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数:元末何友仁奇遇记

大陆法轮功学员
font print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国明代文学家瞿佑(公元1347—1433年,字宗吉,号存斋),他一生经历了元末明初的动荡与艰辛。他曾收集了那一时代的一些奇闻异事,写成了《剪灯新话》一书。在他的这本书中就记叙了下面这样一个传奇故事。

据说在元末至正六年时,泰州有一位读书人叫何友仁,被贫穷逼迫,生活难以维持,于是就前往城隍庙竭拜求告。经过庙里东边的廊屋,他看到有一个几案,上面的匾额写着“富贵发迹司”,他便马上在神像前面祈祷说:我来到人世已经四十五年,冬天一件皮衣,夏天一件葛衣,早晚喝粥吃饭各一碗,始终没有做过挥霍无度,胆大妄为的事情。但是终年忙忙碌碌,常常有衣食不足的忧虑,暖冬我仍有寒冷的担心,丰年我仍被饥饿所困扰;出门没有至亲好友可以投靠,居家又没有一点存粮可以维持。就连妻子儿女也鄙视我,乡亲们也与我绝交。我的困顿艰难,无处诉说。听说您主管富贵的案牒,掌握发迹的大权。因此我斗胆在庭前屏住气息,虔诚的向您鞠躬。恳望您告知将来的机遇,指示迷途之士,使枯干的鱼受斗水而活命,受困的鸟依托一枝而安全,我岂敢不拜受赐赠,深切盼望您的洪恩!如果我命中注定,没有改变贫困的机缘,也望您能够明白的昭示其中的因果报应,让我能预先知道。祈祷完毕后,他就蜷伏在几案的帘幔下面过夜。

这一夜,何友仁看到城隍庙中的廊屋官署居然都是灯烛明亮的,而且人声杂乱。何友仁知道自己有了奇遇,于是依然一个人在原地蜷伏藏身,不敢惊扰了神灵。但他所祈祷的这间官署,却依然不见一个人影,也没有一点灯光。

大约快到半夜,忽然听到喝令让道的声音,开始声音很远,渐渐走近,快要到庙门的时候,各官署的判官,都急忙出来迎接。等到进入庙门,只见判官排列成两行,随从的仪仗十分齐整。冥司太守穿着朝服,双手捧着手板,登上正殿坐下,判官们参见完后,都回到自己的部门处理事务。何友仁所祈祷的这间发迹司官署的主管也从正殿退下回来了,看样子他刚刚随从冥司太守返回城隍庙。

坐下以后,又有几个判官入门相见,各自汇报所处理的事情。一个判官说:某县有某户人家,家中有两千石米。近来,因为旱灾蝗虫交替,米价倍涨,邻县已经禁止米输出,田野里有饿死的人。这户人家就打开粮仓赈济,只收取原来的价钱,不求厚利,又施舍米粥救济贫穷的人;因此而获生路的人很多。昨天县神已向本署申告,并呈报给冥司太守,听说已经上奏天庭,让他延长寿命三十六年,并赐给他俸禄一万钟。

又一个判官说:某乡某官,爵位已经很高,俸禄也很丰厚,但是他不考虑怎么报国,只想贪污受贿,接受三百锭纸币,就破坏法律胡断公事;收取白银五百两,就违背情理迫害良民。冥司太守已上奏天庭,就将给他加上罪名,只因为他本人靠着先人阴德,还有一点福分,所以拖延几年,再让他遭受灭族的祸害。今天早上已接到命令,把他登记在恶人的簿籍中,只等时机到来而已。

另一个判官又接着说:某乡的某人有良田几十顷,却贪婪放纵不知满足,志在吞并别人的土地,邻近有一块田与他接壤,他欺负人家势单力薄,孤立无援,就用贱价买进,但是又不给人家钱,使那人含冤而死。冥府已经指令本署,将他拘捕入狱。听说他已在轮回中当了牛,就托生在那邻居家,偿还以前所欠的债务。

下面汇报完后,发迹司的主管却忽然长叹数声,对众人说:诸位各守本职,分头治理本职所属的事务,褒扬善良,惩罚罪恶,可以算得上周到了。但是天地有运行的规律,百姓也有灾难接踵而来的时期,君主一脉相传的王朝渐渐衰败,大难将要兴起,纵然各位善于治理,又有什么办法?

下面不解,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主管回答说:我刚才跟从冥司太守上朝天门,听到天上各位神圣,在推算将来的事情:几年之后,战火将会大起,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合计将会有三十多万人民被屠杀。到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积善聚德、忠孝纯真的人,就不能免除祸害。这岂不是百姓没福,要遭此生灵涂炭的灾难吗?还是气数命运已定,没有谁能逃脱呢?大家都皱着眉头,互看几眼说:这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于是各自散去。

何友仁这才从几案下爬出来,拜见主管并且述说缘由。那主管看了他很久,命令吏卒把簿籍拿来,亲自查看。看完之后,他对何友仁说:“您日后大有福禄,不是一个久处贫困的人,从此以后,将会一天胜过一天,摆脱阴晦,走向光明。”何友仁希望他能够讲的详细一点,他就拿出红笔,在纸上写了四句话,共十六个字给他,这四句话是:遇日就康,遇月就发,遇云就衰,遇电就亡。

何友仁听完,把所授的字诀放入怀中拜了两拜,就告辞出来。走到庙门外面,天色刚刚露出曙光。何友仁急忙探取怀中的字诀,可什么也没有了。回到家里,他忍不住把这事儿给妻子说了个大略。

果真过了没几天,郡中有一个世家大族叫傅日英的,请何友仁去教书,每月奉上酬金五锭,家境这才逐渐丰足。何友仁在这个私塾教了好几年,不久,高邮张士诚起兵造反,元朝命令丞相脱脱统领兵马讨伐。元朝太师达理月沙很有文化修养,喜欢读书,何友仁的才学很称他的心,他就把何友仁推荐给了丞相脱脱,委任他当了随军参谋。从此,他有车马随从,一下子就显赫起来。等到脱脱丞相出征回师,何友仁就在朝廷做了官,先是任职翰林,后来又在中书省下各部为官,可以算的上大贵了。

不久,他被任命为文林郎、内台御史,同僚有一个名叫云石不花的,与他不能和睦共处,就在大官面前诬陷他,结果被贬官为雷州录事。何友仁心想:那四句话中所提到的“日”、“月”、“云”三字,都已经应验了,就差最后的“电”字了,于是他时刻保持着戒慎,不敢做丝毫违法非礼的事。

到任二年,有一次他有事要申报总府,文吏准备好公文送上,友仁要在公文上签署自己的官衔“雷州路录事”时,风把纸张吹起,于是笔一挥就在“雷”字的下面,拖出了一条尾巴,好像变成了一个“电”字(“电”的正体字为“电”)。何友仁极为忌讳,立即命令手下重换公文。当夜,他就感染上了疾病。何友仁自己知道将卧病不起,就处理好家务事,向妻子、儿女诀别后死亡。其妻子儿女这时才从他口中详知那主管所叙述的天上众位神圣的预言以及将来的事情。

在文章的结尾,瞿佑感叹道:从元朝至正十一年以后,张士诚起兵造反,大明太祖在淮西艰苦创业,攻打争夺,战争相继,沿淮河各个郡县,大多遭受兵灾,百姓死亡众多!由此可以想见,普天之下,小到自身的盛衰和境遇顺逆,大到国家的兴亡和治乱,都有定数,绝不可能随便转移变更。可叹世上那些平庸凡劣的人,总是想得到命中没有的东西,却不知道他们只是在徒然的自求困扰而已!

(本文摘编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元末明初时,有一位“活神仙”名叫张三丰,道号“玄玄子”。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为人洒脱不拘,终年云游四方,行为古怪诡异,确是一个少有的奇人。
  • 睡仙陈抟写给张咏的一首诗,竟然准确的预言了他为官后赴任的地点、任务,乃至于将来养病休闲的缘由,真是不得不令人感叹人的一生真的是有定数的啊。每个人的一生有其定数,那社会的变迁有没有定数呢?肯定也是有的。其实现在中国社会将会出现的变化,不仅是有定数的,而且上天还用类似于陈抟赠诗的方式,明确直白的把未来要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中国人民。
  • 唐朝时在京城长安,有户姓韦的人家,女儿渐渐长大成人,转眼之间,已经17岁了,那个时候,这么大的姑娘,就该是婚嫁的年龄了。她母亲时刻把女儿的婚事放在心上。
  • 世道兴衰,改朝换代早有定数,在《永乐大典》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唐末黄巢造反早就是上天注定的故事:
  • 老南京人可能都知道,过去南京城北有一个金川门,是明代所建的十三城门之一。明朝时燕王朱棣攻占南京时,就是从金川门入城的;清末1907年动工的“宁省铁路”(俗称“小火车道”)也是从下关至金川门入城的。今天我给大家讲的就是当年修宁省铁路时,在金川门所发生的奇事。
  • 黛山连峰脊
    银盘洒玉辉
    仙乡海市现
    天乐唤人归
  • 据《清稗类钞》记载,大清入关后,一次一位大喇嘛前来拜见顺治帝。顺治皇帝便向他询问大清国运如何,大喇嘛想了想之后说:我身不残,国祚不灭。随后大喇嘛又说道:十帝在位九帝囚,还有一帝在幽州。大喇嘛的话语虽然当时被记录了下来,可是却无人能解。
  • 东方网3月17日消息: 喜剧片《京港良缘奇遇记》将于3月17日在全国首映。影片讲述的是京港两地中老年人的爱情故事,由喜剧演员方青卓、罗家英、黄一飞等主演。
  • (中央社记者段雅晴、罗广仁台北18日电)纸风车剧团推出儿童剧“三国奇遇”,将古典名著三国演义中的角色重新改编成“桃园四结义”,要带领孩子从剧中感受爱与关怀的力量。
  • 北宋神宗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嘉兴有个法名道亲的和尚,到雁荡山去云游。在雁荡山,他见到一人身轻无比,居然踩着树叶走了过来,而树叶竟一点儿也没动。道亲怀疑他是神人,便朝他作揖。那人对道亲说:当今宋朝的第六位皇帝,再过九年就会患病,到时你可拿着我的药去献给他。他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口袋里取出一丸药来递给道亲,并说:这是龙寿丹。道亲一看这药丸如指尖般大,紫色,像金锡一样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