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讲座(专栏)
几乎是一夜之间,人们发现,世界金融的龙头华尔街突然陷入莫名的困境:我们不知危机的规模和深浅,不知它可能持续的时日长短,不明确其影响的深度和广度,也没有人能够准确回答是否有解救的方案、或方案会不会生效。
麦当劳汉堡包里发现蠕虫(Worms),公司用虫子代替牛肉,甚至麦当劳把牛眼球搀在绞碎的牛肉里的传言,对公司的形象和销售的巨大负面影响,可想而知。但麦当劳没有因此而倒下,是因为假的就是假的,而真正诚实做生意的人们,一定会有良善的回报。
那天与朋友一起吃饭,他是做中美贸易生意的。席间,还没等酒足饭饱,他就大倒苦水,说产品在中国的原材料涨价,从中国到美国的海运货柜运费翻了一番,人民币又升值两成,原本的利润被榨干,这生意简直就是没办法做了。我说那你就干脆涨价不就得了,把成本转嫁到你的客户、消费者头上,如何﹖而且,与你竞争的其他进口商、中国的制造商,也不都面临着跟你一样的问题嘛。他说那可不行,不管...
距今年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两个月,民主、共和两党都铆足了劲,副总统的候选人也都相继出台。电视上,花费不赀的竞选广告纷纷登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邮箱中几乎每天都有麦凯恩和欧巴马竞选总部发的电邮,要么呼吁投票支持,要么问是否愿意当义工,还有就是直接要求捐款。
南京师范大学的郭泉先生最近撰文,谈到中国民营企业正遭遇“四把刀子和一根绳子”的联合绞杀。他所谓的“四把刀子”,是指原材料价格猛涨、人民币升值、用工成本激增、和外贸的困境﹔而“一根绳子”,则是指银行信贷的收紧。郭泉认为,中共正在用这“四把刀子和一根绳子”猎杀中国民营企业和中国人民。
北京奥运终于尘埃落地、曲终人散,志得意满的当局大概觉得,八年的准备、倾全国之力的投入没有白费,政府会觉得大有崭获,也不再提心吊胆。在接踵而至的弹冠相庆和“国际友人”的赞扬和奉承声中,国人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漂亮的场馆、好客的态度、甚至金牌第一、奖牌第二,都没有赢得世界人民发自内心的钦佩。相反,国际社会在以“体操娃娃”事件为代表的国家机器力量的高度展现之中,对...
七月去华盛顿DC开会,旅途中遇到一位电脑专家,一路交流受益匪浅。与电脑专家探讨经济话题时,发现学科技的人对经济事务观察的角度和思路,颇为与众不同。会后把以前一篇演讲稿寄给了他,那是2006年三、四月间在秘鲁、智利、阿根廷、和康州耶鲁几次中国问题研讨会上的发言。结果他读了之后,又提出了更多的问题。
八月间,去巴西最大的城市圣保罗(Sao Paulo)开会。圣保罗据说有两千万人口,是南美人口最多的城市。从机场去旅馆的路上就看得出,栏杆后高高低低的住宅区联绵不断,城市延展的很大,颇像美国加州的洛杉矶,只是不滨临海岸,但离海岸线也不太远。
最近一段时间,在南方的亚特兰大近郊看了一些待售的房子。房市的低迷和房价的跌宕起伏,令人非常的惊讶。一栋几乎被银行收回的房子在回收前预售,不久前这房子在市场上的标价还是75万美元,临近法拍收回,银行只要54万。但经纪人透露说,这房子上第一和第二顺位抵押贷款的总和,居然是86万。也就是说,银行即使按乐观的、但几乎不可能的市价卖出,也要亏十万﹔而现在因为不得不在法...
初来乍到美国的华人,会发现一个令人非常惊喜的现象,那就是成立自己的公司特别容易,没有什么注册资本、信用担保等各种各样的要求。基本上,你去政府办公室填个表,自己就可以开业了,成为业主制的公司老板。在银行里,私人账户上加一个做生意的名称以接受支票,这银行账户也就有了。其它如租房子、架电话、设信箱,也就是几通电话的事。
在中国教育界,中共中央党校可是一个异数,其英文名字也是蛮滑稽的,叫什么“Party School”,简直就在开国际玩笑。这些人怎么就不知道把它改的稍微文诌诌一些、学究气多一点、或与世界“接轨”一些呢,比方叫个什么什么研究所(Institute)或研究院(Academy)之类的。这样呢,其教授、博士们在国际舞台拿出名片时,其本家也就不至于被别人当成白痴成堆、彻...
北京的朋友传来的消息说,这奥运会好像有点玄乎,不知是什么原因,总让人觉得人心惶惶、捏着一把汗。那些奥运场馆倒是基本完工了,但没有彻底完成,大楼外面看起来挺漂亮的,但只是表面光,内部仍然粗糙得很,外面草皮也没有铺好。问为什么还不铺好呢,朋友说好像没钱了,政府前面钱花的太多,现在股市掉了一半的价值,没钱做精雕细刻的工作了,只能凑合凑合。
许多年前,与乔治亚州立大学会计系的雅克布(Jacobs)教授曾经开展过一项合作研究,试图从市场学和会计学的角度,探讨企业的发展战略。许多年过去了,当年讨论的细节都记不得了,但至今记忆犹新的,是我们顺便聊天儿时聊到的,关于美国的私人农场和家庭务农的问题。
北京政界流传的讯息说,中共的国家主席由于身边的智囊误判国际油价近两年的走势,对此感到“非常生气”。香港报刊的分析说,大陆没有一个智囊专家能准确预测国际油价的飙升及飙升的原因,他们的误判令北京高层无法准确决策,因而造成大陆当前能源的困境。
今年以来,尤其是入夏以后,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有点儿怪里怪气的。从世界范围的粮食涨价到中、美两国的通货膨胀﹔从湛江的螃蟹爬上黄麻树,到癞蛤蟆在从广东深圳、江苏泰州、到山东平度的大街上游荡﹔从四川汶川的八级地震到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的特大洪水,感觉上是灾难和灾祸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人们则越来越觉得生命的脆弱、世事之艰难。
那天跟一位香港记者正闲聊着什么事情呢﹐她突然插话问到﹕“这个‘穿小鞋儿’是什么意思?”听到她的问题后不禁哑然失笑﹐心里想着﹐居然华人世界还有人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这本身就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人也是蛮幸福的﹐他们大概从来没有被别人“穿小鞋”的经历。我跟她说﹐不知道这个词的来源是什么﹐按自己的理解﹐应该是“给别人刻意刁难﹑找麻烦”的意思吧﹐尤其...
四月春假的时候,全家去了纽约曼哈顿的林肯中心,观看了威尔第(Verdi)的歌剧《厄尔南尼》(Ernani),是大都会歌剧院演的。这个根据维克多‧雨果小说改编的歌剧,是又一个交织着情与仇、爱与恨、权力角逐与人性善恶的典型西方歌剧。看着嫉妒之心和心头之恶是怎样摧毁了地位显赫的王公、这些人的国家、和他们自己的世界,不免让人扼腕感叹。
千僖年来临之前,虽然已经接触到了佛法的真谛,但没有开始真正的修行,只把他当成了一种正心修身、甚至修身养性的方法,准备以后再去实践。当然了,当时也没有将之与现实结合起来,加之又读了许多有关世界末日的论述,研读了圣经的启示录,琢磨了诺查丹玛斯的预言等等,对人类前途忧心忡忡。跟太太商量着,我们是否也需要蓄积一些粮食,买些黄金、罐头、煤气罐之类的,预防万一。
那天女儿放学回家,跟爸爸商量要帮她做个掩体(shelter)模型。我说什么掩体呀,掩护什么呢﹖她说是学校的作业,她们组的三个小姑娘要设计、制作一个庇护所,要能在核武袭击时保护一颗鸡蛋。我说核武器呀,是来自俄国、中国、还是北韩的呢﹖她说老师没说,就是要她们学习防护的知识。我给她在用料、结构方面提供了一些参考意见,她就去做了。
正见网刊登过一个关于粮食的故事,说有智慧的人做事总是不慌不忙的,却能把事情做好。主人翁游谊是宋朝真定县(现河北正定)的县令,当时燕山出现饥荒,朝廷命各府州县调牛车输粮。各地开始忙忙活活,游谊却无所作为。等别的县都出发了,他才告诉手下不用去征粮、调牛车,只带上些钱去燕山买就行。果然在燕山,各地的粮食都到了,米价大跌,游谊派的人低价买米交了差,剩下的钱还买了跟着...
美国北卡州艾甚维尔市郊,有座闻名遐迩的“比尔特摩城堡”(Biltmore House),这是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家族当年的私宅,今天是对公众开放的博物馆。范氏家族当年由铁路运输起家,累积的财富非常惊人,他们在纽约和美国东岸许多城市都建了豪宅,田纳西州著名的私立范德比尔特大学也是他们捐款建的。
而外资更是如此,他可以在底部区提出利空的消息,同时也大卖股票让市场恐慌,进而影向投资人大砍股票。而当指数崩盘时,却反手在期货大进买权,等进货到满足时。开始释放利多的言论,而他们同时把之前卖出的股票又重新买回,这时又会引进另一批的看好的投资人。而他们在底部区进的期货口数又回到相对高点,而同样的手法又会再一次上演。
台湾的一位朋友弘纹,讲了一个关于翡翠的心酸故事。她说翡翠分很多种,像冰种、干青、油青、紫罗兰等。最新发现的一种叫“铁龙生”,或“铁龙星”,是从缅甸语译过来的,原意是全绿的石头。这名字倒是蛮贴切的,学地质的人们都知道,大部分各种各样的宝石,其实都是石头,只不过有些比较好看、有些比较稀罕,人们就当“宝”了。尤其在国语里,起个生动、别致的名字,就身价倍增,跟其它不...
九六年亚特兰大举办百年奥运时,刚搬到亚城不久,与太太商量着,这会儿近水楼台,一定要好好的近距离看看奥运。结果临近奥运时,天气热不说,整天听着的都是交通怎么拥挤,还有炸弹袭击,也就渐渐的意兴阑珊,最后只在电视上看看比赛了事。
在北京念书时,参加了研究生会的活动,课余常与其它院系的同学交往。记得一次经济系的一个同学建议说,你一定要去“中国第一村”、天津的大丘庄看看,那里是中国新农村、甚至中国社会未来的希望。大家都正值青春少年狂的时代,神聊时常有人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有的甚至上书中央政府,建议派两千研究生去当县长,从基层做起,彻底改变中国农村的面貌。
加州旧金山湾区的南部,靠近硅谷(硅谷)和斯坦福大学的地方,有家叫“宫殿布菲”(Palace Buffet)的韩国自助餐馆。喜欢吃韩国烤肉的人们,去旧金山一定不要错过这个地方。他们的韩国烤肉随便吃,七、八种牛肉、猪肉、鸡肉都腌得很入味,其它如烤黄花鱼、凉粉、韩国小菜等也鲜美精致。虽然布菲价格不菲,但顾客盈门、络绎不绝,韩国人、华人、黑人、白人、南美人,都在这里...
捷克总统克劳斯日前与波兰总理、斯洛伐克总理等宣布不出席北京奥运的开幕式,作为对中共在西藏问题上处理方式的回应。在当今普遍为五斗米折腰的世界政坛,这些领袖人物的道德勇气令人肃然起敬。说起来,捷克总统与世界其它国家的总统还真有些不同的地方。首先,他大概是不多的不能住在总统府里的国家元首。
汉娜是我们在布拉格的导游,捷克名字叫汉卡,是查尔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她说我们可以叫她汉卡,也可以按英文习惯叫她汉娜。大家就都试着叫她汉卡,但叫来叫去好像还是汉娜更顺口。汉娜的专业是美术设计,她也兼职做导游,她显然非常了解自己的城市,导游做得非常出色。
慕尼黑是宝马公司总部所在地,慕尼黑人称宝马总部的大楼为“汽缸”,四个绑在一起圆柱造型的大楼,大概会让人们联想起发动机的汽缸。而号称“宝马世界”的汽车展览馆,就座落在总部大楼旁边。展览馆入口处喇叭花式的螺旋外形与“汽缸”相映成趣,是慕尼黑的一景。
早春三月,去德国和捷克共和国旅行,十天内去了慕尼黑和布拉格,中间还特意抽出一天的时间,专程去了奥地利的萨尔兹堡。
共有约 35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三十年的运动生涯,金香在球场上创造了许多辉煌,也给身体上留下无法治愈的运动创伤。修炼法轮功让她无病一身轻,但在中共残酷的迫害中,年仅五十九岁的她,过早地离开了她的兄弟姐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