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車慘案司法局欲「維穩」 難擋律師聲援潮

人氣 3

【大紀元2011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近日網絡流傳關於浙江溫州市司法局下發緊急通知,要求各律師事務所及律師不得為「7.23」甬溫線動車特大追尾事故受難者家屬擅自提供法律幫助,雖然消息未經證實,但在各地民眾「要真相」的呼聲不斷高漲形勢下,越來越多的律師也發出了各自不同的聲音。

網傳司法局維穩律師受限 王雅軍:眾律師關注

對於中共官方在「7.23」事故的善後處理問題上,維權律師王雅軍對記者表示簡直難以置信,尤其遺體、遺物還在裡面的情況下車廂就草率地掩埋,實在讓人感到氣憤。他表示,事故造成「兩次傷害」,官方反覆告知事故現場已無生命跡象後,居然在將要掩埋的箱體中陸續發現並救活了兩名兒童,在處理遺體、遺物的問題上、在以人為本的觀念上與西方民主國家的處理方式確實有很大差距。

他說,如果從法律角度上看,有關人員涉嫌玩忽職守,有些甚至超出行政責任範圍,已經構成刑事犯罪了,現在廣大網民「要真相」的聲音不絕於耳,實際反映了民眾表達「要尊嚴」的訴求,從溫州動車事件中也把草根階層與權貴階層之間的鴻溝反映出來。

目前網絡有傳言指,溫州市司法局為「維穩」,要求所有律師,如有死難家屬要求訴訟及援助,要及時匯報,不得擅自解答處理。雖然消息未經證實,王雅軍對此則表示,這也不奇怪,因為有其它地方出現了這類事故司法部門也有過這樣的要求。這個事件很多律師都在關注,可以說全國公眾都在關注這起「7.23」交通惡性事件。


溫州市司法局下令律師對動車事故相關問題封口(網絡圖片)

與此同時,目前網絡上也流傳一份律師界部份同仁對7.23受難同胞家屬的公開信,公開信說,此時此刻,我們這些人就是你們的家人,你們的鄰居,你們血脈相連的弟兄姐妹,你們逝去的親人同樣牽動我們跳動的靈魂。

公開信還說,只要你們需要,我們每一個人都將無償為你們提供法律幫助並盡心竭力。


網絡流傳律師界部份同仁對7.23受難同胞家屬的公開信(網絡截圖)

莫少平:倉促結論如同侮辱國人智商

著名律師莫少平,就「7.23」動車特大追尾事故鐵道部的調查方式與結果談了自己的看法。

他認為,這樣大的鐵路事故,由本身負有直接責任的鐵道部門一方進行調查,對於揭示真相是不能取信於民。他則非常贊同一些學者提出的觀點,應該由全國人大、或國務院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進行調查,並有第三方相對獨立的人選參與調查,這樣才能夠有公信力。

他強調,對於事實真相的調查,首先不能破壞事故現場,那是揭露還原事實真相很重要的一方面。如果為暢通交通所採取對事故車輛移動,首先應該採取照相、攝像、取樣等等手段進行「固定證據」這是對的,不然,那就有破壞現場的嫌疑。

對於鐵道部發言人回答記者提問時的倉促結論,他表示非常欠妥,「比如他對掩埋車頭的那種說法,並且稱讚鐵路交通的質量完全沒有問題的說法,如同在侮辱中國人的智商。」如今在中國高鐵、動車事故頻發,面對全國民眾的質疑,當局仍信誓旦旦宣稱沒有問題,莫少平說:「說的文明一點是欠妥,說的直白一點,簡直就是胡說。」

對於賠償問題,當局倉促地提出「早簽協議早拿獎金」,他說:「這是對死難者親屬又一次侮辱,似乎用錢就能夠平復人家的傷痛了,好像用錢就可以把這件事情擺平,你掩蓋真相就得不到廣大公眾的諒解,特別是得不到傷亡親屬的諒解。」

劉巍:不單是證據問題,也有情感問題

北京維權律師劉巍也對此表示,鐵道部提出的「早簽協議多給賠償」的賠償方案,「這實屬強迫交易。他們以為把這些家屬維穩住,其它都可以擺平,其實這種措施是很不人道的。」

劉巍表示,處理突發事件,首先應該有勘察人員取證,在證據沒有固定的情況下,就把動車頭粉碎掩埋,這本身就是不合法,已經構成「毀滅證據」的罪行。這裡不單是一個證據問題,也有一個情感上的問題。

許多網民也相繼提出質疑,肢解掩埋動車是誰下的命令?是部長的命令還是誰下的命令?下面動車還未解決、上面動車已呼嘯駛過。劉巍表示,在事發不久,上海鐵路局長被撤職,導致救援工作脫節,即使他有責任,首先應向公眾說清,這本身是對社會的不負責任,從法律程序上講是不符合規定的,這也是非法制社會的一個表現。

劉巍說,遇難者親屬遭遇巨大災難降臨,加上鐵道部草率處理,令他們感到痛不欲生。然而,網民的力量是很大的,即使官方真相不公開,民間遲早也會知道內情的。

相關新聞
溫州事故救援者揭真相 網民發起真相調查
律師質疑撞車賠償 當局嚴防家屬串聯
溫州「和諧號」相撞種種詭異之處
【精彩網語】「和諧號」乘客該下車了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微視頻】滴滴退市 股民的機會來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