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李野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8日讯】十一届人全国大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将分别于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今天,人民网授权发布了《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职务和界别情况》。从名单中发现,前国家领导人的后人有很多进入政协担任委员,这些“红色后代”成为了中国参政、议政的一道独特景观。
政协委员按照现行法律规定,需是中国各个领域、各个界别有代表性和有社会影响的人物,不知这些所谓的“红色后代”,是否也是所在领域的“精英人物”。

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以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正师职研究员的身份,被分在了社会科学界。朱德元帅的孙子朱和平,以空军指挥学院副院长的身份被分在了教育界。陈毅之子陈昊苏,则是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的身份分在了对外友好界。“红色后代”虽不属同一界别,但在妇联界、对外友好界中相对集中。(详见下表)
Getting Involved with mozilla.org

所属界别

姓名

职务

备注

中共

邓朴方

中国残疾 人联合会主席

邓小平之 子

妇联

李讷

中共中央 办公厅秘书局干部

毛泽东之 女

妇联

周秉建

财政部离 退休干部局巡视员

周恩来侄 女

妇联

彭钢

解放军总 政治部纪律检查部原部长

彭德怀侄 女

社科

毛新宇

军事科学 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正师职研究员

毛泽东之 孙

经济

胡德平

中共中央 统战部副部长

胡耀邦之 子

教育

朱和平

空军指挥 学院副院长

朱德之孙

对外友好

万季飞

中国国际 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党组书记

万里之子

对外友好

陈昊苏

中国人民 对外友好协会会长、党组成员

陈毅之子

对外友好

李小林

中国人民 对外友好协会党组书记、副会长

李先念之 女

特邀

李敏

原国防科 工委干部

毛泽东之 女


与上一届的委员名对照,毛泽东儿媳邵华此次不在政协名单中,而她与毛岸青之子毛新宇则是首次进入全国政协;周恩来侄女周秉建取代了姐姐周秉德,成为妇联界别中的一员。对此,香港《大公报》评论说,由于历史的变迁,这种著名的红色家庭已经出现了参政议政的代际交替。

此新闻今日开始,在中国大陆各主要媒体发布。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这样公开地“痛说革命家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实在是感慨颇多。正所谓“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首先,通过上面的简表我们不难发现,这些“红色后代”都是以“闲职身份”入选政协的。说“闲职”,就是说他们的工作并不是很具体为社会发展做直接贡献的岗位。比如,发展外交关系的职能部门本应该是外交部,这个所谓的“对外友好协会”不过是吃着国库的一个养闲人的机构。即使是在具体的职能部门工作的,也并未标注出其具体的职务,比如李讷和李敏只说成是干部,并未说明具体是管什么的干部。按照中共和中国的传统,如果真的是在重要岗位工作的话,你想不让他们说都很难。就是这样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全国政协并担任领导职务,真不知道政协委员到底是如何产生的?也不知道政协这个机构,是否可以研究出一些对国计民生真的很有用的正经事来。

其次,通过上表我们还可以看到,这些“红色后代”基本上都是官居高位,真可谓是“将门出虎子”。可是事实上这些人的成色到底如何?他们的能力和水平是否真的与其地位相称呢?比如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该君曾在中央电视台露过面,在一档谈话节目中,大约近一个小时的访谈已经使全国绝大部分的观众,对这个曾经主宰中国27年的人的子孙有了一定的了解。记得在谈话中,每每说及军事方面的专业知识他便语无伦次,连我们这些外行人都看着着急,到是提起他爷爷来却有着说不完的话,甚至还能当着全国人民说出“是我爷爷领导了抗战。。。是我爷爷改变了太平洋战争的进程。。。”之类的豪言壮语(注:节目原文不详请知情者提供),害的主持人不得不频频打断谈话。我们不能以偏盖全,也许毛新宇真的有水平,但至少通过传媒体现出来的是,他的水平还是有局限的,至少他还不具备成为全国电视台的节目嘉宾,也不至于成为正师级的研究员。

看到如此一干“将门虎子”盘踞高位,还如此受到传媒重视,并且还能当作“先进事迹”的典型发表出来。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的耻辱,更是中国的悲哀。这样的事情本该出现于历史小说中,可在21世纪的中国,它却依然真实地发生着。当全世界都按照自然规律做事的时候,当全世界都在用全民参政和权力制约的方式管理国家的时候,当全世界都把人的权力当作神一样尊重的时候,我们却还在不断涌现着“高衙内”。当年高俅尚知廉耻,尽管纵容恶子为霸但并未敢受与官职。而如今的“高俅们”不但自己享受着“永垂不朽”,而且还把“高衙内们”加官晋爵,并且还要敲锣打鼓地送匾游街,真是不要太无奈,只能怪这个世界变化快。已经变化到是非不分廉耻不分的地步了。

陈胜和吴广在两千两百年前就喊出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可两千多年之后,我们依然还在继续着两位先人的无奈,这能说不是悲哀吗?人家几百年前就已经基本实现人人平等了,我们现在还过着两千年前的生活。我们还不如陈、吴两位先生,他们虽然改变不了实现,但是他们还是做出了努力,虽然他们没有为我们的民族赢得尊严,但他们至少给自己赢得了做人的尊严。难道两位的壮举不值得我们今人思索吗?难道我们还要继续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生活在,生出来就只配做“N等公民”的社会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2-28 3: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