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京生丹麥中使館前談「六四」

6月9日下午,著名民運領袖,「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在中使館門前,參加丹麥民運人士紀念「六四」活動,並接受記者採訪(攝影:林達/大紀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6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達丹麥哥本哈根報導)2010年6月9日,丹麥代表民陣、民聯與民聯陣的一些民運人士來到中共駐丹麥大使館前,舉行紀念「六四」21週年抗議活動。正在丹麥的中國著名民運領袖,「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先生也到場參加了抗議活動。

抗議活動結束後,魏京生先生在中使館前接受了本報記者採訪。以下是根據採訪魏京生先生的錄音整理。

「六四」二十年跌宕起伏,形勢在走向光明

回顧「六四」二十一年以來的中國民主歷程,魏京生說:「六四」二十一年來,中國的民運是一個起伏的過程。 「六四」 剛過後,因為大屠殺,在全國清理人、清理思想。那時老百姓都感到非常沮喪,全國上下都很感到非常沮喪,感到沒有希望。咱們跟共產黨講理,可是共產黨把坦克車也開出來了,用機槍來屠殺老百姓。同時由於共產黨的破壞活動,在海外製造了很多謠言、製造了很多事情,普遍老百姓對民運不抱有希望,民運跌入低谷,中國的民主運動在九十年代中期進入了最低潮。

但是共產黨在九十年代也發生了變化,他們赤裸裸地走向官僚資本主義。還不像「六四」 前遮遮掩掩的,還不是很徹底的。到九十年代以後,他們是什麼都不管不顧了,包括對老百姓的鎮壓逐步升級。除了鎮壓政治異議人士以外,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時,本來對宗教、氣功組織都還是比較放鬆的,但九九年以對法輪功的鎮壓為開始,對所有的宗教、氣功這些團體也都進行鎮壓。在這樣一種形勢下,老百姓開始想到,不得已還是要反抗共產黨,那麼老百姓開始找,誰能反對共產黨我們就聽誰說的。所以對整個民主自由的理想,我認為從九十年代末,一直到本世紀這前十年,逐步處於上升階段。

在這個逐漸上升的階段,老百姓又開始重新注意,「六四」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大家經過了「六四」,受到了鎮壓,當時也覺得沒有希望;但是因為有反抗中國共產黨的需要,大家又重新探索,重新瞭解,重新分析、研究;「六四」到底是怎麼回事,中國的民主化的歷程到底是怎麼回事,共產黨對老百姓的鎮壓,為什麼一次一次都成功了,而老姓的反抗都沒有成功。這些都說明中國人民對共產黨總體的反抗,現在老百姓正在為這件事做準備工作。在這種前提下,形勢已經也越走越好,共產黨內部也在發生分化。這些都是中國的希望,我們現在比二十年前更有信心了。

中共暴政以控制人的思想為特徵,但永遠無法做到

談到中共的暴政,魏京生先生說:共產黨的暴政起源於西方,跟法西斯思想類似的一種暴政,和中國傳統的暴政有一定的區別。但也有很多相似之處,相似之處是對老百姓進行鎮壓、迫害與剝削,這些都是相似的。但是不同的一點是,共產黨的迫害,它帶有很強的思想上的控制,意識形態方面的控制。

共產黨的統治,從思想上控制你,來封鎖各種消息,進行通常所說的洗腦,讓人們自覺地給共產黨當奴隸。這種作法是違反人性的。可能在一小段時間有效,曾經有一段時間,人們腦子是被共產黨所控制,包括相信共產黨,擁護共產黨。但很快的人們就開始反抗了,發現共產黨是不仁道的一種統治,是一種讓人不能忍受的東西。所以才會逐漸產生了民主牆、「六四」 ,一直到現在法輪功的運動,可能現在還會有新的反抗共產黨的運動,逐漸都會起來。共產黨的目標是要從思想上把人民控制起來,像控制狗、控制貓一樣。但實際上是做不到的,人們的反抗也是從思想上開始的。

魏京生先生還談到:自古以來專制政權殺人都是不在乎的,但是老百姓是殺不光的,靠殺人很難維持一個政權。

「三退」對破除中共的思想控制作用很大

談到目前正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已有7500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團、隊的「三退」大潮時,魏京生先生說:「三退」本身是一個很好的運動,直接講給老百姓、這些加入共產黨各種組織的人提供一個恢復自己良心,清洗自己良心的機會。從整體政治上來看,等於一個政治信號,發給老百姓的一個政治信號:我們不能跟著共產黨做壞事。我們得做一個有良心的、正常的人。這對破除共產黨對人的思想上的控制,有非常大的作用。

富士康事件 投資中國最終結果不會好

談到最近在中國發生的富士康多起跳樓事件時,魏京生先生說:很多的外資企業到中國投資後,為什麼他們很快變成了共產黨的辯護士了?這其中有一點原因是,共產黨給他們創造了一個非人道的條件,在這個條件下,他們可以賺取超高的利潤。為了這個超額利潤,他們願意出賣自己的良心,替共產黨辯護。但是呢,他們沒有看到一個情況,共產黨這些貪官污吏,他們看著你賺錢,不論是外資企業,還是台資企業,還是中國的資本家,他們總覺得心裏不甘:你們把錢賺走了,我們還要多賺呢!所以,因為它是一個專制政權,最終經濟上的好處也好,還是政治上的好處,都會落到專制統治集團手裡,他們不太願與別人分享。

富士康事件,雖然還沒有顯露出最終結果,但是從其它國內許多案例裡,都可以注意到一個現象:大家都注意到國內的富豪榜,這就是死刑榜。你上了這個榜,很快的就會有人用各種方法把你給算計了,很可能讓你家破人亡。

實際上這也是一個悲哀。你說你作為資本家,你拍著共產黨的馬屁,最後你也不會得到什麼好下場。包括這些外資企業是一樣的。最近一兩年以來,特別是谷歌事件以來,很多外資企業都感受到來自中共的強大壓力。也就是中共官僚資產階級,統治階級,他們也在逐漸收網,他們也要佔有這個利益,他們要更多地剝削中國人民的利益,他們也不想跟別人分享利益。這個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

李鵬日記 中共滅亡的信號

提起最近在海外發表的所謂李鵬的日記,魏京生說,李鵬的日記已經操作好幾年了,我們很早就知道他寫的日記。我覺得他本人的直接動機是洗清自己。他覺得他自己冤枉,因為六四很多事情,大家都認為他是首惡——李鵬,「六四」首惡!大家都在痛罵他,全國人民、全世界都在痛罵他。但是他覺得自己很冤枉,他可能是為了執行別人的命令等等,總之他想洗清自己。

但實際上,我覺得這是共產黨內鬥的一個反映。這本書好幾年都出不來,實際上是被共產黨給壓住了。但現在為什麼又能夠出來了?就是有人要利用這個進行它們共產黨內部的鬥爭。共產黨內的分裂已經到一定程度了,就是直接去攻擊——李鵬這本書裡肯定有很多內容對共產黨是不利的。這種東西共產黨允許它放出來,這也是一個信號,是共產黨快要滅亡的一個信號。

中使館噪音造干擾
在採訪期間,還出現了一個小插曲,中共大使館故意派出人員,在使館的院子裡製造尖銳的噪音,使得採訪聲音一度難以聽清。直到在現場的記者為此人拍照、攝影,才制止了這種噪音的繼續。

高精度圖片
中使館派員在院子裡製造尖銳噪音,干擾抗議活動和媒體採訪。(攝影:林達/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14 6: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