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殺警察,殺婦孺,殺法官……

廖祖笙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3日訊】《明報》報稱,永州3名法官遭槍殺掀開當地長期以來的民憤。數百名聲稱有冤情的市民及上訪者圍堵法院,借朱軍殺法官一事發洩怨氣,有人持「朱軍一路走好」的花圈,高喊「朱軍是人民大英雄」,衝擊法院,場面一度失控。

內陸的相關報導說,朱軍的行兇過程十分血腥。朱軍不僅槍殺了3名法官,而且槍傷多名法院的其他工作人員。朱軍與前妻離婚時,因涉及財產分割問題,曾鬧上法庭。朱軍的行兇對象,均未參與判決。朱軍身患絕症後鋌而走險。

楊佳在上海血刃多名與之無關的警察,在國人心目中普遍成了「英雄」。這次也有報導說,永州事件引發國內論壇大量歡呼和拍手稱快的言論。網友不是對遇害者同情,反而稱當事人為「英雄」,其中折射的社會問題引人深思。

殺警察,殺婦孺,殺法官……瀰散著血腥氣息的消息不斷湧入國人眼簾。前陣子絕望者陸續衝向校園,濫殺無辜的婦孺,偽「和諧社會」由此也變成了「鋼叉社會」,中國的孩子得在荷槍實彈和鋼叉的「保護」下戰戰兢兢求學。

這是中國史上最黑暗的一個時期。「和諧」至此,不但此前中國歷朝歷代不見經傳,就是環視全球,也乃今之中國所獨有。無德無能的中共長期劫持國家、軍警和人民,「必須始終堅持黨的領導」,「領導」出的竟是這般結果。

殺警察,殺婦孺,殺法官……說到底都是把個人苦痛擴散到全社會的血腥形式。相對而言,楊佳殺警和朱軍殺法官,有著更加明確的仇恨指向,分別指向的是一個具體的群體。司法群體中存在敗類,直接危及到整個群體的安全。

殺和被殺,不過全是專制魔鬼的殉葬品。驀然橫死的警察和法官,不論是否有過執法不公,都不該是以這樣一種方式離開人間。他們不過是為著生計,在共黨的屋簷下端著一個飯碗,打著一份工,其小惡不及共黨的大惡之萬一。

而魔頭們在中共垮臺前無恙,他們出行無不前呼後擁,日常只需揮舞權杖,就能實現某種罪惡意志,在社會仇恨不斷擴大面前,被他們頻頻推上前沿的只會是軍警,是法官……被殺的警察、婦孺和法官,成了專制魔鬼的替死鬼。

被仇恨吞噬的婦孺死得無辜,橫死的警官和法官無疑也會是死不瞑目。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在另外的一種社會體制下,他們能活得更有尊嚴,更有氣節,更加自重,更加安全。為飯碗丟命,這謀生的成本在任何家庭都無可承受。

不難想見,在罪惡的獨裁體製冰消瓦解前,中國社會仍會是一個沒有氣閥的高壓鍋,這類血腥的惡性事件還會層出不窮。社會戾氣積蓄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再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的仇恨和對立,而將演化成群體間的仇恨和對立。

「偉光正」是中國史上最失敗的獨裁者,其治下並無有效化解社會戾氣的體系,一些調節社會公平正義的體系,也被其揮刀自宮予以全面破壞。再者它是一個沒有擔當精神的孬種,明天就是「六四」21週年,中共耍賴了21週年。

一個喪心病狂的統治集團,為了維繫一黨獨大,竟然不惜窮兇極惡絕人之後,殺人孩子在鐵證如山面前,還能在全球面前無盡公然耍賴,這樣的社會體系催生的只能是以暴制暴。殺警察,殺婦孺,殺法官……社會暴戾何足為怪?

殺婦孺的事接連發生後,幼兒園為免池魚之累,掛出了「冤有頭,債有主,前面左轉是政府」的橫幅。倘使政府也戰戰兢兢了呢?是否又得掛出「冤有頭,債有主,前面左轉是黨部」的橫幅?天黑至此,再黑,也黑不了多久了。

安息吧,「六四」死難的烈士們!安息吧,被殘殺的無辜婦孺們!安息吧,唐福珍、楊佳、朱軍們!安息吧,天年不測的警察和法官們!人世間從無白流的鮮血,中國不會永遠沉淪,你們遲早會看到人間正義徹底掃蕩獨裁罪惡!

寫於2010年6月3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殺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遙法外第1419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和相關照片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黨國公然剝奪!)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6-03 8: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