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脑瘫患者的鸦片

西风独自凉

人气 2

【大纪元4月20日讯】《本草纲目》胡话连篇,什么人粪马尿指甲经血皆可入药,网络流传甚广的“故脑残者无药医也”之图片,赫然出自《本草纲目》。

原来,有人恶搞本就很搞的《本草纲目》,将其序言里的“故萍实商羊,非天明”PS为“故脑残者无药医也”。

被誉为脑瘫(残)患者的所谓爱国青年大可放心,接受放之四海皆准的超强电流:自由民主的常识教育,开阔视野,该病即可有望痊愈。

脑瘫者,拜洗脑之赐也。吸几口爱国主义的鸦片,便两眼放光,四肢敏捷,对权力五体投地,对同胞六亲不认,满大街政府的日本高档车可以熟视无睹,七手八脚、义愤填膺地去为难一个开日本车的中国小姑娘,野蛮堪比义和团大师兄,欺软怕硬、下流无耻尤有过之—-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连脑瘫都出现了退化现象!

最近又闹着抵制家乐福,99%的大陆员工你来发工资,还是你给安排工作?在爱国主义鸦片的腐蚀下,脑残患者哪里意识得到自己的残忍和愚昧?一大群受过所谓高等教育的合肥脑瘫患者,竟然分辨不清法国蓝、白、红面积相等、垂直排列的三色旗与荷兰国旗红、白、蓝自上而下平行排列的区别,在家乐福门口当众焚烧荷兰国旗!

牛博网作者“王老板”在脑瘫患者中造型较为奇特,有熊文《我也抵制蠢货》:

“跟爱国青年较劲算什么本事啊?有种跟政府较劲啊?政府的愚民教育才是源头里的源头。大家都不敢直接和政府干,对核心问题都干瞪眼,都在挑软柿子捏,咋就都那么牛逼呢?”

似曾相识燕归来:刘晓波附和“为富人说话”,认为“仇富不仇权”是挑软柿子捏。奇怪了,汉语有这么复杂吗?仇富仇的是制度缺陷和腐败现象,爱国青年实质是抽了几口精神大烟的爱国贼,爱恨分明,凭什么说是挑软柿子捏?坏柿子踩扁了又何足惜?一个没有能力与勇气去认识、怀疑和揭开自身脓疮的人或民族还有什么希望?

剑桥大学讲师刘瑜在《南方周末》开设的介绍自由民主常识的专栏颇受读者欢迎,其支持“王老板”的博客文章《支持一下“我弟”》,观察问题的角度之逼仄、价值观之迂腐,连“我弟”都不如:

“抵制法货这个策略可能‘愚蠢’,但这背后的情绪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藏人打砸烧的民族主义能够激发某些人的反思与同情,而汉人和平示威抵制某货的民族主义却令同一些人咬牙切齿,呵呵,独立思考?两个凡是吧。”

两个凡是要看怎么理解,独立思考并非独立愚蠢—-

局部情况下,单个汉族平民面对暴怒的藏族群体是弱者,但以整体而论,藏族相对于汉族也是弱者。同情弱者是人类的天性,也是人与动物的区别和人类文明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原因之一。家无隔夜之粮的非洲饥民拿仅有的全家口粮救济更困难的陌生人,不就是因为同情和怜悯之心吗?

深刻反思才可能避免打砸烧的悲剧再度发生,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汉人示威抵制法货不是令人咬牙切齿,而是令人不齿,因为面对广大吸食爱国鸦片不能自拔的脑瘫患者,家乐福是绝对的弱者—-你见过处于强势的白人示威抵制非洲人没有?

抵制法货背后的情绪有什么道理?不抽两口大烟要死呵?可那些上有老、下有小的家乐福大陆员工,都还指望着用这分薪水去支付生活费、医药费、学费,和结婚生子呢。

在《我也抵制蠢货》一文里,“王老板”认为:“普世性原则唯有与具体民族情感混杂在一起时,才能成为身份认同和效忠目的。”却又认为:“如果一种感情是普遍性的,那就一定有其诉求的因素,把这种感情引导至良性的方向远比扼杀或扑灭这种感情更理性。”

中国普遍性的爱国主义一般都有义和团反洋不反权力的特征,除了在蔡锷发动的护国战争,以及全民抗战中发挥过积极作用,与传统文化中最丑陋无耻的“朕即国家”、效忠皇帝就是爱国一脉相传,其诉求的因素并不神秘,就是民族劣根性的集中爆发。

靠精神鸦片维系的感情有什么价值?无情、彻底地摧毁病灶是对病人最大的爱心和关怀—-有人说对脑瘫患者的批评体现了某种智识上的优越感,笑话!常识在中国多么奢侈,启蒙之路任重而道远,这是时代赋予大陆知识份子无可推卸的责任,普及常识有何优越感可言?

解决西藏问题就是解决中国问题:普世性原则与民族情感的完美嫁接,只有通过自由民主、科学理性的教育和民主手段的训练来完成;国民对国家的忠诚,来自流淌在血液里的对自由民主、宪政法治的认同,而不是眼睛和头发的颜色。

海外所谓的爱国华人不愿回来建设祖国,绝非经济报酬那么简单,美国、澳大利亚等多民族的民主国家,其核心凝聚力是对公民自由、人权的捍卫,国家平等地保护每一个公民。

乔治‧肖伯纳有言:“除非你把爱国主义从人类中驱逐出去,否则你将永远不会拥有一个宁静的世界。爱国主义是一种有害的、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爱国主义就是让你确信这个国家比所有其他的国家都要出色,只因为你生在这里。”

我的理解是,爱国主义与人类一切具有正面价值的活动相比,毫无特殊性,只有在增强人们的自由程度,使人们的生活更为合理的情况下,才具有合理性和正当性,否则就可能扭曲变形,成为一种有害的、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科学家有祖国,但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只有为自由服务才具有正面和普世价值。爱因斯坦等大科学家要是去为纳粹造原子弹,这个世界和人间地狱还有什么区别?

何为服务于自由的爱国主义?参加义勇军抵抗日本侵略,身为日裔参加盟军(美军第422步兵团)打击法西斯,白人挺身而出反种族歧视,上级以行政权力挑战宪法权威时充当“深喉”,身为犹太人反对滥杀巴勒斯坦平民,吃肉时来不及放下碗便对不公不义当头棒喝,国家一旦危害本国或它国民众的利益即仗义执言,以自由的价值观打量这个世界,始终站在自由和大众的立场上发言—-

这些能够达成全民共识,虽瑞典、日本亦是堂堂正正的大国:大国者,非地域、人口之大,而是国民之大,心胸之大,对自由的理解之深广。(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忧反法示威失控 北京试探降温
从金晶“英雄”变“汉奸”看中国闹剧
专家:煽仇转嫁危机 中共恐慌玩火自焚
大陆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引评论忧虑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新闻大家谈】中共内斗诡谲 压力阀测拜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