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義(4)恩州驛狐狸死妲己

陳仲琳

封神演義。(志清/大紀元)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四回 恩州驛狐狸死妲己
天下荒荒起戰場,

致生讒佞亂家邦;

忠言不聽商容諫,

逆語惟知費仲良。

色納狐狸友琴瑟,

政猶豺虎逐鸑凰;

甘心亡國為污下,

贏得人間一捏香。

話說宜生接了回書,竟往西岐不題。且說崇黑虎上前言曰!「仁

兄大事已定,可作速收拾行裝,將令愛送進朝歌,連恐有變;小弟回

去,放令郎進城,並與家兄收兵回國,具表先達朝廷,以便仁兄朝商

謝罪。不得又有他議,致生禍端。」蘇護曰:「蒙賢弟之愛,與西伯

之德;吾何愛此一女,而自取滅亡哉?即時打點無疑,賢弟放心。只

是我蘇護止此一子,被令兄囚禁行營,賢弟可速放進城,以慰老妻懸

望,舉室感恩不淺!」黑虎曰:「仁兄寬心,小弟出去,即時就放他

來,不必掛念!」二人彼此相謝。黑虎出城,行至崇侯虎行營。兩邊

來報:「啟老爺!二老爺已至營門。」侯虎急忙傳令,講黑虎進營,

上帳坐下。侯虎曰:「西伯侯姬昌,好生可惡,今按兵不舉,坐觀成

敗;昨遣散宜生來下書,說蘇護進女朝商,至今未見回報。賢弟被擒

之後。吾日差人打聽,心甚不安;今得賢弟回來,不勝萬千之喜!不

知蘇護果肯朝王謝罪?賢弟自彼處來,一定知蘇護端的,幸道其詳。

」黑虎厲聲大叫曰:「長兄!想我兄弟二人,自始祖一脈,相傳六世

,俺兄弟係同胞一本。古語有云:『一樹之□,有酸有甜;一母之子

,有賢有愚。」長兄你聽我說:蘇護反商,你先領兵征伐,故此損折

軍兵;你在朝廷,也是一鎮大諸侯,你不與朝廷幹些好事,專誘天子

近於佞臣,故此天下人人怨惡。你五萬之師,總不如一紙之書。蘇護

已許進女朝王謝罪,你折兵損將,愧也不愧?辱我崇門。長兄!從今

與你一別,我黑虎再不會你!兩邊的,把蘇公子放了!」兩邊不敢違

令,放了全忠,上帳謝黑虎曰:「伯父天恩,赦小姪再生,頂戴不盡

。」崇黑虎曰:「賢姪可與令尊說,叫他作速收拾朝王,毋得遲滯。

我與他上表轉達天子,以便你父子進朝謝罪。」全忠拜謝,出營上馬

,同冀州不提。崇黑虎怒發如雷,領了三千人馬,上了金睛獸,自回

曹州去了。且說崇侯虎愧莫敢言,只得收拾人馬,自回本國,具表請

罪不提。單言蘇全忠進了冀州,見了父母,彼此感恩。蘇護曰:「姬

伯前日來書,真是救我蘇氏滅門之禍,此德此恩,何敢有忘?我兒!

我想君臣之義至重,君叫臣死,不敢不死;我安敢愛惜一女,以自取

敗亡哉?今只得將你妹子送進朝歌,面君贖罪,你可權鎮冀川,不得

生事擾民,我不日就回。」全忠拜領父言。蘇護隨進內,對夫人楊氏

,將姬伯來書,勸我朝王一節,細說一遍。夫人放聲大哭,蘇護再三

安慰。夫人含淚言曰:「此女生來嬌柔,恕不諳侍君之禮,反又惹事

。」蘇護曰:「這也沒奈何,只得聽之而已。」夫妻二人,不覺傷感

一夜。次日點三千人馬,五百家將,整備氈軍,令妲己梳洗起程。妲

己聞令,淚下如雨;拜別母親長兄,婉轉悲啻,百千媚態,真如芍棄

籠煙。梨花帶雨,子母怎生割捨?只見左右侍兒吾勸,夫人方哭進府

中,小姐也合淚上車,兄全忠送至五里而回。蘇護後保妲己前進,只

見前面打桿貴人旂旛,一路上飢餐渴飲,朝登紫陌,暮踐紅麈。過了

些綠楊古道,紅杏園林;見了些啼鴉喚春,杜鵑啼月。在路行程,非

止一兩日。逢州過縣,涉水登山。那日抵暮,已至恩州,只見恩州驛

驛丞接見。護曰:「驛丞收拾廳堂,安置貴人。」驛丞啟老爺:「此

驛三年前出一妖精,以後凡有一應過往老爺,皆不在裏面安歇,可請

貴人權在行營安歇。庶保無慮,不知老爺尊意如何?」蘇護大喝曰:

「天子貴人,那怕甚麼妖魅;況有館驛,豈有暫居行營之裏。快去打

掃驛中廳堂內室,毋得遲誤取罪。」驛丞忙叫眾人打點廳堂內室,準

備鋪陳,注香灑掃,一應收拾停當。蘇護將妲己安置在後面內室裏,

有五十名侍兒左右伏侍;將三千人馬,俱在驛外邊圍繞;五百家將,

在館驛門首屯劄。蘇護正在廳上坐著,點上蠟燭。蘇護暗想:「方纔

驛丞言此處有妖怪,此乃皇華駐節之所,人煙湊集之處,焉有此事?

然亦不可不防。」將一根豹尾鞭,放在案桌之傍,剔燈展玩兵書。只

聽得恩州城中戌鼓初敲,已是一更時分。蘇護終是放心不下,乃手提

鐵鞭,悄步後堂,於左右室內,點視一番。見諸侍兒並小姐寂然安寢

,方纔放心。再看兵書,不覺又是二更,不一時將交三更。可煞作怪

,忽然一陣風響,透人肌膚,將燈吹滅而復明。怎見得?
非干虎嘯,豈是龍吟。淅凜凜寒風撲面,清冷冷惡氣侵人;到不

能開花謝柳,多暗藏水怪山精。悲風影裏露雙睛,一似金燈在慘霧之

中;黑夜叢中探四爪,渾如鋼鉤出紫霞之外。尾擺頭搖如狴犴,猙獰

雄猛似狻猊。
蘇護被這陣怪風,吹得毛骨聳然,心下正疑惑之間;忽聽後廳侍

兒一聲喊叫:「有妖精來了!」蘇護聽得後面有妖精,急忙提鞭在手

,搶人後廳,左手執燈,右手執鞭,將轉大廳背後,手中燈已被妖風

撲滅。蘇護急轉身再過大廳,急叫:「家將取進燈火。」來時,復進

後廳,只見眾侍兒慌張無措。蘇護急到妲己寢榻之前,用手揭起帳幔

,問曰:「我兒方纔妖氣相侵,你曾見否?」妲己答曰:「孩兒夢中

聽得侍兒喊叫妖精來了,孩兒急待看時,又見燈光,不知是爹爹前來

,並不曾看見甚麼妖怪。」護曰:「這個感謝天地庇佑,不曾驚嚇了

你,這也罷了。」護復安慰女兒安息,自己巡視,不敢安寢。不知這

個回話的,乃是千年狐狸,不知妲己方倏滅燈之時,再出高前取得燈

火來,這是多少時候了。妲己的魂魄,已被狐狸吸去,死之久矣。乃

借體成形,迷惑紂王,斷送他錦繡江山。此是天數,非人力所為。有

詩為證:
「恩州驛內怪風驚,蘇護提鞭撲滅燈;

二八嬌客今已喪,錯看妖魅當親生。」
蘇護心慌,一夜不曾著枕,幸喜不曾驚了貴人,託賴天地祖宗庇

佑;不然又是欺君之罪,如何解釋?等待天明,離了恩州驛,前往朝

歌而來。曉行夜住,飢餐渴飲,在路行程,非止一日;渡了黃河,來

至朝歌,按下營寨。蘇護先差官進城齎本章,見武成王黃飛虎。飛虎

見了蘇護進女贖罪文書,忙差龍環出城,吩咐蘇護把人馬劄在城外,

令護同女進城,到金亭館驛安置。當時權臣費仲、尤渾,蘇護又不先

送禮物;嘆曰:「這逆賊你雖則進女贖罪,天子喜怒不測,凡事俱在

我二人點綴,其生死存亡,只在我等掌握之中,他全然不理我等,甚

是可惡!」不講二人懷恨。且言紂王在龍德殿,有隨侍官啟駕:「費

仲候旨。」天子命傳宣,只見費仲進朝,山呼禮畢,俯伏奏曰:「今

蘇護之女,已在都門,候旨定奪。」紂王聞奏大怒曰:「這匹夫當日

強詞亂政,朕欲置於法,賴卿等諫止,赦歸本國;豈意此賊題詩午門

,欺藐朕躬,殊屬可恨!明日早朝,定正國法,以懲欺君之罪。」費

仲乘機奏曰:「天子之法,原非為天子所私,乃為萬姓而立;今叛臣

賊子不除,是為無法,無法之朝,為天下之所棄。」王曰:「卿言極

善,明日朕自有說。」費仲退朝而去。次日,天子登殿,鐘鼓齊鳴,

文武侍立。但見:
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

千條弱柳垂青線,百囀流鶯繞建章。

劍佩聲隨金闕步,衣冠身惹御爐香;

共沐恩波鳳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天子陞殿,百官朝賀畢。王曰:「有奏章者出班,無事且退。」

言未畢,午門官啟奏:「冀州侯蘇護,候旨午門,進女請罪。」王命

傳旨宣來。蘇護身服犯官之服,不敢冠旒服冕,來至丹墀之下俯伏,

口稱:「犯臣蘇護死罪!」王曰:「冀州蘇護,你題反詩午門,『永

不朝商,』及至崇侯虎奉敕問罪,你尚拒敵天兵,損壞命官軍將,你

有何說?今又朝君,著隨侍官拿出午門梟首,以正國法。」言未畢,

只見首相商容出班諫曰:「蘇護反商,理宜正法;但前日西伯侯姬昌

有本,令蘇護進女朝商,以完君臣大義。今蘇謱既遵王法,進女朝王

贖罪,情有可原。且陛下因不進女而罪人,已進女而又加罪,其非陛

下本心,乞陛下憐而赦之。」紂王猶預未定。有費仲出班奏曰:「丞

相所奏,望陛下從之;且宜蘇護女妲己朝見,如果容貌出眾,禮度幽

閒,可任役便,陛下便赦蘇護之罪;如不能稱意,可連女斬於市朝,

以正其罪。庶陛下不失信於臣民矣!」王曰:「卿言有理。」看官,

只因這費仲一言,將成湯六百年基業,送與他人,這且不表。但言紂

王命隨侍官宣妲己朝見。妲己進午門,過九龍橋,至九間殿,滴水簷

前,高擎象笏,進禮下拜口稱萬歲。紂王定睛觀看,見妲巴烏雲疊鬢

,杏臉桃腮,淺淡春山,嬌柔腰柳,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帶雨,不亞

九天仙女下瑤池,月裏嫦娥離玉闕。妲己啟朱脣,似一點櫻桃,舌尖

上吐的是美孜孜一團和氣,轉秋波如雙彎鳳目,眼角裏送的是嬌滴滴

萬種風情。口稱:「犯臣女妲己,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只這幾

句,就把紂王叫的魂遊天外,魄散九霄,骨軟筋酥,耳熱眼跳,不知

如何是好。當時紂王起立御案之旁,命美人平身。令左右宮妃:「挽

蘇娘娘進壽仙宮,候朕躬回宮。」忙叫當駕官傳旨:「赦蘇護滿門無

罪,聽朕加封,官還舊職,新增國戚,每月俸米二千石。顯慶殿筵宴

三日,首相及百官慶賀,皇親誇官三日,文官二員,武官三員,送卿

榮歸故地。」蘇護謝恩,兩班文武見天子這等愛色,都有不悅之意。

奈天子起駕回宮,無可諫諍,只得都到顯慶殿陪宴。不言蘇護進女榮

歸。天子同妲己在壽仙官筵宴,當夜成就鳳友鸞交,恩愛如同膠漆。

紂王自進妲己之後,朝朝宴樂,夜夜歡娛;朝政廢弛,章奏混淆。群

臣便有諫章,紂王視同兒戲,日夜荒淫。不覺光陰瞬息,歲月如流,

已是三月,不曾設朝。只在壽仙宮,同妲己宴樂,天下八百鎮諸侯,

多少本到朝歌,文書房本積如山,不能面君,其命焉能得下,眼見天

下大亂。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三回   姬昌解圍進妲己
      崇侯奉敕伐諸侯,智淺謀庸枉怨尤;白晝調兵輸戰策,黃昏劫寨失前籌。從來女色多亡國,自古權奸不到頭;豈是紂王求妲己,應知天意屬東周。
  • 第二回   賞州侯蘇護反商
      丞相金鑾直諫君,忠肝義膽孰能群?早知侯伯來朝覲,空費傾葵紙上文。
  • 第一回   紂王女媧宮進香

         
      混沌初分盤古先,

      太極兩儀四象懸,

      子天醜地人寅出,

      避除獸患有巢賢。

      燧人取火免鮮食,

      伏羲畫卦陰陽前,

  • 日前美國一家專業期刊披露,中共於今年初的一月十一日在四川省的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以「反衛星系統」發射出一枚彈道飛彈,擊落了八年前部署距離地表八百多公里的氣象衛星「風雲一號C」。此舉立刻引來全世界的關切,因為這是國際間廿年來首度出現在太空摧毀衛星的「星戰級」動作,美、日、英、澳加等國對此大感震驚,紛紛要求中共做出合理解釋。北京當局在沈默多天後,終於在一月二十三日向美國承認確有此事,但表明此舉「無意威脅任何國家,或顯示北京正在從事太空軍事化活動。」中國的軍事專家將領則強調,中國的太空探索都是和平的,無意與美國進行太空競賽,美國的反應有點神經質。果真如此嗎?
  • 向來主張封殺敏感書籍的新聞出版總署終於在鄔書林宣佈對新近出版的八部書的禁令後迎來了輿論的持續棒喝。胡錦濤在就任中共新一代掌門人之後,提出了「和諧社會」的理念,雖然中國社會仍然充滿了不和諧的因素,但這種提法和之前江澤民所提出的「三個代表」空洞思想在相形之下還是有其進步性。
  •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吳官正書記、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賈春旺、國土資源部孫文盛部長、建設部汪光濤部長:
  • 【大紀元2月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林於國香港五日電)繼知名作家章詒和出面揭露中國當局查禁她的著作後,據報導,新華社退休高級記者楊繼繩近日也公開投書,批評當局阻撓出版他的著作「中國社會各階層分析」,他批評當局違反憲法、剝奪他的權利。
  • 所謂「迷信」就是著迷地相信。「迷信」本身並無好壞之分,好壞取決於其所信的對象,如果迷信一件壞事那自然不好,叫作執迷不悟,但如果迷信的是美好的事物反而是件好事。比如說,我迷信真理,我迷信人性本善,我迷信人活著要有尊嚴和良知,這裡的「迷信」與「堅信」、「篤信」意義近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