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好評
史上流傳一則「濟公搶親」的故事。說濟公和尚在杭州靈隱寺時,一天,神算出一座山峰正由遠處飛來,將要壓住眼前的村莊,忙進村告
首先我要說,腦殘是真實存在的。舉個例子,在文革中,兩口子由於政治觀點不一致,加入了不同的造反組織,最後走到離婚的地步。如果放到今天來想,這算什麼?還有比夫妻關係,家庭,老婆孩子更重要的嗎?值得嗎?但這樣的事情就是真實發生過,這是極權專制環境下人性趨利避害的表現。
史上流傳一則「濟公搶親」的故事。說濟公和尚在杭州靈隱寺時,一天,神算出一座山峰正由遠處飛來,將要壓住眼前的村莊,忙進村告訴人們逃命,不料招來村民恥笑。濟公無奈,只好衝進一家娶親的儀式,背起正拜堂的新媳婦跑路,此舉激怒了村民,人們蜂擁追出村子。說時遲那時快,山峰飛將過來,不偏不倚正好壓碎村子。人們回頭一看,個個呆若木雞,只有撲地跪拜濟公救命之恩……這便是杭州飛來峰傳奇。
徐純合在火車站被槍擊而亡,官方披露的消息語焉不詳。在監控錄像如同天羅地網的當下大陸,有甚麼是不能查清的呢?更何況是在高危地段的火車站。官方拒不公佈現場的全部錄像,已經引起民間質疑。網名為屠夫的公民經過深入調查,終於取得幾段錄像,事實和證據已經向當局發出了譴責之聲。

題記:中共教育之蠹政,使人學無所成,空耗歲月,非但人才不得,反成蝗蟻之聚,所謂禍亂當世,貽害後輩者更有甚於此者乎?!

自2004年末《九評》問世,未幾,即興起席捲全球之「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浪潮。當其時也,世人莫衷一是,目為鬧劇而不屑一顧者有之,胸懷恐懼而悄然遠避者有之,惑於謊言而維護中共者更有之。然「三退」之勢不可當,初則日退數百人,繼而日退數千人、萬餘人,時至今日,每日「三退」人數已達十萬有奇,「三退」總數更愈兩億之眾。
最近,有人開始上奏談「特赦」,說甚麼「不要打虎打過頭了」「朝裡快打沒人了,不利於穩定」「只要吐出贓款就應該赦免」云云……貌似為黨國前程諫言,話裡話外卻透著禍心——貶斥習王打虎決策。看到百虎落馬,棒子卻越揮越快,分明感到自己的皮也在抖!
當今中國大陸,雖然「搞政治」是個很嚇人的貶義詞,普通百姓如果被貼了這個標籤,幾乎等同於「反黨」「不愛國」,但大陸的教育其實卻始終貫穿著「搞政治」這根主線。
娛樂名人畢福劍「辱毛」事件聳動全國10來天了。因為已不是文革,而且算是公眾人物犯事,所以老畢還幸運,沒被從重從快打成「現行反革命」,押赴刑場斬立決。但黨國還是義憤填膺,又祭出黨性討伐老畢。說甚麼「黨員畢福劍必須講規矩」,這讓我們看出,只要在黨國混,是共產邪教成員,名氣再大也沒戲,「你是黨員,不許反黨」,一句話,你就癟茄子了!
他18歲加入中共,在延安看過毛澤東和江青拍電影,身為圖書館長不許美女館員上班進領導窯洞暢談「工作」遭上司嫉恨;他聽過王明、張國燾、劉少奇、朱德的課,與周恩來、陳雲、董必武、潘漢年共過事,幾次脫黨幾次被找回;他50年代訪問台灣,見過蔣介石、蔣經國父子; 1969年訪問蘇聯時要見王明未果,婉拒蘇共支持其組建中共新黨……他擁有大量中共黨史第一手資料,人稱「當代中國政治人物活詞典」,連中共都要出錢向他購買黨史著作……他就是後半生客居海外,年已96歲的反共義士司馬璐先生。
3000年前有個殷商國,國王叫紂,得美女妲己,寵為妃子。據傳妲己乃絕色,傾國傾城,卻不料人美心卻狠毒,最愛炮烙之刑——每每燒紅銅柱,命犯人腳踏,慘叫聲起時,妲己樂不支,遂被稱為一代妖姬。然而妲己並不孤單,前有夏桀寵妃妹喜,後有幽王寵妃褒姒、獻公王妃驪姬,史稱中國古代四大妖姬。
受審在即的周永康,曾是統領全中國公安、檢察、法院、國安、武警的「政法王」。不過別忘了,他也是全中國監獄系統的最高主管。就在今年剛過去的第一季度,一月黑龍江、二月瀋陽、三月廣東,監獄黑幕每月一爆。
大羅之天,上有真仙。長風振袖,唳鶴沖煙。 踏波碧海,步虛雲嵐。若還忽往,御風翩躚。
我住的這地方冷,按大陸時的窮酸習慣,總想冬天儲點啥。一是果菜到那時確實貴些,二是那種潛意識裡危機殘留,總擔心哪天萬一沒東西吃。所以一入深秋,免不了去整幾棵白菜、幾根白蘿蔔,提一袋土豆啥的。好在這些都是窮人菜,由幾分到幾毛一磅不等,買起來沒啥負擔。比如上次就興高采烈的提回99分10磅的漂亮土豆,這在大陸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如果十年前我說共產黨沒幾天蹦頭了,你可能會嗤之以鼻。那時江姓蛤蟆正摸著鼓肚皮給台前胡氏添堵,周姓泡麵揣著天價維穩費每年製造幾十萬起不穩定事件。你看到滿街的大警、二警、特警、小腳便衣,準會說我走眼了——黨蹦躂的正歡。
制度,可以規範人的行為,讓人們按照某些期待的準則行事,從而內化為一種價值觀,養成生活習慣,形成一種行為模式。一種社會制度一旦形成,會促使社會成員形成一種行為慣性,從而形成大面積的社會風氣。如果說,制度是否有高下優劣早已不成為一個問題的話,現在就是人們系統地瞭解社會主義制度到底惡劣到甚麼程度的時候。雖然中共把自己改革來改革去的制度宣稱為掌握了最高最先進的馬克思主義這一「宇宙最高真理」的實踐,但其在中國無處不在、無所不及的社會實踐,也隨處見證了這一制度的惡劣,以及在管理社會過程中種種惡劣的後果。後果之一,就是對全體國人進行變態的、惡意地人格化訓練,使中國社會快速陷入全面道德淪喪。這裡僅舉幾例,讀者根據自己的經歷類推。
十四年前除夕下午天安門自焚偽火的真相已廣為人知,本文回顧這場偽火出台的時事背景,探索江澤民施展天安門偽火這一毒招的真實意圖。
按說快過年了,該說些吉利話,但最近大腦有些錯位,都是被那些肝腦塗地的官員鬧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又揮不去吃牢飯的恐懼,最後選擇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路——自裁。但是我不明白,為何很多大官選擇跳樓,那是一種輕鬆的死法麼?
這個世界總是以各種方式牽動人心。雖然媒體報導的戰事和災難從未停止過,但台灣墜機、IS人質、法國雜誌槍擊,到驚人的紐約致命火車相撞,更給人帶來意外的驚愕與悲傷。即使身不在其中,但屏幕上痛徹心肺頹然倒地的一張張面容,讓有著同樣脆弱生命的我們,不得不在萬物生長而又充滿生命力的春天來臨之際,接受他們離開這美麗世界的事實。生命如此可貴,親緣如此難得,但總是有吞噬生命的怪獸,於幽暗中掩藏行蹤,捕食行走中的人群。

跨流域調水違反可持續發展理念

又到年關。天朝債權「孫子」又該跪求債務「爺爺」施捨了。這一當代特色「撲食價值」使我又想起那條鐵則: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雖然人類文明演進到今天,這一鐵則被繁複的法律條文替代,以求公允精緻,但法條再苛責,最終也要還原為簡潔的道理——只要你住在地球村,隨便你屬於哪個部落,隨便你尊為長老抑或乞丐,都不能任意剝奪別人生命,也不能閉眼拿別人錢放自己兜裡。
中共建政六十多年,壞分子和各種罪犯人數眾多,範圍寬廣,占總人口比例堪稱世界之最。你也許會懷疑:難道中共管理國家,壞人變多了嗎?也許的確如此。從被處死、被國家專政、被社會主義政權認定為「壞人」「罪犯」的人數,確實是史無前例的。綜合一些「壞人、罪人」的特徵,可以把它歸納成一個社會現象:「標籤式罪犯」。
又逢歲暮年關,自西方之聖誕節,至東方之中國年,無處不彌合著辭舊迎新的氣息,無論引朋呼友,夜宴聚談,或學賈島做些祭詩之類特別的自娛,都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欣然浮漾心頭,蓋此歲暮良時,新春嘉辰最易引人憧憬,啟人遙思,無論做甚麼或不做甚麼,心底總懷著一份莫名的希望,於春天,於新年,於未來。這故然是天賜的厚福,亦是新年之主旨,且又全憑心領與神會。而此刻,一年一度的神韻演出又如期而至,似乎正為喚醒記憶,激發靈性而來,使得幸運的人們走出神韻之場,都懷抱希望,滿載而歸。想來,所謂「世界第一秀」之美譽,除了是對神韻藝術獨步當世的一種毫不誇張的形容外,還當有「新元第一秀」這一充滿對新年之希望的意象蘊涵其中。
在人類歷史上,沒有哪個朝代和國家當老闆做生意的人,在政治和生活中的遭遇有中共治下的國民那樣曲折、不確定和戲劇性。中共建政以來,讓生意人歷經了種種磨難,悲歡離合和各種離奇的起伏,其間不僅體現了中共治國理念的頻繁變遷,更展現給世人 「社會主義實踐」 的荒唐,讀解中國老闆命運的過程,也是認識中共執政不合法性的一個例證。
作為一個大連人,非常高興地看到,薄熙來成為中紀委打掉的第一隻大老虎,正囚禁在牢籠裡。這驗證了古人的一句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無論東西方古老文明體系中,人類對美的最初認知皆與「善」相統一。這不僅是貫穿於人類各類經典中的一個理念,更是早在文字草創之時,就已奠定其中的對美的界定。所以中國文字中,美與善同源同義,希臘文字中Kalokagathia(美且善的),表示美的Kalo與表示善的agathos以更直觀方式成為一體。因善而美之美,由善而美之美,既善且美之美,才是真正的美。
人類跨入二十一世紀,當芸芸眾生往來於摩天的高樓,奔走於現代的廣告,斡旋於各自前程和生計之時,人們也許常常感慨現代科技給人們生活方式帶來的巨大變化,但人們或許並未意識到,一個更為深刻的時代巨變正在悄然發生,這就是:叱吒世界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將最終退出歷史舞台,中國社會將拋棄中國共產黨,迎來一個全新的人文時代,而這一巨變的直接推動力量來自於一本劃時代的偉大著作:《九評共產黨》。
紅朝自稱與世界接軌後,無論經濟,外交,教育,與外界漸有越發頻繁之交往,而紅朝草民東望朝鮮,恍見毛時代之中國,也頗有一種過來人的感覺。只是這種以過來人而自居的優越感似乎為時尚早且過於樂觀,這也是越來越多的人漸漸意識到的一件事,那就是當下之紅朝與朝鮮其實並無二致,所以戲稱紅朝為「西朝鮮」。對於一些自以為民智已開的國人而言,「西朝鮮」之謂如當頭一盆涼水,然而似乎還冷得不夠,顯然很多人心中,此「西朝鮮」比之彼「東朝鮮」,怎麼說也要好上一點吧,特別是聽說「東朝鮮」有人看了美劇被拉出去槍斃,而「西朝鮮」只是被中宣部禁播了幾部美劇而已。然而,如果看得清所謂「西朝鮮」不過是更加精緻化了的「東朝鮮」,直白說來就是流氓更加專業化,又不知還會有人以此為慶幸否。所以一旦明確我們所身處的「西朝鮮」的實際狀況,這感覺大概就不只是涼水澆頭,而是冰桶挑戰了。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簡稱《九評》)系列社論的第一篇《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打響了全球圍剿中共邪靈的第一槍,從而敲響了中共滅亡的喪鐘。
耶穌說「富人進天堂,難過駱駝鑽針眼」,這句話好比富人頭上的緊箍咒,禁錮了歐洲整整一個中世紀。可是,距耶穌時代1500年後的新教徒們,所宣揚的卻是以財富顯揚上帝之榮耀,由此演化而來的資本主義改變整個世界。從此意義上說,財富之於西方人,即是天使又是魔鬼。
大陸官方雜誌《人民論壇》不久前發佈「當前社會病態調查分析報告」,指出當前有十大社會病態。美國華裔學者徐賁在《當今中國社會的頹廢與犬儒》一文中,把「鴕鳥心態」(逃避現實,「掩耳盜鈴」,面對壓力與困難採取回避態度)、「思考恐懼」症(鸚鵡學舌,人云亦云,對於謠言或他人觀點,不假思索,附和跟風)和「初老症」(未老先衰,心比實際年齡老得快,過早放棄追求、過早妥協),視為是頹廢與犬儒的某種結合,並對中國大陸人的頹廢與犬儒深表擔憂。
共有約 2187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HEADLINES
中港兩地爆出新沙士驚魂。一名曾與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CoV,俗稱新沙士)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44歲南韓男子,出現發燒病徵仍獲准出境,星期二(26日)乘韓亞航空的飛機到香港,再乘巴士往深圳再到惠州,在當地入住酒店和進行商業交流,目前在當地醫院接受隔離檢查。衛生防護中心指男子入境香港時向當值護士否認接觸過中東症病人,該護士昨晨(28日)咳嗽及頭暈送院,檢驗後對病毒呈陰性。多位專家認為,與男子乘同一班機和巴士的人士皆有機會染病,擔憂新沙士在中港二地傳播,韓國要為今次事件負責。
環球好評焦點
NEWS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