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雪兒、梁珍:中石化「死火門」 露國企港根盤

吳雪兒、梁珍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3月5日訊】編者按:上月初,數千的士集體遇上死火問題,茅頭直指中石化的石油液化氣不合規格,中石化以國企身份透過中聯辦向港府施壓;且檢驗石油氣車輛氣缸在香港只有一家仲介公司,實際檢驗工作仍回到中石化;新界的士受重災因為在新界地區大部分的加油站就只有中石化……事件令中石化露根盤。

上月初在香港出現數千的士集體出現死火情況。與此同時,數百部石油氣小巴在加氣後亦頻頻死火。

有的士就在一小時內死火達四、五次,只要慢駛時不重新加速便會死火,有的士司機因生意大受影響要求賠償。更重要是,車輛在行駛時突然死火,會嚴重危害路面行車安全。

的士、小巴業界懷疑中石化的石油氣有問題,於一月四日發起了抗議活動,並與機電工程署及中石化開會商討。

機電署最後成立由工程師、氣體供應商、維修業界以及的士和小巴代表組成的專案小組,抽取多個石油氣樣本,分別送往內地惠州及德國化驗。化驗報告到現在還未公佈,不過,早前就有港媒體報導,指化驗報告早有結果,並顯示部分石油氣樣本個別重金屬含量超標。懷疑售賣劣質石油氣的中石化被指倚仗其國企身份,透過中聯辦向港府施壓,要求機電署暫緩公佈化驗報告。



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黎銘洪表示,有聽聞中石化已向機電署發出律師信,要求該部門公佈任何化驗結果之前,必須得到中石化同意。(攝影/吳雪兒)

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黎銘洪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有聽聞中石化已向機電署發出律師信,要求該部門公佈任何化驗結果之前,必須得到中石化同意。中石化否認,並指有關報導子虛烏有。報導發表當天,中石化人員透過公關公司約見黎銘洪午餐。午餐後,公關公司又派人跟隨黎銘洪,欲「倍伴」他接受本刊的採訪。

到現在化驗報告仍未公佈,黎銘洪表示說報告未出來前很難評論,但他相信德國的報告比較客觀,也希望報告能盡快出籠。

黎銘洪說,現在的士仍有死火的情況:「沒有一月份那麼誇張,其實也不少,只是懶得報上去。」同時,現在很多司機都不去中石化加氣,情況也會改善:「油缸始終是受污染了,所以除非換缸。有時候不死火,但就窒下窒下(不暢順)。」

換缸不便宜,要幾千元,小巴就要八千。

驗缸一家壟斷

目前驗缸、換缸就只有一間公司做——美輝集團有限公司,黎銘洪說,該公司打著中石化名堂來接生意,以前叫華潤,其實是一間仲介公司,接來的工作實質是給中石化做:「以前蜆殼(Shell)公司有做,現在也沒有了。另外,政府規定五年要驗缸一次,也是要找這家公司去做。全港現時有兩三萬架石油氣車。」

黎銘洪說,連機電署都有點怕這家公司,好幾次開會的時候,該公司的人員都拍桌拍椅。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準備向政府要求,不能讓一家公司壟斷驗缸服務。

黎洪銘舉例家用石油器,石油氣缸是由石油氣公司來保養的,顧客每次叫石油氣時,會順便把用完的石油氣罐讓石油氣公司員工拿走。如果石油氣罐太髒,石油氣公司會自動把罐換掉:「為什麼車就不可以?」

中石化油便宜具吸引

化驗報告未公佈,但生活問題要面對,的士司機各自盤算。司機朱先生表示,自己過去十年一直都用中石化的油,因為中石化的油比同類型的油便宜不少,以每天加兩次油計算,平均一天需要花港幣三百多元,中石化的油比同類型的蜆殼等公司的油要便宜三十五元左右,一個月下來能省一千元左右,對收入不高的司機有莫大的吸引力。

李先生從去年開始,就開始發現死火問題。剛開始都不知道什麼問題,後來看報紙才知道油出了問題。李先生表示,現在不會再到中石化加油,只能加其他較貴的油了。

李先生指出,行內不少司機為省錢,仍然冒險加中石化的油,不過,他們採取兩種辦法,一個是加入過濾裝置,減少雜質,令死火問題有部分疏緩。另一個土辦法就是加混合油,輪流加中石化以及其他公司的油,希望能夠減低油的雜質。但他自己也坦言,這些辦法都不能治本,「心理作用大過實效」,希望政府能盡快公佈調查報告和解決辦法,讓司機可以安心。

新界加油站多為中石化

另一個張姓司機表示,死火重災區是在新界北一帶,包括大埔區一帶,被中石化獨家壟斷,根本沒有其他牌子的加油站可加:「大家都是拿命來搏,現在油還是有問題,怎麼辦?我們都完全沒有辦法。」


車輛在行駛時突然死火,會嚴重危害路面行車安全。(攝影/吳雪兒)

亦有的士司機表示,中石化油站多,其他牌子油站少,加上中石化油比較便宜,所以還是會到中石化油站加油。

雖然生計、生命安全受影響,但一些司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顯得有顧忌。有司機坦言,怕港府秋後算帳,也擔心不能回大陸。

本港石油氣的士主要屬日本豐田車廠,其實早於去年九月,豐田香港代理皇冠車行已收到的士死火報告,懷疑與石油氣問題有關,即時將事件通知日本總廠、機電署及各石油氣公司。

豐田在日本的總廠經調查後,初步顯示的士結構及機件均無問題。維修的死火的士當中,包括零一年至剛出廠的新車都有。

中國大陸報紙《齊魯晚報》有評論文章指,中石化對於香港的士熄火事件的快速反應,讓慣於忍辱的內地消費者好生感嘆,什麼時候也能在國企大鱷面前享受到這樣的「禮遇」?

評論又說:「反觀內地,中石化與中石油在成品油市場處於絕對的壟斷地位,油價漲跌皆在其股掌之間,在這樣一個賣方市場中,一般消費者的維權有如蚍蜉撼大樹,影響微乎其微,效果可以忽略不計。……中石化雖在內地擁有龐大的市場,卻好像沒遇到過類似的麻煩。對於這個特殊的現象,只能如此猜想:可能他們在油氣品質上特別關照了內地消費者,也可能是我們的車品質太好,一般的香港的士遇到的問題到了內地就迎刃而解了。……事實證明,沒有切實可行的法律,沒有政府部門行之有效的監管,單純指望壟斷企業自覺關照普通消費者的權益是不靠譜的。」

專案小組於二月十一日召開第三次會議,化驗報告仍未公佈,機電署說,由於化驗需時,部份送往德國化驗的樣本仍在測試中。機電署在收到所有測試結果後,會提交給小組進行調查。

中國石化(香港)有限公司現為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主要在香港地區從事汽油、柴油、天然氣的零售。現有遍佈香港各區的油氣站四十五座,其中加油站二十二座,加油加氣站十六座,加氣站七座。中石化是被中共江派勢力操控的中國最大的石油壟斷集團之一,現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擔任過中石化總經理。◇

國營石油公司及國營油站折騰人

死火重災區是在新界北一帶,被中石化獨家壟斷,根本沒有其他牌子的加油站可加。(AFP)

在香港,中石化加油有價錢上便宜的吸引力,但從最近一度鬧得沸沸揚揚的中國汽油賤賣事件中看,便宜背後有故事。中共把國內銷售六點六六元/升的汽油,以兩點四元/升的價格出口國外,其間差價超過二點八倍。也就是說,中國人在中國購買自己生產的商品,要比外國人多付二點八倍的價錢。

現任首鋼發展研究院企業所所長車宏卿在其個人博客上介紹了北京加油站的情況:

國營石油公司及國營油站折騰人:

(一)言而無信:十多天前就報導說,中石油、中石化兩大石油巨頭直降五毛,昨天去中石化蘋果園加油站加油,結果是外甥打燈籠照舅(舊)—九三號汽油油價依然是六點六六元。

(二)只升不降:查看有關報導,現在國際油價一直是七十美元左右,基本上是逐步走低,但總不見國內石油巨頭降價。這進一步說明:國際油價上漲時,石油巨頭們提價步子非常快;國際油價跌價時,石油巨頭們降價步子非常慢。這兩年,中國石油巨頭們一直在折騰人,而且把人給折騰得已經說不出話來。

(三)半斤八兩:搞促銷的國營加油站,打出的旗號是直降零點四五元,可幾位朋友跟我交流說,總覺得加完的油數,跟跑完的公里數對不上—比原來跑得少,一比較、一折算,根本沒便宜多少—高價油與低價油,一箱之差,只有一、兩塊錢。

得出的結論:

(一)北京的加油站,就好像是天下烏鴉一般黑—沒有一個按照市場規律做事的。

(二)民營加油站不爭氣:本來名聲就不好,卻還不珍惜現實給予自己的這個競爭機會,逐步改變自己的形象,維護好自己的聲譽。民營加油站,也枉費了我「給民營成分足夠生存空間」的呼籲。

(三)在被折騰中作出最實在的選擇:現在,在壟斷局面沒法打破的背景下,乾脆回歸正宗的、不搞促銷的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

(四)北京石油供應市場,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有個規範性的管理。規範管理的標準就是:起碼讓石油巨頭們按照市場規律行事。現在,它們簡直就是胡作非為。◇

本文轉自第161期《新紀元週刊》
http://mag.epochtimes.com/b5/163/7595.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的士小巴用中石化死火事件 中聯辦施壓
遼寧發現大油田 中石化闢謠 股民損失慘
中石化石油氣的士死火事件仍未明
儀征化纖退休職工集體上書要求解決養老金問題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時事縱橫】美中拉鋸戰 TikTok微信命運未卜
【珍言真語】桑普:美台互動彰顯世界變局
【拍案驚奇】中共管控黨員怕分裂 緊盯境外提款
【西岸觀察】誰會是川普的大法官人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