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巴洛克艺术盛期时,最伟大艺术家的代表是意大利雕塑家、建筑家、画家济安‧劳伦佐‧贝尼尼 (Gian Lorenzo Bernini,又名Giovanni Lorenzo Bernini,1598年12月7日-1680年11月28日)。贝尼尼的很多作品都和圣彼得大教堂有关,他以列柱的形式,兴建了圣彼得大教堂前著名的广场回廊。今日的罗马,处处都有贝尼尼留下的作品,譬如著名的《四河喷泉》(Fountain of the four rivers)。
中西雅乐

李厚襄的创作曲很多,而且他也是一个词曲兼擅的音乐家,虽然他以作曲为主,但在作词上功力也很高,词境很有韵味和深度,萦绕情怀让人追忆伤逝;有的歌词则很活泼明朗,展现另一种温暖鼓舞的风格。他留下了不少经典之作,如〈魂萦旧梦〉、〈郎日春日风〉、〈我有一段情〉、〈岷江夜曲〉、〈丁香树下〉、〈恨不钟情在当年〉、〈塞外情歌〉等等,歌词典雅隽永,婉转动人的感情,给人如诗一般的感受,触动人的心绪挑起人追逝的情怀,另外他也写有一些直白的歌词,如〈恨事多〉,轻松的语调带有人生感悟的哲理。

姚敏是继黎锦光和陈辛之后中国流行歌曲界最有影响力的词曲作家,他能曲、能词,还能歌,多才多艺,博得“歌坛不倒翁”、一代“歌神”的赞誉。水晶在《流行歌曲沧桑记》提到流行歌曲的三大名家是“状元黎锦光,榜眼陈歌辛,探花姚敏”。

姜夔与歌姬小红,他们一个专精于乐器,一个专精于歌唱,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不是单纯的男欢女爱,而是彼此成长的伙伴。或许这才是男女的相处之道。

亨德尔一生创作了46部歌剧、32部神剧和为数颇多的管弦乐器作品,被誉为巴洛克时期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神剧以《弥赛亚》最为闻名,是音乐史上的登峰造极之作;管弦乐作品最脍炙人口的是《水上音乐》组曲和《皇家烟火》音乐。亨德尔最著名的清唱剧《弥赛亚》,是宗教艺术的典范,也是清唱剧巅峰之作。

姜夔的著作《白石道人歌曲》是流传至今的唯一一部带有曲谱的宋代歌集,保存了宋词的音调及唱法,被视作“音乐史上的稀世珍宝”在这本书收录了十七首姜夔的谱,其中的《暗香》、《疏影》为其代表作。

陈蝶衣(公元1908-2007年)是上海流行歌坛的鸳鸯蝴蝶风格词人,也是其中生命最长、创作生命最长、歌词产量最多的一个,有“词仙”之称。

弗朗茨‧李斯特是著名的匈牙利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也是浪漫主义音乐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在钢琴上创造了管弦乐的效果,极大地丰富了钢琴的表现力,获得了“钢琴之王”的美称。他的钢琴曲独树一帜,交响诗则开拓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他的交响曲想像丰富、宗教作品动人心弦且具前瞻性、歌曲也格调甚高。李斯特的论文《论艺术家的处境》对改善音乐家的社会地位起到很大的作用。

吴村的歌词不管是千回百转的,或是明快富丽的,都带着强烈的抒情风格,例如〈秋的怀念〉,《苏三艳史》插曲〈长相思〉,《王宝钏》插曲〈苦菜谣〉,《桃色新闻》插曲〈花一般的梦〉,《孤岛春秋》插曲〈春之舞曲〉,《歌声泪痕》插曲〈何处不相逢〉,《歌儿救母记》插曲〈春风野草〉等等。悲欢离合总是爱,为情欢喜为情忧!

孟德尔颂是德国作曲家、德国浪漫乐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孟德尔颂是难得的全能型天才,在短短38年的一生中创作极为丰富、技法高超,在世时就被称为当时作曲家中的第一人。彪罗曾称他为莫扎特之后最完美的曲式大师; 舒曼、白辽士、李斯特等浪漫派大师均给予孟德尔颂作品极高的评价。

范烟桥作词的电影歌曲有《西厢记》插曲〈拷红〉、〈花好月圆〉,《恼人春色》插曲〈锺山春〉、〈天长地久〉,《李三娘》主题歌〈梦断关山〉、插曲〈春风秋雨〉,《长相思》主题歌〈燕燕于飞〉及插曲〈夜上海〉、〈花样的年华〉、〈星心相印〉、〈黄叶舞秋风〉和〈凯旋歌〉等。

在一九1930、1940年代中涉足流行音乐歌词创作的,除了曲词兼擅的音乐师匠之外,有一派旧派小说文人。从晚清以后到民初流行的通俗文学小说,章回小说体裁,亦文亦俗,常见典丽骈文,主题内涵以才子佳人的故事为主线。这些才子佳人之类通俗文学被当时的“新文学”运动者批判为“鸳鸯蝴蝶派”。

海顿(Franz Joseph Haydn,1732年3月31日——1809年5月31日),奥地利作曲家、古典主义音乐的杰出代表,是继巴赫之后的第一位伟大的器乐作曲家,被誉为“交响乐之父”和“弦乐四重奏之父”。他集作曲家、小提琴家、指挥家等于一身,是音乐史上多产的作曲家之一。

陈歌辛是早年上海流行歌曲界最令人瞩目的一颗星,是个天才型的作曲家、作词家,他短短一生一心投入音乐,也是在四十年代中国流行音乐歌坛树立标竿的经典人物。在四十年代上海流行歌坛陈歌辛的声名和歌王黎锦光相埒,实力在伯仲之间,两人是中国流行音乐第一阶段成熟期的双峰。

中国1940年代著名音乐家黎锦光创作200首流行歌曲,〈夜来香〉最为出名。明星演唱,家喻户晓。多首名曲至今为人深爱,他完美演绎中国人的感情方式,压倒那些喊打喊杀的红歌党曲。

从1932年到1940年,严华灌录了不少唱片。当时的流行歌坛中,男歌星独唱不流行,故严华除少数独唱曲外,先后与当时当红的流行女歌星王人美、周璇、白虹、龚秋霞、李丽华等合作演唱。因严华曾主唱富有民歌风味的〈桃花江〉,主演歌舞剧〈桃花太子〉,加上他俊美的小生外表,博得“桃花太子”的称号。从1932年到1940年,严华灌录了不少唱片。当时的流行歌坛中,男歌星独唱不流行,故严华除少数独唱曲外,先后与当时当红的流行女歌星王人美、周璇、白虹、龚秋霞、李丽华等合作演唱。因严华曾主唱富有民歌风味的〈桃花江〉,主演歌舞剧〈桃花太子〉,加上他俊美的小生外表,博得“桃花太子”的称号。

黎锦晖有培养栽培人才、塑造歌星影星的理想和才能,当年的流行歌曲明星及电影明星,如:王人美、周璇、严华、黎锦光、黎明晖、黎莉莉、白虹、陈燕燕等等,都是明月歌舞团培养出来的,构成了上海流行夜空的“星图”。

“中国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是中国近代国语教育学家,在推行国语教育中,运用了音乐、歌曲、戏剧的元素,自编教材并且组织团队推广演示。后来,因缘际会,推动平民音乐、歌舞表演又成了他青壮期的主要生涯。

中国人都知道形容音乐感染力的一个成语“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个成语出自《列子‧汤问》,说的是战国时期民间歌唱家韩娥的故事:韩娥来到齐国,因为一路饥饿,断粮已好几日了,于是在齐国临淄城西南门卖唱求食。她美妙而婉转的歌声深深地打动了听众的心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韩娥唱完后一连三天之内,人们还听到她歌声的余音在房梁间缭绕,以为她还没走呢。

今日一般人对1930、1940年代上海流行歌曲可能封存着鸳鸯蝴蝶、儿女情长的印象。的确,以爱情为主调的“桃花派”歌曲的情调符合当代上海都市常民的心理和情感需求,成了上海流行歌曲最大的一支,然而,如果打开上海流行歌曲的歌匣,就会发现它的内涵丰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鸳鸯蝴蝶、儿女情长所能涵盖。

中国古代有没有声乐大师?对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会犹疑。在很多现代人的印象中,讲究科学发声,利用共鸣效果的美声唱法来源于西方,中国古代中似乎没有什么声乐理论,因而人们的一般印象中,只有西方才有声乐大师。其实不然,中国古代有不少杰出的声乐大师。

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黎锦晖在1927年发表的〈毛毛雨〉,起源于中国传统民间曲艺,而非移植自西方。另一首黎锦晖在1930年代前创作的颇有盛名的〈桃花江〉也是取用了中国民间曲艺的元素创了早期中国流行音乐的风格。

《创世》讲述的是一个古老的传说—人类的文明是神造神传的。开篇,锣鼓震天、雷霆万钧、恢宏壮丽、那是光明无际的天国盛世,创世主的威严、慈悲与无边法力惊心动魄。创世主的威严、慈悲与无边法力惊心动魄。旋律采用了唐朝雅乐的风格。音乐充满了强大的正能量。对中国打击乐的应用尤为精妙、气势磅薄。

对一位演奏家来讲,在风急浪紧的时候,你能不能气定神闲,在狂澜即倒的时候,你能不能举重若轻,这是需要内心的修炼的。这种内心的定力。来自于什么?来自于经历、经验、知识、自信,我觉得最终是来自于信仰。一个人如果能够跳出自我,上敬神明,下爱众生。这人就不会被个人的“名、利、情”所动。得失、荣辱都不能动我心。这种人作军人,面对危险会“巍然不动、稳如泰山”,而作音乐家,就如神韵的艺术家们一样。

神韵交响乐团高超的音乐技术固然让人惊叹,而音乐中的精神内涵,那光辉的神性,高伟深远、超越群峰、俯瞰尘寰。

《慈悲的展现》开篇宏伟光明,云涛、雾浪排沓而出,预示著宇宙中重要时刻到来。小号的旋律代表着佛法的洪传,接着乐曲描述了当今世风日下的景象,随着引人向上的单簧管旋律,大法修炼者们出现了。竖琴、长笛和钢片琴的宁静、祥和像征著在大法陶冶中人们精神的成长。铜管咄咄逼人的乐段描述了残酷的迫害。终于,正义的力量获得胜利。乐曲开始时小号的旋律再次响起,人类美好、繁荣的新纪元开始了。

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光明欣悦,朝气蓬勃,令人耳目一新,快意振奋,揭示了作品精髓。神韵交响乐团独特的和谐纯净、优雅隽逸的“精气神”,是其他乐团无法企及。

二胡的一声长叹,从天地间破空而来,阿炳(华彦钧)的《二泉映月》苍凉的弦音,百年前回荡在城乡长街小巷间,如今已飘进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神韵交响乐团重新定义了贝多芬的英雄,她以奇伟高远、超凡脱尘的精神境界和炉火纯青的艺术水准,演绎了埃格蒙特仁厚、博大的英雄情怀和温良、无私的牺牲精神。将血气之爱、血气之恨升华为神性的慈悲,二百年以下,别开生面,壮丽、馨香、旷远,震撼灵魂。

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正在开放的莲》,甜美悦耳,而且蕴含宁静、详和、纯净的音乐信息,令人思绪超脱凡尘。

共有约 97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