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地震與政治

真言

人氣 38

【大紀元2011年11月17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地震與政治

相隔不到兩年,繼汶川地震後,在同一地震帶再發玉樹地震。連發兩次大地震,國家地震部門都沒能及時預報,給百姓生命和國家財產造成重大損失。而且事後沒有人被追責,沒有人為此而承擔責任。地震的痛苦很快被世博的喧囂所淹沒。當局的冷血與民眾的麻木交疊在一起,甚麼樣的災難都可以化為烏有。但是,事實終歸是事實,歷史只能被掩蓋,不能被改變。每一位中國人都有資格問一句:是經費不足嗎?是條件不夠嗎?都不是。國家地震局二零一零年總預算支出高達24億元。安排用於地震預報預測的資金只有區區270萬元,僅佔全部預算的千分之一!而住房方面的花銷卻需要1.6億元,是預報支出的60倍!行政開支也高達1.8億元!甚麼叫行政開支?公務招待、公車消費、公款出國,等等。「十五」期間,國家投入25億元建成了全國範圍的數字地震觀測網絡,連美國的研究學者都表示羨慕。但如此優越的工作條件,卻沒有取得應有的成果。地震依然是難以預測,百姓依然是提心吊膽。但你要真難測也罷了,偏偏又兩次地震都有民間人士預先報告。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貴州地震預測專家、被民間譽為奇才的楊智敏對玉樹地震做出了宏觀預測,並在博客上發表。他在四月十一日的臨震信息中預測:80小時內,青海玉樹將發生地震。這期間,他的博客反覆被封,他反覆重建。汶川地震前,他多次捕捉到特別強烈的異常信號,並及時填卡上報國家地震局,然而,他的報告不僅未受重視,反而在地震後預報資料被收繳、銷毀。之後,他冒著坐牢的危險,開始在網上預報地震,博客訪問量高達數百萬人次。他說,「我只能摸著良心繼續往前走。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下一個地震又成為千萬個百姓的悲慘結局。」

孫延好是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委員會會員,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他預測「7天到10天之內,青海玉樹將發生6.1級地震」,並報呈國家地震局和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委員會。事後證明,他的預測時間、地點都是對的,震級相差1.0級。他說:「每次預測到地震後,我都會上報國家和地方地震局、省市級政府等,但從未收到任何回音。我還給中央常委們、國務院辦公室,救災辦等寫信,但都石沉大海。而且現在大搞網絡封鎖,地震預測都成了敏感詞,有關地震預測的帖子一律刪除。」

汶川地震後,中國地震局、四川省地震局組織了幾十次新聞發佈、地震諮詢與震情通報會,動員各方媒體宣傳地震不可預測,宣佈這次汶川地震情況尤為特殊,震前沒有發現任何前兆信息,沒有收到任何預測意見。那麼事實真相如何呢?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月,研究地震預測幾十年的群眾測報員張德亮與鄲城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愛聯兩次給中央寫信匯報,中國境內可能發生大震,其中一次預測內容是: 五月十二日左右,四川汶川地區,震級為8.4級;四月二十六日,原國家地震局研究員耿慶國在多次強調四川阿壩州等地區可能發生7.5級強震的背景下,明確提出五月八日前後10天為可能發震時間;五月十日,年逾古稀的中國地震預測諮詢委員會委員錢復業、趙玉林夫婦以HRT波技術預測將發生7.8到8.0級地震,震中距冕寧觀測台約600公里;三月二十一日,四川省地震局退休工程師李有才,向中央領導、四川省政府、中國地震局寫信預測:紫坪鋪水庫地區發生7級以上大震趨於明顯,形勢已十分緊急,要求立即啟動應急預案。並嚴厲批評中國地震局、四川省地震局震情觀念淡薄。但沒人理他。唯一讓李有才感到欣慰的是,水利部門和紫坪鋪水庫的有關人員聽取了他的意見,在地震發生前三個月放掉四分之三的水。李有才說:「一場由於洪水引起的大災難就這樣避免了。關於這個事情官方不會做宣傳的。宣傳這個會引起社會大恐慌的。如果他地震之前不放水的話,由於地震造成大壩破裂引起的洪水災難,成都上千萬人可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那個大水庫離都江堰很近,五分鐘整個都江堰市就要衝光。」說到這個紫坪鋪水庫,李有才自二零零二年得知將在離映秀鎮僅20公里處建設後,多次給國務院、四川省政府、中國地震局與水利部門寫信呼籲,此地為強震易發區,有7.5級大地震背景,不宜建立大型水庫,但中共當局還是一意孤行。

作為汶川地震事發地的四川地震局系統,有一個唯一預報這次地震的人——基層預報員潘正權。先後於三月下旬、四月中旬、四月下旬三次向省地震局報告地震宏觀異常,但省地震局沒有任何反應,既沒有上報,也沒下來核實。五月六日,離地震不到10天,潘正權第四次緊急報告省地震局,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在後來的四川省地震局反思會上,還有人說潘正權預測的不准。潘正權反駁說:「總比你們不劃圈圈,連個龍門山監視區都不畫好些吧!我是黑屋子摸門,起碼說有地震,你們連有都沒有。」四川省地震局地震預測研究所的一名專家為此哭了,而且哭了好幾回。汶川地震後上邊撥給德陽地震局60萬,結果此款買了輛豪華車,局長辦公室裝修花了好幾萬,而唯一預報了汶川地震的基層預報員潘正權,一把破椅子,坐了16年。不僅如此,因預報汶川地震傷了省地震局的面子,二零零九年潘正權被強迫提前4年退休,而且,德陽市地震局局長還讓潘正權寫保證書,不上訪,不上告。而德陽市地震局的一位副局長,嘲笑潘正權地震預報有甚麼用,擅自撤掉德陽地震局一個關鍵台站,導致地震預測困難,卻在地震後官升一級當調研員!當年唐山地震的一幕又重演了!預報唐山要地震的耿慶國、汪成民被審查,靠邊站,主張華北無大震的某負責人反而脫離責任,青雲直上!

二零一零年三月,有記者把題為《原中國地震局研究員曾監控到汶川地震》的真相文章送交《瞭望》週刊編輯部,甚至做好了被辭退的準備。該文有對原國家地震局研究員汪成民先生的專訪,披露了汶川震前的有關監測信息。文章被全文刊發。這篇文章激怒了中國地震局,他們派人把北京報攤所有的《瞭望》給收回,導致了該期《瞭望》在北京「紙貴」。早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廣州《南方工報》一篇「三分鐘通話悲喜兩重天」為題的新聞報導顯示,汶川某學校在地震前一小時,接到緊急通知,老師帶著學生緊急撤離,避免了傷亡。但該報紙的網絡版很快被刪除。當年五月十四日的《廈門晚報》也報導,廈門理工學院一位來自四川,名叫王秀月的學生說,他在四川的家人震前得到了四川省廣元市政府的通知,撤到了安全的地方。但該報的網絡版也同樣被刪除。當年五月二十日新華社發佈的一條消息說,甘肅省省委書記、省人大主任陸浩說甘肅地質局對汶川地震做過預測報告。但該消息的網絡版也被刪除!民間都有預報,專司地震預測的專業機構國家地震局豈能不知道!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為了它罪惡的政治目的知情不報,汶川地震為的是保所謂奧運的穩定;玉樹地震是為世博會的穩定;三十多年前的唐山地震也是同樣如此。全世界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不會也不敢如此無視國民的生命,只有極權獨裁的中共為了它的血腥政治,才可以如此草菅人命,視百姓的生命為兒戲!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南方都市報》發表文章《丁學良:唐山大地震中的災民哪裏去了?》 ,文中記述了兩件事。一件事是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七六年秋出版的小畫冊《抗震縮寫》,內容是描寫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的「動人場面」。 共53頁,有53個畫面,最重要的第1頁和第2頁,分別是黨中央發來慰問信和中央領導前來慰問。在第1頁的畫面中,人民群眾圍繞著偉大領袖的畫像,表情幸福無比,畫面歡欣鼓舞,看不到任何悲傷、哀痛;第2頁的畫面中,華國鋒主席前來慰問,圍繞在華主席身邊的是礦工(礦工是唐山大地震中傷亡最慘重的群體),臉上都帶著燦爛的笑容,也看不到任何壓抑、沉痛。最為奇怪的是翻遍小冊子,一個傷員也看不到,一間倒塌的房子看不到,一個災民也沒有看到。就好像沒有地震這回事一樣。

第二件事: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後,香港曾舉辦一個學術研討會。會上,《唐山大地震》一書的作者錢鋼問在座的學者:「你們任何人看過任何一幅關於唐山大地震的災民的照片嗎?」在場的七八個人,大多來自大陸不同省份,大家努力回想,最後都搖搖頭。為甚麼呢?因為災民的照片流傳出去,會影響社會主義優越性,給國內外的階級敵人利用。

據美聯社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報導,當地時間週三,意大利7名科學家被控過失殺人罪。原因是他們在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發生在意大利中部拉奎拉地區的地震前,未能及時向當地居民發出警報,導致超過300人喪生,數千人受傷,至少6萬人無家可歸。意大利媒體援引法官的話稱,「拉奎拉地區的民眾早在地震發生前6個月就感受到了地面的輕微震動,然而,被告卻向當地民眾傳遞了不准確、不完全以及錯誤的信息,未能對地震的發生提出警告。」而中共在防震減災上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造成了巨大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共產黨卻跟沒事一樣,一切照舊。沒有人為此而承擔責任,中共從來都沒有錯,無論它犯下了多大的罪過,都是「我黨一貫正確」!是中國人活該!就像那個科痞何祚庥所嘲弄的:「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

相關新聞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共產黨黨魁的卑劣品行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打擊「右派」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上山下鄉」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汶川地震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大祕或晉升 北京急刪紅歌內幕
【新聞看點】習近平直接發力 江曾勢力遭重創
【時事縱橫】台灣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門叫囂
【秦鵬直播】房產泡沫要破 中共準備恆大倒閉?
【有冇搞錯】美中衝突 比冷戰更「熱」
【微視頻】恆大賣房抵債 債主應小心後續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