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绘画艺术的历史相当悠久,源远流长,数千年来,以汉族为主,包括各少数民族的画家和匠师,创造了具有鲜明民族风格和丰富多采的艺术形式,形成独具特色的中国传统绘画,亦即人们所通称的“中国画”。
美术长廊

对于世界各地的艺术专家而言,源自于十六世纪、为数不多的黄杨木微雕(miniature boxwood carvings),一直是个难解的谜。这种比手掌还小的手工艺品雕刻着宗教场景与图案,必须透过显微镜或X光才能看到其内部的微小结构,但其确切的制作过程迄今仍不为人所知。

画家罗伦佐·娄托,当时便创作了这幅《耶稣诞生》,有史以来第一次画出了婴孩耶稣的脐带,作为圣物缺席时的代替品。如此,信徒们仍然可以在面对画作时默想“圣物”,虔诚地祈祷......直到30年以后,圣脐带被找回来为止!

如果把古代的油画作品与近一百多年来的各类现代派油画比较一下,可以看到它们最直观的区别就是在画面效果上的巨大差异。通过历代留下的典籍和文献,或现代的一些科学检测技术,美术界早已认识到这种差异来自于绘画技法的不同。

文艺复兴绘画中出现的Cangiante(换色法)、Chiaroscuro(明暗对照法)、Sfumato(晕涂法)和Unione(统合法)这四种风格迥异的绘画技法被后世广为流传,许多艺术巨匠都曾经出神入化地运用它们创造出辉煌而美丽的艺术珍品。

江面布满粼粼波纹,细看发现他是用毛笔以中锋一上一下、很富韵律感地把水波描绘出来,似乎这样才足以反映风势紧冽的吹拂,也营造出江面森森辽阔、大自然威严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在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Ross)家中,每个房间、每道楼梯、走廊的每一面墙上,都挂满了令人惊叹的画作,一幅挨着一幅,吸引著观者驻足凝神。要快速看一遍,至少需要两小时时间——罗斯是美国收藏19世纪艺术品最宏富的私人藏家之一。他的藏品一直在稳步扩展,主要是通过在买卖中增值,很少需要他再投钱进去。

《匡庐图》是一幅立轴,梁代(五代后梁)荆浩的作品。水墨画,材质是绢,“绢本”就是画在绢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称得上是屏风式的“大中堂”。 荆浩画像。(网络图片)荆浩在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演变史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画巨碑式的山水画。就像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一样,都是很标准的巨碑式山水。

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向女艺术家开放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从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兰亭集序》,又称《兰亭序》,是“书圣”王羲之的作品,素有“天下第一行书”的美誉。

美国是大中华和日本以外收藏中国书画最多的地方,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则为其最重要的收藏地之一,藏品规模可用宏富形容,仅经《石渠宝笈》诸编着录的珍品就多达24件。正在展出的中国书画精品特展(第二期)是该馆为庆祝亚洲部成立一百周年而策划,侧重五代宋元的呈现,将至10月11日结束。

古人认为,大地是自然的造化,山水是大地的文章。人俯仰于山水之间、感悟自然即可创作出感人的作品。南投在地的水墨画家唐龙才表示,他期许自己“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大自然就是他创作的灵感;更是他作品的泉源。

八十岁以后画的虾,才真正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精确的体态,富有弹力的透明体,在水中浮游的动势……可以说,艺术造型的“形”、“质”、“动”三个要素,都臻于完美的境界。

这四个总统像在罗什摩尔峰(Mount Rushmore)上,由岩石切割而成,用以献给这些在美国历史上贡献卓著的总统。然而,把他们刻在山头上总是个比较奇特的想法。到底是谁的主意呢?

人说,字如其人,那么画就可见人心了。欣赏李晓宁的作品,就像是饮上一杯好茶,品味的当下,会牵引出淡淡的悸动,然而,却又会不自禁地随画里花的姿态、物的虚实、光的回旋、色的堆叠,让感官及心灵都有回甘无穷的恬静。

慈晖(宝贝!不哭)

彩云飞处

乘风破浪

彩虹桥

我们常会遇到这种情形:对一部大片的过度炒作,让我们无法再享受不带观念感受电影的原初乐趣,我们的观影经验因此有所保留,也变得有点玩世不恭。然而就佛兰德斯(今比利时)画家安东尼‧凡‧戴克(Anthony van Dyck,又译范戴克,1599—1641)的肖像画来说,无论你在观展前读到多少盛赞之语,也不会影响你亲睹画作那刻的体验。在这里,你可以信任宣传语。

夏尔特大教堂(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位于法国巴黎西南约80公里处的夏尔特市。教堂坐落在山上,经过几次的焚毁又重建,荟萃了罗马式和哥特式建筑风格,那里有世界上最古老 的彩绘玻璃画,工艺精湛,精美绝伦。中世纪的时候教堂雕塑都是有颜色的,红、蓝、金、绿,非常鲜艳的颜色。在十六、十七世纪时的建筑不太喜欢用颜色,就把 颜色都擦掉了。如今,白天的教堂是石头本色,蓝天白云下,庄严而宁静;夜幕降临后,通过色彩斑斓的灯光秀,中世纪的原貌重现。

书法家翁樱芳为国立台北教育大学艺术与造型设计学系硕士,师从连德森先生习字,浸淫书道逾二十年,于篆、隶、草、行、楷五种字体皆有涉猎,屡获各项书法奖项肯定。翁樱芳认为:在书法艺术中,创作的过程与结果,是书者情思与技能相互调和、激荡的呈现;期望透...

春暖花开

陶艺家何志隆使用植物灰釉烧制陶器,创作出媲美唐宋时期的翡翠青瓷器,何志隆说,每一件作品都是我的孩子,对于每一个孩子我要求极致的自然,每当出窑时能有一两件是满釉时,那种颜色的美从眼睛传到心里头产生的感动,是世上任何语言、文字所无法形容。

共有约 286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