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江湖亡命漢的不絕之命

人氣: 46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13日訊】二零零六年底,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三十九歲的我走投無路,帶著滿身的槍痕、刀疤,拖著腫得發亮的雙腿,從大都市回到了鄉下老家。年邁的母親看到我這個樣子,傷心而又恨恨地說:「我要知道你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一生下來就該把你掐死啊!現在我是沒有力氣了,要是我還有勁,我就抱著你一起去跳塘自殺了。」

聽著母親傷心的話,我心中也思緒萬千,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啊?!形容枯槁,面色死灰、躺在床上等死的我,眼前浮現著往昔的醉生夢死。

一、少不諳事 橫行江湖好勇鬥狠

我初中未畢業就在社會上混了,成天腰裡別把刀,為那些菜行、漁行、建築行業的老闆們撐門面、照場子。我講義氣,為朋友兩肋插刀在所不辭,只要是朋友的事,無論對錯,都會與對方鬧個天翻地覆,不鬧贏決不罷休。人雖不大,氣焰不小,一天不打架就像別人三天沒吃飯那樣難受,而且只要一打架,那就是上演警匪片,真刀實槍的幹,那是真不要命的。為了打架鬥毆,我的肝被對手捅破過,心包被捅破過;為打架我進看守所、勞教所六次,前後加起來時間達十年之久。

記得九二年的一次打鬥,對方好幾個人一字排開,我一人站在他們對面,雙方舉槍對峙。我拿著長獵槍朝他們胡亂猛射,他們幾人只敢打我的腳。那次我的腳負了重傷,疼痛難忍,和我廝混的女人勸我吸食海洛因,我因此走上了一條新的不歸路:染上了毒癮。

二、吸毒成癮 身心俱傷

為了止痛吸上海洛因後,我再橫行江湖就不僅僅是為了滿足好勇鬥狠的心,更主要的是為了籌集毒資了。每天吸食毒品的錢大約千元不等。毒癮迫使我不斷地去吸食毒品,昂貴的費用又迫使我不斷地去籌錢。九七年我開始販賣毒品、槍支,犯下了更重大的罪業。二零零零年為了籌集毒資,我拿刀砍傷了人,使那人被縫了好幾針。因此我被判四年半勞改,關進了監獄。

吸毒不是好事我也知道。從九三年開始我就戒毒無數次,花了不知多少錢,最終毫無結果。二零零四年刑滿釋放後,我仍毒癮難斷,又重新開始吸毒,而且癮越來越大,發展到大動脈注射,連戒毒所都不敢收留我。 此時的我已不再如當年般威風八面了,已是面如土灰,骨瘦如柴,雙腿浮腫,廢人一個。毒品真的使我身心俱傷啊!

為了擺脫這夢魘般的生活,我選擇了自殺。 一次是用繩子上吊,一次是一次性注射超大劑量的毒品。奇怪的是,上吊時我用的一根兩公分的粗麻繩竟會斷掉;注射超大劑量的毒品後很快被人發現,又搶救過來了。

也許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安排,我命不該絕。二零零六年底,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也是漸漸看到光明的日子。回到老家,母親除了怨恨之外,慈母之心使她又為我指了一條光明大道。我大哥以前是多病纏身,修法輪大法 後百病全無了。母親認為只有法輪大法能救我,立即叫大哥帶我一起煉法輪功

三、得法重生

大哥捧出了寶書《轉法輪》,我一看到書,就想起了九七年的一天到一個朋友家,看到他家在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好像正好講到殺生問題。當我聽到大師說煉功人不能殺生,我就想我就是靠殺生吃飯的,這功我煉不成,於是轉身出了門,錯過了那一次的機緣。

但現在我已無路可走,捧起寶書,接連看了三遍,我明白了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書。我如果早早得法,怎麼會落到今天這般境地?!

我抱著媽媽嚎啕大哭了一場,我對自己說:「這功我一定要堅定地煉下去。」我大哥對我說:「師父說過要多學法,你是新學員,那就更要多看書、多學法。」

從二零零七年元月一日開始,我如饑似渴地看《轉法輪》。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我身上顯現了:半個月的時間,我雙腿水腫全消,臉色紅潤,身體康復。以前花了多少萬元未能戒掉的毒癮,現在沒花一分錢,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對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是沒有任何語言能表達得了的。

四、幾經魔難 錘鍊法徒

完全康復的我,以全新的面貌,帶著得法的喜悅,重返大都市。回到城裡後,我除了學法煉功外,想到那些還不知道法輪功真相的人們,想到很多人會因為聽了中共的造謠宣傳,而錯過了這麼好的功法,我決定要做點什麼。

我每天騎著摩托車到處去用油漆噴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輪功」、「三退保命」等真相標語。哪裡是迫害的窩點、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我就去哪裡噴寫。如勞教所、監獄大門外、派出所、政府機關等外牆,到處留下了我們噴寫的真相標語。

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我因噴寫大法真相標語,被非法抓捕,判我一年半勞教,連幫我噴寫真相標語但不修煉的侄兒也沒放過。

這個勞教所是我往日橫行江湖時經常出入的地方。一進勞教所,碰到許多的昔日江湖朋友,他們都非常驚愕:你這次是為煉法輪功進來的?!法輪功真能改變人吶!你眼中已沒往日的殺氣了!身體也是棒棒的了!連你都變好了,出去後我也要煉法輪功……。

我也向他們講了我絕處逢生的經歷,講述法輪功真相以及邪黨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程度,比如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並勸他們三退,退出黨、團、隊,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在那裡,只要我能接觸到的人全都三退了。直到我走出勞教所,大概勸退了三百人左右。

因為我今昔判若兩人,在勞教所上上下下知道我的人,都暗暗讚歎大法的神奇與偉大,我向他們講述真相,也使他們明白了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多麼的無理和荒唐,也為我在那裡能自由地學法煉功開創了有利的條件。即使在共產邪黨高壓、株連政策的恐怖統治下,依然有明白真相的好人,利用工作之便保護我。每逢有人來檢查工作時,都會把我的大法書保管好,不讓邪惡抄走。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我走出了勞教所。我繼續到處噴寫真相標語。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我再次因為噴寫大法真相標語而被非法抓捕,這次被重判四年勞改,被關進了臭名昭著的某某監獄。這裡也是我曾經來過的地方,但那次是因為籌集毒資砍傷了人。

勞教所獄警明明知道是法輪功改變了我,但也要用重刑來「轉化」我,讓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所謂的理由是他們要完成上面壓下來的「轉化率要達百分之百」的指標。一個幹部說:「要想改變昕航,想都別想」,但他們依然要這麼幹。法輪功教我做好人,把我從一個廢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而江澤民之流卻企圖要把我變成一個連我自己都討厭的壞人,一個無用的人。真是荒唐之極!

這個監獄的邪惡程度外人是無法想像的。剛進去時,因為我不承認自己是罪犯,拒絕排隊報數,獄警就將我雙手用銬子吊在門框上,腳尖著地,為了增加我的痛苦,在我後背與門之間強塞進一個枕頭,使人有著五馬分屍般撕裂的疼痛,我高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往我嘴裡塞髒抹布,我咬緊牙關不讓他們得逞,後來只好把我放下,一落地我人就虛脫了。還有一次,我制止他們打同修,他們把我拖到風場,幾個人對我拳打腳踢,在我肚子上亂踩,直到我大便失禁。

二零一二年,因為我不配合他們的「轉化」(放棄修煉),被關進了小號,期間正逢五月十三日——師父生日,我在小號的潮濕的地上跪下,心裡想著師父,叩了九個響頭,遙祝師父生日快樂!獄警在監控室裡看到,不知我在幹什麼,以為我要自殺,拚命喊:「你幹什麼?你在幹什麼?」他們哪裡會知道修煉人的心哪,我心中裝著大法,我有師父,我還未完成我的使命,我怎麼會去死呢?況且,師父早已經明確說過:「自殺是有罪的。」[1]

在那邪惡的環境裡,我抓住一切機會,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在那裡大約勸退了二百人左右。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我終於走出魔窟,前後五年之久的非法關押,並未消磨我修煉的意志,反而錘鍊了我,使我更加堅定了。

註:[1]李洪志 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文/法輪功學員 昕航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10-13 5: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