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 九評退黨徵文】沒有仇恨的自私

章冬

【字號】    
   標籤: tags: , ,

如果說,人沒有了仇恨的無私,是一種聖者境界的體現;那麼,沒有了仇恨的自私呢?是犬儒極深程度的體現了。
  
愛恨情愁,是人類的正常情志。仇恨的心理,固然不可取,因為冤怨相報,最終導致矛盾,導致焦慮,導致破壞性行為,導致人類資源的負面利用,常常導致悲劇的發生。以至於導致,人類道德的下滑。
  
因此聖賢哲人,極力的提倡善良、寬容、無私。因為這些品行,都是正面的、積極的、利人利己的。
  
不過,古往今來的文學藝術作品中,經常以復仇的主線,構造故事情節,刻劃人物形象,歌頌良善,鞭撻邪惡,弘揚人性。所以,很多的復仇者,並不為人所唾棄,甚至反而被稱頌。他們有的是為了正義、有的是為了民族、有的是為了親友、有的是因為情愛…….。而殺、而拼、而算計、而爭鬥、而忍辱負重。故事往往感人至深,催人淚下。要是最終圓滿的喜劇大結局,那帶給讀者的,更是對美好的嚮往和追求,對人間正義真理的維護和信仰。
  
很多復仇者,往往被頌揚為大俠,英雄,什麼殺父之仇,什麼奪妻之恨,什麼伸張正義,這些人往往被人同情、理解,甚至得到暗中相助。少有人說其自私吧。雖說人人皆私,但是人們憎惡的、唾棄的可是利慾熏心者。
  
不提倡人的仇恨心理,但是,仇恨的心理往往也是滋生於正義的心田。當一個人沒了正義感,沒有了骨氣,沒有了血氣,沒有了尊嚴,沒有了自主意志,更沒有了良知和公理的時候,而只有對五色、五味、五音的感知的時候,而只有對金錢的崇拜和嚮往的時候,而只有對流氓行為的逆來順受、對一切男盜女娼、對一切低級下流熟視無睹的時候,而只有對自身利益極為關注的時候。這是一個比鬼都可怕,比癩皮狗都討厭,比蛆蟲都不如的人。為什麼這麼說?因為無論如何,在目前這個地球上,此時他被稱為人,被尊稱為萬物之靈,而沒有被稱為別的什麼生命。但是,他的道德底線,卻……。
  
同時因為,他佔用消耗的地球資源,卻是那麼多。而眾多蛆蟲佔用的,無非是一泡糞便而已。
  
縱觀歷史,蒙族人沒成功,日本人更不是成功者。因為他們統治大漢民族,都未能令人心真正臣服。因為他們始終都被漢人仇恨著,而最終被趕走。這裡要說的是個道理,而不是在煽動民族仇恨。
  
但是,邪惡的共黨,西來幽靈卻成功的誅伐了中國的人心。怎麼說?簡而言之,邪黨歷次運動,迫害了一半以上的中國人,而當年一大半以上的中國人,不都是在熱情的歌頌邪黨?其中有很多很多是,剛剛被它迫害後的人。甚至是有很多人,被揪掉的頭髮還沒長出來、傷口還在流血、剛剛被瓜分了財產、剛剛因為階級鬥爭而失去親人……。
  
如果說,幹什麼都可以用等級段位來區分的話,那麼邪惡的最高段位,恐怕非共黨莫數了。
  

首先,它不擇手段的殘酷

咱們不引經據典,就說身邊的。姨父的父親,就因為曾經給國民黨供職,四九年後人生的磨難開始了,到文革期間是受害高潮,被下放到農村。拳打腳踢、逢年過節的批鬥是家常便飯。子女跟著受到的侮辱,最終習慣的就像日常生活的颳風下雨一樣正常了。當年有這麼兩個故事,一次天上飛機掠過,正在和貧下中農一起勞作的姨父父親,這個老反革命,可能是天性的開朗原故,也許是貧下中農稍稍放鬆了階級鬥爭的警惕性的這根弦,總之是,那天老反革命也放鬆了被改造的警惕性,當別人誰說,「飛機這東西真厲害,誰能坐上啊,咱們這輩子是坐不上了。」
  
老反革命沾沾自喜的順口說,「我坐過。」是的,他坐過,那是給蔣介石民國效力的時候。於是,就這麼一句話,招來一場新的無情批鬥。這是階級鬥爭新動向,是要變天的信號啊。怎麼著?初冬的爐子燒的通紅,晚上在大隊部,老頭被迫九十度蹶著,臉離爐蓋很近,那汗烤的,汗珠子落在爐蓋上,「吱啦吱啦」的響。若干年後老頭說,眼睛差點烤瞎了。眼球疼了很久。他回來不敢和家人說,多年後返城了,才偷偷的和大女兒說,還囑咐女兒,不要告訴弟弟妹妹和媽媽。那是見不得人的屈辱啊,那是不能給親人心頭留下永遠不滅的陰影的屈辱啊。
  
還有,後來快返城時候,大隊不讓他動,他就偷著回城辦理各種手續。一百多公里的路,騎自行車往返。回家的時候,不敢露面,躲在外屋的立著的苞米桿後,整天的在那後面躲著,吃飯的時候給遞過去一碗。怕大隊來人搜查到,因此而被綁架起來、看管起來。就這樣,忍辱負重,提心吊膽的一家十來口人,走過了無數的風雨歲月。
  
我還見過一位老婦女,說斗地主的時候,她那被劃為地主的父親,被活活的雙手用繩子栓在馬尾巴上,在驚恐的馬狂奔中,把父親拖死了,這叫托高粱茬。當極度疲憊的馬停下來的時候,人已經被拖的到處是骨頭茬子白花花的露在外面。
  
就這樣的鬥爭,誰敢不服?當幾個流氓行惡的時候,並不可怕。當大多數人都被灌輸了流氓思想,而行惡的時候,你連喊冤的地方都沒有。被整死了是為民除害,如同死個老鼠,你怎麼著?要死要活?想活就得乖乖的夾起尾巴。

其二,邪惡的鬥爭理論。
  
剩餘價值的理論實在淺薄,連小學水平,都能推演它幾個來回還綽綽有餘。但是,它高明的另外一面是,你積攢下來的錢財,你投資的利潤被定為了剝削所得。所以,它能夠鼓動大多數的沒有資產的人,來心安理得的搶奪你的財產,甚至是殺戮你九族,也難平這流氓理論激發出的苦海深仇大恨。人性的惡與私,找到了合理的發洩依據,加上蠱惑煽動,加上人人的推波助瀾,那群情激憤的排山倒海的邪惡氣勢,就可想而知了。群魔亂舞般的把惡做了,最後誰負責?往往連具體負責的人都找不到。
  
其實,邪黨把國家概念的定義,都邪惡化了,那麼在此定義下的種種整人運動,也就順理成章了。邪黨說,國家是部機器,就是一個階級統治另一個階級的工具。其實,站在人性化和歷史化的角度看,眾者劃地而居則為國,居者各得其樂而為家。獸性的鬥爭學說,弱肉強食的理論,取代了人性化的仁愛治國傳統思想。

其三,殺身和誅心並重。
  
如果說殺身使人恐懼,那麼誅心就是使人奴化。受迫害的中國人,很多當時就死掉了,而很多也沒讓你當時死掉,而是留下來進行改造,改造你的思想。把邪惡學說,肉麻的歌功邪黨的東西,反復的叫你學,教你看。然後是寫思想匯報,而在此過程中,還有多次的肉體懲罰,人格侮辱。開始的思想匯報,一定是帶有人格尊嚴的成分,這樣絕對不行,一次次的過關,一次次的奴化,最終,使你喪失人格為目地。達到混淆是非的價值判斷為合格。不但人格沒有了,尊嚴沒有了,連你的價值取向也混淆了、模糊了、邪黨化了。仁、義、禮、智、信基本拋棄光了;鬥爭、造反、破壞傳統、口是心非、冷酷、揭發出賣、明哲保身、怯懦……

其四,無恥的謊言充斥所有一切視聽。
  
邪惡共黨的另一個拿手活兒,就是閉關鎖國後的漫天謊言。這個不用舉什麼例子,從歷史到現實,中國人人人皆知,人人熟視無睹。到處都是,信手拈來。
  
當人類的傳統道德被破壞殆盡的時候,一套新的邪黨文化粉墨登場。其中以謊言為根本特徵,充斥文學、詩歌、曲藝、電影、報紙、電視……以至於到工作、家庭、社會的每個角落。最終,每做一件事情,每說一句話的時候都說上一句,「X主席教導我們說…..」.嚴重的時候,連飯前,都要表示感恩、效忠邪惡的魁首。一家老少,站在邪惡魁首的象前,大聲朗讀一段語錄,然後抄起筷子吃飯。
  
可想而知,這樣的天長日久的是什麼結果?有這麼一句話,「謊言說上一千遍,就變成真理。」這句話不是真理,但是卻說出了一個常識。人們的觀念是容易被重復的視聽而改變的。
  
特別是,邪黨的影視歌曲,甚至用優美的民歌曲調,來掩蓋並歌頌其邪惡的本質,最終,人們大腦中的思想反映,特別是不自覺的要抒發情感而引吭高歌的時候,都不自覺的流露出這些污穢的垃圾,那麼,人們怎麼能擺脫邪惡思想的控制,而看清邪惡真面目呢?

其五,殘暴下的小恩小惠。
  
不說心理學上,是怎麼探討研究定義的,關於人在極度恐怖狀態下,得到施惠時的感激泣零,淚如雨下。就說本人親眼看到的,監獄中的犯人舖頭,殘暴欺壓弱勢者後,給弱者少許的恩惠,甚至是一次笑臉,那個被欺壓者的感恩戴德,渾身過電般的酥軟、以至於帶著哭腔的發自肺腑的效忠表達。這就是流氓掠取人心的一種手段。雖說這樣的贏取,並不是真正的忠心,因為出獄後的弱者,一個從新回到正常社會中、和煦陽光下的自由人,幾乎沒有一個回來買點禮物看望舖頭的。但是,在持續的黑暗魔窟中的殘暴淫威下,弱者卻也不敢有任何反抗的苗頭,甚至都不敢有非分的獨立思考的奢望。會百依百順的迎合舖頭的臉色。充其量是,部分的彼此的靠得住的弱者間,心領神會的交換一下眼色,來表示無可奈何的處境,來表示對舖頭的不滿。
  
而一旦時間過長的處於這樣的恐怖氛圍中,一些被欺壓者真的沒了憤恨,沒了尊嚴,沒了骨氣,沒了獨立思想,甚至沒有了自己的喜怒哀樂,而是一切隨舖頭的情緒起落而哀、而傷、而怒、而樂。他幾乎就是舖頭的一個百依百順的附屬品、應聲蟲。

其六,附體。
  
狐狸、黃鼠狼,鬼魂等等的附體事件,古今中外都有,科學上不能給予合理解釋。現實中又不能否認。且不說附體的種種原因和來源,就說被附體者,那是真的沒了主見,沒了自由,沒了自我。情感思想完全被人家操縱了,變成了人家的工具一般。
  
而最為可怕的,最為震驚的,最為嚴重的,而最為不易為人所知的是,人類的很多很多,數以億計者,被一個、一夥共同的邪靈附體著。
  
眾所周知,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在歐洲大地遊蕩。」馬克思開宗明義的一句道白,卻被人們視而不見,熟視無睹,置若罔聞,不了了之的束之高閣了。用當今的邪黨流行說法是,給和諧了。
  
但是,聖經啟示錄中卻揭示出,凡是入了共黨組織的人,都被人家打上了獸的印記。是把生命都交給了那個邪惡的獸。而事實上,人們在加入其組織時,也真的舉手宣誓,說把生命交給它,跟著它走,聽它的話,為它奮鬥一生。這樣,邪靈就順理成章的、堂而皇之的附體了,進而操控被其打上獸的印記的人了。
  
所以說,一些加入其組織的人,甚至是一些思想上認同它的人,任其擺佈操縱,相信著它,順從著它,維護著它,也就不足為奇了。因為都在被其附體著。
  
外因是,利用種種的邪惡手段,馴服著人;而內因實質的背後,利用人們對它的一時相信或是幾句的誓詞,哪怕是違心的誓詞,進而操縱控制附體了人。
  
這就是前面所說的,邪黨遠遠勝過蒙族人,勝過日本人的高明邪惡之處。民族之間的殘殺,往往是單一的兇暴手段,充其量拉攏一些人,施以小恩小惠等等。這些和邪黨的邪惡手段比較,連小巫見大巫都不如。

三退保命

今天,中共邪黨的貪腐,舉世無雙;中共邪黨的邪惡,罄竹難書;中共邪黨的謊言,雖說不斷花樣翻新,但也更顯黔驢技窮了。特別是《九評》的問世,把個躲在迷障中的邪黨扒光,同時告訴世人,遠離邪惡,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的真機。
  
而且,化名三退即可保命。
  
但是,還有一些人,在昏噩中度日,不想遠離邪惡,不想認清邪黨。還在為眼前的蠅頭小利,而不假思索的跟著它走。甚至是,很多受過邪黨迫害的人,明明知道中共的邪惡,卻也不想真正的認清,不想和其劃清界限。還在說什麼,「我掙了xx黨錢。」,「它邪不邪惡我不管,我就想快樂的過日子,不想參與政治。」等等。
  
其實嚴格說來,今天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邪黨的受害者。最起碼一條,它剝奪了天賦予你的知情權。
  
是的,一言以蔽之,一些人的表現就是,沒有理智的昏昏然,一種沒有恨的私。
  
可是,這些人不知道啊,邪黨是要把人送入地獄,拉入地獄,使人永遠沒有未來。
  
這,就是中共這個邪黨,最最邪惡凶險的地方。它控制著人,操縱著人,最終要斷送了人的生命和未來。
  
野草又泛青了,燕子又回來了。窗外的風在刮,稀疏的雨滴劈劈啪啪的落下。時間在一秒一分的,一天一週的,一月一……。
  
時間真的不多了,也許還能……
  
我為這種私心,而無言了。我企盼著,一些人們從昏噩中、從這樣的私心中醒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1-20 12: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