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有得
北方山区土耳其战机不时针对藏匿在伊拉克山区的库德斯坦工人党(PKK) 土耳其籍的库德族民兵进行轰炸,郊区婚宴厅里开心庆祝的亚兹迪难民们正将音量开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庆祝婚礼——还有活着的那个当下,没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会与今天一样……
成长在单亲家庭的希实有着沉重的压力,看似亲近的同学似乎又与自己有着莫名的疏离,她究竟该如何走出这个情绪的困境?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爱,只是从不同的地方得到。
一句“竹风兰雨”的地理俗谚,说明了宜兰下雨的频繁景况。阴雨绵绵,如烟似雾,难得见晴的天气,从春雨开始,经仿佛没有止境的梅雨季节,到了夏秋之间,常见由海上袭来的台风,而后东北季风来时的湿冷,让冬季显得特别的漫长。
《小红帽》的故事,从东方流传到西方,又从西方唱回东方。从公元前11世纪的古老诗歌一直演绎到19世纪的经典童话,经久不衰而常常翻新。天真可爱的小红帽成为孩子心中最受欢迎的清纯偶像;而《小红帽》的歌声,也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然而,在21世纪的东方,小红帽揭开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小红帽本不是小红帽,而是小黄帽,她的遭遇恰似一场噩梦,令人扼腕长叹、发人深省。
失去助手的福尔摩斯、没有搭档的华生,独自面对破案挑战的路上,要怎么找回彼此、找回侦探的初心……?
她,朴末礼,71岁的那年,开始与27岁的孙女金宥拉到世界各地体验人生价值、寻找自我存在的意义,她的生命出现了变化,还成为韩国阿嬷级网红。人生落落长,和朴末礼一起期待精彩的70岁人生吧!
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为了让自己更好,我们不会任性,不会蛮横无理。我们会更有同理心,更能体贴别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们能保持个性,能发挥生来就具足的才能与潜力。
我为什么常常不快乐?失落了真实的自己,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爱、喜悦与和平,但为什么几乎人人落空?
上次我们谈到古时人们通过姓氏、宗族和祠堂来让家族人心得到安顿,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那就是门风家训。是来自一家族前辈对于后辈精神的支持…
不论无奈地、欢乐地,或苦甜与共地,“接受”都会带来相对平静的安稳,在对于发生过的事上不会再有强烈的情绪波动,甚至终有一天可以强韧到从中学习,并进化成更有耐受力的人。
偶尔我们追逐得太认真,会忘了被磨掉的棱角在哪里遗失,有没有都被捡到、有没有伤害到他人。我们太仔细吸收那些美好的事物、包括美好的想像,却不一定有余裕将它们在自己这里好好地梳理与排列,不一定在最后就能清明地看见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面对失控的疫情,失能的政府,失去信任的社会,活下去,竟成为如此艰难的愿望。
拉脱维亚以优秀的手工艺之国闻名,因为他们从小便在家中和学校学习手工艺。孩子们到了十二岁,都会接受关于手工艺的测验,男女分别进行整整五天。
山巨大、安静、吸收着。你可以将你的心灵抛给一座山,山会保存它,将它折叠起来,不会将它掷回,如某些溪流那样。
总说岁月像小偷,冷不防就把时间顺手带走。如果要抵抗岁月的流逝,留下时光的印记,最好的方法就是写日记了吧。走过年月,四季更迭,有了些许人生经历,在日子里刻印痕迹,那些或深或浅的感触,以及对这世界的絮语,是否都有好好安放了呢?
我的名字从出生便藏着最微小却遥远的梦想吗?我有吗?有成为爷爷心目中美好的作家吗?
她对认识女孩儿没多大兴趣,也不太喜欢和她们凑在一起聊八卦,她只是直挺挺地站着,时刻注意让自己的背紧贴墙上,不自在的模样就像一匹小公马闯入花园一般。屋子另一边有一群男孩子,正在兴高采烈地讨论溜冰,乔很想过去加入他们,因为溜冰是她的人生乐趣之一。
“世上的一切都只建立在‘愿意’两个字上。只要愿意,什么都有可能,什么都好解决,可一旦不愿意了,死拖活拖、哭天抢地也只是互相伤害而已。”
时值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父亲远离家乡、身处前线,玛楚家中留下坚强的母亲,养育教导他们视若珍宝的四姊妹。书中歌咏善良、勇敢、希望,透过玛楚一家对爱与美德的身体力行,期许人与人的每次相遇都是最美好的瞬间。
陶冶诗书酬夙志, 涵濡典籍寄平生。
温柔婉约但向往富裕生活的玛格、才思敏捷却老是暴冲过头的乔、温顺恬淡却极度胆小怕生的贝丝、俏丽可人但时而骄纵傻气的艾美……这是专属于四位少女的故事,在相互扶持的青春旅路上,叙写她们战胜心中困顿,大步迎向自己梦想的姿态!
在黑死病蔓延意大利之际,黑衣骑士遇上了那道艺术之光,漆黑的世纪因此明亮起来……他不知道的是,从那往后,他的一生将在光明与黑暗的激烈搏斗中度过,他无从逃避。
街边吃煎酿三宝车仔面碗仔翅狗仔粉西多士,仍是昔时滋味,油尖旺金鱼街在透明塑胶袋里优游的彩色小鱼……但我知道,这里,既是一样,又是不一样,变与不变本就是时空的一部分。
异地相聚的我们不再年轻,昔时的意气风发,如今的沉静沧桑,现在遇到我的人,恐怕不曾想过我也曾经年轻,就像断开了的七彩拐杖糖,拿到红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樱桃口味,黄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柠檬口味,却不知道糖在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味道,而我的年轻岁月留在了台湾。
米罗看看四周,看见一大群瞌睡人——有的坐在汽车上,有的站在路上,有的躺在树上。他们很难辨识,因为无论坐在什么东西上或靠近哪里,他们总是和周围同一个颜色。
“从港岛到新界,从快餐到慢食,在这里六年了,两千多个日子的漫游,我听我看,我书写我揣想,并且记住,其中的甜美与酸涩,酿出的温暖与辛香,杂揉的文化与滋味,交织的呐喊与风景”──杨明
人来人往的街头,行走其间,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心情,车仔面将出外讨生活的外地人遇到的酸甜苦辣汇在一只热腾腾的碗里,不论悲喜,价平却四溢的香味暂时填饱了肚子,寂寥似乎也不那么刺心了。
从前,有个男孩叫米罗,成天嫌日子很无聊。有一天,米罗回家后,在房里收到一个很大的礼物,是一个能带他到处游玩的“神奇收费亭”!于是,他开始了一次惊险刺激的奇妙旅行……
世界的很多文明都和中国有关,据考古学家发现在中美洲,奥尔梅克文明是这里的发源,也是玛雅文化的前身,然而研究奥尔梅克文明起源的海内外学者们发现:这里的文明竟然是中国商朝人带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