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子砚:像钟南山一样质疑、审视和追问

石子砚

人气 1
标签: ,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采访时说,近日天气突变可能使流感高峰提前来临。病例数急剧增多必然导致重症甚至死亡病例数增加。他几次提到我国个别地区存在甲流相关死亡病例隐瞒不报的情况,对目前报告的死亡病例数表示怀疑。他甚至说道:“现在全国报告的甲流死亡病例数,我根本不信!”(11月19日《中国新闻周刊》)

对于钟南山,相信大多数国人都再熟悉不过。正是他,在“非典”初期欲盖弥彰的朦胧之中,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以一个公共知识份子应有的良知和担当,以非凡的勇气揭穿了谎言,捍卫了科学的精神和尊重,赢得了国人的敬重。

而同样,这一次,钟南山先生对于甲流的质疑,钟南山先生的一句干巴脆的“我根本不信”,也得到了民意的广泛认同。有网友跟贴说,他儿子烧到40度也只是开点药,输点液回家,根本没有什么甲流检测。还有网友跟贴说:我朋友的朋友在当地最大医院工作,听说有病理只在医院内部通报下,还让保密,地方政府根本就不上报。网友的林林总总的留言,虽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只是随心而语和主观感受,但是,这种朴素的民意质疑,与钟南山先生权威的论断,两者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共振,进而将会带动更多的公民学会质疑、审视和追问当前的甲流病情。

最近的一项统计显示,我国甲感病死率为0.065%,而世界各国平均病死率约为1.24%,比我国高将近20倍。对于这个结果,有专家总结出的原因,一是我国正确的防控措施,甲感在我国内地病死率比较低;二是我国最早使用甲感疫苗,优先为重点地区和重点人群使用;三是得益于中医药治疗流感的优势。对于这些,我们并不否认。但是,如果真的如钟南山先生所质疑的,个别地区真的存在甲流相关死亡病例隐瞒不报的情况的话,那么这个低于世界20倍的甲感死亡率,就自然存在很大水分,自然很值得怀疑了。在以上三条之外,还应该加上一条:隐瞒不报。

我们注意到,乌克兰爆发的“超级流感”至少已经造成328人死亡,死亡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但最新的情况是,乌克兰根本没有所谓的“超级流感”,所谓的“超级流感”只不过是因为乌克兰公共管理部门没有给公众详细讲甲流是怎么回事,然后突然出来这么个数字,从而造成了恐慌。而反观我国的甲流疫情,如果真的存在如钟南山先生所说的隐瞒不报等情况,那么,我们就可能再一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天灾和人祸的综合效应,使甲流演变为“超级流感”。

如果说钟南山先生的质疑,是源于自己的医学知识和科学判断的话,那么来自公众和民意的质疑,则是源于政府公信力的减弱。但问题是,在一片低于世界死亡率20倍的乐观论调之中,为什么质疑的声音,又是来自钟南山?外什么又是他从自己的专业立场出发,作出了能引起民意共鸣的、与其他专家不一样的论断?

当前的甲流防疫到底有没有隐瞒不报的现象,目前报告的死亡病例数到底有多少公信力,也许还有待于公共管理部门的声音,有待于甲流疫情的防控实践。事实胜于雄辩。但无论如何,在危机面前,我们都应该像钟南山一样,敢于质疑,敢于审视,敢于追问,敢于发出自己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判断。无论如何,在危机面前,我们的公共知识份子,都应该如有人所说,在公共领域的“现场”意义上凸显知识份子角色的“在场”,而不是“失语”,或是事后诸葛亮式的是非判断。这才是真正的所谓“公共知识份子”吧。问题是,能在公共领域“现场”凸显作用的这种公共知识份子,还是太少了。只有一个钟南山,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我们疑惑:质疑甲流,为什么又是钟南山?钟南山先生这次是对,是错?宁愿这一次钟南山先生错了。因为,如果他对了,我们又将再一次付出怎样的代价。

相关新闻
历史上十大影响最严重的瘟疫
天花灭绝了印第安人
丛远新:感染上甲流的三天
鲁风:我与甲流的亲密接触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权利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预告】专访程晓农(3):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