第33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杨宽兴:频繁上演的荒诞剧预示着什么?
杨宽兴:中国社会诚信危机与讲真话运动
福建否认厦门停缓化工项目将迁址
未普:2007年谁对中国进步影响最大
最热视频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片人
【新闻看点】战狼变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湾?
【远见快评】拜登家丑闻4连爆 中共人质外交
【拍案惊奇】朱利安尼欲起诉拜登 称或面临风险
【西岸观察】亨特电脑门曝中共惯用伎俩
73岁名医养生法大公开 1招增免疫、一躺就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