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巖:馬克思魔怪的百年饕餮

鄭巖

人氣 10
標籤: ,

【大紀元2010年11月19日訊】青年馬克思自從背信了天主基督,改信了猶太教中的撒旦,便被邪靈所控,完全變成了邪惡歹徒,發毒誓要跟上帝作對,要與人類為敵。

撒旦對他的攫魂攝魄,在《演奏者》詩中寫道:

看這把劍了嗎?

黑暗之王把它賣給了我,

它為我抽打時間,並給我印記,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大膽了——

現在我已擁有它,它從我的靈魂外起,

如空氣般清新,如骨骼般堅硬。

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

抓住並抓碎你——人類。

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

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

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

馬克思的父親對上帝虔誠信仰。他看到兒子的邪怪思想惋惜地說:「兒子被魔鬼轉化!」

馬克思「渴望向上帝復仇」,它要把上帝,把人類「抓住並抓碎」,完全露出了它嗜血的焦渴狀和饕餮的飢餓狀的瘋狂獸性凶相。

近來發掘出的相當數量的馬克思的書信、詩作、親友回憶錄,把馬克思以極端陰暗的變態心腸親手營建的地獄的冷酷、恐怖呈現出來。請看《絕望者的魔咒》:

在詛咒和命運的刑具中,

一個靈攫取了我的所有;

整個世界已被拋諸腦後,

我剩下的只有恨仇。

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

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

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

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極端痛苦。

以健康觀點看待世界的人,

將會轉變,變得蒼白和死寂。

他被盲目的寒冷的死亡所佔據,

將給他的快樂準備墳墓。

當年,曾是馬克思最好的朋友回憶說:「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它,以得到它的寬恕;馬克思是極端自大的,自大到骯髒和瘋狂。」這幾句回憶給馬克思以及馬克思的邪教信徒們,特別是斯大林和毛澤東也畫了像。

馬克思為了實現在上蒼建起他的「王座」,他看到的第一個不可逾越的障礙就是——道德。於是,他公開宣言:「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

人類有史以來,維繫人類正常美好關係的,被人類良知公認的人倫、文化精神內核的道德情操,是支撐人類健旺發展的必須。正如古希臘聖哲蘇格拉底所說:「美德是所有事物裡最寶貴的東西;一個人最理想的生命是將其一生奉獻用於尋找神。」馬克思是深諳此一說道的。它看到這是它在上蒼建立它的「王座」不可逾越的天障,於是對人類有史以來的道德決然採取了一概摧毀和徹底摒棄。後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它的信徒皆出一喉宣稱:要和傳統的所有制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這是從根本上摧毀人類,使人類道德淪喪,道德失缺,道德紊亂,陷於仇恨惡鬥的根本原因。

摧毀這個根本的同時,就是暴力橫行。馬克思18歲時以「第三人稱」寫道:「他(我)沒有幻想要為人類、為無產階級,或者社會主義服務。他(我)想毀滅這個世界,以世界的震盪、劇痛、動亂為基礎,建起他(我)的王座。」同時在他給友人的信中坦言:「在這革命中,我們必須喚醒人們心中的魔鬼,以激化起他們最卑鄙的激情。我們的使命是摧毀,而不是教誨,毀滅的慾望就是創造的慾望。」

馬克思的共產邪惡主義,百年來從書齋走向人群,走到社會,它的邪惡信徒的確煽誘了相當一部份人心中的魔鬼,激起了他們最卑鄙的激情,在一定時間和範圍,製造著一起起社會動亂,催生了一個個畸型的社會怪胎。馬克思這只邪靈怪獸的幽靈及其育化的一只只兇獸,一雙雙魔爪在不停地抓碎著人類。巴黎街頭、莫斯科紅場、東方的三湘四水、井岡五井、北京天安門廣場,都是這只巨獸翩躚怪舞饕餮人肉的見證場。一萬萬人的生命毀滅了,這就是它所謂的「創造」;被它抓碎的這部份人類,是為了製作這魔鬼天蒼的「王座」。

中共對馬克思邪惡主義衣缽的繼承,正如它們的御用文人所說:毛澤東全面的繼承和創造性地發展了馬的邪惡主義,毛的邪惡思想,是當代頂峰的馬克思邪惡主義。看來,這的確不是吹牛。

列寧、斯大林武裝篡竊了俄國「二月革命」成果,在其過程和之後,殺害2000多萬人,包括「肅反」自殘;中共以毛最為惡魔,它以農民、士兵和與其比肩的「同志」的血澆灌了它這枝毒花,並以他們的屍骨墊起了它的霸主之位,借二戰日軍侵華的亡國之機儲備力量,篡竊了推翻清王朝的民主共和革命成果,實行獨裁專政。它和繼承者人為地製造了一起又一起群體滅絕罪案,已殺害了8000多萬人。這種屠殺,為人類有史以來獨有罕見。這個惡黨給我們民族,給東方人帶來的劇痛、久痛、隱痛,都沉痛的說明:它們在人類總人口中為數最多的大國,忠實地執行了總教主「抓碎人類」總體恐怖計劃的重要組成是不遺餘力的。

由於馬邪教殺人太多,多行不義,全方位拆穿和撕破了它們「人間天堂」的謊言,露出了魔怪的巨獸凶相。隨著柏林牆的倒塌,蘇東波的解體,這魔怪的百年翩躚之舞已漸被夕陽晚幕合上。

在共產邪魔被徹底埋葬的前夕,中共是萬分驚恐的,因為它們清楚地知道,它們殺人太多,所欠的這筆巨大的血債是一定要償還的,也是無法償還的。為了延緩被「清算」的一天到來,今天它們已無所不用其極地把馬、毛邪教教權、法西斯政權、權貴資本所有的金權集為一體,三顆頭臚長在一只東方惡龍身上,這給東方大國即將來臨的文明交替帶來巨難。正因為如此,它的轟轟烈烈也必然震撼整個宇宙。

8000多萬人的「三退」,已不再作為這條惡條身上的鱗片,這惡龍身上的鱗片剝落也必將如大雪紛飛。一天天覺悟了的人民,為了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一旦排出了馬教主所說的被「盲目的寒冷的死亡所佔有」的心理狀態,那條惡龍立即就會化為烏有。

人民的勝利和自由是永遠的!

相關新聞
鄭巖:造化鐘神秀
鄭巖:「意識怪胎」的藝術立體語彙
鄭巖:從潘恩林地到共產墓地
【有奖征文】歧視是嚼過的口香糖 黏在鞋底:蹭掉它!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