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善的力量

当耗散结构理论遇到水结晶实验(八)

小岩

水是善良的,水是纯正的,她从不说谎,也不会被人的利益所左右,因为她是用“心”看世界。(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五、水结晶实验——令人震惊的发现

现在轮到了本文另一位主角——“水结晶实验”的正式出场了。

“水结晶实验”是江本胜博士1994年在他的IHM研究所开始进行的。他让水在零下25度的低温下结成像冰一样的固态,然后用高速摄影机放大200至500倍拍摄水的结晶过程。

江本胜博士首先是用蒸馏水来做水结晶实验,然后他又用非常纯净的水和被污染过的水做对比实验,他还提取过1995年日本神户大地震三天后的自来水水样。他还请来和尚为被污染过的水念经并发现惊人的结果。特别需要说明的是,江本胜博士非常强调做实验的人心要非常纯净才能做出好的实验结果。

江本胜博士首先将写有文字的纸条贴在装有水的瓶子上,让水进行“阅读”,然后拍摄“阅读”了人类文字信息之后的水的结晶情况。

首先我们看一下,对于“智慧”这个名词,无论是看到日文、英文还是德文,水结晶都反映出很相像的美丽的六边形晶体结构。我们不必好奇水结晶到底能够读懂多少种人类的语言,然而水的智慧在于她能够读懂所有人类语言背后所传递的那种共同的信息,一种宇宙的信息,或者是一种宇宙的法则。

因此,我们需要看一看在水的眼中什么是宇宙。下面这一组图片就是水结晶所认识的“宇宙”,同样是跨越三国语言所呈现出的端庄优美的形态。我们不禁要问“宇宙”与“智慧”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关系?

接下来,“水结晶实验”还告诉我们,水不仅仅会看,她还会听。听贝多芬的“田园”,听萧邦的“雨滴”,听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她听得是那么的有灵性,那么优美,那么纯净。还有那幅藏传佛教音乐的景象,看起来就像佛经中描述的曼陀罗花一样散射著光芒(注:这是大陆译本《水知道答案》中翻译的名称,不知是否就是指的优昙婆罗花)。

水还会告诉我们什么是“天使”,什么是“爱与感谢”,什么是谦逊请求,什么是道歉。水也会警示我们什么是“恶魔”,什么是“混蛋”,什么是强迫式的命令。当听到低俗嘈杂的重金属音乐的时候,水也一样会愤怒,就像看到了“恶魔”和“混蛋”一样。更让人震惊的是,漫骂(见下图:气死我了,宰了你)与地震到底存在着什么关系(见下图:神户地震之后不久的自来水)?地震到底是天灾还是天怒?!人们不禁的会自问,问得心惊胆颤!

于是,我们看到了水对于正邪和善恶的判断。对于一切美好的事物、善良的意愿,水都会用她那完美的结晶告诉人们那是宇宙本源的天性、那是自然纯正的法则;而对于一切邪恶的事物、败坏的行为,水会用她那愤怒的散乱警示人们那是对宇宙意愿的违背,那是走向败亡的选择。

水是善良的,水是纯正的,她从不说谎,也不会被人的利益所左右,因为她是用“心”看世界,她有的是永恒的真诚,是一颗永远晶莹剔透真诚闪亮的心。下图正是水在认知英文soul(精神、心灵)一词时所表现出来的心形结晶图案。于是,在构成一切生命最基本的物质中——在水的世界里,我们看到了一种精神的力量!看到了一种纯善的力量!

“水结晶实验”是通过水——这种最基本的物质(也是形成生命的条件)在接收到外部的信息或意识之后,是否会形成结晶——形成一种稳定的“结构形态”,向我们展示物质与意识的关系。

我们知道,物质与精神的关系是人们很久以来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水结晶实验”的意义就在于它通过一个简明的实验,直观而通俗的向人们展示了物质与精神的真实关系,揭示了一切物质都可能存在着精神这样一种事实,揭示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而不是分离的这样一个事实。(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一旦我们突破物质表层空间的认识局限,一旦能够触摸到精神存在的能量属性,那么我们的认知就会全部突破,达到一种全新的认知。这就是我们要在“水结晶实验”的分析中要给大家所揭示的。
  • (shown)如果再往前走一步,耗散结构理论就必须彻底突破实证科学的框框和假设,因为当你开始触摸到生命体和生命现象的时候,你就必须彻底改变那种“唯物”的思维,因为生命的根本属性不是物质,而是精神,或者说是物质与精神的一致性。
  • (shown)耗散结构理论可概括为:一个远离平衡态的非线性的开放系统(不管是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乃至社会的、经济的系统)通过不断地与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在系统内部某个参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的阈值时,通过涨落,系统可能发生突变即非平衡相变,由原来的混沌无序状态转变为一种在时间上、空间上或功能上的有序状态。
  • (shown)第二定律没有揭示关于“生”的机制与“生”的过程,更没有揭示“成住坏灭空”的全过程。而且它所揭示的“灭”的机制也是针对一个线性封闭的物质系统而言的。
  • (shown)牛顿实际上并没有回答关于宇宙之“生”的问题,牛顿本人也不奢求或冒然解释这种他认为是属于“上帝的意志”的问题。他只是试图用数学模型来描述这个现有的宇宙的秩序,而不是把它当作我们在物理学课本中所学到的“万物之理”。
  • (shown)对于这些永恒的问题,现在科学有现在科学的解释,古老文明有古老文明悠远的传说,而在每个人心底里、在心灵的深处也许都有着自己的答案与信念。
  • (shown)很多人把课本当成了衡量知识与真理的标准,当成了衡量客观发现的真伪的标准,当成了衡量科学发现的标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