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好評
僅僅幾年,人們還沒從動車慘案、昆明砍人慘案、馬航失聯慘案這種突發事件中緩過勁兒來,天津又慘案了!面對冷酷的人禍,有倆網友

四.意識形態與當代中國問題

「大一統」理念是吾國歷代政治之一大特點。所以說其是一種特點,非是說吾國歷史只有一統,而無分裂,而是說吾國無論政治上處於一統或分裂,而一統之為政治理想,卻始終如一。這與西方歷史中常常出現的征服者與被征服者,殖民者與被殖民者,或平等層面的聯邦間之合作心理大為不同。類似中國這種幾千年來無論於地域之廣,民族之多,文化之多元,輻射之遼遠,卻始終有惟正統是尊以「一」天下之理念而普及於世者,絕無僅有。

三、意識形態與近代世界問題

僅僅幾年,人們還沒從動車慘案、昆明砍人慘案、馬航失聯慘案這種突發事件中緩過勁兒來,天津又慘案了!面對冷酷的人禍,有倆網友悲憤的告訴大家:反正就是人可以死,但就是不告訴你怎麼死的;中國人的一生就是從苟活通向枉死。
他是超越時代的政治預言家,也曾是美國著名雜誌《時代週刊》的封面人物。他的著作《動物莊園》(Animal Farm)是歐美15所名牌大學投票選出的「影響我成長的十本書」之一。他以寓言的形式寫就的《動物莊園》,在反對極權主義的歷史上,留下厚重的一筆。他就是被譽為「20世紀冬季的良心」,「一代人的冷峻良心」的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
開出這個題來,先有點嘀咕。哇,眾虔誠在教之徒還不把我吃了?!後來想想,哪個願意對號入座是哪個的事,況且,沒準聽我把話說完,不吃我還會立馬退教也未可知。再說,真修就是修善,吃我就是殺生,不過是偽教徒,況且我骨頭硬也不好吃。想到這兒,我不嘀咕了,還是把如鯁在喉的當下那些糗事吐吐比較痛快。
也許有人覺得,「永遠的鄧麗君」和驚為鄧麗君轉世的朗格拉姆,與我的文題「毒誓」不搭界,別急,一會兒就搭了。
前幾年,外國人第一次入境美國被要求打指模——左右大拇指放到閃著綠光的儀器上記憶下來;這兩年升級了,打2指改成了打全部10指。我想,這不會是美國海關遇到了指紋雷同的訪客,一定是美國人太幼稚太小心,搞不清世上每個人的指紋都是唯一。另方面,我也暗自佩服美國獨立司法不想蒙羞的考量——抓到某重罪犯,諸如殺人分屍爆炸恐襲之類的,判處極刑之前,能根據10個手指驗明正身,把紕漏降為零,也別鬧出西朝鮮層出不窮的冤殺案。
一生主動作秀不止的癩蛤蟆江澤民,如今有了被作秀的機會,而且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機會——押送海牙國際法庭,讓全人類怒視其被審判的醜態。不過我想,這只癩蛤蟆天生異類,弄不好死前會大鬧公堂,給人類留下最噁心的記憶。
說起美人,人類正統的審美標準,其實是差不多的——美,不是一個表面的東西,而是以「善」為內涵的。除去了這一內涵,皮相之美有時不過是紅粉骷髏,談不上美。所以我們看到希臘文字中Kalokagathia(美且善的),表示美的Kalo與表示善的agathos以非常直觀的方式對「美」做出解釋。而諸如《白雪公主》《海的女兒》之類世代流傳,又風靡世界的童話故事使得善良美麗的形象成為每個孩子最好的朋友,以如此親切的方式教人們從孩童時就學會如何去鑒別美,把正統的完整的美的概念一代一代流傳下去。
中共操練半個多世紀的專制,如今忽然從金錢美女的土匪天堂,一屁股跌成百煉化土的垃圾股。我相信連這只垃圾股的幕後操盤手,都在悲歎回天無力,思忖吐血清倉。
本來想湊湊最近的熱鬧,說說那個老掉牙的馬克思和他對世界的百年荼毒,誰想沒拉住思緒,腦中一下蹦出了馬爾克斯和他的《百年孤獨》。
2015注定是江澤民這隻壞得流湯的癩蛤蟆隨時背過氣去的一年。對江蛙來說,眼下就有兩件晦氣的事。一是16年前它努力生出來的蛤蟆崽「610」被習王悄悄窒息了,而且沒和打虎掛鉤,直接下架!這不耐人尋味麼?
首先我要說,腦殘是真實存在的。舉個例子,在文革中,兩口子由於政治觀點不一致,加入了不同的造反組織,最後走到離婚的地步。如果放到今天來想,這算什麼?還有比夫妻關係,家庭,老婆孩子更重要的嗎?值得嗎?但這樣的事情就是真實發生過,這是極權專制環境下人性趨利避害的表現。
史上流傳一則「濟公搶親」的故事。說濟公和尚在杭州靈隱寺時,一天,神算出一座山峰正由遠處飛來,將要壓住眼前的村莊,忙進村告訴人們逃命,不料招來村民恥笑。濟公無奈,只好衝進一家娶親的儀式,背起正拜堂的新媳婦跑路,此舉激怒了村民,人們蜂擁追出村子。說時遲那時快,山峰飛將過來,不偏不倚正好壓碎村子。人們回頭一看,個個呆若木雞,只有撲地跪拜濟公救命之恩……這便是杭州飛來峰傳奇。
徐純合在火車站被槍擊而亡,官方披露的消息語焉不詳。在監控錄像如同天羅地網的當下大陸,有甚麼是不能查清的呢?更何況是在高危地段的火車站。官方拒不公佈現場的全部錄像,已經引起民間質疑。網名為屠夫的公民經過深入調查,終於取得幾段錄像,事實和證據已經向當局發出了譴責之聲。

題記:中共教育之蠹政,使人學無所成,空耗歲月,非但人才不得,反成蝗蟻之聚,所謂禍亂當世,貽害後輩者更有甚於此者乎?!

自2004年末《九評》問世,未幾,即興起席捲全球之「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浪潮。當其時也,世人莫衷一是,目為鬧劇而不屑一顧者有之,胸懷恐懼而悄然遠避者有之,惑於謊言而維護中共者更有之。然「三退」之勢不可當,初則日退數百人,繼而日退數千人、萬餘人,時至今日,每日「三退」人數已達十萬有奇,「三退」總數更愈兩億之眾。
最近,有人開始上奏談「特赦」,說甚麼「不要打虎打過頭了」「朝裡快打沒人了,不利於穩定」「只要吐出贓款就應該赦免」云云……貌似為黨國前程諫言,話裡話外卻透著禍心——貶斥習王打虎決策。看到百虎落馬,棒子卻越揮越快,分明感到自己的皮也在抖!
當今中國大陸,雖然「搞政治」是個很嚇人的貶義詞,普通百姓如果被貼了這個標籤,幾乎等同於「反黨」「不愛國」,但大陸的教育其實卻始終貫穿著「搞政治」這根主線。
娛樂名人畢福劍「辱毛」事件聳動全國10來天了。因為已不是文革,而且算是公眾人物犯事,所以老畢還幸運,沒被從重從快打成「現行反革命」,押赴刑場斬立決。但黨國還是義憤填膺,又祭出黨性討伐老畢。說甚麼「黨員畢福劍必須講規矩」,這讓我們看出,只要在黨國混,是共產邪教成員,名氣再大也沒戲,「你是黨員,不許反黨」,一句話,你就癟茄子了!
他18歲加入中共,在延安看過毛澤東和江青拍電影,身為圖書館長不許美女館員上班進領導窯洞暢談「工作」遭上司嫉恨;他聽過王明、張國燾、劉少奇、朱德的課,與周恩來、陳雲、董必武、潘漢年共過事,幾次脫黨幾次被找回;他50年代訪問台灣,見過蔣介石、蔣經國父子; 1969年訪問蘇聯時要見王明未果,婉拒蘇共支持其組建中共新黨……他擁有大量中共黨史第一手資料,人稱「當代中國政治人物活詞典」,連中共都要出錢向他購買黨史著作……他就是後半生客居海外,年已96歲的反共義士司馬璐先生。
3000年前有個殷商國,國王叫紂,得美女妲己,寵為妃子。據傳妲己乃絕色,傾國傾城,卻不料人美心卻狠毒,最愛炮烙之刑——每每燒紅銅柱,命犯人腳踏,慘叫聲起時,妲己樂不支,遂被稱為一代妖姬。然而妲己並不孤單,前有夏桀寵妃妹喜,後有幽王寵妃褒姒、獻公王妃驪姬,史稱中國古代四大妖姬。
受審在即的周永康,曾是統領全中國公安、檢察、法院、國安、武警的「政法王」。不過別忘了,他也是全中國監獄系統的最高主管。就在今年剛過去的第一季度,一月黑龍江、二月瀋陽、三月廣東,監獄黑幕每月一爆。
大羅之天,上有真仙。長風振袖,唳鶴沖煙。 踏波碧海,步虛雲嵐。若還忽往,御風翩躚。
我住的這地方冷,按大陸時的窮酸習慣,總想冬天儲點啥。一是果菜到那時確實貴些,二是那種潛意識裡危機殘留,總擔心哪天萬一沒東西吃。所以一入深秋,免不了去整幾棵白菜、幾根白蘿蔔,提一袋土豆啥的。好在這些都是窮人菜,由幾分到幾毛一磅不等,買起來沒啥負擔。比如上次就興高采烈的提回99分10磅的漂亮土豆,這在大陸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如果十年前我說共產黨沒幾天蹦頭了,你可能會嗤之以鼻。那時江姓蛤蟆正摸著鼓肚皮給台前胡氏添堵,周姓泡麵揣著天價維穩費每年製造幾十萬起不穩定事件。你看到滿街的大警、二警、特警、小腳便衣,準會說我走眼了——黨蹦躂的正歡。
共有約 2189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HEADLINES
最重要的是真實的歷史不會因一時的偏見和某個時期的品味而被永久湮沒。要想保證作為學術領域的藝術史不致墮落成僅只是宣傳性的文件、瞄準值錢傳世品的市場升值保值,我們就必須這樣做。……如果沒有一個活躍的專家圈子來傳授素描和繪畫的傳統技巧,高校藝術系就絕不會有能充實這場論辯的學生,創作不出能表達複雜微妙理念的作品,也就不會有適合所有學生的學術環境。
環球好評焦點
NEWS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