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探索】未來人的神話故事

人氣 89
標籤:

  在中國,從古代到現在一直流傳著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成仙得道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在當代的中國也多有發生,或許就是為了留給未來的人類作為神話吧!

四歲時,我還是一個剛讀中學的小姑娘,就有師父找到我,教我修煉的法門。這個師父的年齡有五百多歲了,他經常給我講法,一個問題一講就是幾個月,而我也總是似懂非懂的。

峨嵋奇遇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別人都去了北京,我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女子卻獨自上了峨嵋山。在半山腰的一個寺院裏,我結識了一位七十多歲的老方丈,我懇求在他這裏借宿。

老方丈說:「居士啊,你走錯了方向,你應該向北走。」我趕緊說:「我沒有走錯方向,北邊是俗人去的地方,這裏才是我要來的地方。」方丈聽了很高興,與我結成了莫逆之交。

住了兩晚後,由於我知道峨嵋山的猴子是通靈的,於是我問方丈要怎樣才能把猴子招來。方丈說:妳對著山谷喊:「三兒,快回來趕齋。」就行了。我選了個可使聲音迴繞的方向對著山谷一喊:「三兒,快回來趕齋。」

一會兒就來了幾百隻猴子,在我面前又唱又跳,高興得大翻觔斗。最老的那個猴子過來把我一把抱住,在我臉上一個勁的親,口水都流到我臉上了,然後它從嘴裏吐出一顆丹來給我吃。我看著嫌髒,不敢吃。方丈說:「居士,你心裏還有障礙,這丹可是牠修了幾百年才修來的呀!」

隨後這群猴子從山谷的這邊到那邊搭成一個猴橋(後面猴子的手抓住前面猴子的腿,一個接一個)那隻老猴子把我抱起來,從這個猴橋上走過去,嚇得我不敢睜開眼睛看。然後牠們把我送過界送到另一群猴子那裏。

方丈跟我說:「歷史上只有蘇東坡的一個姓胡的朋友受過如此待遇,你是第二位,而且你比他要多兩樣:一個是老猴子給你的丹,一個是猴子把你送過界去,而猴子一般是不許過界的。」

峨嵋山上有很多修道的人,一般人是看不到他們的,他們都有功能把自己待的地方隱起來,就跟神話故事中說的一樣。在半山腰以下都是一些修了兩、三百年,最長不超過五百年的人,這個群體人數最多。在修煉界歷來都是師父找徒弟,從來沒有徒弟找師父的,人要想找到他們都是痴心妄想。

半山腰往上,修道的人逐漸地減少,他們的道行也越來越高,年齡也越來越大。到山頂上那就寥寥無幾,他們都修煉了兩千年以上了,有的層次甚至超過如來境界很多,但他們還在修,還沒有修成圓滿;那時,我拜了其中一位為師。

後來,在青城山上有位修了四千多年的道人,他要收我為徒,我婉言說我已經有師父了。他告訴我,他是看著釋迦牟尼、耶穌、老子等何時投胎轉世、如何傳法度人的。

康藏尋法

文化大革命的後期,我跟另一位修煉中的人一起去了康藏地區,希望在密教中找到即身成佛的法門。修煉界的人都知道,西藏的密教早已是政教合一的了,根本不是修煉,真正的藏密在康藏而不在西藏。

當我們到達的時候,遇上了一位從長春一步一拜,拜到康藏來尋求正法的人。我們一起找到了一座大寺院。寺院中一位大喇嘛正在講法;我們去了後,這位大喇嘛把我獨自叫到他的身邊並排坐下來聽他講法,這在藏密中是非常稀有難得的大禮遇。大喇嘛問我們為什麼要到康藏來求法,我們都說內地已經沒有正法了,寺院中到處都是狐黃白柳的附體,所以上這來求正法。

大喇嘛靜下來想了一下,說:「不對呀,內地不久就會有萬古難遇的大法傳下來,而且就是從長春傳出來的,你們回去等著吧!」我一聽內地有大法要傳,趕緊下山,並且與跟我一起去的人約好,誰先找到大法一定要告訴對方。而那位長春來的不相信,就留在了康藏。

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全國出現了很多有特異功能的小孩,有的能用耳朵識字,有的能用手心識字,有的能用後腦勺識字,相信許多人對那個時代還有印象。我們修煉的人知道這都是真的,但這些功能不能拿出來表演,於是我找到許多這樣的小孩,告訴他們的家長,為什麼不能把小孩的功能拿出來表演。

因為超常的東西是不能在常人社會隨意顯示的;人越不相信神,神就越不允許哪怕一點點神跡讓人看到,人卻還覺得現在的科技如何了不起。為什麼歷史上全人類每一個民族都有類似的神話故事呢?那時候並沒有現代化的通信工具呀!就是因為人越來越不相信神,神的真實故事也就成了「神話故事」。

緣歸聖果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我為還找不到大法而難過,有一天,我跪在佛像前發了一個誓願:「我一定要找到一個性命雙修、即身成佛的正法來普度眾生。」當天晚上打坐煉功時,我的主元神就飛了出去,在另外空間一個空間一個空間地找,一個空間一個空間地問:「有沒有真正性命雙修、即身成佛的正法呀?」

每一個空間都有許多修煉的人,每一個空間都說,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麼好的正法,他們都跟我說:「你要找到了這麼好的正法一定要來傳給我們、度我們呀!」

後來我的功力不夠上不去了,一位師父給了我一隻仙鶴,又繼續帶著我一個空間一個空間地往上找,一個空間一個空間地往上問,一直上到我們再也上不去了,還是沒有找到。每一個空間的修煉人都希望我找到這麼好的正法來度他們。

正在我難過、絕望之際,突然從天上飛來一朵蓮花,迅速把我接到一座金碧輝煌的佛殿上去。一位巨佛正在講法,他身邊是一層一層的佛在聽他講法;離巨佛最近的佛的身體也很大,然後是一層一層的越遠越小。

我一進佛殿,法會就散了,心裏真是難過,心想我怎麼這麼沒緣份呀。蓮花帶著我來到了巨佛的胸前,我的身體隨著佛力的加持也大了許多。巨佛對著我打起了大手印,頓時發出萬道金光;萬道金光中飛出一本本金光閃閃的經書,我高興得雙手拚命去接。我知道這就是我尋覓多年的即身成佛的正法。

巨佛說:「神都知道我在傳大法,只有人不知道。」

得法後,我把大法傳到了康藏,傳給了許多在深山裏修煉的人,他們都回到了塵世在修大法。◇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