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好評
中國大陸雖然經濟在發展,但其社會體制和社會文化明顯仍然停留在工業時代,它的發展依靠大資本和重商主義。中國現代化過程中,明顯缺失了一個「寬容教育」的過程。而本來以...
十年前在美國,因為聲稱自己是香港人,被一位中國官員諄諄告誡「你首先是中國人」,我反問他說,你剛剛還和別人說自己是北京人,我為甚麼不能自稱是香港人?他說不出話,只能怒目圓睜。我當然知道這背後的邏輯區別,因為北京人「必然」是中國人,而香港人未必就一定是,所以在愛國統一的合聲中,香港人的自我稱謂就顯得刺耳了。這和台灣人,西藏人都是一樣的。
上一週,一張律師被撕破衣褲走出法庭的照片,在網上流傳,於此同時,又有消息稱,「雷洋案」的5名涉案警察、輔警都聘請了律師。另外一件事情是濟寧市司法局局長涉貪被抓以後,一定要請死磕律師。
社會保障制度一是養老,二是濟困,困難者包括失業、貧病殘疾不能就業者。人皆有老,年輕時他們的交稅付出,老年後應該有所回報。人的一生難免有困,平時工作交稅支撐社會,困難時社會福利系統理當回饋。但不勞而獲者卻成功地利用了制度漏洞,以平等、博愛之名剝奪社會與他人。這樣的福利制度,既將社會成員變成廢物,也必將導致國家衰落。希臘的現狀,可引為借鑑。
兩年前的一個大白天,中國中原核心地帶的河南安陽發生了這樣一起事件: 一個20多歲的持刀青年,登上了公車,他不是來搶劫也不是來強姦的,而是擺明瞭要殺人的。因為他是一個厭世者,要用這種方式報復社會,結束自己的一生。 此人上車後,先用匕首威脅公交司機,命令司機轉向,撞對面的卡車,司機不從,此人遂搶奪方向盤,司機奮力抵抗,歹徒用刀刺傷了司機的胳膊。這時...
從內心來說,至少高層並不認同美國的價值觀,實際上也就是我們說的「普世價值」了;他們認定美國基本上處處與中國作對,想方設法「圍堵」中國,對中國的崛起十分警惕。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設法打破美國的各種「圍堵」,實現「和平崛起」。
新華網《起底蔡英文》5月25日被緊急刪除,中宣部下令大陸各個網站全部刪除,「不許漏網」。該文原由新華社旗下的《國際先驅導報》刊登,新華網率先轉載,結果一天後被全面封殺。事情顯而易見,這種命令來自對台政策的最高話事人,也就是對台工作小組負責人習近平。
堯、舜、禹三位聖君承前啟後,奉天命,降世間,開創新宇。參同契合宇宙自然,規正了天地四時運行秩序。平治水土,調和陰陽,剷除妖魔,澄清寰宇,開創、奠定人類生活環境,淨化萬物生存空間,一統華夏。道行天下,德澤廣被,以巨德而帝天下,創造天地人協和自然、以道德為核心、天人合一的文化體系,共同完成了創建神州這個大舞臺的過程,光耀寰宇。
美國一位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日前提出,中共統治「已進入一個漫長的衰落期」,他認為,未來10-15年後,「改革式革命」將終結中共的一黨專政。這位政治學者的推論不能算錯,但也沒有什麼新意,因為這其實早就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但是呢,到了最關鍵的、人們最關心的「When」(什麼時候滅亡)、中共垮臺的具體年限的時候,專家就跳了過去,直接給出了這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結論。
今年5月16日是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爆發五十周年,文革一詞,在海內外再次成為熱議的話題。北京雖然再次高調提出中共中央關於歷史問題的決定,全面否定文革,但中國政治空氣中始終瀰漫著一股怪異的味道。
中共會頓滅還是漸滅呢?這是一個有意義的探討課題。因為目前對中共滅亡的討論,世人已經基本達成了共識;中共不光彩的退出歷史舞臺,或者天滅中共的實現,現在已經不是會不會實現的問題了,這已經是學術界、政治界、輿論界的共識,也是中國街頭巷尾老百姓的內心認識,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定論了。
社會權力由暴力、財富、社會價值觀認同三個方面支撐。現在中共已經徹底破壞了後者,而形成一種簡單地由暴力和金錢組成的權力體系,而這種兩腳架的不穩定眾所周知,倒下恐怕只是時間的問題。
一個社會的精英階層沒有應有的獨立精神和擔當道義的職責,屈服於政權,就稱不上是民族的脊樑、時代的良心,不過是一群御用文人、文化傀儡。唯上、看齊的行為在一個國民有尊嚴的民主社會是行不通的。
中共建政六十五年,對人性的陰暗、自私瞭如指掌。 在北京的看守所中,只能住十五人的監舍,總是被塞入四十多人。目的就是讓他們爲爭取睡覺空間,如廁空間互相打鬥,從早焦慮到晚。這是中共統治的常用策略。 「大中華」、「本土」,在其中的人自己看來,都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從中共角度看,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已經成爲奴隸的,一種是即將成爲奴隸的。 一個羣體如果不想做...
在中共專制體制下,可以說幾乎沒有不受官方控制的社會空間。這種由大陸政府發出的單程證,不是用作某種政治操作,就一定會被用來作「經濟」操作,所以絕不令人吃驚。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曾宣稱:「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他信心滿滿的下令「三個月消滅法輪功」 ,並揚言對付不了法輪功,簡直是 「笑話」 。然而,十六年過去了,中共國認定的所謂最大 「敵人」法輪功,不僅未被消滅,反而影響越來越大。法輪功學員的聲音傳遍世界,越來越多的民眾對法輪功抱以同情和敬重。擅長折騰和各種運動、在鎮壓民眾中屢次得手的...
今天是複活節,想寫點文字表達我對陳麗春的懷念。 陳麗春是南越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吳庭艷的兄弟吳庭瑈之妻,她生於復活節,卒於復活節。 50年代,吳庭艷出任南越共和國第一任總統,當其時,南越人有槍就是草頭王,軍閥勢力強大、宗派武裝力量強大、山頭林立、治安混亂、貪腐嚴重、整個國家一派亂像。吳庭艷推行國家革命,以強力及智慧收拾舊山河,慢慢把國家引入正軌。吳庭...
這幾天,相信很多人都看了一篇《一個「休而不退」者內心深處的愧疚》的文章,文章自訴:他從2008年開始就過著所謂的「散吏」生活,在長達八九年的時間裡,什麼都不幹,照樣拿工資,照樣享受一點都不少的福利待遇;至於工資,年薪超過12萬元!
中華民族的重新崛起,看起來無法省略同樣的過程。然而,中國大陸的共產黨政權,卻對中國人文化藝術復興形成了巨大的制度性和結構性障礙。
藏富於民是歷朝歷代老百姓的理想,可是殘酷的歷史事實告訴我們:在中國富不過三代,在一個財富都帶著原罪的國家,藏富的結果往往是一場又一場的災難,60多年前的地產資本家因為藏富,能活下來就算最大的幸運,當今許多貪官只要一抄家,就是成噸成車的現金財寶。只有熟稔世事的聰明人才會未雨綢繆,不聲不響把巨額財富轉移到境外,特別是轉移到哪些保護私有財產尊重人權的國家。 ...
特朗普從一開始被人看扁,到後來在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一路領先,再到現在全美出現各類「反特朗普運動」,這位誓言要當美國總統的億萬富豪,在全世界引起了越來越多的關注。
2016年的北京兩會,議題可謂一地雞毛,代表們誰也不敢觸及這個國家的深層問題,各種瑣事被做成一道道兩會大菜端上桌來,以表示「國家承平,我們也在思考過國家大事」。朝野共憂的財政赤字,在兩會上也是化憂慮為信心,擴大赤字不僅有理有利,還預估了迅速上漲的空間。
上世紀八十年代,曾經在中國大陸最荒涼遙遠的藏區從事過幾年野外工作。有一次因為接載車輛事故,被迫在一片原始森林中過夜,方圓幾十公里沒有任何人煙。漆黑的夜色中,天上的繁星密佈,天空清亮得完全不似人間。然而我們幾個城裡長大的人完全沒有浪漫的感受,因為黑暗的森林中傳出各種聲響,讓不熟悉野外環境的人頗為心驚肉跳。
目前,世上苟存的幾個共產執政黨已然風雨飄搖,命在旦夕。時間真是個弄人的大神——古共扛不住了,越共扛不住了,開竄天猴作坊的金三正走在自殺的路上。中共,這個最大的共產幫會更是頭頂生瘡、腳底板流膿——爛的透透的,氣味臭臭的。這些個貨色就像動物中的螞蚱,轉瞬化作糞土。我們眼前的浩瀚人類史冊眨眼間就要翻篇兒。
25年前,共產山寨睥睨地球時,蘇共官拜山寨匪首,統領著30來個貌合神離的傢伙,各自靠奴役本國P民輸血供養;誰知作惡半個世紀後,P民們像商量好了似的,抗議的抗議,不合作的不合作,逃離的逃離,令匪寨血量越發供給不上。忽一夜,老大竟自毀寨基,降下斧頭彎刀寨旗,宣佈Game Over,陣營即告崩解,嘍囉們急急作鳥獸散。
象棋(指中國象棋)最基本的一條弈棋規則是 :對弈雙方中,一方吃掉另一方的「將」(或「帥」)這枚棋子之後,方為最終拿下勝局。否則,即便把對方的「車」、「馬」、「炮」殺得丟盔棄甲,屢屢用「將軍」之招迫使對方的「將」東躲西藏,但未把「將」逼死、未使「將」就擒,終究不算贏棋。一旦對方有隙可乘,發起反擊,局勢還可能急轉直下,甚至勝敗易手。
從去年底起,中國大城市發出多次陰霾預警,北京更是在2015年12月發佈了兩次無前例的 「紅色預警」。一次是在世界關注的巴黎氣候大會期間發佈的,故格外引各國側目。對PM2.5粉塵檢測數據顯示,此對人體有害的粉塵,在京西南一度高達796微克/立方米,相比世界衛生組織(WHO)提出的健康空氣標準「日平均PM2.5低於25微克/立方米」而言,超出倍數之高,用「比進了...
要說金三兒小胳膊細如麻桿兒,小子肯定不服:三兒我乃北韓第一肥仔,舉世聞名,人家最多貶我髮型酷,你敢笑我胳膊瘦!小心我氫彈崩了你!雖說俺家氫彈藥量小的跟個麻雷子似的,不也把你家農田震裂了麼!如今炮仗一響,我胳膊根兒又粗了一圈,看你們西韓還牛啥?不夾我們牡丹峰美女,我就給你們好瞧!
2015年底,有位生意人對三退義工說:「自焚那事我比你瞭解,那年自焚事件,我就在跟前。……那事之前廣場就戒嚴了,我是高幹子弟,(那時)在北京當兵,那是我們部隊干的,別說群眾,連一個煉法輪功的也沒有。不過話說回來,法輪功影響太大了,有那麼強的凝聚力,連我們部隊都比不了,這樣一個民間團體,他們能容得下嗎?」
美國第三任總統傑斐遜(獨立宣言起草人)曾說:「When governments fear the people, there is liberty. When the people fear the government, there is tyranny.(政府害怕人民,就是自由。人民害怕政府,就是暴政)。」 網友在「圍觀」對審判浦志強律師叫好的海外水軍時...
黃潔夫,中共黨國副部級刀手,十幾年間,不知其手術刀下,間接奪走多少條中國人的鮮活生命。1994年他第一次奉命去取死囚器官(黃自己所言),換言之,從那時起,他就與強摘「死刑犯」器官的罪惡脫不開幹係。20多年過去,此人如今已躍升頂級活摘權威,官拜黨國人體器官捐獻移植委員會主任。
昨天,北京又大霾了!當局發佈了今年首個霾橙色警報,西南區域單站PM2.5濃度一度接近1000,超過有害人類健康危險指數約30倍,駭人聽聞。陰霾,這個幽靈一般堅守中國上空的奇觀煞景,再次聚集在北京。自豪的北京人,隨便你豪還是嚎,出門萬萬不可忘記戴好口罩。
「中國夢」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經常被相提並論。不過沒有人說得出這個民族應該「復興」到哪個原點,沒有人知道那原點究竟坐落在這個民族的哪個黃金盛世——究竟是復興到周、秦、漢、唐,還是復興到宋、元、明、清。可見所謂「復興」,無非隨口一說,跟咱「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的全部歷史扯不上任何關係。
俗話說水火無情。14年前的大年三十,在黨國首都天安門廣場,有幾個男女卻引火燒身,出手點燃了自己……然而,幾簇熊熊煙火過後,他們並沒有鳳凰涅槃,卻被那個策劃這起世紀偽火的大癩蛤蟆江澤民一舉抹黑成烏鴉,嫁禍法輪功。更讓他們想不到的是人身和精神的無盡苦難,幾個參與者有的當場被打死,有的事後被滅口,剩下的,十幾年活在烏鴉一般漆黑的心獄裡……
中國古人定義偷盜為「不告而取」,屬不道德行為,非有修養的君子所為。不過,在倡導「悶聲發大財」為榮的馬列國度,中共官員,尤其是一些高級官員們,充分享用了「不告而取」的特權,不僅在獲取社會特權上,而且在社會資源上,國民財富上,甚至使用他人的身體上等,都充分體現了這一黨派的基本原則。某些中共黨員們身體力行,為全中國的老百姓演繹了登峰造極的偷盜行為示範。
中華民族是上天護佑的民族,綿延渡過5000年壯闊歷史長河,但也揹負了深重苦難,是一個負重而行的民族。有心人總能發現,國人每個深重苦難的背後,幾乎都有大奸大惡之人的魅影。從酒池肉林的商紂,到結黨私營、專權亂政嚴重衰弱國力的嚴嵩,再到通敵賣國、製造黨禍、殘害忠良的秦檜。這些禍國之輩給民族留下巨大的傷痛。神護佑我們這個世界上最具智慧的民族前行至今,卻陡然發現我們正...
昂山素姬2010年獲釋,兩年後的6月赴歐洲登上挪威奧斯陸諾貝爾獎領獎台,發表了遲到21年的和平獎獲獎感言。這篇近6000言的演講,深深打動了世界,特別在她以親身感受談到沒有人應該因追求自由獲罪時,獲得全場一片掌聲——「有人擔心,因為最著名的被軟禁者已被釋放,其他的人,那些不知名的人士,將會被遺忘。我今天站在這裡,正是因為我曾經是一位良心犯。當你們看到我,聽我...
浩瀚宇宙天體中,我們有幸誕生於這個藍色星球,由自然人的鬆散個體,到組合成男耕女織的家庭,一步步走向群體、部落、城邦直至民族、國家。我們在天賜萬物中生活了千萬年,世世代代繁衍承傳,創造文化,仰神感恩,享受著喜怒哀樂的情感生活,經歷著生老病死的人生歲月。
如果有人問,中共五中全會作出了什麼決定?最簡要全面的回答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在中共近百年為患中國的黑暗史逐漸曝光於天下的背景下,伴隨的是中共血本打造的話語解釋系統的全面崩潰,這不僅意味中共存在合理性的全面喪失,也意味著人們對生命意義全面反省的開始。
再回想,被迫隨著這個66歲怪物一路走來的我們,從小捏著小拳頭發誓做共產主義接班人,今天看來格外搞笑。說兒子接老子的班,徒弟接師傅的辦很正常,一個虛無飄渺的鳥主義,還讓人接班,怎麼接?所以接班說,從一開始就是個偽命題。不僅偽,而且狗屁不通!
“ 放開二胎”已經成為這兩天媒體和網路中的熱門話題。狂歡的節奏遠遠超過"小康“的步伐。也許小康是整個社會的一個最低標準的提升,重在消除貧困。但放開二胎則關係著每一個家庭。
《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一書是由來自歐美亞共19位專家,從媒體、政治、社會、經濟、醫學、法學、文化等各個方面,以親身經歷及第一手資料深度地闡述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集團所帶給人類的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指以法西斯軍國主義國家為軸心國一方,以反法西斯國家同盟國為另一方,進行的第二次全球規模的戰爭。這次世界大戰最後以反法西斯國家和世界人民戰勝法西斯侵略者贏得世界和平與進步而告終。
就在黨媒和五毛使出吃雙奶的力氣,一波又一波在網上臆造共軍抗日大捷的當口,你國十一黃金週到了。老毛當年一再感謝皇軍幫助你黨趕走老蔣,建立起的五毛黨國,終於迎來66歲忌日。
隨著2015年諾貝爾醫學獎的揭曉,各種各樣的議論立馬和中國第一位科學諾獎女得主屠呦呦的名字一起熱透網絡。其中包括對中、西醫的孰重孰輕,國人對諾獎的極看重與極焦慮之間的平衡,再延伸到對中國教育、科研體制的憂慮和質疑。國內官媒想主導的說辭是,這次獲獎是中國科技研究實力空前發展得到國際認可。如果不從「高、大、上」宣傳式的角度看,客觀檢視大陸教育、科研領域,你會發現...
「必須繼續武裝起來保衛蘇聯,因為日本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實際上是拉開了侵略蘇聯的導火線,我們必須保衛蘇聯;當前中國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與反革命的殊死決戰,我們必須和南京國民政府這個日本帝國的走狗鬥爭到底,我們必須在中國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發動工人罷工、學生遊行、武裝暴動」。
在1931年日本侵華的國難之際,中共武裝起來「保衛蘇聯」,自行建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發動遊行、罷工、暴動,對抗領導抗日的民國政府,並號召中國各民族各地區都可以「獨立建國」、「脫離中國」。
法輪功一個普普通通的氣功團體,因其煉習者堅持「真善忍」,遭受到江澤民犯罪集團喪心病狂的迫害。從1999年7月20日被迫害至今,法輪功和平反迫害已走過十六個春秋。在十六年裡,法輪功以極快的速度傳遍了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並得到全世界各級政府褒獎及感謝1,223項。而在中國大陸,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真善忍」而被活摘器官致死,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做好...
這些日子,有兩種人處在精神亢奮狀態,五毛蛤絲們蛙血衝頭,特別是由黨國或蛤係貪款養活的山寨「外」媒,以為蛤蛤上了城樓已起死回生,便歡呼雀躍;另外一大批買好叉子的滅蛤族則有些不平,情緒欠穩定。因為從面兒上看,蛤蟆雖然氣囊已癟,作秀乏力,似乎還在倒氣,可早該翹辮子了啊!怎麼……費解。
「必須繼續武裝起來保衛蘇聯,因為日本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實際上是拉開了侵略蘇聯的導火線,我們必須保衛蘇聯;當前中國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與反革命的殊死決戰,我們必須和南京國民政府這個日本帝國的走狗鬥爭到底,我們必須在中國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發動工人罷工、學生遊行、武裝暴動。」
近年來,國人不分場合群體高唱當朝「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消息,時有所聞,國際賽事觀眾席上要唱,紐約機場插隊不遂要唱,泰國暴雨飛機延誤也要唱……其氾濫程度,從當朝中辦、國辦發佈的通知中可見一斑:不得在私人婚喪慶悼奏唱(國歌)。
這四句順口溜,不是我要說的活人秘訣,是形容傳授秘訣者的面相。那位說了,快80怎麼也該叫奶奶吧?按說是,可乍一看,就是50多歲一阿姨。不問不知道,一問我也嚇一跳——怎麼,要返老還童麼?
說心裡話,九三閱兵挺好看的,當然,如果不穿紅袍就更好看了。我就像群裡朋友說的,從小是激昂型的,秀個口號就充血,給個事由就淚奔,很容易受感染的那種菜鳥。
法西斯因何而來?很少有歷史學家能夠說清。法西斯主義的產生發展,正是為了對抗共產主義。
一個人一輩子最大的成功,不是億萬家財、名揚四海,不是妻靚如花、兒女繞膝。人世最大的成功是:活明白。
四.意識形態與當代中國問題
「大一統」理念是吾國歷代政治之一大特點。所以說其是一種特點,非是說吾國歷史只有一統,而無分裂,而是說吾國無論政治上處於一統或分裂,而一統之為政治理想,卻始終如一。這與西方歷史中常常出現的征服者與被征服者,殖民者與被殖民者,或平等層面的聯邦間之合作心理大為不同。類似中國這種幾千年來無論於地域之廣,民族之多,文化之多元,輻射之遼遠,卻始終有惟正統是尊以「一」天下...
三、意識形態與近代世界問題
共有約 2194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