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好評
南海仲裁出臺之前,中國政府已經再三重申絕不接受,多位高官在多個國際場合公開表示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就南海的仲裁是「一張廢紙」。然而,這「一張廢紙」卻掀起了驚濤巨浪...
2016中國水災,除了災情嚴重、受災者眾多、天災人禍糾纏在一起,民怨沸騰之外,中國人突然感覺到自己像個國際棄兒,國際社會少有存問。雖然這一思考被中國網管撲滅了,但我卻認為,中國人已經到了應該想想這一問題的時候了。
英國公投要退出歐盟,世界震驚。但仔細的用因果關係、地緣政治、歷史糾結和經濟利益來分析,不難發現英國在不久的將來,可能還要改弦更張、再度回歸歐盟。
香港下屆特首之爭,眼下已經成為香港社會最為關注的問題。現任特首梁振英,至今尚未明確表態是否會參與「競選」連任,顯示北京尚未拿定主意。若以過去大陸政治的一貫做法來看,這分明顯示了中央最高層對梁振英的不信任。
多年前在賓州費城的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教書時,有個印度同事要辭職。系裡十幾個教授中有四個印度人,一個韓國人,加上我一個華裔。一天,那位印度教授說他要回印度,因為有個好機會,還有,他很擔心孩子的教育,美國校園的暴力和毒品,他都很不滿。
英國的退出,根源在於英國與德法兩國主導的歐盟治國理念不同,英國雖然是世界上最早建立了從搖籃到墳墓這一福利制度的國家,但崇尚獨立自主、自由競爭的自由主義傳統一直存續,歐盟則早已實行了民主社會主義,養成社會成員對政府高度依賴的格局。治國理念的不同,註定英國從入歐開始,就與歐共體/歐盟的盟友們格格不入。
中國大陸雖然經濟在發展,但其社會體制和社會文化明顯仍然停留在工業時代,它的發展依靠大資本和重商主義。中國現代化過程中,明顯缺失了一個「寬容教育」的過程。而本來以「自由」為特點的香港,近年也逐步回歸到一種不予寬容的環境,這是我們民族的宿命,抑或是文化封閉政策的必然結果?
十年前在美國,因為聲稱自己是香港人,被一位中國官員諄諄告誡「你首先是中國人」,我反問他說,你剛剛還和別人說自己是北京人,我為甚麼不能自稱是香港人?他說不出話,只能怒目圓睜。我當然知道這背後的邏輯區別,因為北京人「必然」是中國人,而香港人未必就一定是,所以在愛國統一的合聲中,香港人的自我稱謂就顯得刺耳了。這和台灣人,西藏人都是一樣的。
上一週,一張律師被撕破衣褲走出法庭的照片,在網上流傳,於此同時,又有消息稱,「雷洋案」的5名涉案警察、輔警都聘請了律師。另外一件事情是濟寧市司法局局長涉貪被抓以後,一定要請死磕律師。
社會保障制度一是養老,二是濟困,困難者包括失業、貧病殘疾不能就業者。人皆有老,年輕時他們的交稅付出,老年後應該有所回報。人的一生難免有困,平時工作交稅支撐社會,困難時社會福利系統理當回饋。但不勞而獲者卻成功地利用了制度漏洞,以平等、博愛之名剝奪社會與他人。這樣的福利制度,既將社會成員變成廢物,也必將導致國家衰落。希臘的現狀,可引為借鑑。
兩年前的一個大白天,中國中原核心地帶的河南安陽發生了這樣一起事件: 一個20多歲的持刀青年,登上了公車,他不是來搶劫也不是來強姦的,而是擺明瞭要殺人的。因為他是一個厭世者,要用這種方式報復社會,結束自己的一生。 此人上車後,先用匕首威脅公交司機,命令司機轉向,撞對面的卡車,司機不從,此人遂搶奪方向盤,司機奮力抵抗,歹徒用刀刺傷了司機的胳膊。這時...
從內心來說,至少高層並不認同美國的價值觀,實際上也就是我們說的「普世價值」了;他們認定美國基本上處處與中國作對,想方設法「圍堵」中國,對中國的崛起十分警惕。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設法打破美國的各種「圍堵」,實現「和平崛起」。
新華網《起底蔡英文》5月25日被緊急刪除,中宣部下令大陸各個網站全部刪除,「不許漏網」。該文原由新華社旗下的《國際先驅導報》刊登,新華網率先轉載,結果一天後被全面封殺。事情顯而易見,這種命令來自對台政策的最高話事人,也就是對台工作小組負責人習近平。
堯、舜、禹三位聖君承前啟後,奉天命,降世間,開創新宇。參同契合宇宙自然,規正了天地四時運行秩序。平治水土,調和陰陽,剷除妖魔,澄清寰宇,開創、奠定人類生活環境,淨化萬物生存空間,一統華夏。道行天下,德澤廣被,以巨德而帝天下,創造天地人協和自然、以道德為核心、天人合一的文化體系,共同完成了創建神州這個大舞臺的過程,光耀寰宇。
美國一位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日前提出,中共統治「已進入一個漫長的衰落期」,他認為,未來10-15年後,「改革式革命」將終結中共的一黨專政。這位政治學者的推論不能算錯,但也沒有什麼新意,因為這其實早就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但是呢,到了最關鍵的、人們最關心的「When」(什麼時候滅亡)、中共垮臺的具體年限的時候,專家就跳了過去,直接給出了這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結論。
今年5月16日是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爆發五十周年,文革一詞,在海內外再次成為熱議的話題。北京雖然再次高調提出中共中央關於歷史問題的決定,全面否定文革,但中國政治空氣中始終瀰漫著一股怪異的味道。
中共會頓滅還是漸滅呢?這是一個有意義的探討課題。因為目前對中共滅亡的討論,世人已經基本達成了共識;中共不光彩的退出歷史舞臺,或者天滅中共的實現,現在已經不是會不會實現的問題了,這已經是學術界、政治界、輿論界的共識,也是中國街頭巷尾老百姓的內心認識,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定論了。
社會權力由暴力、財富、社會價值觀認同三個方面支撐。現在中共已經徹底破壞了後者,而形成一種簡單地由暴力和金錢組成的權力體系,而這種兩腳架的不穩定眾所周知,倒下恐怕只是時間的問題。
一個社會的精英階層沒有應有的獨立精神和擔當道義的職責,屈服於政權,就稱不上是民族的脊樑、時代的良心,不過是一群御用文人、文化傀儡。唯上、看齊的行為在一個國民有尊嚴的民主社會是行不通的。
中共建政六十五年,對人性的陰暗、自私瞭如指掌。 在北京的看守所中,只能住十五人的監舍,總是被塞入四十多人。目的就是讓他們爲爭取睡覺空間,如廁空間互相打鬥,從早焦慮到晚。這是中共統治的常用策略。 「大中華」、「本土」,在其中的人自己看來,都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從中共角度看,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已經成爲奴隸的,一種是即將成爲奴隸的。 一個羣體如果不想做...
在中共專制體制下,可以說幾乎沒有不受官方控制的社會空間。這種由大陸政府發出的單程證,不是用作某種政治操作,就一定會被用來作「經濟」操作,所以絕不令人吃驚。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曾宣稱:「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他信心滿滿的下令「三個月消滅法輪功」 ,並揚言對付不了法輪功,簡直是 「笑話」 。然而,十六年過去了,中共國認定的所謂最大 「敵人」法輪功,不僅未被消滅,反而影響越來越大。法輪功學員的聲音傳遍世界,越來越多的民眾對法輪功抱以同情和敬重。擅長折騰和各種運動、在鎮壓民眾中屢次得手的...
今天是複活節,想寫點文字表達我對陳麗春的懷念。 陳麗春是南越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吳庭艷的兄弟吳庭瑈之妻,她生於復活節,卒於復活節。 50年代,吳庭艷出任南越共和國第一任總統,當其時,南越人有槍就是草頭王,軍閥勢力強大、宗派武裝力量強大、山頭林立、治安混亂、貪腐嚴重、整個國家一派亂像。吳庭艷推行國家革命,以強力及智慧收拾舊山河,慢慢把國家引入正軌。吳庭...
這幾天,相信很多人都看了一篇《一個「休而不退」者內心深處的愧疚》的文章,文章自訴:他從2008年開始就過著所謂的「散吏」生活,在長達八九年的時間裡,什麼都不幹,照樣拿工資,照樣享受一點都不少的福利待遇;至於工資,年薪超過12萬元!
中華民族的重新崛起,看起來無法省略同樣的過程。然而,中國大陸的共產黨政權,卻對中國人文化藝術復興形成了巨大的制度性和結構性障礙。
藏富於民是歷朝歷代老百姓的理想,可是殘酷的歷史事實告訴我們:在中國富不過三代,在一個財富都帶著原罪的國家,藏富的結果往往是一場又一場的災難,60多年前的地產資本家因為藏富,能活下來就算最大的幸運,當今許多貪官只要一抄家,就是成噸成車的現金財寶。只有熟稔世事的聰明人才會未雨綢繆,不聲不響把巨額財富轉移到境外,特別是轉移到哪些保護私有財產尊重人權的國家。 ...
特朗普從一開始被人看扁,到後來在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一路領先,再到現在全美出現各類「反特朗普運動」,這位誓言要當美國總統的億萬富豪,在全世界引起了越來越多的關注。
2016年的北京兩會,議題可謂一地雞毛,代表們誰也不敢觸及這個國家的深層問題,各種瑣事被做成一道道兩會大菜端上桌來,以表示「國家承平,我們也在思考過國家大事」。朝野共憂的財政赤字,在兩會上也是化憂慮為信心,擴大赤字不僅有理有利,還預估了迅速上漲的空間。
上世紀八十年代,曾經在中國大陸最荒涼遙遠的藏區從事過幾年野外工作。有一次因為接載車輛事故,被迫在一片原始森林中過夜,方圓幾十公里沒有任何人煙。漆黑的夜色中,天上的繁星密佈,天空清亮得完全不似人間。然而我們幾個城裡長大的人完全沒有浪漫的感受,因為黑暗的森林中傳出各種聲響,讓不熟悉野外環境的人頗為心驚肉跳。
目前,世上苟存的幾個共產執政黨已然風雨飄搖,命在旦夕。時間真是個弄人的大神——古共扛不住了,越共扛不住了,開竄天猴作坊的金三正走在自殺的路上。中共,這個最大的共產幫會更是頭頂生瘡、腳底板流膿——爛的透透的,氣味臭臭的。這些個貨色就像動物中的螞蚱,轉瞬化作糞土。我們眼前的浩瀚人類史冊眨眼間就要翻篇兒。
共有約 2194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