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文集
悲哀悼亡的气氛完全隐退,大家都在寻找欢快的话题,当然谈话总是在靠近的两个人之间进行。
虽无交往,只要闻知其人其事,有感而发,便可悼亡,譬如金玉,众人皆知其贵洁,然而真正见过,又有几人?
某日黄昏,甚感无聊,遂乱翻《纳西与摩梭民俗》一书,不料深为泸沽湖畔的美景朴俗吸引。
日暮之时,我一人常驻足西望,但见贺兰山巍峨雄壮,直插云霄,驼青载翠,逶迤莽莽,不见尽头。
我很佩服萨都剌的人品与文才。做官时总为百姓着想,这当然是腐烂的权贵阶层容不得的,最后逼得他只好寄情山水,以笔为矛。
巴桑大哥说:“我们的诗社该有个像样的名字。”真可谓一言惊四座,两船人顿时活跃许多。有的人远眺深思,有的人敛眉思考,片刻之后,各人纷纷发表意见。
湖水湛碧,天清气爽,北面万寿山虽小而巍峨,树木丛中,雕梁画栋,飞彩流辉,玉带桥玲珑精致,远望如白玉雕成。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说天地是养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赋于我们以美好的情性和聪明才智,我们必须将它们发挥到完美的状况,才算是尽了做人的自然本职。
洛阳乃我们中华民族九朝古都,数千年岁月逝去,人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变。
洪泽湖滨的田园景色,终年动人。春日千万亩麦苗常迎清风起舞,无际绿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与不可遏止,油菜花开放之际,或千万亩成片,或间于麦田之中,鲜黄娇艳,其笑面荣光,洋溢天宇的精气。
去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多,我强烈要求之下,杭州市下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们,才带我回到北郊我的住所,整理行装。直到这个时候,他们一直说,下午送我回南京。收拾行装的时候,我遇到我的外甥和阿陶,告诉他们,我要被遣返南京了。这个时候,我得知杭州警方同样下了逐客令,要求阿陶离开杭州,不容许他在那里谋生。
2000年十二月﹐就是我本人经历了十年牢狱之后的半年﹐我第二次到了杭州﹐据说这个美丽的城市﹐吸引过无数游客和热爱自然美景的人。这个时候的杭州﹐和八十年代的杭州相比﹐外观上有了很大的变化。
师涛遭到中国大陆湖南省国安机构的刑事拘留,已经十六天了,此间,他的家属,他的朋友们,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等等,都急切地为之呼吁。大家异口同声,谴责湖南国安违反有关的程序法,不出示任何手续,就拘禁一个公民;大家群情激奋,抨击中共国安经常以莫须有的“泄露国家机密”来迫害正直的敢于大胆批评专制腐败的国民,要求中国大陆的最高当局,走向理性,公正地对待师涛。
你们好!尽管马列主义是僵化的,其无神论,暴力论,以及必然随之而来的普遍的制度性的制假造假、鼓励虚假,无法变更,但是共产党人不应该是僵化的,他可以信奉马列主义,也可以信奉民主社会主义。如果一个共产党人,由马列主义者转变为民主社会主义者,那麽他必定会从一个危害人类的人转变为造福人类的人。
今天是中秋节日。下午,昆明的天终于晴朗了。望着四处的节日气氛,总也忘记不了昭通地震灾区的景象。
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今年春夏交际,美国一些士兵虐待伊拉克囚犯的事件,被媒体揭露了出来。那些仇视美国的,实质是仇视自由民主世界和自由民主制度的大陆人,终于又获得了发泄仇恨的机会。一片喧叫,盛嚣尘上。表面是义愤而事实是偏激的反美呼声,根本掩盖不了他们的无知或愚昧。
刘水是中国民运的主将之一,八九民运之时,在甘肃省西峰市,他以少年豪气,领时代风潮,为自由民主而战斗,遂遭到中共的政治迫害。多年的牢狱之后,他到了深圳,和很多的民运斗士一样,颠沛流离,备受政治的物质的精神的三种挤压。但是在艰难困苦面前,他并没有胆怯退缩,并没有放弃战斗,继续注意时政,关心民权,经常撰写文章,揭露专制腐败群体的罪恶,为民权而呼喊申冤。
大名鼎鼎的杨振宁博士有个奇谈怪论,说什么西方的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其实,这是中共的国情论的翻版。二者的核心都是要维护中国的专制主义。
再次遭到监禁,几年前熟悉的铁窗之下,思考成了熬日子的一种手段。平时由于最基本的生计的缠绕,无法立刻变成文字的思想,这个时候获得了重新反思并且系统反思的机会。
共有约 9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9月19日晚,来自加拿大与澳洲的律师、学者在悉尼市中心的韦斯利会议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与听众共同探讨一个正在中国发生的罪恶。现今,越来越多的澳洲人想更多的了解这一话题,并探寻自己应做些什么来阻止罪恶的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