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讲座(专栏)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结束后,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失望和沮丧。也许,人们很快就会忘记这个政客聚集一堂、争论不休、大声疾呼、而又一事无成的会议。也许,人们很快会连这个会议都忘记了,因为它没达成任何显着成果;自京都议定书以来,没有任何实质上的突破。
上初中的女儿常会问些问题,让老爸一下子回答不了。那天她问到,中国有多少年的历史。我说你们中文老师没讲吗﹖有五千年的历史。她紧接着又问,那为什么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而美国只用了两百年,就变成“发达”国家了呢﹖我几乎本能的要按以前被灌输的标准答案来回答,说是因为三座大山压顶、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民党反动派等原因,但随即觉得那些回答苍白无力,自己都说服不了自...
校园西南不远,是萨瓦纳河国家实验室(SRNL)。这里和劳伦斯.利弗莫尔(LLNL)、橡树岭(ORNL)、和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ANL)一样,是美国能源部核武研制的要地。看看这里的青山绿水,绿草如茵的高球场,很难想像它会和毁灭性的核武联系起来。但人类社会就是这样,最安谧、宁静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最致命、毁灭的秘密。
没有学术自由,就没有创新,就没有培养杰出人才的沃土。耶鲁大学校长施密德特曾炮轰中国的大学,他认为中国不存在真正的学术自由,中国大学“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
国进民退,是目前中国经济、企业、和舆论界人士众说纷纭、意见相左的话题。中国文字的确有其神传文化的特色,一个被广泛使用的名词,却不被人们细心追究﹔而一旦细心研究,人们往往能发现其背后的内涵。“国进民退”四个字,就是这样的一个通俗易懂,而又内藏玄机的辞汇。
十月底,美国富翁兼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中欧大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跟人们分享了他对目前世界经济和政治的思考。讲座可以说是索罗斯毕生实践及其哲学观点的汇总,他把自己的观察和他的反射理论(General theory of reflexivity)应用于目前的金融危机,并在最后一节...
那天,在家里接待了一位大陆来的客人。闲聊之际,客人对桌上的一本教科书非常感兴趣,拿起来翻看了许久。这是一本美国大学里普遍使用的、管理类的教科书,硬皮精装,厚重的像块砖头。朋友对中国出版业很熟悉,就问买这书要多少钱。
为什么台湾人看美国,日本人看美国,韩国人看美国,就没有这样扭曲的现象呢...
前段时间,海内外一些中文媒体大肆喧哗,大讲中国人现在要到美国来抄底,好像国人的钱包满得不得了,要把西方世界的龙头老大兜底包下来似的。但雷声大、雨点小,几个来“抄底”的投资考察团不过是来看一看、旅游一番而已,没买什么地产。美国签证官被忽悠了不说,美国的地产经纪、房地产投资者、和正发愁卖不掉房子的人们,都被结结实实的忽悠了一回。
朋友说得真对,虽然两个专制一样臭名昭著,编排的节目也大同小异。但比起来,日尔曼人还是技高一筹。希特勒阅兵是70年前的事,70年后中共的方阵、鼓乐、旗手、步兵、炮车,都如出一辙。希特勒的队列中好像没有德国的V2火箭,也许德国人那时还没有研制完成。但如果他们的车上也加上几枚火箭、亦即世上所有导弹的开山鼻祖的话,那今天从中共到北韩的阅兵,其实不阅也罢,没有比纳粹党...
新学年开始没多久,院长跟新来的教师说,要介绍我们与本地的业界人士相识,参加他们的聚会,介绍我们的研究领域。因为我们是公立学校,是纳税人的钱扶植的,回馈社会是我们的义务。与业界交往,可以掌握企业动态,扩大社交领域,展示自己的研究心得,还有免费的午餐﹔一举四得,何乐而不为呢,当然欣然从命。仲秋的一天,参加了南卡一个扶轮社的午餐会,给他们讲了讲亚洲市场、中国经济、...
美国商业周刊九月的一期,专门讨论了全球100大品牌的最新排名,以及品牌背后这些公司目前面临的、需要重新夺回消费者信任的努力。品牌的可信度和人们对国际品牌公司的信任问题,再度浮上了台面。
通过互联网上的脸谱网站(Facebook),最近与多年前的一个老朋友又续上了联系。看来,世上每个使用计算机和互联网的人都建一个自己的脸谱网页,而人们通过各自的网页保持联系、即时联系、不再失去联系,这样的日子会很快来临。
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最近推出了他最新的研究成果,他专门为中国写的《中国大趋势:新社会的八大支柱》的中文版,9月在中国上市。与以往他在自由世界进行资料收集、研究、分析的一贯做法不同的是,他的研究是在政府的眼皮底下大张旗鼓的做的。而在目前的中国,外企甚至国企想做真正的社会调查,都要政府的批准﹔民调、市场研究公司等,都必须与中国伙伴...
上次带女儿去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渡假时,看到一个叫“纳尼亚的世界”的展馆。我们都没有太大兴趣,因为没看过纳尼亚的故事,也不想进去,而她却兴致勃勃,非要排队进去看一看。看了之后,还是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还是没有弄清楚这个冰天雪地里的神话故事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对纳尼亚的故事的作者路易士,更是没有任何概念,直到上个星期的一天。
许多年前,在寻找教职的时候,曾被中西部密执安州的一所学校给拒绝了。当然,这事儿在学术界再普通不过,雇佣双方互相了解、互相接受、以及互相拒绝,才构成劳动力市场生机勃勃的局面。后来在芝加哥开会,在旅馆里碰巧又迎面碰到了那位写拒绝信的教授。见面打过招呼,当然不能回避那个略带尴尬的话题。有意思的是,这位系主任说,招聘委员会拒绝我的原因,是因为“认知上不能谐振”(co...
建议奥巴马学法轮功的文章贴上博客(http://tinyurl.com/r5dzw4)之后,一个多月来有许多网友浏览,还有一、两百人留言。这些帖子中,除了那些“儿童不宜”的言辞被管理员删掉、没机会看到之外,其他的都一一拜读。从中,可以瞥见华人世界许多难以置信、又非常有趣的现象。而写那篇文章的契机,美国的健保问题,最近更是沸沸扬扬、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看来,奥...
中国保密局网站在力拓案正在进行之际,刊登了一篇署名蒋汝勤的文章,谈力拓案件折射出了什么东西。在司法过程正在进行之中的时候,隶属于检方的政府机构抛出这样的东西,这本身就是对司法公正的一个绝妙的讽刺。
几年前一名海归回国时,看不懂中国房子的面积,把中国公寓的120、150平米换算成他比较熟悉的平方英尺后,忍不住大呼一声,中国的公寓房真大,简直和美国两层楼的排屋(Townhouse)差不多、甚至更大。后来他好奇的去看了一些号称120平米的房子,发现其真正的使用面积估计也就是90多平米而已。
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Gary Locke)访问中国时,要谈澳大利亚铁矿公司力拓所涉及的间谍案,这让许多国人感到惊奇。尤其令许多不了解西方的国人吃惊的是,这个黄皮肤的华裔美国商业部长,居然不假词色,声称他来中国,代表的是美国﹔而美国的政策,不会因为谁参与了协商而发生改变。
几乎一夜之间,中南海突然发现,好像有点面临着四面楚歌的阵势。东面北韩每年接受那么多援助,在导弹和核试问题上居然不买中国的帐,成了奶水养大的狼﹔南面越南和菲律宾吵着嚷着要把南海问题国际化、还想把美国拉进来﹔北面俄罗斯人明明说着要与中国联手对付美元,然后自己又大唱卢布国际化的高调﹔西线本来无战事,突然冒出个维汉冲突,并且一下就演变的非常激烈。
多年前听过一位印度裔教授的演讲,谈如何抓住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学生思考、引导学生进行有效的讨论。这位印裔教授很幽默,也很坦诚,生动的言辞和例举令人印象深刻。十年后的今天,当年课堂的内容还记忆犹新。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最近受到许多批评﹐有人质疑美联储(Fed)在此次经济危机中起到的作用﹐或者应该起但还没有起到的作用。也因此﹐国会山上下和白宫内外﹐都在猜测伯南克目前的任期在明年1月31日到期时﹐欧巴马是否会让他连任。
金秋时节,将离开费城的爵硕(Drexel)大学,受聘南方一所学校。说来有趣,在中国和美国共读过三所小学、三所中学、三所大学,现在又将在第三所大学教书。命运的安排和机缘的巧合,实在是深不可测。辞呈递上后,收到人事处的“COBRA”通知。读完吓了一跳,要继续全家在爵硕的健康保险、而自己掏钱,每月保费居然要一千三百美元﹗
金融危机中,“金砖四国”开始联合发声﹐是因为四国各有各的目的﹑各自的打算...
与著名厨师一起就餐﹐是独特而愉快的经历﹐这大概与跟作曲家一起听音乐会﹑美术家一起看画展差不多吧。上周末与名厨仲毅先生一起吃饭﹐就受益良多。钟先生非常诚实善良﹐很讲义气﹐也正气十足﹐他是去年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的亚军﹐也是美国“中餐百家”评比中一百个最佳中餐馆之一﹑宾州阿伦城(Allentown)“美味轩”的东主。
当美国《时代周刊》的专栏作家佳士汀‧福克斯(Justin Fox)先生四年前作为财富杂志的记者去中国的时候﹐他就对西方大公司的总裁们对中共如此不顾原则﹑卑躬屈膝﹐“近乎小狗般的痴迷”﹐而感到迷惑不解。这个职业记者的直觉是对的﹐西方公司高管的行为﹐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利益﹐还助纣为虐﹑伤害了全社会的道德基础。
念高中时学校只有俄语老师﹐缺英语老师。不得已﹐我们学的第一外语就是俄语。老师年龄很大﹐卷舌音清楚准确﹐看起来也象俄国人。等到真正开始学英语﹐已经是上大学的时候了。再后来﹐不借助字典﹑直接读懂英文原文的文章时﹐感到非常激动﹐觉得语言这东西真是奇妙﹐世界的一扇门被打开了。最初的那几篇﹐在头脑中的印象非常深刻﹐其中一篇是“金质小号。”
诺贝尔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访问中国﹐四天内旋风式造访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带去一股“克氏”旋风。中国专家无一例外地对克鲁格曼严词批驳﹐说克“坚持己见”﹔企业界的代表则感慨的说“克鲁格曼不懂中国。”
共有约 35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7月24日,神韵艺术团在2021年度巡回演出季中,第二次莅临康州斯坦福派雷斯剧院(The Palace Theatre),举行为期两天三场的演出。这是继2019年,神韵艺术团两度登上林肯中心舞台后,再创在同一演季、同一舞台上举办两轮演出的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