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放心上

曹小芬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欣純是我三年前認識的學生,不是我任課的學生,但卻比其他學生還熟識,因為種種原因,讓我時常想起她。

欣純國三之前,是訓導處常客,不是打人就是對老師態度惡劣,是被送到訓導處處理的個案。曾想把她送到安親學園,因為看到她臉上帶有憂鬱的表情,不捨得把她送走。我建議她的班導師讓她上技藝學程,我們就這樣開啟一年相處的情誼。

我讓欣純擔任技藝班班長,之後她常會到辦公室來瞭解該週上課的時間和地點,我順道跟她聊聊最近的狀況,慢慢才知道,她從小就被父親家暴,曾有一次,又被爸爸打到淤青,不敢上學。我利用放學時間,和導師到崙背鄉找她爸爸談談,到她家才發覺,居然有人住在這麼小的房子裏,還真誇張,全家三層樓,每一層只有四坪大小而已,真是奇蹟,因為是在繁華地點,樓下還租人家賣飲料,全家六人就住在二三樓而已。

欣純的媽媽因為丈夫失業,所以回娘家以養豬為業,因為工作時間長,也為了逃避先生火爆的脾氣,索性就住在娘家了。

欣純從小練跆拳道,剛開始的原因是覺得練跆拳才能保護自己,結果欣純對父親的暴力行為,還是咬著牙忍著,從沒把跆拳用在父親身上,只能默默被打。聽著她這樣說,當時心裏好難過,曾想幫她通報社會處,但是她不想離開原生家庭,不希望離開媽媽和妹妹們,對父親還是很尊敬的,選擇繼續接受父親的恐怖行為。

之前,欣純給師長的印象不太好,不但被記了好幾個大小過,還因為在部落格罵某個偶像明星,差點網友就衝到學校來找她,幸好當時我借給她電腦,讓她即時刪除資料,才結束這場風波。那一次也讓她得到了深刻的教訓,不敢再出惡言,並以更慈悲的心態面對人際關係,突破了以往那種用大姐頭的口吻和態勢應付外界的方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教的一年級班級上有一個令人頭大的小孩,在家中媽媽對他幾乎是無可奈何,講不聽、叫不聽、一副不在乎無所謂的態度,常常會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開口狂叫,表情動作就像發了狂似的,表現出來的都是暴力,還會說出很不好聽的話,而這些不好的舉動還深深的影響著他幼小的妹妹,令他的媽媽不但氣憤,還萬般的無奈。
  • 從那以後遇到表現失常的孩子,我總是抱著期待,只要得到孩子誠心的信任,一切都會有轉機。
  • 記得兩年前榮恩出現在辦公室前,要不是後來對他的家庭環境有較深入的了解,榮恩枯瘦的外型、憔悴的表情,肯定讓人誤以為他是吸毒的孩子。但知道了孩子的過去及不斷遷移的生活型態後,對這麼一個時時得面對父親的壓迫,隨時都做了準備和媽媽一起逃難躲避暴力的孩子,便心生憐惜。
  • 任教新學校半個學期後,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電話。雖然他大半時間仍然是沉默的聽我講話,但當我提到「老師有空回去看你們」時,他卻快速欣然的應答著。我想,該是回去看看可愛的學生們的時候了。畢竟師生的緣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 小祥是個活潑、好動、體格健壯的三年級生,在鄉下的這所迷你小學裡,由於他身手矯健,總能輕易的抓住樹蜥蜴、蝴蝶、鍬形蟲、獨角仙以及各種步行蟲,又能和同學們一起分享、把玩,所以,儘管小祥從來不寫功課,是個有問題的學生,但同學們依舊和他相處愉快.....後續,還有一段長長的故事,就這樣,小祥也開始慢慢的步入學習的正軌了。
  • 因為掃地區域有很多漂亮的植物,我就跟阿伯要了幾盆,放在教室裏,都是利用早自習來澆水,就那麼一天,剛好宥宥先到教室,我就對著她說:「宥宥你來照顧它們好嗎?其他同學也會一起幫忙,你得每天跟它說好話哦!」
  • 因為在學校擔任行政工作,主要在支援老師教學,及提供家長和學生各項服務需求,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常常接到家長對老師班級經營的抱怨電話,倒是很少接到家長肯定老師教學的電話。這樣的現象真不是一件好事!因為親師之間的衝突往往造成「三輸」的局面。
  • 一名教授到學校上課,提早到教室,看到沒有學生來,就把帽子放在講桌上,到研究室和同學聊天,因此沒聽到上課鐘響,過了十五、六分鐘才發覺誤了時間,立即趕到教室一看,沒有一名學生,原來學生以為教授不會來上課紛紛自行離去,令教授非常不高興。
  • 家庭是教養孩子成長的搖籃,父母的婚變會禍延後代。孩子常不自覺的成了父母的翻版:有家暴陰影的孩子,容易在學校對同學拳腳相向;家中常看限制級影帶的孩子,容易過於早熟而對異性有不當言行;單親且隔代教養的家庭,帶給孩子的負面因素就更多。
  • 教書十三年,第一次帶普通班級,要面對三十幾位學生,六七十位家長,心理確實有一股壓力,卻因為這樣的壓力,促使我賣力去經營我的第一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