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55)耕稼忙

第七章之二
游干桂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叔本华相信,幸福的两大敌人是无聊与苦痛,哎,有了园之后,这两大敌人便全散了,皓月当月,清茶代酒,人生好不快意。

无聊?哪会,园子开始有许多杂事等着我哩;自幼与父忙于农事,一直未有淡忘,一旦赋闲,第一个浮掠心头的还是种菜耕稼等等农事,童年割稻的事一直未有或忘,当时根本没有气力想些浪漫主义,而今想想,便觉得好玩,它是我们玩乐的机会,与同学建立友谊的方式,在汗水中流淌的梦,直到这些年稻子的香气才被逼了出来,一直残留至今。

这些经验教我重新在忙里偷闲时想望城市农人,把父亲教的与未教的农事一一派上用场,园艺的书成了我的新老师,即使百忙也拨出一个闲来研究一番。

园中无深土,无法种竹园,但以前与父亲一起摘笋的经验却历历如画的浮了出来,我学的不再只是切笋的功夫,而是施肥、浇水、翻土……俨然都有时机的概念,这些入门功夫,给我日后的种菜很大的受益。

童年在果园里嬉游的玩乐,而今也派上用场,种起橘子、金枣、桃子、芭乐有些许心得,不敢说像个优秀农夫,至少有点三脚猫的功力,明白何时该做何事,剪枝、嫁接、分株、套袋一样也难不倒。

上街买菜了!

我指的不是菜市场里的菜,而是农会或者假日花市里的菜种籽,一包二十元,三包五十元,在这些地方,偶尔会遇上一些种菜二、三十年,甚至更久的老者,就近便可请教一些植菜功夫,他们总是热心的传授;有位老者便教我试植敏豆,好种又好吃,第一年我便结实累累了,三天一大盘,吃了整个夏季。
南瓜并不易种,我指的是结果不易,原因出在它的雄花与雌花分开,必须靠蜜蜂或者蝴蝶授粉,妈妈教我另一个方法,把雄花的花粉揉揉捏捏之后,再用同一方法在雌花处如此这般,当年果真长出五粒南瓜,真让人喜出望外。

相较起来丝瓜便好种多了,除非遇上台风,把刚开的花打落一地,否则盛开结果并不难,得以预见的是,今年三、四月种下的种苗,约莫五、六月月便有了收成,有一年结下六十多粒,引为盛况,再一年却业绩惨淡,检讨结果发现,许是忘了添加基肥所致,再一年又收获丰硕。

小苦瓜是我的最爱,原来它的清肝解火之效,便试种的几株野苦瓜,青青的、绿绿的、小小的,至为可爱,即使不是取来食,纯观赏也有味道;我通常是到花市买了三株,共五十元,如果回宜兰老家顺便赴菜市场买的,便更便宜了;有时则是到超市买过熟的青毛苦瓜,取出种子晒干,再植入土中,没多久就有几株可以长成,一、二个月后大约就有收获,只是令人奇怪的是,明明买来是大条的青皮苦瓜,为何种下之后又还原成小苦瓜,可见大苦瓜必有玄机,莫非是打针吃药的结果,这加深我对超市食物的怀疑,也许每一个人都该在阳台种上几盆自己花心种下的菜肴了。

茄子也不难种,只要三、五株,大约便有吃不完的茄子了,我常常在附近的菜园,跟阿婆要上几株,取回来种,年年都收获不差哩。

如果你也心动,想当起都市农人了,几种入门菜非种不可,一来易养,二来很有成就感,比方说插枝便活的空心菜、地瓜叶、红凤菜等等,只要几盒,一个夏季都吃不完,秋冬之际,甚至还有地瓜可收成。
川七之籽天上来,落在园长不停,我家的川七真的硕大肥胖,绿意满窗前,随手摘下几十片,清炒姜丝,或加些肉片、麻油之类的,味道很道地。亲朋好友来访,我常以此宴客,只要上楼随意便可摘上几样蔬菜炒上一盘,生鲜有机,幸福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台风来袭,菜价飞涨,地瓜叶、川七叶、空心菜、红凤菜……便派上用场,不必到菜市场看人脸色了。

除了家常菜之外,花园里满布野菜,昭和草用来煮汤、清炒皆宜,它全株可食,嫩叶炒肉丝,花蕾和面粉油炸,或腌渍成小菜也很爽口。鼠麹草,又叫清明草,嫩嫩的,常加入糯米浆中可以做成各式糕点,清香别致,可惜我不会做。黄鹌菜能吃,倒是我所不知的,是位好食野菜的朋友,登楼一望看见的宝贝,它又叫山芥菜,苦苦的,必须用盐泡上一夜去苦味,再把嫩叶拿来炒食,或腌成泡菜。假人参最好吃,味道神似川七,苦中带甘,熬汤进补口味宜人。金钱薄荷,全株透著香气,叶呈钝锯齿状,夏季泡茶服用,为消炎,解热良方。

在园子工作,非有两三下功夫不成,我开始试做堆肥,自制耕稼的道具,修、剪、施、浇,可得样样学精,每一道程序,其实都有学问的,并非泛泛的知识可成,截至目前为止,仍在学习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筑的园林文化,文人皆爱,建筑师威廉.查布斯就曾这样形容中园林:“中国人设计林的艺术,确实是无伦比的;欧洲人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很难项背,只能像对太形一样,尽情吸收其光辉而已。”
  • 俄国作家高尔基在《意大利童话》中有一段话:“生活,就是为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牺牲。”神秘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 儒、道两家的生活哲思其实有所不同,我们的教育以儒为主体,强调刚健有为,入世进取,巧取豪夺,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场堪称是儒,相信书中自有黄金书,书中自有颜如玉,寒窗苦读必得功名,于是出世拚搏,巧利营私,内圣外王,奢想治国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闹一闹,才发现全盘皆错,人生不仅如此而已。
  • 一辈子根本花不了太多钱的,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一万三千多美金,合台币大约只有四十万元,也就是说,多数人的一个月不该花上四万元,以此计算,一生大约也只有一、二千万元的开销,或者更少;理论上,赚到这些钱便够用了,但是我们想要的,远远超过于此,这才是负担所在。
  • 俄国作家高尔在《抱怨》一书里提过:“一个人最真挚诚实进行感觉与思考的地方,就是心灵。”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会使人闲不下,忽略用心灵感知擦身而过的美好世界,听不见虫鸣鸟唱,闻不到花香气流;忙,一直是挡在人们前面的大石头,搬不开,就少了风花雪月了。
  • 简单,至少该包括思考也很简单。在我看来,白天该做白天的事,黑夜干黑夜的活儿。体力充沛的时候工作,气力放尽时便休息。有也好,没也罢。做得来的做,做不来的放。如果统统这么想,不就简单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