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以五行看國運 宋朝學士胡宿 心懷天下

作者:洪熙

宋朝翰林學士胡宿(公元995年─1067年),於宋仁宗、英宗兩朝為官,官居樞密院副使。樞密院掌管全國軍政大事,其權力和宰相相當,長官稱為「樞密使」。原本胡家家境貧寒,並不顯貴,但從胡宿開始逐漸興旺,其中緣由為人所樂道。

僧人欲傳點金術

胡宿為人重義輕利。少年時期的他與一名僧人交情很好。這名僧人有些法術,隨便一塊磚石瓦片,在他手下都能化成黃金。僧人臨死之前,想傳給胡宿「點石成金」術,讓胡宿好好安葬他。胡宿拒絕了,他說:「您的身後之事,我一定會盡力而為。其它事並不是我所希望的。」僧人感嘆良久:「這孩子的志向不凡,前途不可限量。」

解水患之危 救數千人命

胡宿科舉登第之後,擔任揚子縣尉。有一年,縣裡發大水,很多百姓被水所困,縣令無計可施。胡宿率領許多官船、私船救活了幾千人。胡宿因而被舉薦為館閣校勘(官職名),後來又升任集賢校理(官職名),自此,胡宿仕途步入青雲,成為朝廷大臣。

遵天道 以五行看國運

宋仁宗慶曆六年(公元1046年),京東、兩河發生地震,尤其登州、萊州(都在今之山東境內)災情最嚴重。胡宿通曉陰陽五行和災異之學,上疏說到地震產生的原因以及預防災亂的辦法。

胡宿認為,唯有停止挖礦,才能寧息地道。圖為明 宋應星《天工開物》開採銀礦圖。(公有領域)

胡宿說:「明年丁亥年,不管犯罪或恩賞都發生在天象北宮(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虛、危、室、壁 )對應的畛域。陰氣將在亥年達到極盛,之後才會轉弱。今年陰氣猶強,而陽氣猶弱不能勝陰,所以發生了地震。」

他建議,「登州和萊州位於京師東北方少陽(卦象陽上陰下)之位,現在這二州設置金坑,官府召集了很多百姓鑿山谷,導致陽氣耗泄,地下陰氣乘虛而動。唯有立即停止挖礦,才能安息陰氣,使得大地安寧。」

他還說,「丁亥年刑德在北宮的表象對應,表現在群雄相爭的亂事,將出現在西北方。因此胡宿預測,如果西、北邊境沒有發生外亂,可能在西、北方的河朔一帶(黃河中下游以北地區)會有內部盜、亂事件發生。」

當時不少大臣都認為胡宿的話太過迂腐。等到次年丁亥年,河朔將領王則(公元?─1048年)在貝州發動兵變,反抗北宋。胡宿的預測果然應驗。

早在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宋真宗曾下詔修建景靈宮,祭祀黃帝。皇佑五年(公元1053年)正月,景靈宮遭災。當年冬至,舉行祭天的郊祭大典,並以北宋二位先帝配祭。次年,天下大旱。胡宿說,五行之中,火對應禮,今年的旱災,是因郊祭的禮義不當,於是上奏郊祭大典時,最好還是採用古制。

胡宿上奏,郊祭大典時,最好還是採用古制。圖為《雍正帝祭先農壇圖》局部。(公有領域)

促包拯自省

胡宿為官剛正。有一年,涇州士兵因為軍餉發放不及時,於是口出惡言,想要煽動作亂,被官府抓獲。朝廷命三司官員查核軍餉沒有及時撥發的原因。三司總攬財政收支、租賦及鹽鐵專賣事務。當時擔任三司使的包拯(公元998─1061)不想追究下屬。胡宿對他說:「涇州士兵固然悖逆傲慢,然而應當撥出的軍餉,都已經超過八十五天還沒調撥,那些審計官怎麼能沒有罪?」包拯自省,遂即派出官吏協助查辦。

從捕魚、砍伐蘆葦 談邊境治理

胡宿審度時事,常以百姓福祉為念。他擔任樞密院副使時,有一次對宋英宗談及朝政得失:「很多憂患都起源於微小的地方,而且最容易被忽視。自從胡人侵犯邊關,生活在北部的百姓,現在連捕魚、砍伐蘆葦這些事,都被官府禁止了,因此官民之間產生很多爭鬥。

以前南北通好六十年,也沒有內憂外患。近年來,邊界糾紛急劇上升,不過是侵占尺寸之地的小事,邊境守將就傳來警報。這些事情,守城的官員發個文書,詢問清楚即可,哪至於興兵作戰呢?現在官員中有些人恥於燕薊被遼人占據,但是天時人事的條件還不具備,想收復失地,實在難以成真。希望能堅守兩朝的法度,以使人民休養生息,才是天下萬民福祉所在。」

胡宿說:「自從胡人侵犯邊關,生活在北部的百姓,現在連捕魚、砍伐蘆葦這些事,官府全都禁止了,因此官民之間產生很多爭鬥。」圖為清 謝遂《職貢圖》局部。(公有領域)

胡宿平日寬厚待人,內剛外和,言行恭謹。他砥礪名行,直到身居要職,始終和平民時期一樣。從胡宿開始,胡家顯貴,他的兒子宗炎,和姪子宗愈、宗回都官居顯赫,滿門榮耀。@*

事據:
《宋史‧胡宿傳》卷三百一十八
《八德須知全集‧胡宿葬僧》初集卷七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