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有靈魂的思考(二)

居安思危
font print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20日訊】人有沒有靈魂,一直是人生在世讓人困惑的問題。說它有吧,看不到它的形。說它沒有吧,有些神奇的現象,又讓人不得不信服。發生在我身邊的一件事,一直讓我記憶猶新。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我二姑嫁到了相鄰的一個姓武的人家。在那裏,生了多個孩子,男孩子都沒有存活,只留下兩個女孩。後來,二姑夫病故。二姑帶著兩個女兒,遠嫁到另外一個鄉鎮,在那裏過了幾年,也得病而去。她的兩個女兒,大女兒嫁在了本村,二女兒遠嫁到了另外一個省。

二姑後嫁時,就有一個願望,百年之後,要回到原來的地方,與姓武的前夫合葬,而且,請了證人,寫了文書,立了字據。二姑病故時,兩個女兒還小,沒有能力把她葬回原來的故地,只好草草的葬在了後嫁的村裡。死後的二十多年裡,二姑一直給遠在它省的二女兒託夢,希望把她的屍骨合葬到原配姓武的老墳裡。於是,二姑的二女兒找到了我,希望我能與武家聯繫,了卻這場心願。武家的後人,也正在為自己的長輩沒有合葬的事發愁,所以,一拍一拍即合。二十世紀末的清明節,大女兒出力、二女兒出錢,通過我的週旋,把她的屍骨,葬在了武家的墳裡。

忙了一天後,一家人回到了我村,二姑的二女兒和三姑等本家的親戚,住在大姑家裏。二女兒有點睏,說要睡一下。一家人說著話,也沒有太在意。睡意朦朧中的二女兒笑了,笑的很開心,接著坐了起來。說了一番話,讓人目瞪口呆。讓人有了更多的奇怪和聯想。二姑的二女兒,遠嫁外省二十多年,已經不大會說家鄉的話,但現在說的是本地的口音。藉著二女兒的口,說出的話,和我二姑生前的聲音和語調一模一樣。

「二姑」說,是她的大女婿,把她的屍骨帶回來的,過河時,差點把她掉到河裡。大女婿,用自行車帶著她的屍骨,找不到墓地,過河時,是我把她的大女婿接過河、引到墓地的。當時,她的二女兒不在身邊,只有我和她的大女婿知道此事,如果不是二姑的靈魂再現,她的二女兒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知道的。那就是說,人不僅有靈魂,人的靈魂是附著在屍骨之上的;而且,人的靈魂是有思想的,能認識人的。

「二姑」說,她的骨盒是大姑的二兒子給做的、三兒子上的漆。二姑的屍骨,直接被帶到了山上,而她的骨盒是在山下的房子裡做的。她二女兒一直在山上,也沒有見到做骨盒的過程,更不會知道誰給上的漆。按說,她的二女兒是不會知道這些細節的。如果真是二姑的靈魂再現,那就是說,二姑死後不僅有靈魂的存在,而且,靈魂是可以活動的,發生在周圍的事情,她是可以看到的。「二姑」說,大女兒給她做的被子,蓋住上,蓋不住下。入殮時,她的骨盒做的比較大,屍骨擺的比較鬆散一些,所以,做的衣服,就顯的小。說明,二姑的靈魂對被子的大小,是有自己的認識標準的。

「二姑」說,有些人,不是我們家的人,為什麼我還給他們發煙?清明的時候,故鄉的人,都在用這個日子,做一些合葬、遷墳的事。在武家的墳的上面,也有一鄰村的人遷墳完畢,他們下來的時候,正好路地過武家的墳,鄉里鄉親的,鄰村上下的人,我也認識,順便發支煙,也算是打個招呼吧。「二姑」這樣說,一方面,說明她的靈魂對自己的親戚是認識的;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她的靈魂還像她生前的為人一樣節儉。

「二姑」說,她合葬時,全家死去的親人都來了,還說,我死去的父親來了,大姑死去的大兒子,騎著自行車,帶著他已故的妻子也來了。也就是說,她的入殮之事,也像我們人間的婚禮那樣隆重,已故的親戚朋友都要到場祝賀的,這邊的喪事,就是那邊的喜事;這邊的死,就是那邊的生。說明不僅二姑有靈魂,她已故的親人死後都有靈魂,而且在那邊也形成了一個社會群體。大姑的大兒子,生前就愛自行車,難道死後,在那裏也有自行車?也有像我們這裡一樣的科學技術的東西嗎?

「二姑」說,她的大女兒出了力,二女兒出了多少錢,三姑出了多少錢,我在中間起到了溝通作用,都說的清清楚楚。說明二姑的靈魂,不僅能夠知道她陰間的事情,還能知道很多我們人間的事情。而生活在人間的我們,卻只能看到自己生存空間內的事情,看不到死去的親戚朋友的情況。「二姑」借二女兒的口說的話,等到女兒清醒過來,她對自己所說的話卻一無所知,頭腦中沒有一點記憶。說明了借體還魂現象的真實性。

通過這些現象,我們對人的靈魂,有了更多的認識。對靈魂所處的環境、生存的條件、生活的範圍,有了一定的認識。說明人不是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人的靈魂是永遠存在的。別把生看的那麼偉大,也別把死看的那麼恐懼。多一些對死的瞭解,就會多一些對生的理解。

平靜的看待生死,理智的認識人生,人生的每一天,都在給人選擇昇華的機會。認識靈魂的存在、超越生命的界線,才是生的真正希望、死的真正歸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要小看一句話的力量,尤其又是帶有「髒字」,有時「它」能成為顛覆戰局的關鍵,2006年法國中場名將席丹就吃過悶虧。垃圾話、髒話,是運動場上短兵相接之際的另類進攻手段,2006年世界盃冠軍戰,席丹就曾因受不了意大利球員馬特拉吉言語污辱,盛怒之下用頭錘撞擊對手,結果領到紅牌退場,法國少了場上靈魂,輸掉了金盃。
  • (大紀元記者于林編譯報導)無論信或不信,歷史上人類靈魂不滅、輪迴轉生的故事在世界各地時有所聞。美國路易西安納州的一對夫妻布魯斯及安竺雅.賴寧哲(Bruce and Andrea Leininger)根據其兒子的經歷出版了一本名為《靈魂存續者:一位二次大戰戰鬥機飛行員的前世今生》(Soul Survivor: The Reincarnation of A World War II Fighter Pilot)的書。該書描述他們幾年來一步步確認自己的獨子詹姆斯‧賴寧哲(James Leininger),是由一位在二戰中殉職的美軍飛行員投胎轉世的過程。 新書出版後引起了許多媒體的注意,賴寧哲還被邀請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接受最知名的訪談節目主持賴利金(Larry King)的訪問。
  • 5月15日,在英國球場上,一聲撕肝裂肺的慘叫讓德國人心驚膽戰。德國戰車發動機-巴拉克倒在了惡意鏟斷者的腳下。時隔四年,日耳曼再次為他們的戰車靈魂擔憂。經過36個小時的漫長等待,巴拉克沒能有上次的好運。阿喀琉斯之踵斷送了傷「巴」最後一次世界盃之旅。德國隊臨陣換將,前景堪憂。
  • 桃園龍潭警分局聖亭派出所警員胡博昌(甫獲全國模範績優警勤區代表)、賴享宏日前剛婚假後上班,擔服6月14日0-2時巡邏勤務,胡、賴2員於1時10分許巡經龍潭鄉中豐路、百年路口『7-11便利超商』時,見有一行跡可疑男子在超商內提款機徘徊,員警擔心超商店員安危,遂向該男表明來意後盤查身分,經查該曾姓男子有多項毒品前科。
  • 中央公園(Central Park)不僅是一片綠洲,而且是紐約市的聖地、曼哈頓的靈魂。
  • 在中國,有一支不露身形,不著軍裝,不帶武器的隊伍,他們人數眾多,隊伍龐大。他們神秘地戰鬥在網絡戰線,活躍於國內外的眾多網站,承擔著引導輿情,維護專制者的利益和形象的重任。他們的正規名稱叫「網絡評論員」,網友戲稱他們為「五毛黨」。
  • 溫柔淡定、成熟內斂的韓尚宮,是《大長今》中的一大亮點,她有大地般的溫暖、母親般的包容,我們愛她,追逐她,欣賞她,因為她有一顆博愛的心境,此生,善良的靈魂注定與她有緣。
  • 百老匯全本音樂劇《變身怪醫》,即日起將首度在台演出,由知名的《歌劇魅影》音樂劇男主角布萊德.利托(BradLillte)擔綱,用精湛的歌聲和演技,帶著觀眾穿梭每個角色的靈魂。
  • 力虹病危,我心一直不安。我與力虹雖然素無謀面之緣,但他也是六四慘案的受害者,也是因言獲罪,我對他有同病相憐之感。他現在病危了,生命懸於一線,而且寧波、台州近在咫尺,我豈能坐視不動,使自己內疚終生?這些天來,我想為力虹募捐而一直猶豫未決。6月14日,得知朱愚夫趕赴寧波送錢的消息,受其感召,我憑著自己的私交,以自己的名義,通過發短信或上門,向朋友「討要」或「無限期借錢」,在臨海當地迅速募得5000元,本來計劃募一萬元的,不意當天就被官方發現而上門施壓,弄得朋友怕受牽連,我也只好就此止步。15日我費盡了周折,衝破阻力,終於見到了力虹夫人董敏女士,以浙江六四難友吳高興、趙萬敏、毛國良、陳龍德、王東海、葉文相6人的名義,把5000元救命錢交給了她。錢裝在一個信封裡,信封上用粗體字寫著:「上帝會幫助義人度過難關!」「你可以被摧毀,但不可被打敗。——海明威《老人與海》」這點錢雖然是杯水車薪,但我的靈魂總算能夠安寧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