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讲座(专栏)
海外某新闻网站上贴有这样一篇文章,说是中国一位丰田公司的员工写的。看这人对汽车工艺的熟悉程度,看来不大象是冒牌的,他大概真的是、或者曾经是丰田公司在中国分公司的一位员工。但读了这个人的文字之后,就觉得需要跟丰田公司的总经理或者丰田中国区的经理说一句话,那就是你们在管理上忽略了一件事﹕员工的聪明和才干固然重要,但他们的道德标准和个人品质可能更重要﹔一个员工心术...
中国的电子商务之初,有个经典的故事,说人们什么东西都试着去卖。北京一位白领丽人从网上订了份午餐,是一瓶可口可乐加两个面包,她发现这样很方便、价钱不贵,比她自己下楼去附近的超市买还便宜,她就下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订单”。过了没多久,来了一个毛头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整天在电脑前面花时间的网虫,看来他是从网上接了订单,去买了东西,然后骑着自行车就把吃的喝的送来...
迪斯尼ABC电视台有个“谁想当百万富翁﹖”的智力节目。节目中参赛者要回答十五个问题,答对全部问题就可以赢一百万。这个节目非常受欢迎,观众有两千五百万之多。
美加许多地方,福建人开的中餐馆近来特别红火,他们与老侨的粤菜、湘菜和近年盛行的川菜、北方菜、沪菜竞争的法宝,就是大规模的布菲(Buffet)餐馆,亦即那种固定价钱随便吃、爱吃多少吃多少的自助餐厅。因为价钱不贵、种类繁多,螃蟹、牛排、甚至龙虾都随便吃,布菲餐馆很受欢迎。正因为这一点,吃布菲的食客都吃得很多,许多想要减肥的人,往往因此却步,这成了制约布菲扩大生意...
新奥尔良(New Orleans)地处路易斯安娜州东南,以多文化的传统、美食、和音乐驰名,是美国主要的港口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被称为美国最有异国情调、最独特的城市。她的名字来源于法国一个摄政王奥尔良公爵。有意思的是,首先殖民的法国人后来被西班牙人赶跑了,人们今天看到的新奥尔良著名的法国区(French Quarter)的古老建筑,实际上是西班牙人统治时期留...
那天在东京街头赶路时,楼群之间见到一片园林建筑、前面一巨大的牌坊。问同行友人那是什么地方,答曰靖国神社的大门。哇塞,原来这就是名声在外的靖国神社﹗友人问怎么样,想不想进去看看,我说既然路过,看看也无妨。围绕靖国神社中日韩之间常有官方的争战,非官方的声音却不常听到,应该看看那些惹起争议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英语世界有句谚语,叫“魔鬼在细节之中”(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意思是说人们做什么事情,最容易搞糟、出错、被钻空子的,就是那些看来无关紧要、微末的细节。即使是非常伟大的事业,也依赖于其最微小部分的成功。看看我们做的事情,许多失误、遗憾、甚至失败,都是由于细节的疏忽。更有甚者,当事人如果因为面子而刻意掩盖失误,细节的疏忽带来的...
如果说胶囊旅馆反映了日本人对空间的观念和利用的程度,而日本铁路、尤其是新干线的密集和守时,则体现了他们对时间近乎神圣的尊重和崇拜。
日本之行确定后,因为对东京完全不熟悉,就麻烦黑川帮我订个旅馆。他说那就订六本木的亚洲中心吧,那里在东京的市中心,但很幽静,离许多地方都很近,交通方便,他回日本时经常住在那里。我说好吧,你就帮我订一个星期。
黑川‧晋是我们学院管理系的教授,加入爵硕不久,在一次全体教员会议之后,我们碰了面,互相点头打了个招呼,就算认识了。刚开始只知道他是亚裔美国人,后来知道他来自日本,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一天,黑川邀我去他的办公室喝咖啡,我们就慢慢的熟悉起来了。
对比中国和美国人的末日心态,会发现两者既遥远、又接近。说起来,东西方的末日情结还很有联系,有些西方人甚至认为,结束他们的文明、给西方带来末日的,就是东方人甚至汉人。
跟美国佬见惯不怪、深信而又坦然的心态相比较,中国人的末日情怀要微妙得多、难言之隐多得多、心情又复杂得多。如果说美国人的末日心态已经变成平常之心、社会的常态,末日的警讯只能起到敲边鼓的作用,中国人的末日心态和情结,则似乎与美国人、甚至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的人们,都有所不同。对国人来说,末日是个非常忌讳的话题,甚至被当作异端邪说来加以批判。
书架上有两本书,是俄亥俄州辛辛纳堤市的基督教牧师罗纳德‧维兰德(Ronald Weinland)写的。他在2004年出了第一本,叫“预言中的世界末日”﹔2007年他又出了续集,叫“2008年﹕神的最后目击”。维兰德在书中直言不讳的说,圣经中预言的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上亿的人们将在偿还业债中死去,2008年也标志着历时三年半的末日最后时刻的来临。有意思的是,基督...
经济领域有个“大麦克指数”(Big Mac Index)﹐把各地麦当劳大麦克(Big Mac)汉堡的价钱都换成美元来相互比较﹐以确定各地的物价水平。在美国﹐一个大麦克是美金两块五﹐日本是两百多日元﹑合两美元多﹔阿根廷是披索两块五﹑合美金七毛八﹔瑞士最贵﹐为六个瑞士法郎﹑接近美金四块。大麦克被选中﹐是因为世界各地都有麦当劳﹐容易横向对比。
数年前结识了一位创业的女士,她在中国开公司相当成功,赚了不少钱。当然创业中辛酸事儿也不少,谈起在北京数九寒天、滴水成冰的日子里,在外面苦等几小时、追讨拖欠款时,她禁不住声泪俱下。我只好安慰说,现在好了,在美国做生意,没有那么多烦人的事,至少不需要你那么辛辛苦苦的去讨债。
十一月初去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开会,从机场去旅馆的路上,问出租车司机这里有什么名胜可以游览、有什么好吃的餐馆。他说你第一次来吧,那一定要看看“阿拉莫”(The Alamo)、逛逛河沿一条街。我说模糊的记忆中,那个阿拉莫好像是打了一仗吧,到底谁跟谁打、谁赢了呢﹖他说是美国和墨西哥打,美国一方近两百人被包围、枪杀、或用刺刀挑死了。
明年美国又要大选了,十月底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来学校辩论,本来想去听听,但主楼大厅只能容纳八百人,入场卷要抽签决定。还好办公室外面就是大萤幕实况转播,就饶有兴趣的听了他们从战争、石油、个人品德,到中国有害玩具、外星人飞碟的辩论。七位参选人包括五个联邦参议员、一位众议员和一位州长,在NBC主播的交叉问询下,足足辩论了两个小时。
学社会学的一位朋友讲了个故事,说根据她的观察,美国人爱吃的中国菜就那么几样,一猜就准。一次她问一个美国佬,“你最喜欢的中国菜是什么﹖先别说,让我猜猜,是不是‘甜酸鸡’(Sweet ‘n Sour Chicken)”﹖美国人严肃的摇了摇头,说不是的,然后认真的纠正说,是“甜酸肉”(Sweet ‘n Sour Pork)。说完故事,我们都笑了起来。两个菜基本上一...
位居高位的经理人,会有“营造帝国”(Empire-building)的野心,不是说他们要建新的帝国大厦,而是他们有个人的欲望,不以股东的利益为重,而是一心构建自己的王国、培植自己的力量、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政治学中也用这个词,它是“扩张”的同义语,是指国家或其首脑要“大国崛起”。
高三时北航派人来到学校,我们被叫了过去,这大概相当于今天的“提前招生”吧。本来就热衷航空、航天,在飞机、火箭的大幅彩图前,十来岁的年青人脑子登时就热晕了,喜欢的不得了。回家跟双亲商量,说要报考北航,但老父坚决反对,非要他儿子报北大、清华、复旦之类的。我说自己作主、非北航不去,他则以断绝父子关系、切断经济支持相“威胁”。看着父子之争,旁边的老妈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倘佯曼哈顿的游客,不用特别留意,就会在百老汇和华尔街的交界处发现一栋巍峨耸立、玲珑精致的教堂。哥特式的建筑巨石砌成,石块因风雨的侵蚀风化变色,周围则是黑色铸铁的围栏。深色的古教堂立在寸土寸金的华尔街上、处于众多银行大厦白色大理石的包围之中,本身就是一道奇特的风景。
太阳信托(SunTrust)是美国第七大银行,资产一千八百亿美元,总部在亚特兰大,业务分布美东南及东部十几个州。在金融界时,曾在其附属的太阳证券(SunTrust Equitable Securities)工作过一段时间。试用期结束转正时,公司说要查个人信用和驾驶记录。当时不很乐意但也没办法,需要饭碗嘛。心想有什么好查的,查就查吧,反正也没有不良记录。
研究中国的西方知识界有个人人喜欢、也津津乐道、经常引用的说法﹕去中国旅游一天,你能写本书﹔逛一个星期,你可以写一章﹔逗留一个月,只敢写一节﹔而呆上一年,就只能写一页了。不知是因为浸淫其中久了变得麻木,还是研究愈深入发掘的未知愈多。不管怎么说,在美国的人即使来自中国,也会关注“外国人”看中国的角度,常常觉得这些观察是很有趣的。
佛吉尼亚大学唐纳德‧布莱克(Donald Black)教授是研究冲突管理的鼻祖,他把冲突作了基本的分类、并给出了社会学的解释。另一位贡献突出的是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托马斯‧谢灵(Thomas C. Schelling),他认为讨价还价和谈判的理论是必须的,因为冲突无处不在,没有两个团体的利益是完全重合的。
经典故事中有这样一则,一个老太太在家看电视,新闻上说有个司机进错了路口,在高速路上逆向行驶,其它车辆纷纷躲避不及。老太太想起丈夫也在路上,就赶紧给他的手机打电话,说电视上看见有个家伙反向开车,要他小心点儿。电话另一端老汉怒气冲天的说,“我知道,还不只一个呢,他们所有的人都在反方向开车﹗”
那年去武汉出差,抽空儿登了武昌的黄鹤楼,然后坐轮渡往来三镇之间,尝湖北小吃、买孝感麻糖。悠闲的游荡自然有趣,在汉口街头看妇人的对阵,也很有趣。对骂的内容开始听不懂,后来听出门道了,发现她们不是为骂而骂,也不真的生气,而是把它当作显示自家才智的机会,为练习口才和应对,才在街前对骂﹔最后,双方都带着嘻笑,在众人的哄笑中结束交锋,各自回家。
管理咨询是第三产业中很独特的部分,在经济、企管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以前,咨询顾问在与顾客公司接触、考察之后,会结合自己的学识和经验,提出建议和方案,由顾客公司实施。但即使提出了最佳方案,实施中因为人员、能力的问题和外界条件的变化,预期的结果往往难以达到﹔如果实施过程走了样,纵使有锦囊妙计,最后也可能一败涂地。
两年前在费城的一次晚餐会上,结识了阿楠达‧瑞德(Annanda Reed)女士。阿楠达二十出头,兼有南亚和日尔曼的血统。她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尼泊尔人,尼泊尔据说是唯一一个男性寿命比女性要长的国家。阿楠达显然继承了东西方的精髓,长得高雅、美丽而动人,尤其是她的眼睛,睫毛很长,目光深邃,透露着与年龄不符的忧郁,令人一见就印象深刻。
战略一词,人们一般将之与军事战略、国家战略、战略导弹、战略轰炸等联系在一起。企业管理中,涉及跨国公司的长期规划、全球布局,才用市场战略、经营战略等名词。至于战略储备,国际间多见黄金储备、石油储备、和稀有金属储备,都属于或不可缺的战略物质。最近,美国还有人呼吁建立白银储备。
共有约 35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共持续在南海和东海武力扩张,频频侵扰邻国,引发纷争。美国海军也通过派遣军舰自由航行以及和盟国联合军演威慑中共。一份智库报告详细分析了南海和东海问题为何与美国密切相关,并对美国南海、东海战略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