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网”青少年何去何从?

人气 3
标签: ,

【大纪元10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汤光宇宋惠编译报导)我们处在一个多元的世界,一方面不断地拓展网路普及化,另一方面又得努力弥补网路普及带来的后遗症。青少年网路成瘾的问题已经成为全球性的问题,香港有两成青少年上网成瘾,台湾有一成半、韩国有两成、美国将近一成。今年七月,号称全美第一家“戒网瘾中心”在西雅图郊区成立,类似的戒网瘾机构早已在中国、南韩等地出现,显见沈迷网路成瘾带来的社会问题已不容忽视。

网瘾中心 各国各显神通

西雅图这家名为“重新开始”(ReSTART)的戒网瘾中心提供45天高达1万4千美金的课程,内容包括一种非常突然又彻底的冷火鸡治疗法使患者快速戒掉不良瘾好,同时还得接受心理辅导课程、家务活动、短程远足、运动以及烘烤点心。

中国大多采用电击或鞭打的方式来戒网瘾患者。这种用对付精神病患者的电击治疗法来戒瘾的方式让遭电击的孩子有“生不如死”的感受。心理医生称电击治疗法是透过惩罚性刺激来消除不良行为的方法,是心理治疗中的行为治疗方法,可用于治疗酗酒及性变态行为等。因为这种方式发生了更多的社会问题,中共卫生部日前下令停止使用。

南韩近九成家庭可高速宽带上网 ,网咖普及的结果,是随之而来的上网成瘾后遗症。为了帮助青少年戒除网瘾,南韩政府想出了奇招,结合勒戒与新兵训练的网瘾根治中心把网瘾青少年当成新兵操演,藉由魔鬼训练帮他们远离网瘾之害。 一群青少年在教官紧迫盯人之下,接受各种魔鬼训练,结束后还得参加专家主持的团体心理辅导,或者加入捏陶班、击鼓班等治疗性社团。 受训期间,学员必须住在营区,完全与电脑断绝关系。所有的训练在于希望协助青少年拉近与真人和真实世界的关系、体验网路之外的生活。

上网成瘾属于精神病吗?

美国很早就注意到网路上瘾问题。纽约的心理病医生伊万‧戈登堡于1995年提出了“网路上瘾症”一词而受到关注。匹兹堡大学的心理学家金伯利‧扬则于1996年提出了“病理性上网”的概念,并细分为两种表现方式:一种为“特殊病理性网瘾”,指人们对于特定网路内容如网路股票交易、拍卖或色情内容的依赖,另一种为“一般病理性网瘾”,指人们仅仅为了打发时间、浏览、聊天等过度使用网路。

对于是否把网路上瘾作为一种精神疾病对待,美国医学界还存在争论。美国医学会至今仍然拒绝把网路上瘾纳入《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然而,许多精神病学专家咸认网瘾确实存在而且有伤害力。网瘾患者可能表现其它精神疾病的征兆,如意气消沈或自闭症。许多被称为网瘾的患者有严重的挫折情绪,焦虑失调,或社交恐惧症,以致于难以像正常人平衡的面对面与人相处。这种疏于真实的人际沟通和人际关系的发展,使他们和家庭或亲友的关系恶化。加上吃睡不正常,缺乏运动,就容易带来体重改变,头痛或腕管并发症等疾病。有些人因此丢掉工作、家庭破碎,有些人连续好几天不休息的玩线上游戏,也有多数人因久坐不动而产生血块死亡。

求助戒网瘾中心有效吗?

经过戒网瘾中心治疗,将来回到现实社会中,是不是能够维持不受诱惑?海乐瑞表示,治疗课程的实效还有待观察,因为网路已经普及到让人没有办法拒绝它,就好比把一个酒鬼放在酒吧要他戒酒一样困难。 但从南韩魔鬼训练营受到热烈响应、出现一位难求的现象来看,短暂的戒网瘾活动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一定的遏止作用,然而,就像毒瘾或烟瘾患者一样,后续需要自己坚强的意志坚持到底,才能在这网路已经无所不在的空间觅得一处“安身立命”的空间。


北京在2005年就有戒网瘾的诊所出现,图为一位网瘾患者正在接受脑电波检查。 (Getty Images)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曾颖:谁养大了“治网瘾”产业?
中国将出台“网瘾”标准 8成网民或需诊治
广西《南国早报》否认原副总编被撤
南国早报副总编被辞 疑因报导少年致死案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共回应突降调 美日舰围观辽宁号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新闻看点】美日舍5G抢攻6G 联澳建海底电缆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秦鹏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军演 目标是谁
【财商天下】中国庞氏骗局 贾跃亭的乐视帝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